第50章 魏之远走了

老熊是个非常超前的人,他喜欢自由民主有事好商量的氛围。而随着他这个创始人的公开让位,魏谦却成了整个公司的独裁者,旧有的三会一层七嘴八舌的审批讨论制度很快名存实亡。

用林清的话说,自从魏总变成魏董之后,他这个人的恐怖程度,也跟着鸟枪换炮地从“喷嚏大魔怪”水平升级到了“比克大魔王”,原本人性化、层级扁平的公司就像一片脆弱的肥皂泡,被他一巴掌就摧毁了。

魏谦接任不到一个礼拜,整个公司变成了一个机械运转的集中营。

而在这样如同纳粹的重压之下,工作效率竟然几乎是以前的两倍。

人事部门午休时间关起门来内部讨论这个结果,林清总结了原因:是因为每次魏董冷冷地逼视着耽误他事的人的时候,那目光都能让人“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从魏谦办公室接出来的内线人称“午夜凶铃”,电话接起来,那位一句没头没尾、简明扼要的“到我办公室来”,更是恐怖如同“阿瓦达索命”。

要提交给债权人的材料被魏谦连续打回去要求重写了二十多遍,只把投资、财务和预算部的三个部门经理写得几欲以头抢地、杀身成仁。

他们要加班,行政和人事这些后勤部门就要协同,整个总部连前台都只敢溜边出门买饮料。

就这么着,连轴转了半个多月,没日没夜,平均每天工作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

至于……周末?那是什么?能吃吗?

终于,最后一版在魏谦那得到了勉勉强强的认可。

“新上任的老板是变态”这个认知,如同基石一样地铸造在了每一个员工心里,然而奇怪的是,他们最后竟然都没辞职。

危机降临的时候,变态比宽厚的领导人管用得多。

一个多月后,魏谦带着三胖和两个部门经理辗转了几个债权人,经历了数次谈判。

结果是成功的,魏谦把还款期限拖了一年。

代价是他把目前手里在建的项目公司股权,几乎全部抵押了出去。

用三胖的话说就是:“这下可好了,咱们从死刑变成死缓了——哎,那不你们家小远吗?他怎么到这来了?”

魏谦让人把车停在公司写字楼下,探出头来问:“你怎么来了?”

魏之远从自行车上下来,把一个饭盒从车窗塞到他手里:“我下个礼拜要跟一个老师去外地开个研讨会,可能得周末才能回来了,每天做什么,钟点工阿姨那我都交代好了,她的工资和买菜钱我都付了,你有什么要洗的衣服就放在门口的小篓里,她会去拿。家里平时的日用品我也都多买了一份备好了,奶奶平时吃的什么药,我按顺序排好了,每种拿几片我都写好贴在药瓶旁边了,小宝要是不在家,你给她拿一下,一天三次。”

魏谦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魏之远交代的一大堆事虽然没什么需要他做的,但听在耳朵里真是觉得又琐碎又麻烦。

“你要记得按时吃饭,”魏之远说,“我买了一箱牛奶放在冰箱里了,喝的时候热一热,别喝凉的。”

魏之远嘱咐完,才好像才想起有别人在场一样,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地冲其他人笑了一下:“哥,三哥,那我走了。”

说完,他就背着自己的单肩包,上了自行车,转眼就消失在了街角。

两个经理的表情就好像刚刚看见了拉登挖鼻孔一样奇幻——尽管他们的变态老板方才从头到尾都没说几句话,但看起来却是和颜悦色的。

魏先生和颜悦色是个什么概念?

那就像侏罗纪和甜甜圈一样,是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啊!

此时,唯有三胖谈鱼先生的表现是淡定……乃至严峻的。

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感受到了某种兵临城下的危机——魏谦他们家过日子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

魏谦以前的日子过得多随意啊,想吃油条开窗户冲楼下吼一嗓子,没零钱先欠着,不想吃的时候随便抓一把米,往锅里一扔就能煮出一锅粥,随便弄两口咸菜就吃了。还有他每天早晨骑自行车上学那会,都是随手从宋老太锅里抓一根玉米,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拎着啃。虽说已经过去了几年,可三胖还有种历历在目的错觉。

三胖在办公室时间长了,不自觉地会往纵深里想。魏之远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只不动声色的蜘蛛,潜移默化地在他家里织造出了某种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秩序网。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习惯并且服从——包括魏谦这个外强中干的一家之主。

三胖刚才分明看见魏谦皱眉了,以他们俩从小穿开裆裤的交情,三胖能从他的眼神里读出“啊?怎么突然说要走,真麻烦”这样的信息。

这要是在以前,别说弟弟出门一个礼拜,就是魏之远出国去南极科考两年都没问题,谁爱去哪去哪,只要别死在外面不回来,魏谦多半还会鼓励地给塞点钱——少一个在跟前碍眼的,他更消停。

变了,不知不觉就变了。

魏谦拎着饭盒下了车,三胖忙跟了上去,跟他一起上楼,他决定要摸清楚这件事是怎么个意思。

三胖试探着问:“怎么你成你们家甩手掌柜了?”

魏谦叹了口气:“我这不是顾不上么。”

三胖就半开玩笑地说:“你这不行啊皇上,权力都被架空了,内务府的门冲那边开还记得吗——你还知道你们家里用什么牌的卫生纸,小时工一小时工资多少钱吗?”

魏谦:“……”

他真不知道。

从前宋老太当家那会,她因为不识字,很多事不懂也不会办,还是需要魏谦留着心的。自从宋老太生病,好像在谁也没注意的情况下,这些事就被魏之远接过去了,魏谦好像再也没走过心思。

三胖摇了摇头:“完蛋了,万岁爷,你就等着被逼宫篡位吧。”

魏谦一笑,没往心里去,以为他闹着玩。

三胖就兜着圈子又说:“对了,我还想问呢,你家小远都快大三了,在学校里也没给你找个弟妹回来?”

这孙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魏谦当时脸色一变:“别提这事。”

三胖觑着周遭没人,前脚后脚地跟进了魏谦的办公室:“怎么的?他找了个无盐女还是河东狮?”

那就好了,只要是女的,活的,魏谦觉得自己都能喜闻乐见。

债务又拖了一年,魏谦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喘上来,又被三胖给堵回去了,他一开始不想说,想随意打个哈哈搪塞掉,就说:“人家每天忙着呢,上课下课的一大堆课外活动,还能偶尔拉个投资做个小玩意,赚点小钱。”

“哦,这事我知道,当年咱们像他那么大的时候,不也是被老熊忽悠说什么‘劳动是过去,资本是现在,技术是未来’吗,咱们当年就敢干‘现在’,人家有出息的现在就开始盯着‘未来’了。”三胖说,“你出差不在家的时候,我看见过那几个孩子一次,都带着电脑,到你们家聚会,几个小子,还有俩小姑娘,哎你别说,有个姑娘也不知道怎么长的,确实挺有‘未来味’,特别俊……”

魏谦食不下咽地把魏之远给他准备的饭盒放在一边,拿着筷子当笔,在指间转了一圈,终于忍不住没精打采地对三胖说了实话:“没戏,那姑娘好成天仙也不管用。”

三胖预感到了这里,魏谦的答案呼之欲出,他的眼皮一跳,有种乌鸦嘴成真的苦逼感。

果然,魏谦无力地说:“那混蛋东西跟我说他看上一个男的,我都跟他掰扯了好几年了,死活掰不回来。”

三胖虽说是早料到了,但是亲耳听到,还是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才好,只好也摆出一张奇幻脸。

魏谦叹了口气,抬头嘱咐了三胖一句:“当你亲兄弟才告诉你的,别给我出去乱说啊,对孩子不好。”

三胖看着魏谦,痛心疾首地发现,这毫无知觉的兄弟还在给人数钱呢。

他知道自己不能说破,一来魏谦不一定信,二来真说破了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好双手捧心做娇弱状,颤抖地问:“那……没告诉你他看上谁了?”

魏谦翻了他一眼:“那谁知道——反正不是你,别紧张,你长得安全。”

三胖简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呼天抢地说:“我的兄弟哎……”

魏谦还以为他在感叹魏之远,摆摆手说:“随他去吧,我反正是管不了了。”

是啊,傻兄弟,到时候恐怕由不得你了——三胖用万分糟心的表情看了魏谦一眼,默默站起来离开了魏谦的办公室,总算是明白了当年他是怎么把高烧当上火,把肺炎当感冒的,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魏谦的不拘小节。

三胖回去以后越想这事越不对劲,就像大多数直男一样,魏之远对魏谦单方面的那种扭曲的感情让他浑身不舒服。

魏之远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三哥”叫到大,三胖不想用恶意揣度他、评价他,更不想用“恶心”这个词来形容,可让他坦然接受,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三胖觉得自己知道魏之远是怎么想的,魏之远在用某种方式刷自己的存在感,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魏谦会离不开他。

由于小时候家庭的缘故,魏谦和女性交往本来就有些障碍,三胖不想看着魏之远走入歧途,更不想看着他把他哥也牵扯进去。

这不行啊,再这么下去就危险了,得想个什么办法,把这件事破坏了——三胖心里暗暗地这么想着。

且不论三胖是怎么打算的,在魏谦用尽了全身解数暂时地解决了债务问题之后,他找到了盘活项目的一个转机,带来这个转机的是一位有史以来最不着调的咨询师。

大型的咨询公司费用从百十来万乃至上千万不等,对于此时“钱就是一切”的魏谦而言,是昂贵得过分的,他只请得起一些本土的、相对比较小一些的咨询公司,对方派了个人前来和他接洽。

来人名叫马春明,和魏谦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还长着一张娃娃脸,一笑俩酒窝,那面相、衣着与谈吐,都好像在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显得格外不靠谱。

魏谦看着他那身邋里邋遢、活像行为艺术一样的旧西装,只好先耐着性子试探地问:“请问您是学什么专业出身的?”

咨询师马春明同志自豪地告诉他:“食品安全。”

魏谦:“……”

马春明一见他的表情,自信心先遭到了打击,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面前的资料夹,小声解释说:“但是我觉得我的专业并不重要,我能在十天之内快速摸清一个行业,这才是客户需要的素质。”

魏谦想了想,也有道理,他本人还是学生命科学出身的呢,现在也阴差阳错地坐到了这个位置上,人家是靠这个吃饭的,多少应该有两把刷子吧?

于是他保持着礼貌与温和的态度,继续问:“那我能请教一下,您上一单接的那种和自己所学专业无关的项目,是怎么用十天摸清了整个行业的呢?”

马春明沉思了片刻,用作检讨一样的姿势和语气说:“这个……不瞒您说,这其实是我第一次接触业务,我……我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博士生,入职还不到半年。”

一个没有人带、没有人教的食品安全博士,站在一个房地产老总面前,他和一个被丢在戈壁里,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有什么区别?

魏谦甚至注意到对方拿着资料夹的手在簌簌发着抖。

什么叫便宜没好货?

魏谦彻底失去了本来就不多的耐心,打算叫内线,把这位博士请出去。

谁知那马春明这会机智了起来,一看他漠然的表情和抬手拿电话的动作,立刻就知道了自己即将被扔出去的命运,他急忙试图挽救,以机关枪一样的语速开口拼命为自己争取着机会:“我我我真的可以在十天之内了解一个行业的,您听听我们的步骤!”

魏谦冷漠地说:“我不用听了,我不想花钱请一个学食品的人来教我怎么卖房子——博士也不行。”

他说完拿起电话,直拨给行政:“叫人过来一趟,帮我送送客人。”

马春明紧张地直啃手指甲,眼睛眨得飞快,圆圆的脸使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抽了风的土拨鼠。

“您您您听一听!我马上就说完——我们首先会研究整个这个行业是靠什么生存,也就是大家卖的都是什么。”土拨鼠飞快地说,迎着魏谦漠然的目光,额头上很快浸出了一层虚汗,然而他毫无选择,只有继续说下去,以期待能有一点微末的希望打动面前这个年轻的掌舵人。

“研究完实际的价值以后,我们会研究这些价值的来源是什么,也就是从开始‘生产’开始,到彻底卖出去之间,哪些环节是辅助的,哪些环节是重点的,也就是创造价值的。”

这时,魏谦办公室的门开了,行政办公室的一个男员工先是训练有素地和魏谦打了招呼,然后目光落在了快急哭了的咨询师身上,客客气气地说:“是送这位客人出去吗?”

马春明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搞砸了,他顿时觉得人生都灰暗了起来,用一种悲愤莫名的表情注视着魏谦,蔫蔫地拿起自己的包,满心绝望地想:世界上还有我这样的废物吗?念完了博士,竟然找不到一个对口的工作,好不容易辗转进了一家“咨询公司”,结果进去以后发现叫“骗子公司”还差不多,第一次做业务就被客户鄙视得一塌糊涂……

马春明觉得自己这样的人活着还不去死,所以他决定离开这里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地铁站下去卧轨。

就在这时,魏谦突然开口说:“不,我让你给客人倒杯水。他还要再坐一会。”

正在脑补自己是怎么被飞驰的列车碾得血肉模糊,眼球挂在车窗上的马春明呆住了。

直到那位工作人员给他倒了杯水,又默默地退出去。

魏谦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你刚才说什么?从项目开始到产品卖出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价值?讲详细一些。”

马春明长出了口气,擦了一把额前的汗:“就是先要搞清楚有哪些环节啊,前期都要做什么,建设中的时候需要做什么等等,每一步对项目能否成功的影响。”

魏谦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找到自己错在哪了。

最早和张总合作的时候,张总的价值在于人脉,他在当地非常有背景,能以质优价廉的条件拿到他们想要的地,这就是价值,体现在最终产品成本的大幅度减少上。

然而这次没有,张总是个地头蛇,他千里迢迢地跑到C市去争取一块土地,毫无根基,所以丧失了起码的优势。

他们取得土地使用权的拿地环节异常顺畅,顺畅到好像了理所当然那一样。

可他们本该知道,前期拿地环节显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增值环节,人脉或者规划的优越性是增值的关键点,这些关键点完全没有体现出来,政府就痛快地批了用地许可,那岂不是“李生大路无人摘,必苦”的结论?

心怀侥幸到底是不行的。

魏谦一瞬间想通了症结所在,立刻电光石火地闪现了几个解决方案的方向。

“马春明是吧?”他抬起头对惴惴不安的土拨鼠笑了一下,“我们诚邀您留下完成这项咨询工作,过后如果可能,也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

第二天早晨,魏谦早早就去公司开会了,魏之远收拾好了行李,和宋老太交代一声,最后在家里转了一圈,确保自己没有什么遗漏,这才带上门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种蚕食鲸吞的策略怎么样,魏之远决定要试探一下,自己在身边的时候是不行的,偶尔远离几天,才能看出对方的丢盔卸甲情况,所以他才答应了老师的邀请。

这是一次进度测试。

魏之远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一段时间的对手是三胖这个隐形破坏分子,他还在乐观地估计,这么下去,自己得手也就是一两年的事。

他还以为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徐徐图之。

小宝假期短暂地住进了艺校宿舍,加训,所以魏之远一走,家里就空了下来。

宋老太吃力地拄着拐杖,从房间里挪动出来,在屋里溜了两圈,已经是大汗淋漓。

“我是个废人了啊。”她想,低头看着手里的拐棍,“这东西拿起来就扔不掉了。”

她心情郁郁——最近一段时间,宋老太总是这样,给她吃,她就吃,给她买东西,她就惯常训斥别人不会过日子,她要么显得怒气冲冲,要么没精打采,变得极其难以讨好,谁都不知道怎么让她高兴高兴。

宋老太清楚地知道自己变傻了,她开始失去了对数字的敏锐,算不过账来了,连钱财的概念也淡薄了起来。前面说的话,过两分钟就忘了,说完再过好半天才又会想起来,发觉自己说了惹人烦的车轱辘话。

宋老太坚强地活了下来,坚强地恢复良好,却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而会说会笑的小宝一走,她就更孤独了。

宋老太缓缓地挪动着拐杖,开门去了隔壁,她打算找麻子妈坐一坐,她现在说话含混,要说好几遍别人才能理解,他们都忙,宋老太怕招人烦,于是也只有麻子妈有这个时间陪她聊天了。

等她进了麻子妈的家,宋老太发现麻子妈正盯着一张陈旧的、本市地图发呆。

宋老太问:“她姨,你干什么呢?”

麻子妈转过头来,见了宋老太,却并不慌张,她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被任何人看见都会大惊小怪,唯有这个老太太不会。

她们分享着同样无能为力的生理感受,也有着同样的痛苦和孤独。

“大姐,”麻子妈压低了声音,带着一点奇异的、好像知道自己即将去游乐场的孩子那样纯粹而期盼的笑容,她对宋老太说,“我打算要走了。”

分享到:
赞(16)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有人吗

    匿名2019/02/18 15:17:29回复
  2. 有人吗?

    匿名2019/02/18 15:18:16回复
  3. 有啊,与你同在

    银铃2019/02/20 00:38:38回复
  4. 在的

    沈巍2019/04/05 18:51: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