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哥,我能抱抱你吗

魏谦对魏之远屋里有什么,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魏之远那种越来越单薄的性格一度曾经让他挂心,但他仍然认为,那小子已经这么大了,一切都应该知道分寸。

在魏谦眼里,小宝和小远总是不一样的。

宋小宝毕竟是女孩子,让魏谦去理解她,实在是有些困难。她长得太显小,性格也不见得有多大人,魏谦有时候其实也知道,她也勉强能算是大姑娘了,好歹是知道要脸要面了,就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没遮没拦地随便说随便骂,可却总忍不住把她当成小孩看。

对魏之远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魏谦看见他,偶尔会想起自己像他那么大时的光景,很奇怪的,他只会觉得魏之远“年轻”,却越来越不会觉得他是个孩子了。

既然不是孩子,他也不想显得很多嘴。

所以魏谦打发走了宋小宝,就从外面带上了魏之远的屋门,径自走了。

晚上魏之远回来验收二货少女宋小宝的丰功伟绩,结果推门一看,就知道屋里没人来过。

他在屋里留了几个扣,用来判断他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再里头的就不说了,比较清晰明了的屋里有俩——早晨他走的时候,书桌前的椅子是故意歪着放的,方椅子腿正好卡着一条地板缝,地板缝是他的参考刻度,如果有人要翻他的的书柜,必须会把那把怎么都碍事的椅子摆正或者挪开。

还有就是屋里面那一侧的门把手上被他贴了一层非常薄的塑料膜,塑料膜就像手机屏幕,平时会沾上人眼看不见的细小灰尘,所以手抓上去就会留下肉眼可见的清晰的指纹,有人进了他的屋再出来,当然要拉门把手,就会留下痕迹。

而椅子没有移动过,内把手和他临走时一样干净。

只有门缝里拴着的一根头发被拉扯断了,如果门是被轻轻推开的,头发会掉下来,直接崩断,代表有人蛮力推开过他的门,不大可能是大哥,多半是宋小宝那个冒失鬼干的。

而大哥……他大概是扫了一眼,赶走了小宝,又把门给他带上了。

至此,早晨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愣是让魏之远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魏之远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很复杂——他不是什么掏心挖肺的人,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甚至是有点独的,与人交往大多是面子活,真心实意的时候少。

尽管他有刻意引导的成分在,可毕竟是感情上白纸一张的少年人,当他把自己的一部分展示给大哥看的时候,始终是不可避免的心怀惴惴,羞赧乃至于有些忧虑的。

可魏谦竟然不看!

大哥的好奇心是都被狗叼走了吗?

魏之远有种深深的感情被浪费的感觉,无处着力同时,他也不免有些心情微妙。

如果是小宝变得很不对劲,大哥也会在打开的门口止步吗?当然,小宝是女孩,肯定不大方便,可如果……她是个男的呢?

魏之远缓缓地摆正了自己的椅子,在书桌前坐下。

魏之远和小宝两个人,一个省心一个不省心,大哥于情于理肯定是要多看着那个不省心的一点,而这会让两个人都不舒服,小宝认为哥什么事都针对她,整天找她麻烦,一点也不自由,而魏之远……

他觉得自己非常矛盾,当他为了那个人而尽可能地让自己尽善尽美的时候,那个人却反而不关注他了。

魏之远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无理取闹,他也知道自己的心是乱的,可他无法平静下来。

如果他能平静下来,如果他能不再让这件事那么如鲠在喉地折磨他,恐怕那也不是什么割舍不了的感情了。

但凡他还有一丝理智,他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去扑这把火。

然而魏之远毕竟是个行动主义者,这条路走不通,他很快找到了第二个机会。

魏谦正翻一份报纸的时候,魏之远从旁边经过,状似无意中指着某文艺版面上推荐的书目说:“这个挺好看的,我有,哥你看吗?”

魏谦正在家里待得无聊,欣然接受了这份推荐。

魏之远把书拿给了他,耐心地等了一阵子。

魏谦对书籍没有任何尊重的概念,从来是看完随手一丢,要看时到处乱找,看到哪里就在哪折一个大角……和他对待袜子的态度差不多。

对魏之远而言,他的进度非常容易观测。

等魏谦看完一本以后,魏之远又适时地如法炮制,拿了第二本给他。

魏谦鲜少有闲暇能坐在家里安安静静地看书,这让他回想起高中那两年坐在教室里的日子……那差不多是他一辈子最轻松的日子了。

而魏之远知道,再一再二不再三,再有一次,魏谦看完就会不问自取地到他屋里拿了。

……过了两天,魏谦果然如他所愿地自助了。

开始他是把书塞回去再随便抽一本,这么过了一个礼拜,魏谦逐渐把魏之远的房间当成了阅览室——魏之远那比他自己那屋干净整洁。

魏谦发现他的弟弟收藏的书非常玄,有一些是艰涩难懂的外文译本,云里雾里的叙事风格和狗屁不通的翻译,都会对阅读造成障碍,显得非常枯燥。然而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却绝不是因为晦涩难懂,一定有它的道理。

当一个人经历到了,当他对某些东西能心领神会的时候,那么不在乎对方在用哪种方式表达,他都能从中获得某种程度的共鸣或者异议,这两者是阅读能够继续下去的根本。

但魏谦整整病了一冬天,又没有得到正常的休息,即使仗着年轻恢复得快,此时也多少有些虚,先前心里一直绷着根弦的时候还能忍耐,眼下一松懈下来,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好像跟着衰弱了下来。

坐得时间长了他会觉得有点累,所以有时候就会干脆躺在魏之远的床上找一个舒服的姿势,舒服一会,说不定就睡着了。

魏之远这个人聪明过头,当然,聪明本身是好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会像自己身无长物、仅此可依仗一样,过分地迷恋和依赖他的聪明。他以为所有的事都可以通过合理的解释,得到一个必然的结局,好像他一手操控的游戏一样。

但是难道只要他足够聪明和谨慎,就能让地球在公转轨道上逆行吗?

他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尽人事、听天命”。

他也不知道,就在他自以为已经节奏精准地把大哥带进了他的精神世界,并准备在里面织网捕虫的时候,命运……不,或者说是神奇而无处不在的小概率事件就跳出来,嘲笑了他的自不量力。

有一天,魏谦在魏之远的单人床上补了个短暂的午觉,忽然腿抽筋,把他活活疼醒了。

魏谦为了把抽搐的腿筋抻开,就用已经抽变形了的脚顶住了床一侧的墙,用力把腿拉直,顶在墙上的脚,就把原本紧贴在一起的床和墙之间踹开了一条一掌宽的缝。

魏谦原本打算翻身起来,把床给推回去,谁知无意中低头一看,却在那条巴掌宽的缝隙里看见了一本蒙尘的、做工精良的杂志。

魏谦想不出什么东西会掉到这里来,就手伸进床缝里,扑棱了一下土,捡起了那本杂志。

封皮上是一个只穿了条内裤的男人,那货一只手插进自己的巴掌长的短裤里,表情是挤眉弄眼的,姿势是搔首弄姿的,尽管因为是个男的,魏谦一开始愣了一下,但那露骨的封面很快让他就明白了,这是一本限制级的色情杂志。

都是男人,都经历过一样的年纪,魏谦那时虽然累得像死狗一样无暇他顾,但也知道生理上急剧变化带来的躁动是什么滋味。

以魏之远这个年纪,收藏几本这样的东西,虽说魏谦作为家长,多少觉得有点别扭,但作为哥哥,他基本也能理解,只是有些尴尬。

怀着这样的尴尬心情,魏谦随手翻了两页,当那高清铜版纸图片,以连个马赛克都懒得打的坦诚,极具冲击力地撞到魏谦眼睛里的时候,他脸上的尴尬冻结了。

魏谦先是震惊,很快震惊转为了迷茫和难以置信,到最后,他的表情简直是空白的。

一分钟之后,魏谦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不只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原本有点缺少血色的脸一直涨红到了耳根。

他“刷啦”一下把杂志丢在旁边,怒不可遏地说:“混账东西!”

此时正是下午,小宝和小远自然都去上学了,宋老太在隔壁睡午觉,她年纪大了,这两年耳朵越发的不灵敏了,睡死了过去,魏谦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没能惊动她。

魏谦没收了这本杂志,困兽一样地在屋里转了好几圈,心里真是起火落火的,折磨得他嗓子眼都冒了烟,有心想咳嗽两声,又想起大夫说咳嗽伤肺,让他能忍就尽可能忍着,于是他生生地把咳嗽憋回去了,抬手摔了桌上的一个瓷杯子。

总之,魏谦从头发丝到脚趾甲,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跳起来闹革命了,心火烧得最旺的时候,魏谦冲到自己屋里,挑了一条最硬最沉的皮带,准备一会魏之远放学回家,必须要先给他来个三堂会审,只要这小子有胆子认,他就把这王八蛋抽成陀螺。

真是从小到大没打过,这是积攒到一起给他上房揭瓦了!

魏谦原本以为宋小宝已经是熊孩子的极致,没想到魏之远这个“从不出格”的好孩子在这等着他呢,魏谦又低头看了一眼摊开在桌子上的杂志,上面一群没穿衣服的男人正没羞没臊地滚在一起,还正冲着他抛媚眼,再次气得他心肝一阵乱颤。

魏之远让他哥活生生地体验了一把心脏病人的滋味,魏谦的血管里像安装了十架机关枪,同时突突起来,他深吸几口气,感到胸口一阵一阵地发疼。

简直是……伤风败俗!

魏谦一屁股走在旁边,恨不得掰开魏之远的脑子,看看那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者什么玩意占领了他弟弟的身体,来地球的目的是要干什么?

这些因为出离愤怒而乱七八糟汇聚到一起的情绪,最后终于通过毫无逻辑的整合,江流入海般地合成了一个念头——他决定要打死魏之远那个小兔崽子。

这件事东窗事发是在午后,魏之远一般晚自习会上到九点多,他从十二三岁开始就有晚上跑步的习惯,通常上完晚自习会自己顺便跑几圈,活动活动筋骨,等回来就差不多将近十点了。

当中七八个小时,足够魏谦冷静下来了。

宋老太晚饭依然做得卖力,可魏谦没心情也没胃口,草草吃了两口就走了。

他回到自己的书桌前,对着那本下午让他怒不可遏的色情杂志,终于开始用人类的脑子——而不是机关枪一样的心血管来思考这个问题了。

魏谦不知道这到底是魏之远的一时好奇,还是那孩子本人真的有这个倾向。

他想不出任何原因,也想不出任何理由。

先哲中,同性间也有超出友谊的感情,但魏谦一般认为,那都是他们研究学问研究痴呆了,神经病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他并没有接触过现实的同性恋,也不了解。对那些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毫无概念,只好依照主流的想象来妄加揣度,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些喜欢男人的男人,大多是让人看了就别扭的娘娘腔。

魏谦往后一仰,靠在椅子上,脖子软哒哒地往后垂着。

“我们家小远,”他茫然地想,“打架稳准狠,从不捏兰花指,从不扭着屁股走路,也从没有见过他对女孩子的玩的东西起过任何不正常的兴趣……他怎么会是那种人呢?不可能的。”

真的只是好奇,不可能的……吧?

魏谦双手盖住脸,狠狠地上下揉搓几次,心说:“愁死我了。”

直到这时,他对宋小宝嘴里那句“二哥要得自闭症”才有了一点认识,小宝虽然毫无常识表述不准确,但肯定是魏之远不正常的沉默和情绪不良才让她有此联想的,要么她好端端地干嘛造谣呢?

还有那一柜子的书……整洁到近乎严苛的室内环境,门后贴着的光怪陆离的梵高画海报,无不凸显出某些不属于少年人的压抑和挣扎。

魏谦恍然发现他的后知后觉,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难道不应该喜欢某些运动明星吗?有个性一点的也不过是崇拜一些科学家或者著名大富豪,哪个会把自己屋里活活弄成社会学图书馆?

他竟然还没当回事。

魏谦简直怀疑自己身上有与宋小宝同志如出一辙的没心少肺。

晚上魏之远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拎着外套进屋时,就发现大哥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是等着他。

魏谦:“小远,你过来。”

魏之远应了一声,觉得他的态度有点不对劲,他心里飞快地过了一遍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一时没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谦也不知道自己把他叫过来到底是要干什么,他想开口问杂志的事,问不出口,少年的目光澄澈而专注,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时候,显出一点可爱的温柔来。

准备好的皮带静静地挂在屋里,被魏谦盛怒之下失手打碎的杯子碎片还包裹好了躺在垃圾桶里,而他竟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魏谦忽然站起来,抬手揽住魏之远的肩膀。

魏之远好像受到了某种惊吓,激灵了一下之后猛地一僵,随后又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好像既有些不安,又不舍得这样挣开,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解释:“哥我一身汗,我……”

魏谦用力拍拍他的后背,心里很酸,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放开了魏之远:“别太累了,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告诉哥,嗯?”

魏之远内心十分疑惑,不明白他唱得哪一出,可是本能地知道自己最好别问,于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魏谦看着他回屋,重重地叹了口气,内心无比沧桑地跑到阳台上抽烟去了。

他有种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感觉,明明就是个小青年,操心的全是中年人的事,想起前两天老熊和他开玩笑说要给他介绍对象的话,魏谦愤愤不平地想:“我自己还没对象呢,都已经开始操心起这帮小崽子搞对象的事了,怎么活得这么扭曲呢?”

魏谦忍不住找仍然外地留守战场的三胖倾诉。

三胖好容易清静一天晚上,早已经睡得人事不知,被他一个电话野蛮地拖出了梦境,当场恨不得和小子割袍断义。

魏谦沉重地叹了口气,他这么唉声叹气弄得三胖十分不习惯,三胖扑棱扑棱脑袋,醒醒盹问:“怎么了谦儿?你那肺炎扩散啦?”

魏谦无比纠结地说:“三哥我跟你说,小远这小子……这小子……唉,他可能要出格。”

三胖以为什么大事,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哈哈”大笑起来:“出格?哈哈哈哈,大半夜的别跟三哥逗闷子,天底下有几个出格能出过你的?你逗死哥哥了,谦儿,哎哟喂我都不困了——你知道我听这话什么感受吗?就跟那梁山好汉李逵迈着小碎步跑到他宋江哥哥面前,嘤嘤嗡嗡地说‘山下有土匪劫道人家怕怕不敢走’一样啊!”

魏谦:“……”

他停顿了片刻,对着话筒喊了一句:“操你大爷的死痰盂儿。”

然后他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独自一边惆怅去了。

第二天魏之远下了晚自习,如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体育场,把书包一扔,热身片刻打算跑两圈,正在扭脚腕,无意中一抬头,险些把脚扭了——魏谦正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在看台上看着他。

魏之远:“……哥?”

魏谦清了清嗓子:“嗯,我……咳,我过来锻炼身体。”

魏之远匪夷所思地打量了他片刻,迟疑不定地说:“那……那行吧,你慢点别呛风,医生不是不让你剧烈运动吗?”

结果果然就没有剧烈活动,魏之远足足比平时慢出了一倍多,俩人一路溜达一样地绕着操场跑,不时被放学回家穿越操场步行的同学超过,最后魏谦终于忍受不了了,退下来站在一边:“你去吧,我在这等会你。”

魏之远跑完步,推着自行车,和魏谦一起缓缓地走了回去,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过了不知多久,魏之远突然听见魏谦说:“小远,你在哥这,跟小宝都是一样的。”

魏之远抬起头看着他,魏谦把目光移到一边,似乎不习惯这种语重心长的角色,他努力回忆着学校里的老师是怎么做的,放缓了声音,尽管已经尽力了,语气却依然显得有些生硬:“小宝……她老出幺蛾子,我不得已多管她一点,你比较懂事……唔,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心里没有偏着她,你就跟我亲弟弟一样……唉,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魏之远其实不知道,可这不妨碍他享受大哥难得一见的温情。

他突然停下来:“哥,我能抱抱你吗?”

魏谦:“……”

他觉得有点肉麻,可生怕伤到他脑补中的少年人那颗“纤细敏感”的心,于是压下自己的别扭答应了。

魏之远一把把他抱了个满怀,搂得紧紧的,把脸埋进了魏谦的颈窝里,闭上眼睛,嘴唇似有意似无意地扫过了魏谦的脖子,落下了一个似是而非的亲吻。

魏谦本能地一激灵,然而他认为这只是意外,不想显得反应太大,只好默默地忍了。

两人一路回了家,刚开门,迎面却飘来宋老太怒不可遏地吼小宝的声音:“你每天都在干什么?都在干什么?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别扯淡!我不相信!”

小宝的书包掉在地上,有几张纸飘得到处都是,她抬头瞥见魏谦回来,先哆嗦了一下。

魏谦无力地往门边一靠:“祖宗们,这又是哪来一出嘣噔呛啊?”

分享到:
赞(61)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看到这里的魏谦就想到顾昀,哈哈,这两人都不容易啊

    匿名2019/01/15 18:33:38回复
  2.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19 11:33:30回复
  3. p大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不要乱捡小孩,尤其是长得好看的!

    匿名2019/02/03 13:16:17回复
  4. 长庚是捡的,魏之远也是捡的,长顾差了八岁,谦远差了六岁

    银铃2019/02/19 00:37:57回复
    • 舟渡差了几岁?

      逸远2019/03/01 21:54:53回复
      • 经过我的精密计算,年龄差最大的其实是巍澜,

        逸远2019/03/26 20:42:44回复
      • 舟渡10岁

        匿名2019/04/05 16:41:08回复
        • 不是十岁,是6岁左右

          匿名2019/04/07 01:05:46回复
        • 差不多 五六岁

          匿名2019/06/09 08:50:50回复
  5. 楼上的都是人才啊。除了舟渡那对,都是少年攻!

    已在坑底2019/05/03 00:23:00回复
  6. 舟渡差了七岁吧qwq 我記得費渡19歲的時候 駱隊26歲x

    (´・ω・`)2019/05/19 15:23:21回复
  7. 看你们这点出息的……啊啊啊我也想捡个童养媳啊但是我捡不到啊啊啊!

    白银十卫2019/06/04 00:14:21回复
  8. 巍澜差了万把岁hahaha
    牛B人物的媳妇都是从小捡的

    巍澜入坑2019/06/11 03:32:10回复
  9. 顾昀捡到长庚那年他19岁,长庚12岁,骆闻舟第一次见到费渡时22岁,费渡15岁,魏谦捡到小远那年15岁,小远8岁,都是差七岁耶

    混血小甜心2019/06/19 13:27:41回复
  10. 他们年龄是有差距,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成为cp啊。(•̀ϖ•́ )

    老温的核桃2019/07/14 12:25:22回复
  11. 但渡舟还好,剩下这俩是被捡来的小孩……

    k玖笙2019/07/21 17:22:08回复
  12. 那么请问在哪里可以捡到漂亮的小男孩

    镇魂男鬼2019/08/08 09:45:59回复
  13. 楼上,我建议你去野外,也许能看到一个被狼袭击的小孩,(前提是你打得过狼)然后英雄救美;或者去小区楼下逛逛,看看有木有在和狗抢罐头的小孩,(前提是你不怕狗)然后英雄救美。
    以上方法都有人试过了,可行

    13442019/08/14 11:40:18回复
  14. 或者你在水边,看到大石头上有个男孩(这个前提有点苛刻,你得长的好看);或者你去查案,碰到个母亲去世的男孩(前提你是警察);或者你去旅游,看到个昏迷青年(这个就更不容易了,跟睡美人似的)

    想蹭隔壁汪叽家的WIFI2019/08/14 18:08:09回复
  15. 评论区都是人才

    匿名2019/08/16 11:56: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