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怦然心动

老城区,多好的地方,虽然一堆七扭八歪的小胡同,可是走出去就是市中心,去哪都方便。

因此刁民众多,钉子户们一会排成“人”字一会排成“一”字,让拆迁办好生滚了一番钉子床,险些剥掉了一层皮,才总算把这些人都摆平了。

老街坊们都能得到一比不小的补偿款。

三胖一家人和魏谦都商量好了,在老熊的撺掇下,他们在一个不错的地段看中了三套房,正好是一梯三户——剩下那个他们俩打算留给麻子妈,她是个残疾人,干什么都不方便,得有人就近照顾才好。

新房子那边,被老熊的夫人大包大揽地全权接过去了,三胖的父母还会经常过去,三胖和魏谦压根就当了甩手掌柜,看都不看。

老熊的夫人是个挺让人费解的人,她的性格就像个随时准备奔月升天的二踢脚,火爆极了,尤其对待老熊,动辄抓耳朵拧肉地家庭暴力一番……当然,老熊这个趴耳朵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就好像《红楼梦》里那个王熙凤,但凡碰见一点能显示她能力的事,都忙不迭地往前凑,重在搀和地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她办事也如同她的人一样干净利索,面面俱到。

魏谦有一天顺路,过去看了一眼,被半成品给吓了一跳,像他这种五星酒店和猪窝一样住的人也不得不承认,熊嫂子的品味是达标的。

种种迹象,说明熊嫂子这个人很可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而这样一个性格和能力都不安于家室的女人,竟不知道怎么的,离奇地做了老熊的全职主妇——说真的,老熊家实在没什么好全职的,双方老人都不用他们费心,家务请人做,而这两口子结婚十年也没孩子,熊夫人一天到晚在家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非得闲得蛋疼不可。

三胖曾经好奇过她为什么不工作也不要孩子,被魏谦没好气地喝止了,魏谦从小就不耐烦打听人家家里的鸡毛蒜皮。

熊嫂子那边进展一切顺利,魏谦他们却不怎么顺利。

这天三胖跑到了魏谦家里,魏谦也少见地早早回家哪都没去,俩人主要是为了合计麻子妈怎么办的事。

他们俩这几年,经过了苦日子,后来跟着老熊,也确实是东奔西跑、小有积蓄,然而从始至终,都兑现了说给死人听的诺言。

麻子妈没短过一口吃穿,时刻有人照应,逢年过节,一定是三胖和魏谦轮流把她接到自己家里。

可干儿子再亲,也不是亲儿子。

六七年了,她那丑儿子麻子一眼也没回家看过,除了汇款回家,就只有偶尔寄来几封信。字迹稚拙可笑,歪歪扭扭,话也是只言片语,每次魏谦念给她听,她都觉得没来得及听出滋味来,就没了。

然而伪造书信的办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这几年随着手机的普及和通讯的便捷,麻子妈有时候总是疑惑,她的儿子出去跑生意,每次给她那么多钱,为什么自己就不装个电话呢?

每次她跟魏谦他们絮叨这件事的时候,都能让那俩小子出一后背冷汗。

好在,最近她已经不提了。

眼下老房子就快要拆了,麻子妈不出意外地不乐意走,纵然俩人已经轮番把新家吹得天花乱坠,她依然舍不得——麻子妈说,她怕搬走以后儿子回来找不着家。

魏之远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三胖和魏谦站在窗边上,一人手里夹根烟,一人靠着一边的窗户,一同望着大槐树的方向,比着赛的沉默。

魏之远猝然见到魏谦,在门口迟疑了一下:“三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他一嗓子打破沉默,三胖这才动了动,回头仰望了这个大小伙子一眼,痛苦地说:“谦儿,咱弟弟让你喂了什么东西,怎么长成了一个大房梁呢?”

魏谦心里很烦,随手把烟掐在窗台上:“房梁也比你长成个大门板强——你……唉,算了,我再去和她说说。”

说完,他快步地走下了楼,麻子妈正坐在大槐树下纳凉,她的脸依然是凹凸不平的,才不过中年,眼珠已经浑浊了,泛起老年人那种沉沉的暮气来。

看见他来,麻子妈抬头对他笑了笑:“谦儿。”

“姨。”魏谦走过去,拎起裤脚蹲在她身边,同时心里琢磨着措辞,他实在是已经没词了,但凡能想到的他都说到了,再说就成车轱辘话了。

魏谦真有点崩溃,他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自己新家只匆匆看了一眼就再也抽不出工夫了,还要一天到晚地打击精神,来跟麻子妈来回扯皮。

要是别人他早跳脚急了,可麻子妈……魏谦委委屈屈地蹲在地上,苦笑了一下,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他有点郁闷地对麻子妈说:“我就不明白了,咱们这鬼地方有什么好住的,新房子哪不比这好啊?”

麻子妈缓缓地垂下眼睛,温柔地看着他。

魏谦继续说:“我觉得您想得也太多了,麻子都那么大人了,又不是三五岁的小崽子,回来就算真找不着家,他就不能跟谁打听打听吗?我……”

麻子妈突然问:“姨是不是给你跟三儿找麻烦了?”

何止是麻烦,简直麻烦得要命啊!魏谦心里抱怨,他是为了这事专程匆匆赶回来的,晚饭之前还要把自己收拾出个人模狗样来,跟着老熊充当跟班,连夜赶火车去看一个外地的项目。

魏谦一口气堵在嗓子里,苦胆汁都快从胃里翻上来了,到底还是生硬地挤出一个笑容来:“不会……那怎么会呢?”

麻子妈看了他一会,忽然出乎他意料地松了口,她说:“那……那要不就算了吧,姨真不是故意给你们添麻烦,我年纪大了,在这住了大半辈子,突然让我搬家,我反应有点轴,一时掰不过齿来。”

魏谦听出了她口气松动的弦外之意,简直欣喜若狂,没想到自己几次三番地居然真能感天动地,让麻子妈这老顽固松口,忙趁热打铁地问:“姨,那您是愿意搬吗?”

麻子妈避开他的目光,垂下脑袋,好一会,才小幅度地点了点头:“那就搬吧。”

魏谦一时间如释重负,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行!那没问题,明儿叫我三哥带您去签合同领补偿款好吧?哎哟我的亲姨,您可算是点头了,要不然我可真要给您跪下了。”

麻子妈说:“以后就走了,我想再看看老街坊,你推我一圈行吗?”

她只有一条胳膊使得上力气,坐轮椅把自己推出院子还勉强可以,路长了就不行了。

魏谦二话不说地单膝跪下来:“推什么,我背着您!”

他背着麻子妈缓缓地走过每一条脏乱差的小胡同,依旧是熙熙攘攘,依旧是满地跑的小崽子,只是上一代的小崽已经长大了,在楼下跑着玩的已经换了一批;依旧是乱停的自行车,随处可见的非法凉棚,用自己阳台改的居民小卖部;依旧是那棵一到夏天就没完没了地掉绿油油的“吊死鬼”的老槐树。

魏谦一边走一边说话逗麻子妈高兴,比如当年他和麻子是在哪个路口联手收拾过三胖,三个人后来又是怎么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比如他们家旧油条摊原来是在什么地方……突然,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在了魏谦的脖子上,让他陡然住了嘴。

随后,接二连三的眼泪纷纷地落在魏谦的脖子上、脸上,他背后传来压抑嘶哑的呜咽声。

魏谦脚步一顿,那一刻,他只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他们俩花了六七年的时间编的漏洞百出的谎言,终于在无数次的岌岌可危后,还是被戳破了。

他第一次听见麻子妈那样说的时候,就应该能意识到的。

活人怎么会找不着家呢?

魏之远一直在窗边看着。

他看见麻子妈那张布满伤痕的脸,一哭起来,伤疤红得厉害,越发吓人了。大哥不在家的时候,魏之远给她送过饭,每次过去,她都很殷勤地抓一把糖或者小零食放在他兜里——即使他已经不小了。

魏之远从她身上每每感受到的是一种认命的木然,和近乎是低三下四地讨好,好像哪怕留他五分钟,多说几句话也好。

她那样的寂寞隐忍,魏之远从没有见过麻子妈这么痛哭过。

而她的眼泪落在魏谦的脸上,就好像他也哭了一样。

可魏之远知道,大哥是不会哭的。他从大哥咬紧的牙关和深深的眼神中,看见了某种心如刀绞的克制。

魏之远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侧脸,心口的热血好像突然逆流了,温温热热地流转过他的整个胸口,把他的心泡得几乎是酥软的。

三年了,每每靠近大哥,魏之远都会觉得周身那种让他恶心又焦躁的黏腻感挥之不去,在这片刻的光景里,那股粘腻感竟然奇迹般的消散了。他一直盯着魏谦把泣不成声的麻子妈重新放回轮椅上,推进麻子家的小院,直到看不见为止。

魏之远一瞬间怅然若失——他一直在试图模仿、超越大哥,以此降低他对靠近大哥的紧张感,他也一直不怎么盼着大哥回家,因为那人总在眼前晃,会搅乱他难得的平静——而此时,魏之远心里忽然产生了某种近乎“思念”的情绪,即使魏谦刚刚还在他眼皮底下,他迫切地想和大哥心平气和地说几句话,想放任自己贴近大哥一点,听听他都是怎么想的。

他胸中一直熊熊燃烧的猎猎业火似乎突然剥落了专横跋扈,渐弱渐缓,成了一把暖烘烘的火苗,蔓延出某种幽暗婉转、一波三折的情愫。

魏谦很快就回来了,仰面把自己往床上一摔,先重重地叹了口气。

过了片刻,旁边一动,魏之远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魏之远随手取过桌上的小刀和苹果,仔细地削好苹果皮递给魏谦:“哥,你为什么对油条姨那么好,她也不是你亲妈。”

魏谦接过来,嘴角牵动了一下:“哪那么多为什么,不为什么。”

魏之远:“怎么会不为什么?”

魏谦顿了顿:“你麻子哥……你还记得你麻子哥吗?”

魏之远点点头。

苹果不大,魏谦一口啃掉了小半个,腮帮子鼓起好大一块,只是里面正在长智齿,嚼东西很别扭,好一会才咽下去,而后他对魏之远说:“当初如果死的是我,你麻子哥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把你和小宝带大的。”

魏之远一条长腿曲起来搭在床边上,安安静静地低头仔细打量着魏谦的眉眼,从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来,他几乎想要伸手摸一摸。

少年心里想,为什么也对我这么好呢?我也不是你亲弟弟。

可这句他没有问,在心里转了一圈,最后消散在了四肢百骸里。

魏谦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叼住苹果腾出手,拎过一个包,对魏之远招招手:“来。”

说完,他又往小屋张望了一眼:“小宝不在家吧?”

魏之远:“她们校舞蹈队训练去了。”

“舞蹈队是什么玩意儿……她那点心思就不能用在正地方。”魏谦皱了皱眉,显然是听到这个组织,挺不满意,但是很快抛到了一边,把包递给魏之远,“打开看看。”

那是个电脑包,魏之远早就看出来了,他迟疑地看了魏谦一眼,小心地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

魏谦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数落说:“你不是要参加那个计算机竞赛吗?你们老师昨天都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老往学校机房跑特别不方便——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以后缺什么就跟我直说,我赚钱是为了什么的?”

魏之远笑了笑,他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指尖珍而重之地擦过电脑光亮的盖子。

魏谦低头一看表:“哎哟不行,我得走了,别给小宝玩,最好也别让她看见,她够玩物丧志的了,听到没有?”

魏之远:“谢谢哥。”

那天魏之远一直目送着魏谦拿好随身的行李,还不忘随手拎了一本书,大步走到路口,叫了辆出租车走了。

少年站在那里,回味着自己方才的心情,似乎想弄出个所以然来,好好明白明白,然而很快就放弃了。

如果不是来得莫名其妙,怎么能算是怦然心动?

到了阳历年底,魏谦正被开题报告和老熊那头一个悬而未决的项目一起折磨的时候,他们一起搬进了新家,魏之远也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

宋老太第一次推门进去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她一辈子没住过这样漂亮的家,拘谨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宋老太整个人像分裂了一般,一会梦游一样地问:“这是咱们家吗?咱们以后就住这吗?”

一会又横眉立目地骂魏谦:“我看那兔崽子纯粹是有点钱烧的!才吃饱饭几天,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这得花多少钱啊这败家折寿的混账东西,他怎么不干脆买个王府住啊?刚赚来仨瓜俩枣钱,啧啧,阳世三间要容不下他了!”

这回哥仨一起默契地无视了她喜气洋洋的骂街声。

一方面庆祝乔迁之喜,一方面也是感谢熊嫂子出的力,三胖和魏谦两家人合起来请了老熊两口子一顿,吃到一半才知道,那天正好是熊嫂子的生日。

于是晚上三胖和魏谦又陪着熊嫂子一起过生日去了,熊嫂子一个电话叫来了一大帮年轻人,一群人到附近一家会所里包了个包厢。

熊嫂子叫来的人里大部分是年轻姑娘,不但普通的年轻姑娘,这些姑娘的精气神都和别人不一样,甭管是五官惊艳的还是长得比较一般人的,身上都带着某种说不出的艺术气质,特别赏心悦目,三胖这丢人现眼的肥肥看得眼都直了。

老熊妻管严,一群美人在眼前,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眼观鼻鼻观口地坐在一边参禅。

三胖:“乖乖,嫂子哪认识这么多大美女啊?”

老熊小声对告诉他们:“你嫂子以前是文工团的,这些都是她带过的小姑娘。”

“以前”?老熊没说现在为什么不是了,魏谦也没打听,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其中一个女孩身上。

她……那个女孩漂亮得光芒四射,而那种美不是女孩子式的可爱,也不是女学生式的知性和清纯,而是一种纯粹的、毫无杂质的女性美。

有的女孩让人联想起邻家妹妹,有的女孩让人联想起某种小动物,有的女孩则让人联想起某种风格的画,可这个姑娘不会让人联想起任何东西,她站在那的时候,就只会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是个女人。

熊嫂子慧眼如炬,眼光一瞥就发现了,偷偷用胳膊肘顶了老熊一下:“哎,你看。”

老熊以为组织的考验来了,连忙诚惶诚恐地表明立场:“我不看。”

熊嫂子掐了他一把:“我让你看小魏,你发现没有,自从婷婷进来,小魏那眼神就连扫都没扫别人一眼——哎哎,我问你,他没对象呢吧?”

把老熊愁得,长吁短叹地对他老婆说:“你怎么又迷上说媒拉纤了呢我的姑奶奶?”

“积德,积德你懂不懂?”熊嫂子说完,扬声冲那个女孩子打招呼,“婷婷,过来,姐给你介绍个人!”

婷婷应了一声,从女孩堆里站起来走过来。

三胖这才从眼花缭乱的美女里回过神来,乍一看见婷婷,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睁大了眼睛,立刻出声阻止:“嫂子,别……”

可是熊嫂子已经快人快语地拉过了魏谦:“这是嫂子以前一起工作的,叫婷婷,这是小魏,魏谦,你姐夫带来的,婷婷姐告诉你,这小伙子可厉害,青年才俊,还是名牌大学的,长得也帅吧?你们年轻人多认识认识……”

魏谦猛地一缩手,熊嫂子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却发现他的脸都白了。

婷婷友好地和他打招呼:“你好。”

魏谦的表情却像见了鬼一样,他定了定神,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风度,对婷婷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飞快地道歉说:“嫂子我今天有点喝多了,胃不大舒服,得出去醒醒酒。”

说完,他就逃也似的跑了。

三胖“哎哟”一声,立刻也追了出去。

魏谦一路冲到厕所,反手锁上隔间的门,扒着马桶吐了个翻江倒海。

三胖忙在外面敲门:“谦儿?谦儿没事吧?”

魏谦没有答话,他把能吐的都吐了,最后几乎是精疲力竭,这才缓缓地顺着墙根坐在了地上。

三胖听见他的声音低而微弱的传出来:“没事三哥,你让我自己歇会。”

三胖缩回了手,不敢吱声了,静静地等在隔间外面。

魏谦手肘撑在膝盖上,抬起头,眼皮眨也不眨地看着房顶刺眼的白色灯光,觉得空虚而难过。

他不认识婷婷,也从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这个姑娘,而当她走进来的一瞬间,魏谦就有种被击中的感觉。

他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身上的似曾相识是哪来的,只是本能地被她吸引——魏谦有生以来,从生理到心理,还从未对一个异性起过这么大的兴趣。

那一刻魏谦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只会被一种类型的姑娘吸引,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个姑娘属于哪种类型,熊嫂子就自作主张地把她叫到了面前。

而当她走进,身上隐约的花香暗流涌动地冲他袭来,又抿唇一笑的时候,魏谦简直难以形容自己的感觉。

他面对面地明白了她身上的似曾相识从何而来。

她那种纯粹的、不受任何行为举止乃至容貌美丑影响的女性气质,竟然神似他十年前去世的妈。

年轻的身体里澎湃的荷尔蒙还没来得及冷却,魏谦的心已经被拖入了一个冰冷的深渊,他一点也不想回忆自己是怎么不完美地应对完,是怎么一路忍到了厕所才吐出来。

他触碰到了自己挥之不去的浮生梦魇,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那天魏谦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他并不是醉,只是累,累得他开门到家,没来得及回屋,就瘫在了沙发上,什么也不想思量,倒头就想睡。

片刻后,身后的卧室门“吱呀”一声打开,魏之远走了出来。

“哥?”他跪在沙发边上,轻轻地推了魏谦一把。

分享到:
赞(66)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他妈还是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了……
    没人么?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3 02:32:52回复
    • 有人,冒个泡

      匿名2019/03/24 19:27:09回复
    • 有人,冒个泡

      阿酥2019/03/24 19:27:32回复
    • 魏谦他妈就是个变态,曾经试图挑逗自己的儿子和她发生关系。。。所以谦谦对别人的肢体接触有很深的反感

      匿名2019/08/24 21:00:23回复
  2. 感谢阿姨,帮小远扫了好多情敌

    逸远2019/03/26 20:25:47回复
  3. 呃魏谦这是什么情况?

    匿名2019/05/17 02:56:46回复
  4. 有人,冒个泡

    (´・ω・`)2019/05/19 14:58:48回复
  5. 正好,女的不行找男的

    匿名2019/06/02 11:33:41回复
  6. 幸好

    小年2019/06/05 20:40:43回复
  7. 谦哥是被掰弯的呀

    巍澜入坑2019/06/10 15:46:17回复
  8. 谦哥他妈对他的影响是不是有点大

    染柒2019/06/11 09:00:36回复
  9. 谦谦估计被他妈吓的有点阴影了

    匿名2019/06/19 12:28:37回复
  10. 看到小远这里的心理活动就想起长庚了“如果不是弥足深陷,怎么算是走火入魔”

    眉目如画2019/06/28 17:59:30回复
  11. 每每想起,小远的名字还是乐哥给起的,就有点五味杂陈

    眉目如画2019/06/28 18:00:08回复
  12. 哦吼,小远开窍了
    哦吼,大哥要弯了

    13442019/08/14 05:06:58回复
  13. emm,那么就是说谦儿是受他妈影响,而这时恰好身边有个早就弯了的窝边草,然后然后……

    priest 家的戏精2019/08/23 21:18:10回复
  14. 所以从仇母变成仇女???
    emmm,也好。。。

    今天也要看忘羡2019/08/25 23:27: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