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无论怎么样,我不会恨你

沈巍一声不吭, 赵云澜就缓缓地低下头,抬手端起他的下巴, 敛去了脸上的笑容, 目光却并不冰冷,只似乎是有一点无奈和落寞——他怎么也无法对着沈巍端出那张公事公办、在审讯室一样的面孔。

“看着我。”赵云澜说,“你自己做的事,我要你自己一件一件地都和我说清楚, 我现在不想自己浪费脑细胞来瞎猜——沈巍, 我疼你,不愿意猜忌你, 有些事想得多了伤感情, 可我更不想从别人嘴里听到真相。我已经为了你刷新了无数下限了,犯贱也犯了不知多少次, 可是你再这样……”

他微微地顿了一下, 之后不轻不重地说:“那我可真要和你翻脸了。”

赵云澜的表情平和, 语气与他平时发脾气的模样也大相径庭, 一点也不显得咄咄逼人, 低垂的眉目没有一点平时跳脱的模样, 有那么一刹那, 他奇迹般地与沈巍记忆中高高在上的大荒山圣严丝合缝地重叠在了一起, 分毫不差地恍如再生。

沈巍心里突然升起极度的恐惧, 他有生以来从来睥睨天下, 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却在这一刻恐惧得浑身都发起抖来。

他知道了, 沈巍想,即使自己这样费尽心机,他还是知道了。

恐惧升到了顶点,有那么一瞬间,万年的鬼王几乎想要遵循本能,扑上去直接杀了这个人,像他的同族一样简单粗暴地处理这个问题,等到把对方的血肉一点一点地吞进肚子,从此血肉交融,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这样威胁他、一丝一毫失去的可能都让他瑟瑟发抖。

然而沈巍毕竟不再是千年前那个心如白纸的少年鬼王,他已经用某种近乎严酷的方式,压制着本能和天性,把自己硬掰成了一个昆仑君曾经描述过的那种……温润端方的人物。

克制,几乎已经成了刻在他骨子里的习惯。

沈巍的呼吸停住了,本来就苍白的脸色越发像是白雪堆成的,看不见一丝血色。

一股说不出的凉意从他的心里钻了出来,就像润物无声的清泉一样,并不剧烈,却顷刻间就渗透到了四肢百骸,等沈巍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四肢竟然在发麻。

赵云澜却只是无比耐心地等着他——他一辈子的耐心似乎全都用在了沈巍身上。

赵云澜把十指轻轻地插/进他的头发,一下一下细心地抚着,一时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感受,手指无意识地缠着沈巍柔软的头发,蓦地想起那天铺了满床的长发。

风华无双,恍如隔世。

赵云澜发了一会呆,说不出心里是苦辣酸甜怎么个滋味,理智上知道自己正在处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可心里却什么都懒得想。

大概有的时候,人走到了某个进退维谷的地方时,就会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刹那停止,让他可以不用往前,也可以不用回头,只是自欺欺人地停在那里就行了。

然而世界上所有的表针都在往前走着,时间不可能为任何一个人停下。

赵云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闭了闭眼又睁开,把书桌后面的椅子搬到了沈巍对面,又把茶几拖到两个人中间,而后走进厨房,从一个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打开过的储物柜里掏出了一套已经落上了灰尘的茶具。

这个平时泡方便面都要吃桶装,就为了少洗一个碗的人,居然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有些笨拙地把那一整套鸡零狗碎的茶壶茶杯全都细细地洗干净了。

他好像想通过找点事做,让自己静下心来。

然后他把实木的茶盘支起到了茶几上,默不作声地开火,在小水壶里煮上了水,从茶几下面翻出一个茶罐,抬头问沈巍:“铁观音行吗?”

沈巍才不管是铁观音还是泥菩萨,他只是一直死死地盯着赵云澜。

赵云澜去厨房,沈巍的目光就追着他到厨房,他洗杯子,沈巍的目光就跟着转到清洗台,好像他一错眼珠,赵云澜就会从他面前消失。

赵云澜默默地烫杯子,洗茶叶,最后把第一杯茶放在了沈巍的面前。

幽香与水汽一起弥漫开,可惜没人有心思欣赏。

沈巍无意识地接过去,手抖得本来就不大的小茶杯里的水直洒出了半杯。

感觉到烫,沈巍才垂下眼睛,稳住了手,保持着这个僵硬的动作很久,这才把茶杯送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哑声问:“你怎么会知道?”

“大神里的记忆做得非常精巧……非常精巧。”赵云澜微微地歪过一点头,似乎在侧耳听着那沸腾的水声,“精巧得串联起了几乎所有当时我知道的事,却恰恰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它既能在一瞬间让我心情激荡到几乎无法自抑,又留出足够的破绽,让我能在心情平静后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对劲。”

沈巍面无表情,他面无表情的时候波澜不惊的眉目漂亮得近乎妖异,几乎能摄人心魄。

“其实我早该知道,如果大神木中的假记忆是别人造出来误导我的,那实在太不智了。因为那时你就在我身边,难道我心有怀疑的时候不会细细地询问你?一旦你的话跟里面的东西有任何出入,我会选择相信谁?”赵云澜垂下眼不去看他,过了一会,他问,“所以你是通过我在昆仑山巅上忽悠鬼面的那几句话,推断出我都知道些什么的,对吧?”

沈巍沉默了片刻,坦然地认了:“嗯。”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胡搅蛮缠或者拼命遮掩,都是掉身份的做法,他干脆就选择坦坦荡荡地面对。

赵云澜眼睛也不眨地看着他说:“那么短的时间里,编造了那么全的一套,你怎么那么了不起呢?鬼面还好意思自称跟你是双生子,你俩的DNA绝对不一样,除了长得像之外,我看就没什么地方相像,智商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沈巍不声不响,参禅一样端端正正地坐着。

“当时一切都被引向神农,你的故事里,把神农放在了一个特殊的角色上,而后又故意以神农的形象说出了那句关于长久、生死的话,是不是因为你猜到多事的神农药钵一旦察觉到什么风吹草动,一定会出来用这种方式提醒我。”赵云澜苦笑了一下,“这也能被你赌上,你不但了不起,运气也不错。”

沈巍沉默了更久的时间,再次承认了:“对。”

“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第二个人。”赵云澜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有一瞬间,表情难过得难以自抑一般地扭曲了一下,然而仅仅是电光石火,他就恢复了正常,仿佛方才一切只是别人的错觉,而他的话音却停顿了片刻,声音沙哑地继续说,“我不愿意怀疑你,当我努力推敲那段生硬得巧妙的记忆,猜测到底是谁在刻意误导我的时候,根本就没把你考虑进去。”

沈巍依然一副要成仙一样的表情端坐在那里,手背上却突然爆出了狰狞的青筋来。

“第二次我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是在女娲后土大封的大封石前。”赵云澜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里面大多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事,女娲只是昙花一现地出现了一刹那,留下了两句似是而非的话,那两句话非常巧妙,每一个字都在暗示,当年的事是一场悲剧,悲剧的源头就是神农。”

赵云澜说到这里,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可是这次你运气不大好,之后我遇到了鬼面,他无意中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里面有女娲全部的记忆’,女娲全部的记忆,难道就只有两句话?我当时很混乱,没反应过来,甚至问了一句我左肩魂火和神农的关系,鬼面当时的反应……就像是我本该知道什么一样。”

“后来他扬声大笑,本想和我说什么,那句话却被你强行打断,现在想起来,他大概那时候就听出来,连大封石里的记忆也被你做过手脚……只不过我猜这次你不是胡编,而是删去了一些,刻意留下了一些。”

沈巍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此时天已经近了黄昏,屋里没有开灯,光线暗淡了下来,这男人就像是供在庙里的那些无悲无喜的神明。

“可是我依然下意识地把你剔除了怀疑的范围,即使直觉已经给我指明了方向——你说我是不是有点缺心眼?”赵云澜叹了口气,“我以前一直觉得二逼是聪明人的谦逊自称,现在才发现,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二逼。”

“我怀揣着对神农的满腔猜忌,见到了那老头……嗯,那是神农本人么?”

“不是,神农已经死了,”沈巍说,“那只是他活着的时候留下的一个幻影。”

“怪不得,被人一刀从头砍到底都能笑得那么喜庆。”赵云澜感慨了一句,对沈巍伸出手,“水龙珠——我是说那片鳞,现在能还给我吗?”

沈巍迟疑了片刻,从怀里掏出了那片水龙珠化成的鳞片,放在茶盘旁边。

赵云澜两根手指把它夹起来,翻来覆去地观察了一会:“像是蛇鳞……是伏羲的还是女娲的?”

沈巍好像成了个自动服务器,有问必答:“是女娲。”

“水龙珠把我带回了十一年前,我跟踪了神农药钵,下了黄泉,就看见了你,你和附在我爸身上的药钵你来我往,看起来都觉得对方很不顺眼,我当时就觉得,你的表现简直就像个陌生人。”

“我不肯相信那是真的,然而又感觉那就是真的,于是去鬼城买了一本书——正是前两天我追查过出处的那一本,当时鬼城的杂货铺老板娘告诉我,那是十一年前我自己买走的,果然,那本书的存在,就能证明我看到的一切是发生过的。”

沈巍皱了一下眉。

“那本书的名字叫《上古秘闻录》,我在去昆仑山巅之前看过,如果不是它,我可能压根不会上昆仑。”赵云澜放慢了语速,他忽然很想抽根烟,于是沉默了下来,用打火机在桌上轻轻地磕了磕。

小小的火苗蹿了起来,点燃的一瞬间,燃烧烟纸的声音分外明显。

“那本书当时就在我身上,但是当我被水龙珠带回到十一年前的时候,它变成了一卷空纸,因为那个时空又有一本一模一样的《上古秘闻录》,等我被你带回来的时候,它就消失不见了——对,我还没问,你怎么把我带回来的?”

“斩魂刀能破开一切。”沈巍伸出手指,轻轻地在赵云澜眉心点了一下,透过沈巍的瞳孔反射,赵云澜看见自己额头上有金光一闪,只听沈巍说,“你的魂魄上有我的标记,只要我的时间足够,我就能找到你。那本……《上古秘闻录》怎么了?”

“书里的字迹在十一年前消失了,变成了一卷白纸,被我丢进了十一年前的忘川水里。”赵云澜说。

沈巍看着赵云澜,以他的心思机巧,此时已经明白了神农做了什么。

“神农一方面提示了我要小心你,一方面交代了我一件事——并不是他最后想说的那一段,而是我被水龙珠带走的时候就开始暗示的,他在暗示我‘轮回’这两个字。”

沈巍没吭声,赵云澜径自接下去:“你看,我买了书,若干年后发现了它,看完以后心里疑窦丛生,去追寻它的来历,查到买主是我自己,而后被送回十一年前,我自己真的买了那本书——这就是一个首尾相接的轮回。而离开这个轮回之后,《上古秘闻录》就消失了,它永远地留在了那个轮回里。在巨大的球面上生活的人走不到边界,围绕着固定的圆圈旋转的路径是无穷的,轮回中生则死、死则生,生死没有了本质上的分别,也就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死’,这也暗合伏羲八卦的想法。”

沈巍忽然低了一下头,忍不住有些自嘲地笑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

赵云澜侧头吐出一口烟圈,静默不语。

“所以你那时候就知道,大神木里粗制滥造的假记忆绝不是神农做的——先圣就是先圣,前知五千年后知五千年,当年留下幻影、女娲蛇鳞和口述的秘闻录时,恐怕就已经算到了现在的事——环环相扣,首尾呼应,这才是三皇之首的手笔。”沈巍轻声说,“我果真是比不上他。”

赵云澜在一阵白烟里眯了眯眼,拎起茶壶,给沈巍又倒上一杯茶:“不,你们只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而已。其实大神木里的‘我’,在举起旗帜叛逆造反的时候,心里那些悲愤与桀骜,都不是我的,而是你的吧?”

沈巍无意识地端起紫砂的小杯,凑在鼻尖嗅了嗅,也不知闻出了什么子丑寅某,末了,他苦笑了一下:“只是恨我没能早生早开智,到底还是没能赶上那场神魔大战。”

赵云澜拎起水壶,在茶壶里续上热水:“骗了我这么一大圈,现在能告诉我实情了吗?”

沈巍低声问:“你真想听?”

赵云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亲口说,无论怎么样,我不会恨你。”

 

作者有话要说:

在巨大的球面上生活的人走不到边界,围绕着固定的圆圈旋转的路径是无穷的

介个思想其实来源于《盗梦空间》

分享到:
赞(371)

评论43

  • 您的称呼
  1. 三刷了,这几章还是不太明白。改记忆跟赵愿意跟他同死有什么关系呢?有大神能解读一下么?

    果子狸2018/07/29 19:30:52回复
    • 沈巍想要赵云澜心甘情愿的跟他死,所以把记忆改了,让赵云澜觉得愧疚

      匿名2018/08/03 14:43:26回复
      • 突然觉得前面祝红真是看透一切

        匿名2018/08/30 17:53:17回复
        • 同感

          巍澜可期2018/12/20 03:45:58回复
    • 所有人都在防着沈巍,都在算计他。现在赵云澜也怀疑他,我巍好可怜啊!沈巍不想让昆仑知道轮回,轮回的促成是需要镇魂灯,那就是昆仑~昆仑得归于混沌!如果赵云澜拥有了昆仑的记忆就会去履行自己的职责!神农和沈巍的契约应该是如果没有找到其他的方法点燃镇魂灯那就唤醒昆仑

      匿名2019/01/26 17:08:20回复
  2. 好迷茫啊

    甄开心2018/08/15 17:23:59回复
  3. 为什么要同死

    匿名2018/08/19 23:34:17回复
  4. 完全看不懂啊

    荷木2018/08/23 19:13:38回复
  5. 不是真的要赵同死,沈巍只是要他那句话、那份心意

    匿名2018/08/24 13:25:45回复
    • 是的是的,好不容易费尽心机得来的同生共死,最后是被他自己毁了约

      陈栎媱2019/01/14 14:34:00回复
  6. 啊…救救孩子吧…一点都看不懂啊..

    匿名2018/08/29 08:50:16回复
    • 改记忆 只是为了让澜澜心甘情愿的陪着巍巍死 但是 巍只是要一个承诺 他舍不得他陪着死 其实不想让他知道之前的事 也是为了保护他 不想他搅和进来 大封要完了 他也要走了 但是 他还是舍不得 想要一个承诺罢了 好让自己甘心的去死~~不能说 越说越心疼巍美人

      沈巍啊~~~~~~2018/12/02 17:15:03回复
      • 真心心疼,只为了一个真心一句话。剧版的巍巍也是甘心赴死的。

        匿名2019/01/08 16:53:55回复
  7. 我靠 盗梦空间的思想也能用到这 作者你真吊

    匿名2018/08/29 15:22:27回复
  8. 我的智商呢,懵b

    2018/08/29 19:15:21回复
  9. 什么东西?什么意思?。唉,算了,还是滚到一边去捡我被炸的碎碎的智商吧。

    匿名2018/09/03 20:27:23回复
  10. 看不懂的话,可以剔除里面的推理,只关注恋情。

    夜暝2018/09/16 13:31:30回复
  11. 记忆中改成是赵云澜主动用自己魂火助以生出鬼族 设计刺瞎龙撞到不周山等等,让赵云澜觉得:1.是神农陷害他–离间昆仑和神农 2.沈魏的出世 进而以后不兴遭遇是他一手造成的–使他对沈魏产生愧疚
    打字太麻烦

    不小心入坑2018/09/17 03:20:13回复
  12. 啊,智商不在线,刷六遍还是看不懂

    匿名2018/09/27 12:09:08回复
  13. 把记忆改成这样,就成了澜澜闯了所有的祸,最后巍巍替他承受了五千年,现在巍巍要为天下众生而死了,他希望澜澜能自愿地陪他一起死

    匿名2018/10/01 21:53:23回复
    • 简单清晰明了棒

      匿名2018/10/26 21:02:02回复
    • 明白

      匿名2018/12/20 19:32:28回复
    • 但是后来啊……同生共死的承诺却被巍巍自己毁了约

      匿名2018/12/23 13:28:04回复
  14. 本来是看懂了的,评论区逛了一圈,我懵了。。

    真相帝2018/10/14 21:55:19回复
  15. 作者大大真的太特么叼了>O<

    匿名2018/10/16 00:40:11回复
  16. 懵了。

    半分温柔2018/10/28 19:05:42回复
  17. 脑子……能吃吗?

    一位帅气无比天赋异禀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女鬼2018/10/28 19:58:29回复
  18. 懵逼了好久

    匿名2018/11/01 10:39:40回复
  19. 全看懂了的人此刻有点心酸

    匿名2018/11/17 20:56:40回复
  20. 看评论圈的我更懵了

    匿名2018/11/26 21:47:03回复
  21. 不是求同死 他只是想让澜澜说出他心里想听到的话 只是想确定他的心意罢了 我们巍巍那里舍得带他一起走呢

    匿名2018/11/28 18:14:51回复
  22. 作者的脑子是什么做的,太绕了,还能绕回来,算命去吧

    匿名2018/11/29 23:40:32回复
  23. 沈巍,我疼你~~~字字诛心的感觉

    今天2018/12/14 14:30:19回复
  24. 感觉以前的记忆让我对他们的感情有点错乱了怎么之前有点像爸爸和儿子
    ……..

    心情复杂2018/12/18 20:13:36回复
  25. 这太难懂了吧,头大啊

    匿名2018/12/19 19:53:09回复
  26. 为什么会看不懂呢,我这看的明明白白的啊

    匿名2018/12/28 01:23:51回复
  27. 爱了千万年,守了千万年,他做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让昆仑君认定他,心甘情愿陪着他一起死,这样,他就满意了,但是他只是想得到一句话而已,他怎么舍得真的让昆仑君死呢!

    匿名2019/01/11 15:55:20回复
  28. 看不懂,来评论区之后,依旧看不懂

    在思考是吃挂面还是拉面还是刀削面2019/01/25 09:11:24回复
  29. 作者大大阅读面真广

    小咸鱼2019/01/27 19:18:25回复
  30. 然而沈巍毕竟不再是千年前那个心如白纸的少年鬼王,他已经用某种近乎严酷的方式,压制着本能和天性,把自己硬掰成了一个昆仑君曾经描述过的那种……温润端方的人物。
    克制,几乎已经成了刻在他骨子里的习惯。
    心疼我巍巍的隐忍

    匿名2019/03/24 18:01:05回复
  31. 我真的好懵。。。。但是又莫名的心痛。。

    匿名2019/04/08 10:10:11回复
  32. 沈巍把爱的正反面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喜欢书版赵云澜全程双商在线,这才是能与沈巍并肩匹敌的人设啊,糟心的剧版改编,我又想赏总菊一耳光……………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00:51:03回复
  33. 坦白过后,一定就是一个情感宣泄爆发点

    祝红2019/04/17 10:09: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