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再想你

魏谦凌晨五点钟的时候,回家了,顺便给家里人买了早饭。

他的头发都被露水打湿了一层,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个打算屠城的杀人魔。

宋老太在异地他乡一觉醒来就看见了这样一张经典的魔头脸,险些给吓出心梗来,大气也不敢出。

魏谦买了豆浆油条——当然,是别家做的,他心里想了好多,七上八下,全无头绪。

魏谦心里烦躁地想,如果最后麻子被证明哪也没去,就在医院陪他妈,他一定要把那个狗娘养的揍成一包猪头肉,熟的。

可他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

三胖没能在医院找到麻子,他们俩想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没找到麻子,直到几天以后,一个语焉不详、暧昧不明的消息才传出来——据说麻子死了。

然而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因为什么死的,没人能说清楚,人多嘴杂王八多乱爬,众人都是瞎哄哄,谁也说不准。

似乎有人对这事讳莫如深,知情人都被封了口。

流言三千没一条有用,那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焦灼就像把人架在了火上烤,可是在魏谦和三胖心里,他们总觉得麻子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他们依然在寻找,但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起乐哥,尤其是魏谦,他对乐哥生出了某种深深的芥蒂和戒备。

麻子妈不止一次问起麻子,魏谦和三胖要随机应变地编各种瞎话,有时候没统一口径,谁说走嘴了,又要费尽心机地圆回来。

魏谦也是人,精力实在有限,他不可避免地忽略了自己的家。

对于宋老太而言,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宋老太开始着手她在魏谦家后院放火的大业,她每天变着法地和小宝套近乎——这很容易,对孩子来说,成年女性长辈在成长中有无法代替的感情联系,这种感情在母亲、祖母或者外祖母身上都找得到,但再亲近的父兄也取代不了。

更何况魏谦虽然疼小宝,却不是普通人家那种娇宠的疼法,他惦记在心里,极少挂在嘴边,甚至有时候不耐烦了、脾气上来了,还会凶小丫头几句,在宋小宝不长的人生中,从未接触过长辈女性细致的疼爱和抚慰,倒戈简直就是时间问题。

是甜言蜜语,每天变着法地给做各种美味的奶奶好,还是每天板着一张债主脸,饭夹生不夹生他根本吃不出来区别的哥哥好?

自从宋老太来了以后,俩孩子的生活几乎舒服得有品质可言了。

当然,尽管这样,宋老太依然收买不了魏之远。

魏之远就像一条养不熟的小白眼狼,对宋老太这个突然闯入他们家的“外人”,他尽管想表现得懂事一点,依然忍不住会流露出阵阵的敌意。

宋老太原本想收他做盟友,没想到此君小小年纪,竟然“腚力”十足,无论怎么投其所好,他的屁股总是坚定地和他那个臭流氓哥哥坐在一条板凳上。

久而久之,宋老太终究忍不住放弃了这条战线,她看出来了,这小崽子话少心眼多,属狗的,吃了就走。

宋老太于是开始专攻宋小宝。

她会时常地用开玩笑、逗孩子玩的口气问小宝:“你最喜欢谁啊?奶奶好还是哥哥好?”

以此来测试她和平演变大计的进程。

不像傻乎乎的宋小宝,她第一次问出这话时,魏之远就体察到了这老太婆的险恶用心,他当即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措施——不再和这祖孙俩一桌吃饭了,宁可饿到半夜,等大哥回来,一起随便吃两口剩的。

一开始,宋小宝还会模仿他,和他一起等,可没两天,这个立场不坚定的小叛徒就在诱人的食物中缴械投降了。

魏之远早料到有这么一天,她好吃懒做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这方面敌军实在太过强大了,他不是对手。

而且在魏之远的内心深处,对于宋小宝的叛变,他并没有太不高兴,反而有种隐约的窃喜。

魏之远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想,可他就是忍不住。

“没有宋小宝,以后哥就是他一个人的”这种想法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就像一颗在心里生根发芽的种子,哪怕是用火烧也烧不尽,春风一吹,又再次萌生发芽。

最开始,宋小宝对宋老太那句幼稚的问话笑而不语,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宋老太就知道,她的答案其实是“喜欢哥哥”,慢慢地,她开始松了口,改回答说“都喜欢”,宋老太相当志得意满,认为自己只差临门一脚,终于有一天,宋小宝的回答变成了“谁对我好最喜欢谁”。

宋老太就知道,是时候了。

小半年过去了,入了冬,荷塘上、结出浅浅的冰,魏谦他们终于能确定,麻子死了——这次是当地警方发布的官方消息,称他们近期打击了一起贩毒走私案,当场抓获嫌疑人三人,抓捕途中,遭到犯罪嫌疑人负隅顽抗,一人被击毙。

被击毙的那个人就是麻子。

在那个秋老虎凶猛的中秋夜之前,有人给了麻子一大笔钱,一把手枪,一部手机和一公斤的海洛因。

那时候,麻子就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他脑子不怎么好,可不代表他真的傻得找不着北,他和他的兄弟们其实都不算混黑道,也不算走正道,他们只是夹缝中苟延残喘的鱼虾,鱼虾生存不易,因此都知道潮水涨落和信风来袭,在这个黑吃黑的圈子里,底层的人钱来得越容易,也就越危险。

可是那些人把他的家底查清了,知道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的。

麻子不想拖累他的三哥和谦儿,他们谁也不容易,都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给他和他妈,花着那些钱,他常常半夜都睡不着觉。

也许他能厚颜无耻一点,他就不会走上绝路。

中秋夜里,他在医院吃完了这辈子吃过的最贵的月饼,就转身把钱分了三份,两份还给魏谦和三胖,一份包好了埋在了他家住的小平房门口的槐树下,算给他妈留下的养老送终钱。

然后他浑浑噩噩地带着枪和毒品,跟着电话里的指示走……

临闭眼,他也不知道是给谁当了替罪羊,也不知道自己是死在了什么地方。

他生得卑微,死得糊涂。

那天魏谦在一个臭烘烘的小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即使是打手,他也做得兢兢业业,这是他第一次翘班。

麻子死得虽然糊涂,可魏谦心里明镜一样。

夜总会是乐哥的产业,那人的控制欲几近神经质,没有他的搀和,魏谦不相信有人能在他的地盘上贩毒,而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从中央到地方风声都紧得要命,占满了各大报纸头条,乐哥……乐晓峰却依然独善其身岿然不动,到底是他无懈可击,还是有人替他上了黄泉路?

少年时代如同神龛一样供在心里的人,“咣当”一下砸下来,断送了他傻兄弟的一条命。

魏谦也不想回家,面对着那一群老老小小,他心里有天大的委屈也只好憋着,憋得他都快到极限了。

三胖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给泡成了一个酒糟。

“三哥……”少年的眼神几乎对不准焦距,空茫地看着小饭店泛黄发黑的墙角,声音微弱得好像被什么堵在喉咙里。

三胖一把抢过他的酒瓶:“没了一个不算,还要喝死一个是不是?”

魏谦被他一带,就软绵绵地趴倒在桌子上,他趴在桌上,头偏到一边,轻轻地说:“三哥,你说他一个结巴,下去到那一边,都说不明白自己的冤情可怎么办?”

说着,眼泪就无声无息地顺着他的内眼角留下来,淌过挺直的鼻梁,滑到了他嘴里。

魏谦烂泥一样地趴在桌上,竖起胳膊肘,挡住了自己的脸。

而后他咽下眼泪,嘶声笑了起来。

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再想你。

那天是腊八,腊八下了雪,整条街都是雪化了以后的泥泞和冰碴子。

魏谦一身酒气地推门进了家,屋里魏之远在角落里的小桌上写作业,宋老太正在教小宝做腊八蒜,一老一小本来说说笑笑,却在他进门的一瞬间,奇迹一样地一同沉默了。

魏谦本来不是个敏感的人,然而气氛变化太明显,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像是闯进了别人家里的歹徒,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随着酒气一阵阵地往上冲,冲得他直恶心。

幸好这时候魏之远抬起头,像往常一样叫了他:“哥。”

魏谦的脸色一定难看得要命,魏之远看了他一眼,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他身边:“哥,你怎么了?”

魏谦一声不吭地摆摆手,转身走进了厕所,吐了个肝肠寸断。

他感到自己忽然起伏的心绪来得莫名其妙,也想强行说服自己,推门进来时那一瞬间无法言说的难堪是小题大做。

他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魏谦不愿意没事找事,他拼命地企图安慰自己说自己想多了,然而不管用,他心里就是难受。

魏之远立刻倒了被水端给他,像个小大人一样搂住他的腰,拍着他的后背,魏谦把酸水都快吐干净了,才勉强直起腰,接过水杯漱了口。

他头疼欲裂,伤心欲绝,然而面对魏之远,却只是状似随口问:“作业都写完了吗?”

魏之远点点头,伸手想扶着他,却被魏谦摇摇晃晃地拒绝了。

在魏谦惨白平静的脸下,天翻地覆的心把他的内里搅合成了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

而等他听见宋老太正在和他妹妹说什么的时候,这危险的平衡点终于破了。

他听见那混账老娘们儿指桑骂槐地对宋小宝说:“我们离离啊,以后可要好好读书,将来上大学,当科学家,可不能跟不三不四的人学坏,听见没有?”

她说还不算,非要意有所指地回头看了一眼阴沉地站在那里的魏谦,好像一点也不怕被他听见,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摸底和探访,老太太早就看出来了,那姓魏的小子现在自诩是个“道上混的男人”,要命地要面子,绝对不会对她一个小老太太怎么样,顶多敢色厉内荏地装凶狠吓唬吓唬她。

连魏之远都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他抬头看看小妹,又看看大哥,最后充满仇恨地盯住了宋老太。

宋老太不依不饶地继续说:“不好好上学,你就会变成社会上的渣滓,懂吗?游手好闲的那些人都不是好人,奶奶跟你说过,他们叫什么?”

宋小宝这个小二百五缺心少肺地说:“流氓!”

老太太表情严肃地伸手刮了她的脸一下:“就是,臭流氓,咱们是女孩,不能老跟臭流氓在一起,要不然以后看谁敢要你,名声都坏了。”

魏之远沉下脸,一字一顿地说:“我大哥不是流氓!”

宋小宝愣住了,懵懂地看了看他,看了看大哥,又看了看奶奶,至此方才明白这是一场严重的家变。

魏之远急了,把杯子扔在一边,走上前去,指着老太太的鼻子说:“我大哥不是流氓!”

“行了,你闭嘴,屋里写作业去。”魏谦一巴掌把他镇压下去了,一手拎一个,把魏之远和宋小宝丢进了卧室,

魏谦过自己日子多少有点粗枝大叶,家里人的所作所为,偶尔让他觉得别扭一下,转脸也就不当回事了,然而宋老太的话已经明里暗里地说到了这份上,他哪还能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魏谦大马金刀地往宋老太面前一坐,面色不善地打量着她,毫不客气地说:“老东西,你想怎么样?”

宋老太终于挺直了腰杆,整个人就像是一门准备发射的迫击炮。

然后她对着魏谦宣了战:“我要把离离带走。”

 

作者有话要说:基本虐到谷底了以后剧情应该是往上走了“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在想你”——《兄弟》任贤齐

分享到:
赞(16)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皮皮说的虐到谷底了让我想到在看残次品的时候皮皮也说过最后一把刀了(^_^)

    谦儿2018/10/11 18:33:08回复
  2. 微笑就好

    沈韵2018/11/19 02:21:52回复
    • 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再想你

      匿名2019/02/12 18:40:35回复
      • 心疼

        匿名2019/02/12 18:41:02回复
  3. 这死老婆子真不得人心

    巍巍一笑2019/01/22 18:24:54回复
  4. nonono,皮皮只要说什么不会再虐了的留言,下一章绝壁会更虐,锦瑟我被骗了一次,逆旅我也被骗了一次,这次绝对不能信了

    银铃2019/02/18 21:10:44回复
  5. 真的吗?
    甜甜的文我看的都是小黄文
    (ಡωಡ)hiahiahia

    确认过眼神是甜甜的人2019/03/02 23:49:03回复
    • 楼上,+1

      匿名2019/03/24 10:37:29回复
  6. 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再想你

    匿名2019/03/24 10:37:51回复
  7. 和平演变,非暴力不合作,,P大这是刚瞧了一眼世界近代史啊!

    Q22019/04/13 19:56: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