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难道你是神农

赵云澜当时的感受是, 脑袋上被人套了个麻袋,刚挣脱下来, 就莫名地发现自己瞬移了。

他眼前先一黑, 后一白,睁眼就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反正是不在忘川下面了,他烦躁地卷着鞭梢四处寻摸, 忽然, 在一片快要勾出他雪盲症的白茫茫中,他看见了一个孤独的背影, 远远地在前面走着。

赵云澜个高腿长, 很快就追了上去,看清了那身影是个身材矮小的老者。

老人即使站直了, 可能也就到他胸口高, 后背弯得像个煮熟了的大虾, 背着个云贵地区人民常用的那种容量大得能搬家用的背篼, 赵云澜探头往背篼里一看, 里面是空的, 什么也没装, 可老人简直就像背了几百斤重的东西, 给它压得连头也抬不起来, 只能面朝地背朝天地艰难地往前挪动着。

赵云澜伸手托了一下大背篼, 嘀咕了一句:“那么沉吗?”

老人终于停下脚步,抹了一把额头上横流的汗水, 抬头露出一张苍老而黝黑的面孔,模样让人想起那副著名的油画《父亲》里的那个端水的老汉,他看了看赵云澜,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来,你跟我来。”

“等等,这哪?您是哪位?”赵云澜皱着眉问。

老人不回答,只是又埋下头,像拉犁的老牛一样奋力地往前走,肩膀被空背篼压得深深地陷了下去,领口露出一对干瘪而突出的锁骨。

“是您老把我弄到这来的?哎,这都干嘛呀,我好不容易逮着我老婆,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呢,就让您这么横插一杠子给搅黄了。”

老人淡淡地微笑着听他的抱怨,既不解释,也不答话。

赵云澜又问:“带我去哪?您背得什么东西?”

老人突然随着他自己的步速哼起了一段词:“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他拖着长长的声音,用一种似唱还念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来回来去总是这两句,低沉辗转,配着神神叨叨的词,让人想起过去丧葬时,一路撒纸钱一路嚷嚷着“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的跟夫。

赵云澜见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聒噪,手里的鞭子变成了红字黑纸的镇魂令,被他卷成个烟卷的形状,叼在嘴里画饼充饥,一边听着老人的声音,一边心里默默地盘算。

他突然有种错觉,就好像自己是走在了一条上天的天路。

等等,天路……天路不是不周山吗?不周山不是已经倒了吗?

赵云澜想到这的时候,脚步突然一顿,虚空中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声叹息,赵云澜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紧紧地盯着老人的身影,脱口说:“难道你是神农?”

老人的脚步再次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赵云澜周身的肌肉一瞬间绷紧了。

自从他确定大神木里面的所谓“记忆”是假造的之后,心里就一直隐隐地有种怀疑——昆仑山巅尚且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得去的,能在大神木里动手脚的更不用说,一只手能数过来。后来赵云澜在脑子里把那段记忆推敲了无数次,里面关于他左肩魂火的去向非常模糊,关于不周山倒那一段又生硬异常。

是什么人在骗他?

这样看来,神农氏好像是最可疑的,那段记忆里,从头到尾神农都是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冷眼旁观的态度出现,乍一看好像十分大义凛然,但是细想却能发现不对。

那段记忆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里面出现的任何一个人如果被取消,最后都会有不同的结局,也就是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连着很多能说得通的因果,唯独神农——即使那段故事里没有神农,开头结局是一样的,完全不会影响什么。

后来见了附在他父亲身上的神农药钵,听了鬼面那说漏嘴一般的那句“神农借去了你的魂火”,似乎都在印证他的怀疑。

而大封印石里,女娲似是而非的那一句“神农错了”,又不偏不倚地挑动了一下赵云澜的神经。

赵云澜捏紧了拳头:“所以对大神木动手脚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老人没有答话,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有那么一时片刻,赵云澜觉得自己听见了不周之风的声音。

他话音没落,雪白的世界骤然分崩离析,灼眼的强光打进来,赵云澜忙捂住眼睛,好一会,他才试探地缓缓放下了手,透过被刺激得直流眼泪的眼睛,他发现自己竟然到了凡间。

赵云澜打量着周遭,愣了片刻,心里忽然升起了某种十分诡异的、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好半晌没想起来,直到他看见街角的一家冰激凌店。

赵云澜骤然睁大了眼睛——这里他家附近,只不过对街的冰激凌店老早就已经倒闭了,五六年前就被装修成了一家小火锅店。

他一时有些发懵,在原地踟蹰了片刻,终于大步走了过去,用身上不多的零钱在店里买了一碗沙冰,然后像个傻逼一样在一帮小女孩中间,靠着窗户,盯着人家店里墙上挂历上那个巨大的“2002年”,面无表情地用一种非常苦大仇深的吃法,把沙冰咬得“嘎吱”作响。

活像是来收保护费砸店的。

赵云澜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在做一场梦,或者在看一场场景都切换不利索的蹩脚电影,一会天上一会地下,好不容易回到人间,竟然还莫名其妙到了十一年前。

就在他吃到一半的时候,赵云澜余光突然瞥见了一个人,他立刻坐直了,以一个狐獴一样的姿势伸长了脖子,透过冰激凌店的橱窗往外望去,由于“凶神恶煞的帅哥咬沙冰”这个图景实在太有存在感,导致周围的几个妹子不停地观察他,此时也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跟着他伸长了脖子往外张望。

结果成就了一个篮球队的狐獴。

赵云澜看见从他家小区里开出了一辆熟悉的车——曾经承载了他无数童年回忆,后来被他爸不留情面地换掉的那辆旧轿车!

赵云澜立刻把没吃完的东西丢在了桌子上,以捉奸一般迅猛的速度冲了出去,沿街拦了一辆出租,摸出兜里破破烂烂的工作证,把上面的警徽往出租车师傅眼前一晃:“麻烦您给我跟紧前面那辆车!”

师傅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拉一回007,立刻激动了,一脚踩下油门,车像尥蹶子一样地呼啸而出,旧出租车一秒钟变成了F1,那让人发指的加速度险些把赵云澜活生生地拍扁在副驾驶车座上。

赵父开车一直到了古董街,再往里,就是那条满是店铺的小胡同了,里面不让走机动车,赵云澜隔着百十来米,眼睁睁地看着他爸把车停在了路边,带着一副明星防狗仔的大墨镜走了进去。

“师傅,停这停这!”赵云澜眼睛紧盯着他父亲的背影,胡乱伸手摸出钱包,刚要掏钱,被司机师傅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赵云澜:“您快拿着别浪费时间,我要把人跟丢了。”

司机师傅大义凛然了敬了个礼,然后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铿锵有力地说:“同志,你去吧,不收钱,我要为人民服务!”

赵云澜:“……”

他无语了一秒钟,决定不再客气,果断跳下车跑了。

十一年前的古董街还不像之后那么规范,挺窄的一条胡同里,四处都是地摊,从珠宝玉器到古玩字画,什么都有,甭管真的假的,反正看起来挺热闹,于是道路越发显得狭窄,非常便于追踪。

赵云澜干吞了一张闭气隐蔽踪迹的黄纸符,符纸是楚恕之画的,楚恕之穷得什么都没有就剩下自信了,一天到晚认为自己牛掰得不行,声称这东西就算拿去侦查上古大神偷情史都绰绰有余。

赵云澜尽管认为他在放屁,此时却仍然忍不住寄希望于它,只是不敢追得太近。

于是一拐弯,他就把人跟丢了。

赵云澜小心地在各家店铺门口都探头探脑了一番,哪也没看到人,目光就落到了那棵能勾通幽冥的大槐树上。他知道他正在追踪的那个人,芯子里绝不是自己那拽得二五八万一样的亲爹,而是一个敢用活人的身体下黄泉的大人渣。

赵云澜深吸一口气,一天之内第二次下黄泉,心里恨不得把那破碗成精变得东西给踢出屁来。

沈巍嘱咐他快点离开的话是有道理的,活人走黄泉路绝对不是什么特别美好的经历,即使是像赵云澜这种敢在寒冬腊月里光脚下楼的光棍,也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黄泉路上那股能侵入骨头缝的阴冷。

“赵父”在黄泉路上等了片刻,当中不断地搓手,眉头越皱越紧,似乎在等人。

黄泉路只有细细窄窄的一条,上面是人是鬼一览无余,赵云澜也不敢贸然现身,只好委委屈屈地蜷缩着身体躲在大槐树里,感觉自己是被卡在了阴阳两界中间。

就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缩得半身不遂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人影从黄泉路那一头走了过来。那人十分显眼,因为他所到之处简直是寸鬼不留,连板着脸玩命装淡定的鬼差都忍不住低头退避,简直有摩西分海一般的效果。

赵云澜一看,心情立刻微妙了——任谁发现自己的“媳妇”早在十一年前就私会过未来的公公,大概都会无法抑制地微妙一下。

沈巍披着斩魂使的长披风,没有露出脸,走到赵父面前五步远的地方站定,一声不吭,身上的冷意比萧疏的黄泉还要欺人。

赵父也停止了走动和搓手,他们俩就像比着沉默一样,气氛压抑地对峙着。

良久,赵父才开口说:“云澜回家的时候带回来的那份晚报上,有阁下的气息。”

沈巍没有开口解释,只是轻轻地冷笑了一声。

赵云澜从来没听过沈巍这样的冷笑,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面前这个包裹在黑衣里的人根本不是沈巍,而是那个阴阳怪气的鬼面。

赵父身上尽管上了一个好了不起的魂,可毕竟是肉体凡胎,在黄泉路上没过多久,嘴唇就冻得白里透出了紫,细看的话,似乎还在轻轻地哆嗦着,然而他的声气却一点也不弱:“你别忘了当年你执意把昆仑君的魂魄送入轮回的时候,答应过祖师什么。”

“嗯?”沈巍这才终于缓缓地开了口,“我只是隔着很远看了他一眼而已,他过来时我就躲开了。上仙就算信不过我的人品,担心我背信弃义,难道还信不过先圣神农的金边契约吗?”

他的语气听起来一如既往地温和有礼,可赵云澜惯于听话听音,敏感地从他短短的一句话里面听出了无比的轻慢与说不出的挖苦味道。

赵父皱了皱眉:“可是大封又是怎么回事?后土大封为什么会松动?”

这一回,沈巍沉默了片刻,而后他的声音微微低沉了些:“如果上仙还记得,当初的伏羲大封才不过几百年,就被天柱带倒,算是破而后立。自女娲以降下,到如今新立的后土大封已经存续了不知几千年,水滴尚且能穿石,眼下大封松动,是谁也无法回天的,实在赎我无能为力。”

“后土大封是女娲以命相抵,又是昆仑君一片心血,我当然没说你会对它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只是大封要是彻底崩了呢?你打算怎么办?”

“是啊,”沈巍顿了顿,继而轻描淡写地接了一句,“打算怎么办呢?我十分愚钝,现在总算明白当初先圣们说的‘不死不灭不成神’是什么意思了——只是算起来,我其实本来也不是什么天生地养幻化、被万民敬仰的神明呢。”

“你不要以为大封破的那一日神农之约就无法束缚你了,要是我儿子……”

赵父的话音到这里,突然不自然地停住了,好像电影放到一半音箱坏了,只见他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沈巍的脸藏在一片黑雾之后,可赵云澜就是感觉他笑了。

只听他慢条斯理地说:“儿子?上仙真是入戏太深了,您说‘令郎’要是知道上仙竟然放着好好的逍遥神仙不当,下界附在一个凡人身上,还偏偏附在他的父亲身上,他是会认您还是不认呢?”

赵父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动,他用手扣住了自己的脖子,双目怒睁,却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沈巍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会,终于轻笑一声,一挥手,赵父就像被什么人打了一拳,连退了好几步,踉跄着站稳:“你……”

沈巍双手一拢长袖,微微点头致意:“所以上仙还请慎言,有些话大家心知肚明,可还是不说的好,您觉得呢?先圣神农氏德高望重,我心里当然也是十分尊敬的,可是尊敬归尊敬,他要是还在世,我也必然和他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上古三皇我尚且不放在眼里,上仙身为神农宝钵,恐怕……眼下也还没有修到先圣那样的大神通吧?”

赵父浑身都在发抖,沈巍却只是不咸不淡地说:“我也不想做什么有辱斯文的事,愿意跟您和和气气地讲道理,希望上仙也还是能好自为之,不要把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如果没事,我就不远送了。”

说完,他连看也不看赵父一眼,转身走下忘川,往黄泉深处走去。

赵云澜听得几乎呆了,沈巍和神农……怎么就不共戴天了?

怪不得那天神农药钵话说得不明不白就跑了,敢情是沈巍在,他不敢说!

他那秀气斯文好欺负的恋人,怎么就变成个给他便宜爸下封口令的恐怖分子了?

神农的金边契约又是怎么回事?

对……如果神农氏才是借了他左肩魂火的人,如果大石封里的往事是真实的,那后来为什么魂火又会跑到了鬼族那里?

中间发生了什么?

大神木里的记忆如果真的是神农捏造的,他为了隐瞒什么?

眼看着赵父已经要上来了,赵云澜连忙顺着大槐树蹿了上去,躲在了枝繁叶茂的树枝之间,等赵父走远了,才重新冒出头来。

他重新下了黄泉,盯着沈巍消失的方向思量良久,仍然觉得不真实,被骗得习惯了,赵云澜几乎要得了被迫害妄想症,怀疑一切都是假的。

这时,赵云澜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被自己卷成一团揣在怀里的《上古秘闻录》,他忙掏出来一看,只见那本书已经变成了一个白本,封皮和书页间都是空荡荡的一片,字迹消失不见了,什么也没剩下。

赵云澜眼神微沉——十一年前,也就是2002年,传说中的壬午年。

如果他看到的这一段是真实的,那他现在如果到鬼城尽头的杂货铺里买回《上古秘闻录》,是不是就是十一年后出现在光明路4号的那本?

分享到:
赞(330)

评论57

  • 您的称呼
  1. 脑细胞已死亡,我脑容量不够啊,看不懂了,你们呢???

    澜孩2018/07/29 19:27:16回复
    • 同样……不懂

      匿名2018/08/01 14:39:01回复
    • 懂……但不知道怎么说

      在下简遥2018/08/02 20:32:19回复
      • 你厉害!

        匿名2018/11/16 17:27:11回复
    • 应该是串成一条时间线来连接过去和未来

      匿名2018/10/16 00:15:29回复
    • 不懂。。。

      匿名2019/02/15 13:30:46回复
  2. 我觉得还行

    杀破狼女孩的镇魂日2018/08/02 02:34:31回复
  3. 懂不懂不重要,我只是单纯的来找糖吃的。

    pig one dragon2018/08/04 02:06:24回复
    • 楼上的
      含着玻璃渣子吃糖。

      匿名2018/08/27 15:30:55回复
  4. 额……熬夜看镇魂的姑娘and小伙子们,要记得揉揉眼睛放松一下

    匿名2018/08/05 01:46:50回复
  5. 很懵,果然半夜看脑子不好使

    尤笙2018/08/08 01:22:11回复
  6. 二刷依旧不懂,看来要多刷几遍了

    哈哈哈哈哈哈2018/08/09 22:22:30回复
    • 三刷也没看懂这段,《镇魂》我能看一年,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感受。

      斩魂使2018/08/22 22:14:15回复
  7. 是的,看不懂……

    匿名2018/08/13 22:39:18回复
  8. 嗯,几遍了,这回忆部分还是不懂啊

    匿名2018/08/14 10:30:27回复
  9. 为什么说不死不灭不成神

    虚伪2018/08/23 23:51:30回复
    • 死了,牺牲了,为世界奉献了,大家或者说人,才承认你是神明

      匿名2018/08/27 11:24:13回复
    • 神是人封的,不为他们死,不为他们灰飞烟灭你就不会被承认

      匿名2018/11/13 19:48:59回复
  10. 难以描述

    匿名2018/08/24 10:36:40回复
  11. 司机师傅很戏精

    匿名2018/08/28 12:29:31回复
    • 很可爱

      一位害怕哥哥生气自己又偷偷找嫂子玩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可爱2018/09/02 20:18:51回复
      • 小可爱又看见你啦!

        匿名2018/10/02 17:36:33回复
  12. 嗯..?真的是看不懂..难以理解…

    翻墙女孩2018/08/29 08:35:10回复
  13. 看到你们都没看懂我就放心了

    匿名2018/08/29 15:05:32回复
  14. 什么鬼,一下子穿了十一年,剧情跳的大快,脑细胞死光光

    匿名2018/09/03 19:51:05回复
  15. 看第二遍看懂了一点

    匿名2018/09/20 08:02:15回复
  16. 因果轮回

    煌世2018/09/20 18:44:57回复
  17. 看不懂……哭

    巍巍高峰绵亘不绝2018/10/02 17:36:58回复
  18. 为啥你们就看不懂啊 多简单啊,难道是我很聪明?唉,智商高也不行啊,越想越恐怖。可是后来小澜孩居然就无所谓轻飘飘的说了大概。我只能说一句,不要想,不要细想,细思及其的虐心啊(滑稽)

    谢小白Q2018/10/02 23:28:35回复
  19. 才看到97章的某只(第一次看镇魂的我)(滑稽)

    谢小白Q2018/10/02 23:30:57回复
  20. 每次准备睡觉的时候就会遇到这种奇长无比的章节,但是看完了又忍不住点开了下一章,已经入坑的我表示根本停不下来啊(捂脸)

    羡羡2018/10/03 02:16:53回复
  21. emmm ,晚上看镇魂到4点

    匿名2018/10/04 17:25:48回复
  22. 怎么全都是晚上看的书,唉

    匿名2018/10/05 15:36:45回复
  23. 第99个赞

    匿名2018/10/07 14:00:06回复
  24. 看不懂啊N刷了还是不懂

    匿名2018/10/09 13:32:55回复
  25. 原来不懂的不只我一个….

    山鬼2018/10/27 15:26:21回复
  26. 赵云澜立刻把没吃完的东西丢在了桌子上,以捉奸一般迅猛的速度冲了出去,沿街拦了一辆出租,摸出兜里破破烂烂的工作证,把上面的警徽往出租车师傅眼前一晃:“麻烦您给我跟紧前面那辆车!”

    师傅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拉一回007,立刻激动了,一脚踩下油门,车像尥蹶子一样地呼啸而出,旧出租车一秒钟变成了F1,那让人发指的加速度险些把赵云澜活生生地拍扁在副驾驶车座上。

    镇魂女孩2018/11/01 19:10:51回复
  27. 司机:为人民服务!!!

    镇魂女孩2018/11/01 19:11:37回复
  28. 这一段就是说当年女娲以自己封印后土,就是鬼族的地方,昆仑君只剩下元神守护这个封印,神农可能借了魂火不知怎么散落在后土(好像是后土),因为这沈巍与他不共戴天,然后云澜穿越到2002年打扰了买书,自己之后的书上就没有字迹(时间是线性的不能逆)

    小澜孩2018/11/06 21:16:21回复
  29. 小哥哥又变成小可爱了”(º Д º*)

    三十六颗大板牙2018/11/08 11:33:28回复
  30. 懂了,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段,这本书是11年后的澜澜买的,不过买的时间是11年前,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女孩说样子没有什么变化的原因了。顺便说一句,本人小学生,别以为小学生就没有你们理解能力强

    小学生2018/11/13 19:46:47回复
    • 我忘发完了(尴尬),,,当年女娲不是以自己封印鬼界,然后昆仑君以元神守护封印,面面一不小心说漏嘴,就是神农借了澜澜肩上魂火的事,然后穿越到了11年前,然后写了老沈以前就知道那杀千刀的破碗,并且认识,又写了那本破书的来历(上面最后一句话请自动忽略)

      小学生2018/11/13 20:04:45回复
  31. 我。。。居然全能看懂

    匿名2018/11/17 20:45:29回复
    • 我我我……我也是

      匿名2018/12/23 13:21:52回复
      • 快用镇魂灯砸我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巍什么赵云澜喜欢刀削面2019/02/07 03:06:20回复
  32. 鬼面是什么时候对澜澜说神农借了他的魂火的?一边看一边忘,脑子有点乱啊

    匿名2018/11/24 14:12:57回复
  33. 一脸懵逼的状态

    匿名2018/11/27 21:01:34回复
  34. 赵云澜一看,心情立刻微妙了——任谁发现自己的“媳妇”早在十一年前就私会过未来的公公,大概都会无法抑制地微妙一下。

    玻璃渣里拣糖吃的巍澜女孩2018/12/04 16:19:14回复
  35. 能看懂的那个,你厉害了

    匿名2018/12/04 16:25:26回复
  36. 我刚刚发现一件大事,电影建国大业中尽然有我们帅气的白宇哥哥哎,还是个师长的角色,天

    巍澜无限2018/12/09 13:50:42回复
  37. 二刷 表白澜澜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然你就叫沈就像吧2018/12/12 18:16:19回复
  38. 这一章很多的形容词用得也太搞笑了吧!哈哈哈 凶神恶煞的帅哥咬沙冰

    匿名2018/12/18 14:50:14回复
  39. 我居然神奇的看懂了

    匿名2018/12/22 15:37:36回复
  40. 一脸懵逼好几章

    匿名2019/01/06 23:20:48回复
  41. 个人觉得总体来说就是轮回,以轮回为线,神农想要创造轮回,让世界没有真正的死亡(像女娲,伏羲,神农死后归于混沌),但是混沌入不了轮回,于是神农想到了借昆仑的魂火让混沌有生命,但是失败了~生出鬼族!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女娲化身后土封印鬼族。昆仑化身镇魂灯!轮回的完成是需要爱的,小鬼王对昆仑君的小爱,但最后愿意化作灯芯成全世界的大爱,轮回终于生成了~以后没有了鬼族,也到处都有鬼族!一切皆可入轮回!

    镇魂2019/01/26 15:26:07回复
  42. 看过那个啥时光之旅吗?男主通过相机回到十年前,然后在十年前死掉了,把脸捐给了十年前的自己,然后自己又出现在了十年后。
    好吧,我就是这么理解的,哎各位别说我是来挑拨谁抄袭谁,我没那个意思,然后我觉得别人解释得很好了,我也不必瞎凑那个热闹。

    沈云澜。2019/02/11 23:27:56回复
  43. 蒙蔽了

    2019/02/17 18:43: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