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结束了吗?我们赢了?

第一星系, 张牙舞爪的人工智能军团瞬间失去了控制, 集体熄火,像惊慌失措的蚁群, 漫无目的地循着各自的惯性滑往四面八方。

狼狈而绝望的人类联军面面相觑, 战士们没有从高度应激状态里回过神来, 打开的火力也一时没刹住闸,一些离得近的人工智能机甲就这么毫无反抗的被击落。

正连着精神网的阿纳金第一个反应过来, 艺高人胆大地追上了一架人工智能机甲。

“金将军, 小心!你……”

卫兵话没说完,只见那架被阿纳金追上的人工智能机甲突然制动, 继而笨拙地围着阿纳金转了几圈, 老老实实地卸载了自己的武器库。

“入侵精神网成功。”阿纳金低声说, “控制它们的那个超级人工智能消失了。”

通讯频道里一片寂静,人们从希望到绝望,再到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撞了一下腰,大起大落, 简直像一场梦。

不知过了多久, 才有人梦呓似的出了声:“成功了?”

“结束了吗?我们赢了?”

“主机已经销毁了……”

“主机已经销毁!”

“向跃迁点发送请求, 架设远程通讯网——”那是一个白银四的小战士,第八星系土生土长的空脑症,聪明用功,又因为才刚过入伍年龄,被阿纳金带在身边当近卫,这被时代垂青的幸运儿的声音, 清晰地顺着跃迁网扩散了出去,穿过残骸、穿过寂静的宇宙、穿过满目疮痍的星际航道,流进每一个人的耳朵,“来自各星系的战友们,我们胜利了!”

他们曾经在玫瑰之心万众一心、互为后背。

他们也曾在几天之后彼此翻脸、让狡猾的人工智能们轻易洞穿防线。

很多人牺牲,而更多的人活了下来,千帆过尽,终于都成了“来自各星系的战友们”。

纳古斯一屁股坐了下来,耳边是手下各部队清点损伤的报告声,但他都听不进去,他后背弯成了一张弓,双目无神地发了一会呆,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呆滞的微笑,笑着笑着,他神魂开始归位,笑容又开始发苦。

“尽快休整吧,”他喃喃地说,“我们还有六年的……”

“统帅,你快看星际航道图!”

纳古斯茫然地抬起头,盯着星际航道图看了片刻,猛地站了起来。

多了一个跃迁点!

一二星系被炸断的跃迁网关键衔接处,好像有远古传说中在星空点灯的神明路过,点亮了一个小亮点!

“纳古斯统帅,我们可以回家了!”

纳古斯呆愣良久,不知为什么,突然哽得喘不上气来,他伸手一抹,惊觉自己竟已经泪流满面。

老帅一边用力地擦着眼睛,一边摇头,似乎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在大庭广众下丢人的嚎啕大哭。

一颗行星神不知鬼不觉地转走,第一星系恒星的光畅通无阻地飞掠而来,扫过粼粼的机甲,继而又被另一颗行星当当正正地挡住,刚好能看见一个小小的光环。

这一次,人类联军不用集结,全体赶赴那个新的跃迁点。

第八星系,在整个星际反导系统的辅助下,补充了能量和武器的第八星系自卫军展开了不知疲惫的反击,超级重甲“纯钧”被击落。

至此,场中只剩下一架“轩辕”。

那些人工智能机甲都是由十大名剑控制的,轩辕一架机甲带动全场,已经开始力不从心。

大量人工智能机甲开始以轩辕为核心合拢,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盾牌。

“湛卢,”李弗兰问,“你有什么建议?”

“如果我是轩辕,下一步怎么做,取决于我接到的命令,”湛卢不紧不慢地说,“此时我赢得这场战役的概率已经非常小,已经可以判定任务失败,继续打下去也只是消耗己方武装储备,一般会考虑放弃。但如果我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打下第八星系,必要时可使用非法手段’,我就会……”

湛卢的语速设置是匀速的,天塌下来他也是这个语速。

拜耳却不等他说完,急不可耐地想打掉最后一架超级重甲,此时瞄准了轩辕的武器库,带着一支白银十的小战队,打算在战场上来一出“来无影去无踪”的“刺杀”,已经冲了进去:“别分析了,柳元中、图兰给我打配合,我刺进去炸了这讨厌的重甲。”

林静恒:“拜耳,不要冒进!”

湛卢这才匀速地补上他的后半句话:“……采取自杀式袭击方式。”

他话音刚落,重甲轩辕周围的人工智能机甲群疯狂地转了起来。

柳元中气结:“又他妈来,第一星系机甲不要钱吗!”

拜耳一时没刹住,直接被拿自己当炸弹的小机甲群卷了进去,他低低骂了一声,惊险地让过了两架人工智能机甲,小机甲胁迫似的把他四周围堵,紧紧地将他夹在中间,然后根本不在意是否会误伤同伴,直接开火。

拜耳心里一紧,连忙放出导弹拦截,透过精神网一扫他四面八方的机甲群,因为连续战斗数日而被战火烤焦了的大脑终于冷静了下来,心想:“要完。”

下一刻,所有包围他的机甲集体把炮口对准了他,通讯频道里传来图兰的骂街声——

可是预想中的“导弹烩面”没吃到,拜耳惊讶地发现,那些人工智能机甲异乎寻常地同时停止了加速,接着,从内层开始,围着轩辕不停转的机甲群一层一层的开始制动。

“嘘——”拜耳出声打断了图兰的骂声,“我还活着呢,那个大家伙不对劲。”

只见重甲轩辕从小机甲群里缓缓地露出来,椭圆的机身静静地凝固在那里,流畅的线条朝向天然虫洞区的方向,好像在倾听从那一边来的声音。

拜耳:“这是什么毛病?”

“看来是第一种情况,”李弗兰说,“湛卢,你们人工智能都这么没气节吗?”

“是的,非常抱歉,李将军,”湛卢诚恳地道歉,“如果不满意,建议以后生产人工智能时调整我们的初始设定,完善人工智能‘鱼死网破’功能。”

李弗兰:“……”

“统帅,敌军通讯申请。”

“接。”林静恒简短地说。

轩辕的声音非常柔和,像泉水,据说机甲轩辕的音响效果非常好:“你好,林将军,我接到天然虫洞区外大约四小时十分钟以前的信息。”

林静恒皱眉抬起头。

“我的‘主人’消失了。”

图兰:“啊?”

“轩辕他们这种精密的机甲核,经不起太大的改动,”李弗兰轻声说,“所以他应该还是权限框架下的人工智能,主人应该是那个人工智能伍尔夫。”

“那个人工智能版本的伍尔夫消失了!陆总他们真的找到了主机?”

林静恒压下通讯频道里的七嘴八舌,问轩辕:“所以呢?”

轩辕温柔地和回答:“所以我要投降了。”

整个第八星系都在直播这场空前激烈的战斗,百亿双目光注视下,人工智能机甲团集体卸下了武装——

地狱一样的九天,过去了。

银河城指挥中心,传令的卫兵一阵风似的跑过,不知是太过激动,还是这小卫兵眼神不好,他一头撞在了政府办公大楼下面一尘不染的玻璃门上。

“咣当”一声。

陆必行的头撞在了机甲壁上,从短暂的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身边是七零八落的几个卫兵,方才那一通夺命狂奔已经把几架机甲的能量都耗尽了,机甲上的仿重力系统完全失灵,人都没有意识地在半空飘着。

舒缓剂六号的后遗症显露出来,陆必行像是被什么抽空了灵魂,只是睁了眼,四肢仍是蜷缩的,心里一片空白,林格尔元帅那掉了页的笔记本飘得到处都是,围着他旋转不休。

通讯频道里传来隐约的声音,应该是离他最近的反乌会最先赶到了,因为设备损坏,霍普的动静听起来又遥远又跑调:“陆老师!陆总长!”

二十个小时后——

人类联军经过了重新休整,在第一星系边缘集合了。

人工智能军团投降的消息花了四个多小时,终于传到了第一星系,陆必行听完以后,膝盖就再也没能直起来过。

“所以说,伍尔夫的主机,其实构架在一个隐藏的备用跃迁点上。”霍普的一条胳膊被撞骨折了,医疗舱里伸出了几支机械手,正在处理他开裂的老骨头,俩人像两个残障人士一样,隔着通讯投影面对面地瘫着。

“我们来的时候,检测到主机所在的空间站内含有某种质量极大的东西,”陆必行语速很慢,有些疲惫,“应该就是蜷缩状态下的休眠跃迁点,打个比方,就像个脱水后装进小盒里的压缩物。空间站就是那个‘小盒’,你把它从天使城要塞里放出来后,它先是指挥自己的人工智能军团隔离了第一星系,然后自己取代了其中一个通往外星系的跃迁点。”

霍普问:“是伍尔夫——我是说人类的那位,是他设定的吗?”

陆必行摇摇头:“我猜应该是超级人工智能的自我保护。”

霍普想了想:“超级人工智能要控制整个第一星系,必须粘附跃迁点,短时间内,在它没来得及给自己做一个分身之前,他也要提防我们顺着跃迁点追踪到他,这么看来,这些明面上被毁掉的跃迁点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备用的跃迁点能量不足,无法实现跃迁功能,但是一旦接入原有跃迁网,是可以使用远程通讯功能的,人类联军不太可能精确锁定主机坐标,只能按照陆必行最开始的思路,锁定区域后堵上路慢慢搜,那些明面上已经被炸毁的跃迁点一定会被忽视。

霍普低低地叹了口气:“伍尔夫知道伍尔夫会这么想……呃,这话怎么说,好奇怪。”

“伍尔夫元帅知道他自己造出来的人工智能会怎么做,”陆必行接上了他的话音,“主机和备用跃迁点是一体的,想要联通第一星系和其他星系断开的路,压缩的跃迁点启动,‘小盒’必定会被撑爆,主机当然也就灰飞烟灭。跃迁点不启动,这个超级人工智能就得和我们一起困在封闭的第一星系里。”

霍普干巴巴地说:“这……这实在是……一言难尽。”

陆必行和他对视一眼,显然也是同感。

不到三百年,联盟就被伊甸园死死地困住了,一开始就走错了路,终于积重难返,管委会一手遮天,军委式微、兔死狗烹,伍尔夫以老迈之身,拖着千疮百孔的自由宣言,决定下一剂猛药——引来星际海盗,从根本上彻底摧毁伊甸园,颠覆了整个联盟,重新抓住联盟中央的权力。

可是乱世之中,妖邪频出。

禁果、林静恒、自由军团、芯片……他点燃了一根引线,大厦倾覆,所有的东西都在失控。他有心收拾,但岁月已经不允许了。

他孤独地在这个世界上滞留太久,老了,也软弱了,做梦都想回到那一片黑郁金香之海。

“我不知道怎么评价,”霍普叹了口气,“你呢?”

“我不评价,”陆必行沉默了很久,“易地而处,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毕竟……”

毕竟……他的林静恒还是回来了。

“打扰二位一下,陆总长,”这时,泊松杨提示了一声,“中央军们就要走了,跟您告别。”

第二星系。

四面楚歌的反抗军最后一个基地也被芯片人翻了出来,躲在这里避难的人们彼此依靠,等着不知什么时候落在自己头上的那没导弹。

他们挣扎过、不屈过,负隅顽抗至今,如果注定不能自由而生,只好为自由而死。

基地仅剩的守卫军在芯片人的精神网干扰下节节后退,终于已经无处可退。

“听说……第三星系那边抢救出了一个芯片专家,正在尽全力修复芯片干扰技术。”守卫军的领头人以前只是个中央军的小队长,战友们都死了,他被迫挑起了大梁,脸上的稚气还没来得及褪净,“也许有一天,他们真的能研究出芯片干扰技术呢?”

“可惜我们等不到了。”

“诸位兄弟姐妹们,清点一下自己的导弹,尚有火力的请过来集合。”小队长面无表情地说,“炸了基地。”

“队长!”

“照办吧,这时候还躲在基地,不肯出去接受芯片的人,心里都做好了这个准备。死在这也比违心地给海盗当顺民强。”年轻的小队长深吸一口气,缓缓地举起手来。

战士们含泪把最后的炮火留给了自己人。

就在他的手将要落下的一瞬间——

“队长,等等!”

逼近的芯片人战队陡然乱了,那些队伍整肃的芯片人好像被什么干扰了,突然成了一团没头的苍蝇。

紧接着,能量警报响起。

芯片人的机甲战队背后遭到不明武装袭击!

“那是……”

小队长的身体簌簌地颤抖起来。

“援军!中央军!”

“我们的人!”

巨大的爆炸被军用记录仪捕捉到,火光灼眼,刺穿了笼罩世界的黑暗——

分享到:
赞(14)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真好

    匿名2018/11/05 15:41:30回复
  2. 微机课再次偷看

    匿名2018/11/05 15:42:32回复
  3. 真好啊

    匿名2018/12/25 22:36:24回复
  4. 真好

    2019/01/01 23:38:42回复
  5. 上面微机课偷看的是沈韵小姐姐吗?

    爱撒娇的小长庚2019/02/04 17:41:49回复
    • 一个不小心多评论了一遍

      爱撒娇的小长庚2019/02/04 17:42:28回复
  6. 真好,结局了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9:46:48回复
  7. 真好,还没完。。。⊙▽⊙

    沈葭白2019/03/31 20:21:21回复
  8. 真好

    花从心2019/04/06 08:32: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