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一开始,方向就是错的

但是……这怎么可能?

如果伍尔夫的主机不在第九军区, 那它会在哪?

有多个主机吗?

不, 建模的时候已经考虑了多个主机的情况,实验结果已经明确验证了, 主机似乎确实只有一台。

事实上, 只有一台主机的情况符合实际, 因为这东西不是随便捏一捏扔烤箱里就能成型的软陶,就算是伍尔夫元帅, 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搞这么一个超级人工智能, 也已经让人惊叹他对联盟中央的掌控力了,难不成还能批量生产吗?而人工智能伍尔夫诞生至今不过月余, 第一星系又一直是兵荒马乱, 它应该也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做个备用分身。

那么, 问题出在哪?

“你们思路没问题,建模没问题,计算也没问题。”托马斯杨作为白银十卫的技术核心,责无旁贷, 飞快地检验着所有人传回来的数据。

陆必行艰难地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听了这三个“没问题”, 心反而沉了下去。

“小心!”

陆必行来不及发问,穷追不舍的人工智能机甲团已经冲了过来,擦边的高能粒子炮撞在机甲的防护罩上,此时,陆必行的机甲已经不是重甲,防护罩剧烈震荡, 机甲里的重力系统应声失灵。

陆必行踉跄了一下,直接摔进了托马斯杨的立体投影里:“那问题在哪?”

“总长,实际问题不是考试时解的应用题,”托马斯杨说,“任何条件外的问题都有可能出现……比如你们的多层加密也许已经被人工智能入侵了,它可以让你们收集的数据驴唇不对马嘴;再比如,你们用来建模的第一星系星际航道图一定准确吗,万一有联盟军高层也不知道的秘密跃迁点呢?或者你们就根本……”

托马斯杨的投影在粒子炮的干扰下模糊了一下。陆必行的神魂被舒缓剂六号强压,保持了理智,大脑却好像已经死机了。

“……你们根本就错了,主机的存在方式可能根本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历史上记载,旧星历时代的超级人工智能主机多以地面或太空基地的方式存在,但新星历时代的就一定也是吗?如果主机根本不像你们想得那样,在一个空间站上呢?它难道不可能是多个空间站的族群?难道不可能以更另类的方式存在?如果是那样,建模前提就是错的啊,总长!”

小机甲抵挡不住凶猛的火力,走转腾挪,左支右绌,里面的人就像万花筒里的碎纸屑,要不是太空军几十年如一日的艰苦体能训练,大概早就把脑浆都吐出来了。

陆必行被保护性气体来回拍打,一个卫兵大呼小叫地上前,试图给他套上宇航服。

“总长,接下来……呲啦……接下来怎么办?”

陆必行说不出话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利用虫洞打时间差也好,用自己当诱饵锁定伍尔夫主机位置也好,都是孤注一掷,博一线生机。

在刀尖上跳舞,哪来那么多“plan B”?

如果知道自己错哪、疏漏在哪,或许这么多人类联军精英聚在一起,头脑风暴一下,还能急中生智,循着方向补救。

可恰恰如托马斯杨说的,他们的思路、建模和推论毫无问题,问题出在“超纲”的部分,那有无限种可能性。

分散的人类联军像是被挨个锁定的猎物,各自陷在包围圈里,现在的反抗只不过是垂死挣扎。

就算他陆必行能熬干脑浆,历经艰难险阻,把所有人都重新召集在一起,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再去锁定主机?

而就算世界上有神,看不下去人类灭绝,从天而降一部“超级人工智能关机说明书”,他又还有什么时间去执行?

距离十大名剑入侵第八星系已经多久了?

七天?九天?十天?

林静恒还能再等他十天吗?

第八星系还能再等他十天吗?

舒缓剂六号静静地伏在他血管里,让他不至于崩溃绝望。

陆必行在外力的作用下,平静而理智地想:“如果我当年,没有放弃女娲计划呢?”

女娲计划非常凶险,实验体九死一生,很多运气不好的人会在改造过程中死去。那些不愿意冒险的人则会固守着普通人的身份,久而久之,阶级会分化,资源会重新配置,进化人和普通人之间会减少通婚、乃至将彼此交换基因视为约定俗成的禁忌……世界上会发生很多不美好的事。

可是刨除以上所有,他会拥有一群超人。

超人武装们抵抗精神网攻击的能力极强,耳聪目明,可以一直不眠不休,身体素质强悍到无需任何训练,就超过最优秀太空军水准。

超人技术人员们不知疲惫,精力旺盛,第八星系的技术爆炸会进一步加快,新技术、新武器、新经济增长点会层出不穷。

反正他现在也背了这个罪名,如果他当年果决一点,敢像林静姝一样一意孤行,把女娲计划推行下去,是不是内战都不会爆发,第八星系的实力远远不是现在这样?

那么……他们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像现在一样,在毫无战胜人工智能的希望下,兵行险招?

也许就像托马斯说的,一开始,方向就是错的。

也许这个世界不需要一个畏首畏尾的人在前领路。

第八星系——

人工智能军团又往前推进了一步。

“当心,先生,”精神网里,湛卢突然传了个信息给林静恒,“他们离得太近了。”

林静恒一激灵。

湛卢话音刚落,正好从第八星系来了几艘补给。

补给舰就是个“货车”,基本都是机械自动的,补给舰以节能高效和省钱为主,当年设计时,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们的敌人会是人工智能。此时,这些自动驾驶的补给舰突然集体失控,疯了一样从后面冲进了己方阵营,饮食和医药补给舰也就算了,其中还有几艘是武装弹药运载舰!

“闪开!”

失控的补给舰集体自爆,周围数艘来不及躲闪的机甲被卷进了爆炸里,第八星系自卫军腹背受敌,像一面两头开口的破旗。

林静恒被失重的机甲摔到了墙上,后背撞出一声闷响,兜里的戒指盒失落,刚好从保护性气体的间隙里滑过,他一把没捞到,就这么滚了出去。

“见鬼了,他们那个破反导系统还有多久?”

这种时候,林静恒也无暇去管它,他没有整理队伍,直接把机甲开进了人工智能军团中间,速度加到了机甲所能承受最高,几乎可以启动紧急跃迁。为首的龙渊立即锁定了自卫军总指挥所在的指挥舰,周围所有人工智能的小机甲朝他合拢过来——

“柳元中!”

柳元中一见指挥舰动,立刻会意,早就准备好给他打配合,此时趁龙渊被指挥舰卷走,立刻从另一侧冲了进去,白银六效率极高的清理了一整排拦路的人工智能机甲,人工智能的导弹也彩云追月似的在林静恒身后缀了一打,三方首尾相扣,几乎成了一个闭环。

湛卢:“当心他们用粒子炮干扰您的航道。”

他话音刚落,又一支人工智能军团迎上来,一排高能粒子炮撞了过来,小机甲的防护罩爆出火花,被狠狠地推向身后那一票死缠烂打的导弹群。

就在这时,林静恒突然卸载自己的武器库——他的武器库里存货已经见底,这么一股脑地推出去,仅剩那点火力和几发敌军导弹相撞,配合迎面而来的高能粒子流,武器库像一朵突然张开的葵花,而与其脱开的机甲恰好在暴风那宁静的中心,从能量的洪流中脱了身。

赶到的白银六把龙渊逼到了死角,将这傲慢的超级重甲打成了筛子。

柳元中一击得手,腿都软了:“你吓哭我了统帅!”

林静恒无暇给吓哭的柳将军顺毛——自卫军重甲损毁严重,场中都是小机甲,小机甲机动性高,可也注定携带不了多少武器和能源,补给必须要跟上,此时连指挥舰的武器库都见底了,可见他们已经急需补给。

方才那一波紧急补给被人工智能截胡,更是雪上加霜。

“统帅,我……”

李弗兰还没说完,精神网里的湛卢已经先一步汇报:“白银一方面在收缩兵力,判断弹药不足。”

湛卢的判断也是对方人工智能的判断,林静恒不等李弗兰说完话,立刻下令:“拜耳,支援!”

人工智能军团忽地压了上去,拜耳竟没追上,几乎弹尽的白银一实在没得可打,顿时被冲散。

防线破了!

第一星系。

通讯频道里,人们七嘴八舌地叫总长,陆必行挥开企图把他塞进宇航服或者生态舱的和护卫:“我……”

他这一下动作大了点,外套内袋里的笔记本就这么掉了出来,在重力系统不稳的机甲内,从半空漂了出来,陆必行眼疾手快,一把将它捞回,手劲稍重,旧笔记本没禁住,几张纸被他扯了下来。

陆必行胡乱把笔记本往怀里一卷,无心心疼这个能进纪念馆的“镇馆之宝”,但下一刻,他的目光无意中扫过被他撕下来的几张纸上,正好是与“赫尔斯亲王”最后一战的记录。

“……届时需要封闭沃托,要困住赫尔斯亲王,务必要确保这一点,休伯特,全人类的命运都在你手里,不管到时发生什么事,赫尔斯亲王不消失,绝不能打开‘魔盒’啊……”

他们诱捕赫尔斯亲王时,负责封闭沃托的就是伍尔夫本人。

好像有一道光顺着那裂开的纸张缝隙流进了他的大脑——

伍尔夫亲手封闭的沃托。

伍尔夫亲手封闭的第一星系。

二十岁的伍尔夫斩钉截铁地说“无权限框架的人工智能最后一定会变成我们的敌人”。

“全人类的命运都在你手里”。

临出发之前,第三星系的纳古斯统帅焦虑的那一句“我的第三星系,还能等到我回去吗”。

没有主力军,内防空虚的各大星系真能等六年之久吗?

全人类……

不消失,绝不能打开“魔盒”。

“给我第九军区的星际航道图。”陆必行蓦地抬起头。

他个人终端里的第一星系航道图立刻聚焦第九军区——第九军区是最靠近第二星系方向的一块区域,驻军所在、每一个跃迁点位置在航道图上都十分明晰。

托马斯杨:“总长,怎么了?”

“测试结果明确显示主机就在第九军区。”陆必行飞快地整理着思绪,“老布叔已经成功清理了第九军区最外圈的跃迁点,但是伍尔夫主机没有被隔离成功,说明主机虽然位于第九军区,但不在隔离圈内……”

托马斯杨:“什么意思,布司令炸错跃迁点了?不是……那都是机甲按星际航道图自动锁定的,不可能手滑啊。”

“第九军区最外圈的跃迁点不是我们锁定的这一圈,这里还有。”

“等等,”霍普插话说,“那个跃迁点属于联盟跃迁网上的关键点,联通一二星系,狙击海盗自由军团的时候,不是已经被炸毁了吗?”

“被炸毁的跃迁点丧失功能,可它还在跃迁网上。”

“总长,你知道一个跃迁点是什么能量级的吗?”泊松杨皱眉说,“特别是这种人来人往的关键交通网,要真是炸完以后一年半载就能修复,第八星系怎么可能封闭百年,只能从天然虫洞区进出?”

“跃迁点沟通时空,同时也是远程通讯网的一部分,”陆必行已经不由分说地把坐标发给了驾驶员,“但这两个功能所需的能量不是一个等级,对不对?”

泊松杨一愣。

陆必行:“跟我走,否则你们现在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这句话倒是真的,反正所有人都六神无主,茫然无措间,谁站出来随便指个方向,众人就会跟着跑。

“我们赌一次吧。”陆必行低声说。

霍普听见了:“赌什么,陆老师?”

“赌当年亲手封闭沃托,炸开新星历纪元开端,沉潜三百年的伍尔夫元帅,并不是一个单纯想俯身在电脑里千秋万代的无脑反社会。”陆必行自言自语似的说,“隔离了林静姝,虽然让自由军团的芯片帝国无法降临,但也让其他星系等不到救援,世界五年一翻身,六年够人类毁灭一次的了,他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霍普:“啊?”

泊松杨果断下令:“白银三断后!”

白银三越众而出,挡住了人工智能追兵,陆必行带着他手下的杂牌军紧急跃迁。

“谢了,兄弟。”

他们像一支离弦之箭,突然从沼泽中射出,指向一个莫名其妙的方向。

沿途的人工智能机甲一波一波地往上冲。

“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帮您断后,陆总长。”

“我们属于第二星系中央军,陆总长,您先走——”

混在一起的杂牌军们一层一层的往下剥落,像是一道又一道的铠甲,拦住追兵。

陆必行连续四次紧急跃迁,已经抵达第一星系那被封锁的边境。

“好吧,只剩下我们了。”霍普叹了口气,“我们以后能合法传教吗,陆老师?”

陆必行斩钉截铁道:“做梦,除非我下台。”

“哦,好吧。”大先知一耸肩,“那么……星际海盗反乌会为您断后,为了生命和自然。”

反乌会拦住了最后一批追兵,陆必行的机甲再次加速。

他看见,那本应被炸毁、一片废墟的跃迁点处,有一个巨大的人造空间站。

第八星系,超级重甲赤霄撕裂了自卫军的防线,林静恒已经管不了其他,直接跃迁拦截。

图兰嘶声道:“统帅,你武器库都卸载了!”

他还真要死成路障吗?

还要他们像她当年一样,再和陆必行交代一次……

林静恒已经从跃迁点里出来了,直面赤霄。

就在这时,银河城一道讯息突然传来:“报告——”

“星际反导系统架设调试完毕!”

分享到:
赞(30)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真刺激,心惊肉跳

    匿名2018/11/04 16:04:25回复
  2. 啊---

    眼熟我2018/12/11 23:29:40回复
  3. ……静静等待大结局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9:38:07回复
  4. 打仗跟过家家似的一波又一波。。。

    小十六2019/04/25 00:34:24回复
  5. 额,到底林帅和陆总谁是攻啊

    匿名2019/07/09 09:50:38回复
  6. 校长攻,将军受。

    匿名2019/07/10 20:51:25回复
  7. 大半夜激动地睡不着,等结局

    我爱数学数学爱我2019/07/17 01:42:32回复
  8. 我快被吓到麻木了

    二九2019/07/17 17:11: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