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好像是个启动器

虽然陆必行也动手动脚, 但亲密关系和社交关系总归不一样, 何况就算是陆必行,也不大会在公共场所破坏统帅的严肃气场。

郑司令这不见外的一记铁拳下来, 砸得林静恒震惊地忘了反抗。

而那郑迪一拳不解气, 还连捶了好几下, 几十年的新仇旧恨全在这几拳里了,旁边的李弗兰听见了“通通”的闷响, 眼角不由得一抽。

“这么多年, 你他妈倒是吭一声啊!”

林静恒肺都差点让他给砸出来,陆必行在旁边眼看他脸色由白转红, 又由红转白, 看得提心吊胆, 恐怕大敌当前,他们家统帅要就地翻脸。

林静恒拳头一紧,单手推开了郑迪,退开几步, 然而他沉默了一会, 却并没有特别激烈的反应, 只是淡淡地说:“你们有什么用?”

郑迪:“……”

这小子是真混,不是装混,刚才那通砸没过瘾。

“倒是没有贬低诸位的意思,但——你们当年有可以自由调动的兵权么?在联盟中央有话语权么?你们有家族背景吗?有用得上的靠山么?”林静恒的目光扫过神色各异的中央军统帅们,难得并没有带什么情绪,仿佛只是陈述一个悲凉的事实, “没有,不管那份名单有没有曝光,你们都是管委会眼里的危险分子,打上了陆信的烙印,就算不死,也会被边缘化。我不一样,我当年还没毕业,履历‘清白’,而法定监护人是军委指定的,本来就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

因为他是林蔚的儿子,是乌兰学院内定的荣誉毕业生。

伍尔夫元帅虽然没有亲自收养他,但未来两百年,不管林静恒是出类拔萃,还是资质平庸,联盟中将以上,必定给他预留了一个席位,哪怕是虚职。

而对于伊甸园管委会来说,一个出身良好,年轻冲动,性情和人品一样恶劣,权力欲望强烈,为了往上爬,甚至不惜与养父彻底决裂,谁都不待见的野心家,是非常理想的看门狗,特别是他还有能力揍得海盗满地爬。

“这只是我跟管委会互相算计而已。至于我下放你们到各地中央军,也就是为了……啧,什么时候了,还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干什么?”林静恒略带讥讽地冷笑了一下,狼狈地避开众人复杂的视线,带着几分疏远说,“少自作多情,什么忍辱负重的戏码都往我头上安,想象力怎么那么……”

林静恒脸色撂了下来,转身要和众人拉开距离,但他这一句能把人心肝都冻住的话却突然被打断,止于一声闷哼。

陆必行猝不及防地从他背后过来,一把揽过他,林静恒一个转身没转过去,就被他强行推了回去。

陆必行的手劲颇为强硬,语气却十分轻柔:“那你跑到第八星系到处搜寻我的踪迹,又在北京β星那个穷乡僻壤陪了我五年,后来因为局势不稳,还千方百计地瞒着我、删掉湛卢里的资料,也都是我自作多情吗?”

林静恒:“……”

郑迪叹了口气,用异常复杂的目光看了看陆必行,又看了看站姿十分不自然的林静恒:“我记得……那天是我跟着将军从白银要塞返航回沃托,半路上,他接到了乌兰学院校长的电话,才知道你背着他报了第一军校,还被录取了。他那表情啊,到现在都在我眼前,眉眼差点从脸上飞出去,喋喋不休地问了校长好几遍‘你确定吗?他才十四岁’。”

联盟的儿童在十岁左右,完成基础教育,此后十年度过青春期,在伊甸园引导下,体会各个领域,接受职业方向教育,探索自己未来的专业,决定以后,可以向想去的学校递交申请和自述,并参加入学考试。

像乌兰学院这样首屈一指的学校,每年收到的申请像雪片一样,只有真正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并对自己未来有清晰规划与明确认识,才写得出能打动他们的东西。

“将军可能没有告诉过你,当时老校长私下里把你递交的那份自述给他看了。乌兰学院么,很多人都会在自述中提到,愿意成为一个联盟的‘守护者’,但是你写的是,假如像古代神话里那样天降洪水,所有人都奔跑逃命,你愿意做那个逆着人潮而上,第一个被洪水淹没的人。”

陆必行跑来拆台,本意是不想让林静恒错过这次和解的机会,特意过来调节气氛。

可是听了这句“第一个被洪水淹没的人”,他心里却好像有一根弦,轻轻地动了一下。

陆信以一人之力,清剿了盘踞在第八星系的海盗,年少成名,立下不世之功,本来是很有可能成为未来联盟最高统帅的人,只要他稍微表现出能“顾全大局”的意思,好好遵从沃托的游戏规则,“稳重”一些,不要总是因为第八星系那些空脑症而老想着掀棋盘。

第一次,他放弃了白银十卫,第二次,他放弃了登上“禁果”的特赦名单。

他出生在天下大同的联盟里,并不会像上一辈人那样深思各种“主义”;他的职责是守护星空,大概没有白塔塔尖上那么多忧思。

陆信只是……心甘情愿第一个被洪水淹没的人。

曾经带着独眼鹰、于威廉……许多人一起逆流而上,列队在风浪前的人。

是他父亲们中的一位。

“老校长说,虽然很稚嫩,但你让他想起了将军。”郑迪轻轻地说,“那些年,我以为你大了,忘了自己写过的那些孩子话。现在看来,反而是我们这些老东西郁愤不平,心冷了,总想着把当年被打压的份都张狂回来,忘了自己是谁。静恒,联盟走到今天这个死胡同里,人人有罪,你没有。就算将军活着,他也会这么说。”

林静恒下意识地一挣。

陆必行福至心灵,脱口说:“我代表第八星系认同……哥。”

你带我回家,让我透过你,触碰到了素未谋面的父亲的手。

那么我是不是也能代替这位刚刚认识的父亲,说一句你是我的骄傲?

这一声“哥”,简直比芯片干扰发射器还灵,当场把拧巴的统帅定住了,他成了一个僵硬的稻草人。

林静恒刚回到第八星系,得知陆必行自己翻出了身世秘密时,曾经半开玩笑地试图让他叫过这个称呼,可是陆必行没应,并且让他感觉到了沉默的拒绝,而后林静恒若有所感,再不敢主动提起,及至后来亲耳听见陆必行对自己出身的抗拒,他甚至以为,这会是一个永远的遗憾了。

林静恒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去,一句“你叫我什么”卡在喉咙里,肩头又被旁边的第三星系统帅杵了一下:“你从小就是这有话不说的臭德行,好几十年一点长进也没有。”

“孤家寡人有快感吗?”

“你小子把我们当什么,你以为你是什么?”

“谁用你一个人扛了?”

陆必行用芯片作弊,暗地里束缚着他不让他跑。也不知道郑迪从他身上扒下来的是手套还是结界,反正突然之间,林静恒头顶的“禁止触摸”牌就被众人掀翻在地,这些多年来一直跟他剑拔弩张的老将军们,纷纷跨过他身边那条冷冰冰的“楚河汉界”,把那个色厉内荏、总是不肯握手言和的男人揪了出来,动手动脚个够。

李弗兰和拜耳对视一眼,眼眶忽然有些发热。

天使城要塞——

联盟中央曾经以这里作为临时指挥中心,后来重新夺回沃托,这里的人也就都跟着走了。

当时按照伍尔夫元帅的意思,天使城要塞既是联盟成立的奠基之一,又在战争时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非常有纪念意义,于是打算把天使城要塞改建成供人参观的纪念馆。

眼下的天使城要塞,军事要塞功能已经被其他人造空间站取代,公共纪念馆的一些基础设施正在修建,整个天使城要塞静悄悄的,只有很少的工作人员负责维护环境。

反乌会大先知哈瑞斯——霍普轻车熟路地乘坐一艘伪装成补给星舰的机甲,从天使城要塞的补给专用通道进入,当年反乌会潜入天使城要塞,和伍尔夫暗通款曲就是走这一条路。

今天重新走这条路,是因为伍尔夫在采访视频里提的“夜皇后”让霍普觉得如鲠在喉。

天使城要塞里,伍尔夫的临时元帅府后花园就叫“夜皇后花园”,里面种满了黑色郁金香,园子里还有一块无字石碑,据说黑色郁金香和石碑是为了纪念一个人,老元帅一把年纪了,大家出于礼貌尊重,不大议论,但好像也并不是什么机密。

霍普曾经问过伍尔夫,石碑下埋了什么。

当时,伍尔夫在他手心放了一颗黑郁金香的种子,告诉他:“没什么,花种子而已。”

通道对接口依然保留着战时的炮口,人工智能正尽忠职守地挨个检测着入关星舰的权限。

霍普身边所有人都在严阵以待。

霍普知道自己被伍尔夫利用后,虽然为了大局考虑,保持了沉默,但对伍尔夫的所作所为非常反感,重新收拢了反乌会以后,就单方面地和伍尔夫断绝了来往。这么多年了,没有人知道这条路还走不走得通,也没有人知道霍普是不是异想天开会错了意。

也许伍尔夫死前真的已经神志不清了,“夜皇后”可能只是个老糊涂的胡言乱语而已。

人工智能伸出检测针,扫过伪装星舰,那五秒被无限拉长,霍普屏住了呼吸,感觉对接口两侧的炮口似乎动了。

紧接着,“嘀”一声,绿光一闪,他们被放过去了!

霍普重重地松了口气,跟着其他补给舰缓缓进入轨道。

补给站里有一个秘密通道,能直接通向伍尔夫临时元帅府的密室,这条秘密通道上有十道密钥关卡,第一道就被卡住了。

“不行,先知。旧的密钥权限被取消了。”

霍普走过去:“我看看。”

“先知,王艾伦作为伍尔夫的心腹,当年这条密道他也知道。现在咱们不清楚那个秘书长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也许他背叛了伍尔夫呢?”

霍普皱起眉,心里十分不确定,就在这时,突然有什么东西晃过了他的眼睛。

“先知小心!”

霍普吓了一跳,随即,“密钥通过”的标识一闪而过,关卡竟然开了。

“是虹膜验证!先知,您是对的!”旁边一个反乌会的跟班眉飞色舞地拍马屁,“伍尔夫特意提到‘夜皇后’,果然是有玄机,他特意把通道钥匙设定为您的虹膜,这是一条专为您开的通道!”

霍普勉强朝他一笑,刚松下去的那口气又提了起来,和伍尔夫打交道,他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从一个陷阱走向另一个陷阱。

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伍尔夫临时元帅府,霍普他们潜入了夜皇后花园。

可能是这里的花期已经过了,园子里的夜皇后全部凋谢了,只有中间那座石碑分外显眼,霍普的喉咙轻轻地动了一下:“挖开它。”

他身边的几个人应声上前,取出随身的工程机器人,三下五除二地把石碑挖了出来。

“先知,您看!”

石碑底下连着的,竟然是一个保险箱。

“先知,这里面好像是个启动器,正在休眠,需要密码。”

霍普问:“看得出是启动什么的吗?”

手下和他面面相觑,茫然地摇了摇头:“不清楚……但是有单独启动器的,怎么也得是个大型人工智能网络吧?”

霍普试着输入了“夜皇后”,没反应。

他皱了皱眉,又试了“黑郁金香”“林格尔”“伍尔夫”“哈瑞斯”等等一打可能的字眼,全部没反应。

“先知,天使城要塞毕竟是联盟的地盘,不安全,要不我们带着东西,先离开这再说?回去可以组织密码专家破译。”

霍普点点头,让几个手下抬起那伪装成石碑的保险箱,准备离开。

突然,他脚步一顿,蓦地想起了什么:“等等!”

没什么,花种子而已……

霍普飞快地在那启动器上输入了“种子”——

“嗡”一声,说不出的感觉从他脚下掠过,有那么一瞬间,霍普几乎怀疑天使城要塞“活”了。

天使城要塞的临时元帅府的电子管家顷刻间被某种未知的程序取代,花园里播放音乐的音响设备里传来一声熟悉的叹息。

霍普悚然一惊,凉意顺着后脊爬了上去。

那幽灵般的声音说:“好久不见,哈瑞斯,你来了啊。”

霍普的嘴唇动了一下:“伍尔夫……”

沃托,联盟议会大楼——

“你们没完了吗?”林静恒好一会才带着几分狼狈相,艰难地摆出一张冷脸,“说正事!”

拜耳干咳一声,挺身而出给自家老大撑场面:“统帅,如果不出意外,按我们的计划,柳元中和泊松杨应该已经抵达沃托了,有他们在,联盟军和大气层外的中央军应该打不起来。”

“谢天谢地,”第四星系统帅说,“也就是说,我们虽然被围困在这里,但太空战场还在我们手里,情况还不算太糟?如果联盟军、中央军不内讧,和第八星系的白银十卫联手,我不相信自由军团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我不太乐观,”郑迪沉声说,“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毕竟还是生活在地面上的——老弟,如果是我们在地面,海盗占领太空战场,那很危险,因为海盗疯起来,真的敢炸行星,可是反过来就不行,我们的太空军投鼠忌器,绝不敢往地面开火,只能这么僵持。”

真要长期僵持,天空军不可能耗得过地面。

陆必行叹了口气:“说实话,真要是长期僵持,我倒还有点在机甲里建生态系统的经验,怕就怕对方连僵持都不愿意……外面是不是停火了?好像安静了不少,怎么回事?”

分享到:
赞(1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林上将在机甲里种蘑菇的光荣传统

    沈韵2018/11/03 23:34: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