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吗

“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吗?”

“……很温柔, 但个性很强, 话都在上课的时候说了,平时就显得很沉默, 是星际通讯理论的专家, ”林静恒说, “你看过她的论文吗?”

陆必行摇摇头——独眼鹰那个文盲,大概根本没弄清过陆夫人到底是研究什么的, 每次只会支支吾吾地说“就那些太空设备什么的吧”, 成功地把陆必行误导到了机甲设计师的大坑里。

他以前没有了解过这个领域,知道她以后, 又因为抗拒而刻意屏蔽了她的信息, 显得一无所知, 对着那空无一人的小门厅,他突然觉出了一点过意不去。

“你应该看看,特别是反驳一些同行谬误的文章,用词很犀利。”林静恒轻轻地说, “很少发脾气, 但就是时刻给人一种‘因为你大脑发育不良, 所以关爱智障,不想和你一般见识’的感觉。”

陆必行:“……”

他想象不出有人用这种态度对待林静恒,那被关爱的“智障”似乎就只有……

话说回来,好像劳拉格登博士的留言里也用“大猩猩”称呼过陆信将军,还有湛卢里的“麻辣兔头歌”。

李弗兰心细如发,拉了拜耳一把, 白银十卫的卫兵们很懂事地四下散开巡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这里是会客厅,后面有客房,”林静恒带着陆必行走进去,“院里那些植被造型是陆信自由发挥的,他不喜欢让自己家的院子千篇一律。”

联盟把这里修缮得太完整了,完整到让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凝固在时光里的标本,轻易就唤醒了沉睡的幽灵,用那种素未谋面、但似曾相识的目光注视着他。

陆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明明是陆必行好奇林静恒从小长大的地方,自己提出要来看看的,可是临到此时,他又忽然近乡情怯,问不出这句卡在喉咙里的话。

房子里是不对游客开放的,门口有玻璃门,只能从外面窥视一眼,暂时接管了整个宅邸的湛卢替他们把玻璃门打开了。

陈设一如当年,一尘不染。

高背的沙发上,主人仿佛还坐在上面,听见脚步声站起来张望。

汹涌的记忆推开了尘封数十年的大门,几乎淹没了林静恒,时空流转,让他觉出了一阵难以忍受的头晕目眩。

陆必行听见林静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林静恒在门口突然转了身,仿佛是想掉头就走,然而终于还是没走,只是背对着玻璃门静静地站在那。

陆必行不催促,沉默地陪他站着,目光落在院门口成排的树木上,他一开始觉得那些树冠像狗啃过,没看懂这个先锋艺术表达了什么,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才发现那一排狗啃过一样的树枝原来是字母的造型:“什么……之家?陆和……”

“穆勒,‘穆勒’的首字母。”林静恒说,“她姓‘穆勒’。”

陆必行微微一震。

树冠上的“陆和穆勒之家”。

木牌上的“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

陆必行神色复杂地看着那排有碍观瞻的树,不知道林静恒第一次看见他家那个木牌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受。

林静恒仿佛看出了他心里在想什么,接话说:“我很高兴你没有继承他的审美。”

陆必行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沃托如水的夜色里,一下一下回荡在空空的宅邸中。

银河城中央广场上那个石像好像活了过来,透过近百光年,远远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到十岁的时候被他接走,”林静恒说,“第一次来这里,跟陆信也不熟,心里很茫然,也很抗拒,被他拉着走,一直低着头,走到这里,发现地板上有一个小鬼脸……还在。”

正门口的过道铺着雪白的石砖,显得简洁严肃,陆必行顺着林静恒的目光看去,只见其中一块石砖上真的有一个卡通鬼脸,砖也是特质的,跟整个建筑的风格完全不搭。

“我吓了一跳,抬头看他,他就冲我做了个一样的鬼脸。”林静恒伸手缓缓地抚过门厅的栏杆,“走吧,我们进去。”

房子里面,对于陆必行来说,就有几分熟悉了。

林静恒少年时有好几段视频都是在这房子里拍的,那些画面深深地刻在了他脑子里,很容易就能对上号。

陆必行手指抚过客厅一角的钢琴,摸到了一层细细的灰:“这是谁的?他们谁喜欢乐器?”

“谁也不喜欢,买来就没人弹过。”林静恒说,“那是给我的。”

陆必行:“……”

差点让钢琴盖夹了手。

“联盟的儿童大约在六到十岁之间,分几段接受初等教育,之后可以有几年的时间体验各种专业,然后在十到二十岁中间确定自己未来的方向,陆信把我领走的时候,我正好刚结束初等教育,他就异想天开地给我设计过很多种未来,这都不算什么,还有更离谱的。”

陆必行看着古朴厚重的钢琴,想象了一下林静恒不从军,而是穿着礼服在穹顶下演奏古典乐,忽然有点想入非非,急忙连滚带爬地拉回自己不庄重的思绪,干咳了一声:“我以为他会把你往乌兰学院培养。”

“没有,”林静恒沉默了一会,“除了送过我一个玩具一样的仿真机甲,他没有推荐过乌兰学院,是我背着他自己报名的。”

陆必行垂下眼,看着那架与整个家颇为格格不入的钢琴,突然间好像通过这东西,感觉到了什么。

收复第八星系的陆信,亿万人追随过的陆信,为了自己的承诺、执意和管委会唱对台戏的陆信,手握“禁果”系统、却至死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加上去的陆信……

陆信从伍尔夫手里接走那个敏感的小男孩时,从未想过让他承担什么。

陆必行想,陆信大概是个天生的守护者,在风口浪尖上,想把一切都一肩挑了,把家也建在联盟的中央区,像热爱自己的家一样热爱联盟,不像自己,被动地被责任压在身上,几经周折,才找到和世界相处的正确姿势。

“那是陆信的座位,”林静恒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陆必行一抬头,见林静恒指着一个单人沙发说,“有客人的时候他就人模狗样地坐在那,客人走了,他就把脚翘起来,搭在旁边的桌子上,脚还要乱晃,坐没坐相的。”

“陆信有时候会把我带在身边,因为阿姨学术交流活动很多,经常出差,怕家里没人照顾我……其实没必要,那时候我不小了,基本能自理,再说有电子管家,又有伊甸园,我自己在家也没什么,不一定需要人照顾。”

“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在这。”陆必行心想,“把全世界的感情掰开揉碎地喂给你,都怕你不张嘴。”

和常驻白银要塞的林静恒不同,陆信就跟回家有瘾一样,只要有机会,哪怕时间只够他回家睡一觉也要回家。整个世界都是他的舞台,但歇在别处都是凑合打盹,只有回到这里才有真正的安眠。

林静恒当年住在楼上,楼梯对于陆必行来说格外熟悉——他十岁生日的时候,陆信送了他一个仿真机甲,当时录了像,录像的人就是从这里一路跑上去的。

陆必行在楼梯间脚步一顿,忽然问:“陆……他和我差不多高吗?”

林静恒没明白他在问什么,诧异地一挑眉:“嗯?”

“……没什么。”

视角完美重叠,熟悉得让陆必行觉得好像自己是在故地重游。

倒数第二阶楼梯比别的楼梯矮一段,陆必行下意识地和那个扛着仿真机甲的男人一样,一步迈了两阶。

跳上去的一瞬间,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灵魂与他擦肩而过。

楼梯间的墙壁上有很多相框,一般人家会挂装饰画,这里却挂满了各种照片,家人、朋友……屋主人的感情丰沛得装不下一样。

陆必行的脚步一顿,在拐角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长着一双鸳鸯眼的独眼鹰。

年轻的独眼鹰一点也不像后来那个老军火贩子,他要胖一点,穿着也不怎么讲究,披着一件不合身的破衬衫,敞着大半的扣子,头发像是几百年没梳过,干枯毛躁,还到处乱炸,一点气质也没有,伸出的拳头和陆信抵在一起,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冲着镜头笑得有点缺心眼。

眼睛却像是发着光。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陆必行心想。

“陆信当年从天而降,给整个第八星系点燃了一团篝火,”林静恒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当年独眼鹰和爱德华总长他们对他的感情是别人很难体会的。”

“他让他们觉得,联盟没有抛弃第八星系吗?”

“在第八星系眼里,陆信就是联盟,就是自由宣言,”林静恒说,“是自由宣言把他们拉出了彩虹病毒的深渊,打败了凯莱亲王的暴政,陆信第一次让他们觉得自己还能有另一种活法,还是个人。”

陆必行一耸肩:“联盟自毁长城啊。”

“联盟一再让第八星系失望,三十年以后,陆信曾经点燃的篝火化成了灰烬,”林静恒说,“第二次点着了那团火的人,是你。”

陆必行一震,倏地回头,对上了林静恒的目光。

而那目光似乎又与平时不同,在这特殊的地方,与整个房子产生了奇特的共鸣。和照片里的陆信、独眼鹰一同看向他……这个曾经想铲掉自由宣言的逆子。

陆必行的喉咙好像被什么哽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应该会为你骄傲,”林静恒说,“哪怕你不认他……如果不是老波斯猫走得太仓促,其实应该是他把陆信介绍给你。要真是那样,大概你接受起来也会比较容易。”

“你们二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天塌下来也能一边一个替我扛住,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陆必行屈指在照片上的独眼鹰脑门上弹了一下,眼眶突然一热,“怎么,结果牛皮吹漏了吧?”

林静恒:“……是我们错了。”

陆必行冲他竖起一根手指,打断他的话:“晚了。”

林静恒嘴角轻轻地动了一下,有些无措。

陆必行让过他,转身往楼上走去,走了几步,又忽然从高处回头,故作凶狠地说:“道歉有什么用,补偿呢?你还记得当年你动身去第七星系,走之前,自己答应过我什么吗?”

林静恒一愣。

“你说你多久不回家,就要任我摆布多久。我让你怎么样你就得怎么样,”陆必行毫无避讳地大声说,“这么长时间了,我不说你不提,怎么,统帅,你想赖账吗?”

相框中,大大小小的陆信一起或赞叹或揶揄地围观他俩,目光有如实质。

林静恒耳根都让“这伙陆信”看热了:“那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说的,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陆必行不理他,脚步轻快地跑了上去。

沃托的长夜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一点鱼肚白从远方升起,和高高的阁楼打了招呼。

那阁楼画风有些突兀,刷着一层糖果色的漆,陆必行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推开阁楼的门——

里面还是空荡荡的,没放家具,但是有很多小门和木制的管道,能看出是个儿童乐园的雏形。

“这是他亲自设计的,我记得……”林静恒依着记忆,顺着墙一路敲过去,在最里面找到了一扇隐藏在墙里的小门,他伸手推开,里面居然有个通道,“这有个滑梯,可以从阁楼一直滑到一楼。”

陆必行心里一动,一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这是……”

“这是给当时没出生的你准备的。”

“这是他最得意的设计,做完自己高兴得来回滑了好几次。这房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经像等待节日一样期盼你的出生。”林静恒轻声说,“你要不要试一试?”

分享到:
赞(45)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哭了

    匿名2018/12/24 13:51:39回复
  2. 陆小孩

    汪家死忠2019/01/21 09:55:11回复
  3. 好难过

    匿名2019/02/02 22:52:11回复
  4. 温馨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5:06:42回复
  5. 好有心的细节

    大姑2019/03/26 22:15:20回复
  6. 看到最后滑梯哭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4/03 23:19:12回复
  7. 十六年,彩虹病毒,滑梯

    花从心2019/04/05 21:42:10回复
  8. 好想哭

    Luke2019/05/06 03:56:22回复
  9. 感动,不过看到最后我笑了

    阿酥2019/05/12 12:21:05回复
  10. ……为什么我会这么感动呢……

    匿名2019/05/15 00:23:28回复
  11. 回娘家还是回婆家?

    巍澜入坑2019/05/15 15:25:37回复
  12. 陆信啊陆信

    逸远2019/06/10 20:21:02回复
  13. 好难过….

    凉玖2019/06/21 23:28:40回复
  14. 突然觉得眼眶一热……

    闲庭花落2019/06/26 22:18:45回复
  15. 向陆将军致敬

    陆为信仰2019/06/28 20:24:40回复
  16. 向陆将军致敬

    信仰的名字是陆信2019/06/28 20:25:04回复
  17. 陆将军是第八星系的信仰,也是比心和将军的好父亲

    匿名2019/07/16 11:49:33回复
  18. 卫士们很懂事~

    匿名2019/07/18 12:13: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