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永别了,牛排

沃托标准时, 正值除夕。

这一年年初, 海盗光荣团撤出第一星系,正式投降, 联盟之星沃托拂去尘埃, 依旧犹如宇宙中心般光芒万丈。

林静恒与白银十卫在玫瑰之心附近露面, 惊鸿一瞥,快得像一颗猝不及防间划过天际的流星, 成就了很多版本的传奇。

这一年的前半页, 充满了希望和奇迹,满目疮痍的人类世界从噩梦里复苏, 渐渐透出了一点活气和希望。

然而, 好景不长, 后半页却又急转直下,海盗自由军团崭露头角,以摧枯拉朽之势,取代一切旧的破坏分子, 成了新的世界之癌。

联盟中央的命令一道比一道荒谬, 野心勃勃的中央军们开始各怀鬼胎。两起让人难以置信的政治暗杀好似两颗鱼雷, 将第一星系平静不久的水面彻底粉碎。

汹涌的暗潮让这个除夕格外荒凉。

“信号能不能再稳定一点?”陆必行问,“这样容易漏掉关键信息。”

“总长,在太空飘着,您就别要求高清效果了,”一个白银第十卫的卫兵一直给他打下手,这段日子的朝夕相处已经和他混熟了, 说话也随便了起来,“沃托附近的跃迁点监控非常严,我们非法蹭远程信号,还得小心别被人发现追踪到,有这效果就不错了。”

再小的机甲也不是苍蝇,不是通过合法途径,根本无法靠近大气层,他们当然不可能大喇喇地降落沃托,只能先远远地缀着静观其变。

“小心点,”林静恒说,“伍尔夫的公开葬礼定在明天,玫瑰之心的柳元中方才给我传消息,说中央军的统帅们早已经动身出发,今天差不多该到了。”

被停职的王艾伦卖惨成功,丧家之犬似的暗地联系上了中央军统帅们,这几天大概已经靠演技和三寸不烂之舌骗取了一些信任,聚集在第一星系外的各地中央军统帅们显然都打算来参加这个跨时代的公开葬礼。

李弗兰皱眉说:“他们就这么相信王艾伦?太没有警惕心了吧。”

“不一定是相信王艾伦,根据柳的消息,他们是昨天晚上启程的,昨天才动身,想赶上葬礼,一天就得直达沃托,只可能是开着机甲穿跃迁点,没看出来么?中央军已经到了公然无视第一星系武装安全法令的地步了,既然来了,大概就是来者不善,不可能不带武装。”林静恒解开腕扣,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盒新的营养膏,给众人分了当早餐,“中央军和王艾伦大概也是一拍即合,一个想把他们引进来,一个携带武装,有恃无恐,想在联盟中央的争权夺势里分一杯羹。”

陆必行忙说:“这架机甲的物资仓库里有之前的人偷偷藏起来的牛排,我看见了。”

林静恒一撩眼皮:“中型以下机甲上禁烟禁火禁喷雾,工程师,你把安全须知忘在胃里了?”

什么都知道的湛卢插嘴说:“这场景真是让人怀念,您上一次说完这话,给陆校长隔了一个单独的训练室放加湿器。”

林静恒:“……”

这小子的禁言期限怎么又过了。

陆必行惆怅地摇摇头:“看见没有,没把我哄到手之前,叫我名字声音低八度,让我在机甲里开加湿器,我说什么他都说好,现在呢,吃饱喝足了,不新鲜了,嘴脸就变成这样,你们老大就是这种男人啊!”

一帮白银第十卫的卫兵们跟着他起哄。

陆必行:“为什么除夕我们还要吃‘鼻涕’?”

林静恒又好气又好笑:“沃托历的除夕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必行理所当然地说:“跟你有关系啊。”

旁边的李弗兰和拜耳拾乐拾到一半,骤然听见这句话,同时一惊,飞快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白银十卫的卫队长们,虽然看起来都是一帮不靠谱的老兵痞,毕竟也是在联盟中央的权力中心沉浮过的,当然明白这两套历法背后隐含的对立和反叛。

在第八星系,因为还不习惯独立纪年法而暗自对照沃托历的,不止林静恒一个人,可是谁也没料到总长就这么大喇喇地说出来了。

李弗兰摸不准陆必行是什么意思,圆滑地试图带开话题,假装没听懂,一本正经地顾左右而言他:“白银要塞没有新年的概念,别人过新年,安保要求更高,逢年过节反而是我们最紧张的时候,对吧,统帅?”

陆必行人精似的冲他笑了一下:“哎,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

拜耳眼珠转了转:“我们……私下里,有时候确实会参考沃托历,要不然容易把日子过糊涂——总长,你介意吗?”

“当然介意啊!”陆必行坦然说。

拜耳心里一突。

就见陆必行神色又一缓:“可是八个亿的新移民都在用,连静恒都背着我查沃托历,弄得我有一阵子时常做恶梦,梦见你们说这鬼地方不好,不待了,转头开着日历飞走了——但是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每年多找点名目多立公休节假日,让文化部门多搞一点纪念活动,给各大商家打折促销大战创造环境,从习俗开始慢慢颠覆沃托历……你们每月发工资的日子也记不清吗?”

拜耳下意识地跟着他放松了一点。

陆必行眼角一弯:“独立历不习惯吧,不好用吧,是不是觉得连自己年纪都算不准?”

三项全中,拜耳不便承认地太痛快,只好低头蹭了蹭自己的鼻子。陆必行双手摊开:“可是那又怎么样,第八星系这么好,行政长官这么帅,诸位还不是得捏着鼻子忍了?”

李弗兰和拜耳一起笑了起来。

林静恒看着他,却莫名想起当年北京β星的星海学院,那个一边泼鸡汤一边坑学生的骗子校长,忽然若有所感——

他早年离开纸醉金迷的沃托,到了冰冷的白银要塞,继而掉进玫瑰之心,漂流到遥远的第八星系,而今,顺着相反的路径故地重游。

陆必行从星空礼堂的穹顶下,走到银河城指挥中心,而今,又好像回到了同一片星空下……只是这片星空更辽阔,天生地长,且不用花六百万。

人与事,兜兜转转,几经波折,几回脱胎换骨……似乎又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陆必行:“统帅,工程师认为做一个临时的防火隔热层是小事情,所以我们能不能烤牛排?”

林静恒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在这时,机甲里的能量警报响了起来。

湛卢:“能量警报。”

机甲上能量警报的数字越跳越高,李弗兰蓦地站了起来:“应该是重甲战队,注意闪避隐藏。”

片刻后,一支由上百艘超时空重甲组成的大型舰队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荷枪实弹的逼近沃托,机甲上是各星系中央军的标志。

拜耳喃喃地说:“这是吊丧还是造反,他们怎么进来的?”

“不奇怪,伍尔夫刚死,王艾伦被停职,联盟中央人心惶惶,联盟军大概也不知道该听谁的,”李弗兰说,“很可能是王艾伦以伍尔夫的名义放进来的……我还以为伍尔夫遇刺,中央军和联盟能再次戮力同心,联手对敌。”

“联手当然要联手,”林静恒说,“但上一次联手是伍尔夫主导,这一次没人压得住局面了,各星系的中央军很可能想趁机争取更多的自主权和话语权。”

说话间,沃托的星球防御系统已经做出了反应,首都星上,反导和防御系统开到最大,沃托守卫军迅速集结升空,与中央军两军对峙。

林静恒:“能不能想办法进入他们的通讯频道。”

“我试试,”已经不干工程师十几年的陆必行嘀咕了一句,“中央军的加密方式很特别啊,以前都没见过……”

林静恒皱了皱眉:“应该带几个白银三的技术兵过来。”

他话音没落,机甲上的通讯频道里“呲啦”一声,一阵杂音后,悄然黑进了中央军的通讯频道。陆必行像被小花伞激怒的公孔雀,超水平发挥了,用开屏的挑衅眼神看了林静恒一眼,若无其事地一插兜站起来:“好了。”

杂音中传来沃托守卫军的警告:“……非法武装再靠近,将会被视作入侵,我们会使用武力……”

中央军方面回复:“我们是应联盟中央的邀请来参加元帅葬礼。”

沃托守卫军:“非经特殊批准,第一星系内不得行驶武装星舰,你们已经构成了非法入侵!”

“谁说我们没有特批?”中央军方面现场耍流氓,“王秘书长亲自送来的,老元帅生前手签的特批,老元帅尸骨未寒,联盟一些人就开始坐不住了吗?让路!”

紧接着,中央军前排的重甲突然打出了一排高能粒子炮,沃托守卫军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野蛮,直接跳过外交沟通和嘴炮环节,动手不动口了!守卫军机甲首当其冲,机甲防护罩在累加的高温下融了一排,队形登时乱了,呼啸的高能粒子流飞掠而过,撞向沃托的行星磁场,整个行星的地面网络都动荡了一下。

拜耳吹了声口哨。

“将军,”他脱口叫错了称呼,“当年管委会逼你回沃托接受调查的时候,这场景我想象了无数次啊,我们当年为什么要卸下武装,为什么不能直接从白银要塞打出去,就连白银要塞那些没用的少爷兵们都愿意跟着你,横扫第一星系几天的事。”

所有人——管委会,伍尔夫,林静姝……一个个高贵优雅,一个个无所不用其极,只有林静恒这个外精内傻的,一个人死死地卡在底线上不肯掉下去。

他跟他们就像是在同一个棋盘上用两套规矩下棋的人,别人张牙舞爪、上天入地,只有他自己把自己五花大绑,束手束脚。

陆必行叹了口气:“我的将军,你能活到终局,全靠命好,把运气都用光了,怪不得随便抽个角色都只能抽到个半死不活的。”

“少废话,”林静恒当机立断,“精神网给我,我们趁乱混进去。”

中央军骤然发难,而周围军事要塞里驻扎的联盟军们也很找不着北,不知道是听王艾伦等军委旧部的,还是听沃托政府的,一时进退维谷。

沃托本地守军远近无援,一照面就溃不成军,但是双方没有人敢动用导弹——这样的规模,这样的距离,星级导弹一旦开火,沃托就是一枚在暴风雨的悬崖上瑟瑟发抖的危卵。

中央军的配合天衣无缝,开火之后就不再留情面,连续三波不懂角度的高能粒子炮精确地撞进了沃托守军中,沃托守卫军全线后退,退得不及时的一架机甲防护罩完全融化,被击中的武器库当空自爆,将自己的队伍炸出了一个坑!

碎片和散乱的机甲到处乱飞,在行星引力和高能粒子流的来回拉扯下,像致命的海浪一样在太空中乱飞。

湛卢虽然不太稳定、但足够广阔的精神网悄然铺开,一架没头苍蝇一样乱跑的沃托守卫军小机甲驾驶员突然倒下,备用驾驶员连忙试图上线夺回精神网,却被机甲内突然失重的环境甩了出去,一头撞在了机舱壁上晕了过去。

机甲神不知鬼不觉地易了主,它巧妙地躲过了一波高能粒子流,鬼上身似的从混乱的战场里钻了出去。

中央军又放出了一波粒子炮,紊乱的电磁场这一次彻底摧毁了沃托守卫军的通讯。谁也没注意到,在粒子流边缘,两架小机甲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对接到了一起!

白银十卫的卫兵们动作非常快,两架机甲对接后,五秒钟之内就转移到了新的机甲上。

“统帅小心!”

一架被击落的沃托守军机甲高速撞了过来,断后没来得及登上新机甲的林静恒被陆必行一把攥住手臂,直接拖了过来,与此同时,林静恒果断把自己完全交给陆必行,通过精神网,断开了两个机甲对接的地方,一人操控两架机甲,迅速调整位置。

陆必行猛地把他往自己身上一带,两个人宇航服的面罩撞在一起,几乎同时,小机甲舱门落下,气压立刻归位,被他们抛弃的小机甲在林静恒远程操控下陡然加速,撞向了着火的残骸,炸了个稀碎。

拜耳内心十分忧伤:“……永别了,牛排。”

李弗兰已经三下五除二地把机甲上原本的驾驶员收拾了,一人一针强力麻醉剂,完事后五花大绑扣在了棺材一样的医疗舱里,小机甲到了林静恒手里,一改方才在高能粒子流夹缝里左支右绌的笨拙,游鱼似的混进了混乱的两军阵前,连机身外面的特殊涂料都没蹭掉一点。

紧接着,沃托守卫军的通讯内网勉强恢复:“顶不住了,撤!”

林静恒操控机甲混在沃托守卫军的残兵败将中间,慢条斯理地换上了守卫军的军装:“这是守卫军新负责人?没见过,从哪升上来的?以前是军装厂的车间主任吧?”

憋气了几十年的中央军用高能粒子炮,把沃托守卫军撵得抱头鼠窜,重重地在联盟中央脸上扇了一个大巴掌,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包围了沃托——半数的重甲占领了沃托周边所有的星际航道,剩下半数直接降落在了沃托的守卫军机甲收发站。

重甲舱门打开,浩浩荡荡的近地机甲车开了出来,以不可抵挡之势直接开进了联盟中央区。

大街上半个人都没有,沃托守卫军中的陆军在中央区外围架设了电磁栅栏,然而在近地轨道已经被夺走的情况下,电磁栅栏完全是个摆设,被密密麻麻的机甲车逼着一寸一寸地往后退。

整个第一星系的局势一触即发——

同一时间,第二星系的首都星指挥部,刚刚天亮,卫兵们昼夜交班,指挥部里熬夜等着听消息的军官们开始集体点咖啡,突然,指挥部的能源系统被关闭了,一个巡视的卫兵睁大了眼睛,来不及反应,旁边一个老老实实的安保机器人猛地转过头来,激光枪穿透了他的眉心。

第三星系,睡梦中的首都里,无数机甲车突然涌入市中心,刀枪不入的芯片人暴徒们鱼贯而出。

第四星系、第五星系……

隐藏在人群中的芯片人们撕开狰狞的伪装,朝着无知无觉的人们亮出獠牙,星际跃迁点很快被控制住,远程信号无法发出!

而各星系的中央军统帅还以为自己攻占了沃托。

分享到:
赞(38)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安保机器人以后还是别要了吧,只会杀自己人要它到底干什么……

    沈韵2018/11/03 01:26:44回复
  2. ……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4:50:27回复
  3. 牛排……

    2019/03/12 20:05:54回复
  4. …永别了,牛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12 13:24:46回复
    • 宛若上学快迟到的我放下了酸菜鱼

      逸远2019/06/10 20:07:47回复
  5. 拜耳内心十分忧伤:“……永别了,牛排。”
    哈哈哈哈哈哈哈优秀优秀哈哈哈哈哈哈

    蘭易2019/04/12 13:34:44回复
  6. 看见没有,没把我哄到手之前,叫我名字声音低八度,让我在机甲里开加湿器,我说什么他都说好,现在呢,吃饱喝足了,不新鲜了,嘴脸就变成这样,你们老大就是这种男人啊!

    陆总长好可爱

    都喜欢2019/05/17 15:22:44回复
  7. 骑着日历走了

    清水2019/07/05 14:37: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