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你不要见我,我也不要见你

沃托星上有十大美景, 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加上穷奢极欲的人工雕琢, 每一处都美得让人窒息。

其中最著名的一处,就是传说中的“永无岛”。

“永无岛”这个名字, 来自古地球时代著名的《彼得潘》里描绘的神奇之地, 是个构建在天然岛屿上的度假胜地, 岛上用现代科技搭建了一个虚幻如童话的世界,最初的设计本来是个儿童乐园, 后来发现它对儿童的吸引力有限, 反倒是精英的成年人们渴望短暂忘却沃托的浮华,来这里返璞归真。

经过几次翻修, 现在的永无岛成了一座人造仙境, 是世界上最奢华的度假地之一。

奢华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 林静恒上将作为土生土长的沃托人,直到他离开第一星系,都没去过一次。

战前,永无岛上每人每天的平均消费高达八万第一星际币——大约是一位上将十分之一的年薪, 至少要提前一年预约, 它距离沃托中央大陆只隔一道浅浅的海峡。

高空悬磁浮轨道上, 一辆观光车缓缓地开过,四下是肉眼绝难辨识的云层特效,特殊的可变形材料制作的小仙子绕着观光车飞来飞去,里面是智能程度很高的AI,能和观光车里的人良好互动。

观光车里伸出一只手,洁白纤细。一只“小仙子”立刻落在那掌心上, 给了手的主人一个甜美的飞吻。

“永无岛以前是管委会名下资产,想知道管委会为什么有那么重的权力欲望,为什么那么贪婪,看看这里就知道了,”观光车里的人说,“‘十大名剑’的机甲核用的可变形材料,六百万一克,他们就拿来做这种愚蠢的小玩意。”

小仙子听了这话,立刻做出受伤的表情,耷拉着翅膀垂下头。观光车来的人嗤笑一声,冷漠地把伤心的小仙子往外一扔:“碍眼,滚吧。”

观光车里的人正是林静姝。

大概连王艾伦都想不到,这位神出鬼没的自由军团首领,已经堂而皇之地在沃托住下了。

旁边的护卫早已经换了张新面孔,比起当年在天使城要塞的那位,这个人站得很直,眼神更清澈,他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神色中也没有了小心翼翼的揣测,在林静姝身边,满脸尽是狂热和忠诚,立刻接话说:“这是旧世界腐败,主人,正是因为他们的社会秩序和监管不完备,才会产生权力寻租和腐败,他们已经被打败了。”

林静姝嗤笑一声:“没有了伊甸园,还有伍尔夫,伍尔夫老糊涂了,还有王艾伦之流,你没看见现在局势未稳,王艾伦就已经野心勃勃地想收走各地军事自治权,恢复当年管委会治下的高度中央集权么?天下乌鸦一般黑。”

护卫沉声说:“伟大的新世界会把这一切消灭在襁褓里。”

“但愿。”这时,观光车临近小岛中心,开始逼近地面,能看见永无岛正中间的联盟旗帜——降了半旗,林静姝懒得再和狂热的手下说话,狂热过头,总会显得有点蠢……虽然这种蠢完全是她一手打造的,她淡淡地问,“今天什么日子,为什么降旗?”

护卫回答:“昨天是陆信将军殉职纪念日,沃托全境降半旗三天。”

林静姝的眼神古怪起来:“联盟把陆信之死定性为‘殉职’?”

联盟中央丝毫不吝于将被打倒的管委会“废物利用”,钉在耻辱柱上,用来承受所有人的愤怒,自然而然地把海盗入侵的锅扣在了管委会头上,由其分别饰演了“一手遮天的奸佞权贵”与“叛徒内奸”两个角色……纵然这两个角色在逻辑上不大能统一,但沃托精英云集,自有一帮能把死人说活的笔杆子,把故事里的绝代大反派编得天衣无缝。

而陆信之死,由于已经完全证实,是伊甸园管委会的阴谋,被宣传成了一场英雄的悲歌。

林静姝打开个人终端,看见铺天盖地的报道和实况转播,联盟还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祭奠活动。

“陆信将军作为联盟的基石,身殉自由宣言,灵魂依然在无怨无悔地保护着他的人民,追随过他的将军们成了散落各地的火种,为英勇不屈的联盟照亮了回到沃托的路……”

林静姝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哎,你觉不觉得,这些人就像没有眼睛的羊,一边跑一边得意洋洋地咩咩叫,别人把它们往东赶,它们就闷头往东跑,被人把它们往西赶,就真情实感地转向西边——好像当年叫嚣着要处决陆信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护卫打开个人终端给她看:“主人您看,沃托的祭奠活动当时有一万人在现场,这是人口分布情况,所有被点亮的都是我们的人。”

那是一张联盟议会广场的缩略图,每个小圆点代表一个在现场的人,黑点是普通人,光点是芯片人,芯片人居然骗过了活动的安检成功混了进去,放眼一看,图上大片的光点闪烁不休,至少有四成以上的光点被点亮了。

林静姝“唔”了一声:“看来新型屏蔽器效果还不错?”

“是,我们在第一星系埋的‘种子’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据统计,现在已经有36%的人口接受了芯片注射,完全具备了一夜之间夺取政权的条件;王艾伦按照我们的指示,下了第二批增兵令,武装规模超过了战争时前线兵力的90%,已成单方面的对峙,联盟境内舆论空前紧绷,我们在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里的人传信回来说,昨天,第八星系的人已经就此发来质询,杜克匆忙回应称都是误会,并于今早动身回沃托——主人,我们离新世界只有一步之遥,就等您的命令了。”

“很好,杜克对陆信将军忠心耿耿,也该送他去见见陆信了。”

说话间,观光车缓缓落地,小仙子们“呼啦”一下散开,落地变形成各种神话传说里的形象,其中一只变成了独角兽,温驯的半跪在地上,准备给车里的客人当代步工具。

林静姝看见它,忽然愣住了。

独角兽不稀奇,很多小孩的玩偶筐里都有这么一只,林静姝小的时候,也有一只独角兽,会飞,四十公斤以下的小孩子可以骑着它飞到屋顶,它洁白无暇,眼睛是一种稀有的彩色宝石做的,非常昂贵——林蔚并不吝啬……他也不在乎,财产丢给智能管家打理,育儿费用看也不看就直接签字——那只独角兽是她最心爱的东西。

两个孩子要被分开领养的事,他们其实都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林静姝从秋千上看见那一大群的军官们,吓得从摇摆的秋千上掉了下来,爬起来没顾上擦破的皮,飞奔回家里找静恒。

林静恒被保姆领出来,与气喘吁吁的女孩远远对视了一眼,她像是在大考之前全无准备的小学生,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还想着能做一点什么——她突然转身跑上楼,去拿她的独角兽,她没有细想这有什么意义,也没有考虑过林静恒喜不喜欢这玩意,只是本能地想让最亲近的人把她最心爱的东西带走,就像带走她的心也一样。

独角兽太沉了,她拿不动,只能让它自己飞下楼,可是作为儿童玩具,安全性总是第一位的,它飞起来比爬还慢,不管她怎么催促,独角兽都像个愚蠢的氢气球一样慢条斯理地往下飘……等她终于赶到时,林静恒已经走了。

她想,那怎么可以呢,最重要的东西还没带走呢,哭着追了出去。

可是车已经开了,在半空中的车道上,稍一加速,就变成了一道残影,走了,杳无痕迹了。

林静姝的脸色倏地冷下来:“这是什么玩意?”

护卫连忙解释说:“这是岛内通用的坐骑,当然,如果您不喜欢,还有别的形象可供选择,比如龙和……”

“这种蠢东西一小时能跑十公里吗?我看起来已经闲成这样了?”林静姝冷冷地打断他,“滚,给我找辆机甲车来。”

护卫不敢忤逆,被拒绝的独角兽无措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退开,无垢的眼睛和她当年那只一模一样,是罪该万死的纯洁软弱。

“盯紧了玫瑰之心和第八星系。”林静姝面无表情地说,“一旦第八星系有反应,我们立刻动手。”

你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碍我的事。

既然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有生之年,你不要见我,我也不要见你,好不好?

洛德作为联盟中央派驻第一星系边境守卫军的代表,扮演着杜克和联盟中央的夹心——两头受气,这次被点名随行,陪着火冒三丈的杜克将军回军委,质问伍尔夫元帅是不是吃错了药。

刚开始,洛德在边境守卫军的日子还不错,他家境好,脾气温和,慷慨大方喜欢买单,很受同僚欢迎,每天都有人找他蹭饭,然而近些日子,肯主动接近他的人越来越少了,人们对他恢复了客气疏离。这让洛德不安起来,他这么大一个人,倒也不是怕被孤立,可是这种“孤立”传递出的信号十分危险,这代表中央军和联盟之间分歧越来越大了。

杜克心气不顺,刚刚找了个理由发作了他一通,罚洛德去秘书处抄写军规,洛德懒得和他计较,心事重重地往秘书处走,就在这时,机甲突然晃动了一下。

洛德踉跄半步,,莫名其妙地抬起头,紧接着,剧烈的警报声响了!

“高能反应,高能反应——”

“注意,机身已被追踪导弹锁定!”

“反导系统打开,防护罩能量级加到最高,粒子炮口预热,所有武装人员准备——”

洛德一激灵,用个人终端连上执勤的驾驶舱:“我是上校洛德,什么情况?”

“洛德上校,我方舰队遭遇敌袭……呲啦……内部通讯……呲啦……”

舰队的通讯内网被强势干扰,竟就这么中断了。

这种枪炮未至,干扰先行的打法莫名熟悉,洛德愣了两秒,随后瞳孔骤缩,转身就跑——反乌会!

“将军,偷袭者是反乌会的机甲战队,大约三架重甲和三十架护卫小机甲,武装规模比我方有优势,对方拒绝通话!”

当年被林静恒大伤元气,这些年几乎销声匿迹的反乌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杜克这一趟回联盟中央找伍尔夫兴师问罪,完全是临时决定的,反乌会怎么会得到消息,并在途中伏击他们的?

而既然是质询,杜克事先估计过自己态度可能不会太好,为了避免被人误认为逼宫叛乱,他的机甲队完全是充样子的,根本没带多少武装!

“将军小心!”

伏击他们的反乌会招呼都不打,上来就是重炮轰炸,侧翼几架小机甲来不及反应就被扫掉了一个尖,爆炸余波未曾散,借着余波掩映,对方紧接着推出了一排粒子炮,与重甲上的防护罩短兵相接,机甲剧烈地震颤起来,杜克猝不及防,后腰重重地撞在桌子上:“他奶奶的!”

这么多年,杜克南征北战,并不是靠嘴,此时老将军被激怒,在内部通讯尚未恢复的情况下,指挥舰直接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护卫舰们立刻跟上,机甲队机动性极高,匕首一样地朝伏击他们的反乌会舰队捅了下去,同时开了火。

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一开火,方才来势汹汹的反乌会立刻就略显狼狈了,从中间撕开了一条口子。

同一时间,杜克这边的通讯内网修复了,杜克的声音传到所有人耳朵里:“粒子炮兜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胆大包天了海盗,居然敢在第一星系挑衅,你们在地底下好好藏着,我还不知道去哪把你们挖出……”

他话没说完,指挥舰的精神网突然不稳了一下,正在遭人入侵。

重甲的精神网被攻击常见,但没那么容易被夺走的,因为一艘重甲上,备用驾驶员是一整个团队,就算有林静恒那样逆天的精神力,也只能做到猝不及防地袭击一下,造成局部混乱后立刻撤退,否则反而容易被对方伤到。

可是这一次,不稳的精神网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把入侵者弹出去,紧接着,机甲本身出声警告:“驾驶员注意人机匹配度,驾驶员注意……”

“狗娘养的废物点心,”杜克骂了一声,“权限给……”

他话没说完,一个卫兵突然快步上前:“将军,精神网是从内部被入侵的!”

杜克悚然一惊:“你说什么?”

那卫兵飞快地说:“指挥舰上有叛徒,将军小心。”

杜克盯着卫兵的脸,多年来戎马倥偬生涯带来的第六感朝他发出了警报,他想也不想,一把掏出腰间的激光枪往后退去:“站住!”

“卫兵”充耳不闻,嘴角露出一个森冷的微笑,杜克的亲卫们一拥而上,那“卫兵”面不改色,几乎看不清他的动作,几个亲卫已经躺下了,杜克一枪打中了他的胸口,那“卫兵”却只是晃了一下,看也不看胸口的血洞,径直朝他走过来。

杜克悚然一惊——这不是普通人!

那么外面伏击他们的海盗呢?真的是反乌会吗?

此地已接近第一星系重地首都星沃托,军事要塞密集,他们是怎么混进来的?

联盟中央背后发号施令的人,到底是伍尔夫还是……

电光石火间,他仿佛看见一面巨大的阴谋当头朝他压了下来。

紧接着,某种冰凉的感觉锁定了他的后颈,杜克眼睁睁地看见自己面前喷了一地的血,一伸手,才发现是自己的颈动脉破了,他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去,只见身后另一个偷袭的刺客顶着一张他亲卫长的脸,诡异地向他一笑,随即,那张脸在杜克眼里缓缓变化,成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鸦……片……

但他明白得太晚了。

中央军的通讯频道陡然乱了套,下一刻,指挥舰的精神网控制权易主,所有导弹炮口一同举起,潮水似的轰向周围的随从机甲,方才锋锐得不可一世的中央军从内部陷了进去!

洛德作为上校,按照规定,如果发生战斗时,他没有当值,那么他应该到重甲的机甲收发站随时待命,准备开着小机甲出去应战,才刚刚连上小机甲的精神网,正准备向驾驶舱报备,就听见那边传来了精神网入侵的警报,紧接着杜克将军遇刺,临死时,杜克发出了最后一条命令——向第八星系求援。

洛德满手都是汗,此时,指挥舰里所有没有驾驶员的小机甲同时动了起来,由重甲统一控制,要求所有人卸下武装,立刻投降。

洛德一咬牙,不顾一切地把小机甲开了出去,在机甲收发站待命的中央军紧跟着他,小机甲们在狭小的收发站里激烈地交火,满耳都是警报声,洛德几乎看不清路。他从军入伍几十年,先是在白银要塞里收发邮件,又茫然地跟在伍尔夫元帅东奔西跑到处充数,一辈子发射导弹的机会加起来没有十次,还都是跟着上峰命令开火。

作为一个上校,这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直面战斗。

洛德大吼一声,下达发射指令,一枚导弹打穿了机甲收发站的门,然而紧接着,敌人的一枚导弹也追到了他身后,洛德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人的神经元随着精神网一起剧烈收缩,只听一声轰鸣,他眼前一黑,差点掉下精神网,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重甲——某位不知名的同僚为他挡了一下,并给他加了一道防护罩,自己却被导弹炸毁了,爆炸的余波将洛德推了出去,刚好闪过了指挥舰的第一波炮火。

洛德一脸冰冷,不知是眼泪还是冷汗,来不及回头看,就地紧急跃迁。

第八星系,林将军……

“你还有没有时间观念了!”

陆总长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多次提醒未果后,果断发动了小电流,倒霉的统帅再次被殃及池鱼,好像一把抓了一根仙人掌,十分酸爽,心脏病都快让他给电出来了,他气急败坏的一把甩开了陆必行的爪子。

“禁用禁用,以后一定禁用。”陆必行手忙脚乱地关上他的特殊闹铃。

湛卢又不知从哪冒出头来:“二位……”

陆必行打断他:“知道了,要迟到了,马上准备。”

“不是,陆校长,先生,”湛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银河城指挥中心发来急电——”

分享到:
赞(37)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唉,静姝啊……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4:10:53回复
  2. 也是个可怜人

    坎坷2019/02/17 18:49:42回复
  3. 心疼

    2019/03/12 19:36:58回复
  4. 兄妹……虐啊

    阿酥2019/05/11 22:15:14回复
  5. 只有我关注那一夜春宵吗…

    匿名2019/05/14 14:48:09回复
    • 只是默默在心里~

      匿名2019/07/18 01:34:26回复
  6. 这个闹钟我心动了!

    苏沐晚2019/07/22 15:21: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