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不喜欢就能不要吗?

“滚!”林静恒盛怒之下, 回手别了他一肘子, “松手!”

可是这一肘子好像杵在了墙上,一声闷响, 陆必行连哼都没哼一声。

他脑子里一根血管快要跳炸了, 什么都来不及思考, 只是本能地把林静恒抓得更紧,他把脸深深地埋在林静恒肩头, 嗅到了从布料里透出来的体温。

微弱的温度涌进他的鼻腔, 像一根刺一样,捅进了他的眉心。

挣动中, 陆必行踉跄了半步, 小腿撞在招待客人的小桌上, 那些憨态可掬的小茶杯倒了一片,他们俩就一起栽进了单人沙发里。

这个姿势着实不雅,林静恒一时掰不开他的手,又被他坚硬的腕骨勒得喘不过气来, 口不择言地冷笑了一声:“这个?越狱的时候炸的, 炸得真他妈不是地方, 再往上一点,你和林静姝就都能放心地……”

陆必行脸色蓦地一沉,声音变了调:“你胡说什么!”

林静恒:“我不知道我回来干什么!”

陆必行嘴上说得挺镇定,颇有“松开双手、一别两宽”的意思,此时攥着人的手就远没有那么心宽大度了:“在玫瑰之心是我没问过你,是我擅自闯进他们中间把你带回来, 是我故意忽略你当年毫不犹豫地让白银十卫先解联盟的燃眉之急,差点把自己困死在八星系之外!是我不想把你还给联盟,我自作主张,我强人所难,行吗!”

林静恒一低头,技巧性把陆必行的手臂一卡一折,那手指迫不得已地一松,又本能去勾他的外衣,抓了个空——林静恒直接把自己的外衣扒下来,甩在了他脸上,金属衣扣与总长的鼻梁上亲密碰撞。

芯片人的身体是感觉不到这点疼的,他只是觉得那衣扣冰凉冰凉的,像染着一层……当年北京β星上才有的霜。

林静恒的衬衫衣摆被他揪出了一半,下摆皱得活像哈登的脸,扣子崩掉了好几颗,怒不可遏地站在几步之外,衣衫不整、形容狼狈。

他沉默了好一会,胸口从剧烈起伏到克制的深呼吸,却怎么都好像喘不上这口气,于是他微微仰起头,颈侧的筋骨绷紧了,突兀地从皮肤下露出嶙峋的痕迹。气得要升天。

陆必行握住他那件外衣,一咬舌尖,勉强自己冷静下来,率先结束争吵低了头:“林,我……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静恒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声音压在喉咙里:“那你是哪个意思?”

陆必行的嘴唇抿成一线,撑在膝盖上的双手扣在一起,十指不断地彼此折磨。

成年男性的脸或多或少都有棱角,但以前,陆必行的骨骼外包着一层薄薄的皮肉,比“婴儿肥”要薄很多,不是那种没长大的少年相,却又恰到好处地给骨头镀了一层柔光,因为眉目舒展,嘴角总是往上翘,就显得格外温柔多情。

但也许是芯片加速了他的新陈代谢,也许单纯是累的,那一层薄薄的皮肉如今只剩下皮,棱角变得明显,连五官都因为轮廓加深而锋利了起来,不笑的时候,竟有了一点不怒自威的意思。

林静恒后退了一步,靠在会客厅一侧的墙上,闭了闭眼。

近来,陆必行在他面前其实已经放松多了,甚至升起了一点宝贵的好奇心,主动对哈登博士施以坑蒙拐骗。那天远征队成功穿过玫瑰之心时,地面支持部门全员沸腾,陆必行混在人群里,远远地冲他比了个拇指……那一刻,他甚至还以为,自己已经渐渐修复了那条通往过去的路。

不料没来得及欣慰,那条影影绰绰的小路就被来自联盟的声音砸断了。

危机四伏的联盟,想要独善其身的第八星系。

如果林静恒只是个普通人多好,想要留住他,会变得多么顺理成章。可他代表的是白银十卫,和海盗自由军团斗了十多年,只剩一堆破铜烂铁,依然能左右战局的白银十卫。他的去留掺杂了很多别的东西,私人的感情,在其中能排到哪呢?

仔细算来,其实他们之间的问题一开始就存在,几乎是从臭大姐基地开始的——

那时候林静恒因为自己也要修复重三,所以在“百日定律”的前提下,勉强宽限给陆必行三个月,三个月转眼到期,基地依然是烂泥糊不上墙,林即将召唤域外久候的白银九,抛弃基地里的千万人渣。年轻的陆老师进退维谷,踟蹰在除夕的夜色里,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

可是幸运的是,凯莱亲王阿瑞斯冯正好因为源异人的死,发现了基地,横插一杠,让他们避开了正面冲突和两难的选择。

第二次是变种彩虹病毒爆发——如果当时他们没有霍普帮忙,最终也没能拿到变种彩虹病毒的抗体,林静恒会在最后一刻下令,让图兰带着白银九离开即将变成死地的第八星系吗?林静恒很明确地回答过“会”,是陆必行固执地不肯相信……而再一次的幸运,让死神在他们必须验证这个答案之前止了步。

第三次是林静恒身份暴露,第八星系四面楚歌,陆必行提出炸毁跃迁点,封闭第八星系。陆必行觉得自己早该看出来,即使那时候林名义上是“第八星系自卫军司令”,实际还是白银要塞的林上将,其实并不同意私自炸毁跃迁点。他不想叛出联盟,甚至在收到白银十卫信息后,第一时间命令他们捍卫自由宣言,而非自己……林静恒当时没有明确反对封闭八星系,恐怕也只是因为他手上只有一伙虾兵蟹将,而那些人都在逼迫他。

事实证明,即使这样,他也仍然险些为联盟而死。

现在回想起来,陆必行想,如果他当时再敏感一点、想得多一点,是不是就能看见到那条影影绰绰的命运之线,看见他们两人之间深刻到根系的裂痕?

命运待他不薄,给了他这个爱和稀泥的人两次逃避的机会,可是再一再二不再三,他没把它们当示警,甚至沾沾自喜于自己总能“两全”的歪才。于是命运抽了他一个大耳光,把不能回避的矛盾赤裸裸地堆在了他鼻子底下。

两个人彼此沉默良久,方才沸腾的气温渐渐降下去,像是流火掠过,灰烬将熄。

会客厅门上的电子时钟一秒一秒地踱着步,那一寸的光阴长得近乎惨烈。

陆必行终于开了口,声音沙哑地说:“不吵了好不好?听我说句话。”

林静恒不置可否地垂目看着他。

“哈登博士说,你被困在太空监狱里,两千多次试图冲破封锁的信号。”陆必行说,从哈登博士嘴里套出来的那点情报,已经够他猜个七七八八了,“我计算过,从湛卢精神网消散,到被自由军团捕捞,中间至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人在爆炸后的宇宙射线下无法存活那么久,所以我猜,你应该是用某种方法……给毁掉的生态舱加了一道保护罩,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受了严重的大脑创伤,哈登他们都觉得伤害是不可逆转的……所以到底是有多重?你昏迷了多久?”

“两年,”林静恒语气没什么起伏地回答,随即,他又刻意挑明什么似的,说,“没有你想的那么长,我说的是沃托时间。”

“沃托时间”四个字刺耳,陆必行的手指搅得更紧了。

猜测归猜测,永远也不如那个人亲口说出来的真相灼人,他声音发涩:“两年……救你的人没有采取任何有帮助的措施,哈登说,她想让你保持现状。”

“那倒没有,她采取措施了,”林静恒说,“她想把我变成一具标本。”

陆必行的手指关节“嘎啦”一声脆响。

林静恒仰头靠在墙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天花板的纹路简洁而雅致,没有多余的情绪和表达,是个标准的总长会客间。

“我以前觉得,只要有一口气在,有个人我就非见不可,有个地方我非回不可,有个承诺也非践行不可,所以不敢死,我得从缝里扒出一条生机,把意识粘在残余的精神网上也不敢消散,借着小行星公转到近日点时那一点恒星风暴的扰动也要醒过来。我还得装失忆、装傻、装温柔,就为了从海盗手里骗来一点喘息的余地……装的时候,甚至不敢仔细想,这个‘海盗’是我亲妹妹。”

林静恒说到这,突兀地闭了嘴,隐约觉得后文伤人,不该说。可是那些话就像呕吐时酸水已经涌进了嗓子里,实在是忍不回去,林静恒差点把牙咬碎,才屏住了下文,没想到没来得及自己消化掉,陆必行就忽然接话说:“你‘以前觉得’,那现在呢?现在觉得,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对吧——你想这么说,我看得出来。”

他太擅长察言观色了,一眼扫过去,就把林静恒憋回去的话强行拖出来,摊开在两人面前。

“我不值这个。”陆必行静静地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才能不让你这十六年里吃的苦落空,你能不能告诉我?静恒,我……我真的背不动这么……这么沉重的期望。你喜欢的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我真的是很想把他还给你,可是只能狗尾续貂。”

林静恒一扭头想说什么,陆必行却再次打断他。

陆必行声气缓和,就像是早年耐心地给他那些熊学生讲道理一样,他说:“你能不能不要撒谎说,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都喜欢。”

“咱们都坦白一点吧,静恒。我认识你……唉,这么往前一倒,独立年和沃托年我也算不清了——就算是有二十多年了吧?在北京星上是君子之交,后来在战乱里患难,我开始纠缠你……再后来,你走了,我就把湛卢那关于你的一切记载反复拿出来看,来来回回,我单方面地陪着你从十几岁的孩子长到联盟上将,陪了……也就百十来遍吧。我了解你,比你想象的还要了解。”

“我现在是不是偶尔会让你想起联盟的元帅,还有自由军团的那位?那你想得没错,我以前也觉得他俩都是疯子,现在却越来越能理解他们了。”

“你喜欢的是‘他’,当着我的面,你不敢回头看,可是你喜欢的就是他,我知道,你不喜欢一个总是处心积虑、总是让你紧张疲惫,将来有可能会和他们一样逼迫你的人,是不是?”

陆必行抬起头,眼睛里有某种惊心动魄的东西,像是黑暗深处,一场无声的风暴。

让人窒息的沉默再次蔓延。

片刻后,林静恒如他所愿地坦白了。

他说:“是。”

这一个字终于撕裂了粉饰的太平。

林静恒说:“我不喜欢每天猜你在想什么,也不喜欢时刻掂量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讨厌走钢丝似的私人关系,也没耐心做类似修复重三机甲的琐碎活,我觉得很累。”

断头台的铡刀落下,瞬间让人尸首分离。

陆必行想朝他挤出一个释然的微笑,然而失败了。他的喉咙来来回回地滚动了几次,发不出一点声音,胸口一片冰凉,像是活生生地逼近了死亡。

林静恒拉开会客厅的门,走了出去,守在门口的家用检修机器人进来,敲敲打打地动手检查起被他破坏的门轴和墙面,制造了一点小噪音。

陆必行闭上眼,黑暗中,那人走远的脚步声清清楚楚,他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像抓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地把他抓回来,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就像冰冷的河水浸没过他的头顶,灌进了四肢,不停地把他往下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淹死。

“可是我能怎么办?”

陆必行狠狠地一激灵,倏地睁开眼。

林静恒竟没有离开家,而是上了楼。他站在曲折的楼梯上,突然回头朝他吼了一句:“我活着就剩这一点意义,不喜欢就能不要吗?”

陆必行呆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见楼上一声门响,林静恒摔上了书房的门,还不等陆必行在楼梯下徘徊出个结果,林静恒又自己冷着脸从书房出来了――他想起陆必行做为第八星系行政长官,经常需要在书房召集线上会议,搞不好什么时候要用,于是在陆必行欲言又止的目光注视下,他直接上了阁楼,把门锁上了。

客厅里的大鱼缸波光粼粼,一条斑斓的热带鱼吐了个泡泡,一场冷战开始了。

分享到:
赞(21)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甜饼?以及我向我以前因为湛卢发的神经评论道歉……简介说了都有可能会凉的,除了主角,我的错…..

    沈韵大傻子2018/11/03 00:15:50回复
  2. 一个个都很有道理的样子

    2018/12/02 07:47:57回复
  3. 冷战……瑟瑟发抖

    匿名2018/12/23 23:10:16回复
  4. 为什么我嗅到一股糖的气息

    匿名2019/01/29 13:48:47回复
  5. 可怕……

    樱酒小殿下2019/02/16 13:52:16回复
  6. 激动

    2019/03/12 19:19:19回复
  7. 嗅到了肉的气息。。小甜甜都不舍得虐我们,这么快就说开了^^

    匿名2019/03/20 23:04:36回复
  8. 我不看啦!(别信,瞎说的)好虐

    阮南烛2019/03/24 19:30:54回复
  9. 吃了一大口玻璃渣,心疼的眼泪都下来了……林这句“我活着就剩这一点意义,不喜欢就能不要吗?”太戳心了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30 23:01:39回复
  10. 这口玻璃渣扎透了劳资的心

    俞灵2019/04/15 20:42: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