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为了管理需要, 出差需要后勤统一安排车次和行程,所以祝红和林静约好后, 就趁着天还没亮, 一起到了光明路4号找汪徵,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了他们一直没回短信的领导正蜷缩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睡衣, 盖着一件明显不是他穿衣服风格的厚厚的羊毛大衣。

大庆蹲在沙发前, 面前是一个只剩下鱼干残骸的盘子,正心满意足地舔着爪子。

祝红放轻了脚步, 低声问:“他怎么睡这了?冷不冷, 不怕着凉吗?”

她说着,调高了空调温度, 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盖在了赵云澜身上。

林静过了个年, 整个人好像给气·枪打了, 圆了一大圈, 蹭了蹭白团子一样的下巴, 他说:“过年不回家, 必有隐情, 我看不是被逼婚, 就是被逼分。”

正说着, 赵云澜顶着一头乱发和厚重的黑眼圈从沙发上抬起头, 一脸被吵醒的浓重的起床气,阴沉沉地剜了林静一眼, 简短有力地说:“闭嘴,滚!”

林静本贱,沉默了两秒钟,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不是,你们说这种汉子谁受得了——你媳妇要是早晨辛辛苦苦做好早饭过来,叫你起来吃,你也是这句话?”

赵云澜一抬手,随手抓住了旁边立柜上的一个袖珍小盆景,“咣当”一声砸了过去。

大庆和祝红面面相觑,林静也愣了一下——见赵云澜动了真火,这嘴贱惹了祸的只好默默地找来扫帚,把碎片打扫干净,末了自己嘀咕了一句:“阿弥陀佛,碎碎平安。”

大庆跳到沙发背上,用爪子扒拉了赵云澜的肩膀一下:“哎,你没事吧?”

赵云澜深吸了两口气,躺了回去,把半张脸都埋在了衣服里,衣服是沈巍的,直到他出门以后才发现这个问题,衣领间仿佛依然萦绕着那人身上干净好闻的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才闷声闷气地说:“我没事——林静你放那吧,回头我来扫,我刚才不是冲你……我现在有点难受,你们让我自己躺一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大庆颤了颤胡子,赵云澜就抽出手来,粗鲁地撸了一把它头上的毛,然后有些敷衍地拍了拍肥猫的屁股:“你有空去给我追查一下《上古秘闻录》这本书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支使你猫爷爷。”大庆不满意地呼噜了一声,“那我的红包呢?我的压岁钱呢?”

赵云澜闭着眼,在沈巍的大衣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把零钱,拎过猫脖子,往它的猫牌项圈里一塞,打发要饭的摆摆手:“真好意思开口,印钞机也压不住您老的岁数,快滚吧。”

大庆呲牙要在他的衣服上磨爪子,被赵云澜一伸手,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大庆的指甲触碰到温暖的人肉,当时就把指甲缩了回来,可还是在赵云澜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白印。

连磨爪的权力都没有了——大庆愣了一下后,气哼哼地跑了,认为赵云澜这个大混蛋,是把自己这只高贵冷艳的猫当成了个公交车的投币箱。

由于春节期间每天的规矩和讲究特别多,而特别调查处又大多不是人类,各有各的过法,所以一般没事的话,他们至少是要过了十五才开始回来上班的,光明路4号白天就是一个空院子,赵云澜心里让沈巍的事堵得难受,打定了主意要大梦浮生一回,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再醒来的时候,连黑猫都让他支走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赵云澜一伸手,把险些被他踹到地上的羽绒服拽了起来,拍拍上面的尘土,揉了揉眼,一低头,却愣了一下——他出来得匆忙,只是匆匆踩上了一双鞋,连袜子也没穿就跑了出来,到了外面才发现是一双夹皮鞋,多少有点冷。

这一低头,赵云澜看见,地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双他平时穿的短靴,里面还塞了一双厚厚的毛袜,沙发扶手上搭着一套熨烫平整的衣服,内衣给夹在了最里面,衣服上面压着他的手机、钱夹和钥匙……那人只没给他拿外套,大概是想把自己穿过的大衣留给他的缘故。

一个人忽然出声说:“沈老师给你送过来的,我本来想叫你一声,他没让。”

赵云澜捏了捏鼻梁,只见是祝红坐在办公桌后面,正自己上网打发时间。

“沈巍人呢?”

“走了。”祝红的目光从显示器上移动下来。

赵云澜顿了顿,声音有些沙哑:“去哪了?他还说什么了?”

“哦,他说‘外面冷,你忙完了就回家,不用担心会见到他,他回自己的地方去了’。”祝红原封不动地鹦鹉学舌,然后说,“后来他就走了,大概回家了吧——话说你们俩怎么挑大过年的时候吵架?”

赵云澜没回答,他知道“自己的地方”指的是哪里——那并不是祝红以为的沈巍自己的公寓,一想到这个,他就心如刀绞,可当着别人的面,却只好表情木然。

坐了片刻,赵云澜穿好袜子,拿起换洗衣服到卫生间,把睡衣换了下来,又匆忙地洗漱了一下,然后双手撑在洗脸池上,定定地盯着雪白的搪瓷池子看了一会,把脸埋在了冷水里。

他一时不敢想沈巍,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一想到一个人,心里就想被挖了一块那么难受。

他在卫生间逗留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后来祝红不放心了,过来敲了敲门:“赵处,你没事吧?”

赵云澜应了一声,把脸上的水珠擦干净,找到了自己为了通宵加班方便放在办公室的卫生用具,对着镜子,把冒出来的一点胡茬刮干净了,仔细地把自己收拾得像个人了,才挺直腰杆,走了出去。

他知道,就算他心疼出心肌炎来,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必须尽快在万端搅在一起的事里摸出个头绪来。

祝红在门口等着他出来,看了看他,欲言又止,赵云澜却眉目不惊地问:“有吃的吗?我饿了。”

祝红:“……食堂大概有,你要么过去看看?”

赵云澜点了个头,转身直接自己上了二楼,祝红更惊悚了——赵云澜这货从来都是往办公桌后一坐,大模大样地支使别人“给大爷端碗粥来”什么的,一年到头没有几次“屈尊降贵”地亲自去食堂。

赵云澜到食堂要了一份常规早饭套餐,一声不吭地坐下开始吃。这时,他整个人处于一种诡异的平静状态,祝红一声不吭地跟着他,有种此时就算天塌下来,他也是抬头看一眼,就继续面无表情地喝粥的状态,于是更提心吊胆了。

直到赵云澜把一托盘的食物都垫进了肚子,才觉得冰冷的麻木的手脚有了点热气,他这才奇怪地看了祝红一眼:“你来单位干什么?”

“……”祝红沉默了一会,“本来是和林静约好了今天坐火车去看黑狗和尸体。”

“哦,那怎么没去?”

“我有点不放心你,让他自己去了。”

赵云澜擦了擦嘴,站起来自己把托盘收拾了,嘴上无所谓地说:“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没事你就回家吧。”

祝红不言声,只是跟着他。

赵云澜一路溜达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像日常一样坐下打开电脑,扫了一眼祝红:“还跟着我干什么?”

祝红:“你到底怎么了?”

赵云澜从抽屉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

祝红不肯放过他,咄咄逼人地说:“没什么你会大半夜不回家跑到办公室睡?”

“哦,”赵云澜深深地把一口白烟一丝不漏地全吸进肺里,“昨天晚上跟他拌了几句嘴。”

“放屁,”祝红眉间一跳,直截了当地说,“当别人都眼瞎,你拿那个姓沈的当心肝,要是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架,现在早就回去,屁颠屁颠地自己主动跪主板写万字忏悔书了,哪有工夫在这跟我扯淡?”

赵云澜:“……”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祝红说这话的时候,眼亮得吓人,好像只要赵云澜一点头,她就能立刻出去干吞了沈巍。

“少胡说。”赵云澜弹了弹烟灰,“你怎么越来越八卦,小心八卦的女人嫁不出。”

祝红内心悲愤:“反正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本来就嫁不出去。”

赵云澜听明白了她的话,却只好装傻,于是再次无言以对,他决定可耻地逃走——他找出一个公文包,把自己的钱夹手机什么的往里一塞,电脑也不关,转身往外走去。

可是祝红打定主意不放过他,立刻跟上:“你干什么去?”

“跟部里的领导约了见面。”赵云澜瞥了祝红一眼,“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祝红在他开锁以后,就眼疾手快地坐上了他的副驾驶,“咔吧”一下扣上安全带,坐得稳如泰山:“我也去。”

“……”赵云澜站在这门口无力地叹了口气,“姑奶奶,你能饶了我吗?”

祝红漠然地把脸转向另一边。

两人对峙半晌,祝红稳如泰山。末了,赵云澜只好深吸一口气,尽量克制住自己的烦躁,把烟头拧灭了,一声不吭地上了车。

他一直沉默,祝红偷偷打量他几次,都只看见一张英俊又冷漠的侧脸,终于没话找话地忍不住问:“部里的领导是谁?”

“小郭的二舅。”赵云澜说,“对,说起这事,带着你也没什么,过一阵子,你给我查查,到底是谁在其中做手脚,把郭长城调动到我们部门的。”

祝红:“做手脚?对小郭做手脚?他能干什么?为什么?”

赵云澜没做声。

他心里其实怀疑是附在他爸身上的碗借着他爸的手做了这件事,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是郭长城?他除了功德厚一点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整个特别调查处最像人类的小郭,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如果可以的话,赵云澜想拿回昆仑君的力量和真正的记忆,如果不可以,那至少他要知道周围这些云里雾里的真实和谎言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能两眼一抹黑地轻举妄动。

沈巍……只是这两个字,就让赵云澜焦头烂额,心头好像有一把火,不停地烧着他的精力,可是他得忍着,还得忍出一副心情平静、稳坐钓鱼台的模样,有时候赵云澜发现,自己仅仅是在那里坐着,一旦旁边没有人,不出三分钟,眉头就会不由自主地掐出褶皱来。

有那么一副图景会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出现在他脑子里——阴冷得没有一点光、没有一点生气的地方,沈巍半个身体都已经被吞进了无边的黑暗中,而他只是抬起头,极目想看看外面的碧海蓝天,可目光不够长,洞不穿无边无际的漆黑,他大概终于失望,带着最后不宣于口的牵挂,慢慢地融入一片黑暗……

忽然,有人推了赵云澜一把,他猛地惊醒,心悸如雷,一头的冷汗。

推他的人是祝红,她面无表情,有些不悦地说:“到了。”

赵云澜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方才原来是场梦——他跟郭长城的二舅喝了几杯,回程是祝红开的车,他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祝红坐着没动:“你梦见什么了,叫‘沈巍’的名字叫得那么撕心裂肺?”

赵云澜本来就觉得失态,不愿意和她多说,只假装没听见。

“云澜。”祝红突然开口叫住他。

赵云澜一顿。

祝红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她在水龙珠上栓了条红绳,端口处打了吉祥如意扣:“这是我四叔让我带给你的,说是感激你这么多年对蛇族的照顾,我……我可能过一阵子,就要和他走了。”

赵云澜微微地皱起眉:“走?去哪里?”

“不知道,也许是回族里吧,”祝红惨淡地笑了一下,见赵云澜不接,就直接动手把红绳挂在了他的脖子上,非常仔细地替他带好,“水龙珠是我族圣物,能避水火,保平安,你……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办,就快说完,我能替你做的事不多了。”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低低地说:“龙城不适合妖族修炼,你回到族里也不错,离人群远点,没那么多是非。你四叔是个人物,你跟着他多学着点,有前途,说不定下一任蛇族的族长就是你了。”

他一席话如同交代后事,平静得让人心酸,祝红一冲动,忽然把心里话脱口而出:“赵处,你给我一句话,只要你给我一句话,我从此可以和族人断绝一切关系,刀山火海也跟你跟到底。”

她说完这句话,好像交付了自己的一生似的,忐忑又期待地等着赵云澜回话。

然而赵云澜终于还是避开了她的目光,自嘲地一笑:“咱俩无冤无仇,多年的老交情了,我干嘛这么害你?你以后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祝红眼睛里的光彩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而赵云澜已经从另一边下车去了。

分享到:
赞(450)

评论52

  • 您的称呼
  1. 看了小说,感觉电视剧看不下去了!唯一安慰的也就是那两张脸了

    98kkkk2018/07/29 19:19:01回复
    • 我也是哎,可以脑补啊。

      居老师2018/08/12 08:07:30回复
    • 一样一样滴!!

      匿名2018/11/20 16:06:23回复
    • 真的真的电视剧除了神仙选角,剧情真的一言难尽

      匿名2018/12/23 13:02:10回复
  2. 八卦的女人嫁不出的吗,真的吗

    匿名2018/08/14 20:20:17回复
    • 假的

      匿名2018/08/16 11:36:05回复
  3. 。。。。。突然觉得这蛇好biao,都有主的人了,还死缠烂打,这样看来还是电视剧比较正常

    匿名2018/08/15 13:23:24回复
    • 对于喜欢的人是说放下就放下的吗?!什么表不表的,不过是对方对她好,她心里一丝希望燃着,灭不下去。

      打倒偏激怪2018/08/19 19:20:04回复
    • 真正表的人看谁的表
      你怕是没有喜欢过人

      匿名2018/08/21 11:20:02回复
    • 对啊,不要这么说祝红,特调处的人都很好的,而且她又没有要取代沈巍的意思,她只不过是想留云澜身边

      匿名2018/08/30 12:48:48回复
      • 而且红姐后来境界相当高,爱他就看他被人压~

        匿名2018/12/23 13:03:04回复
    • 你比较不正常

      匿名2018/11/13 18:45:31回复
    • 你好了吧?匿名就是怕丢脸吧。。。真的是

      匿名2018/11/16 16:05:18回复
    • 任何人面对真爱都是卑微的,除非刚好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你,或者你没有爱一个人入骨。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要不伤害到别人,有错吗?

      匿名2018/12/16 22:40:33回复
  4. 祝红已经很好了 可以忍耐 可以心甘情愿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好 最后那一番心意怕是费了很大勇气吧

    匿名2018/08/29 13:53:20回复
  5. 哼唧,死给

    美丽动人漂亮大方温柔体贴可爱八卦的祝红2018/09/01 09:51:19回复
    • 你这个id……

      匿名2018/09/01 10:39:06回复
    • 你这个ID,,,,,,,,,我服

      面面也想要糖2018/09/02 17:12:21回复
  6. ╭(╯^╰)╮死给

    匿名2018/09/16 13:49:48回复
  7. 阿红啊,人间不直的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18 01:13:59回复
    •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

      匿名2019/01/25 19:35:54回复
  8. 还好我家小可爱不像祝红这样,,﹋o﹋

    一位超喜欢一位害怕哥哥生气又偷偷找嫂子我而不愿透漏姓名的小可爱的小哥哥2018/10/06 17:34:14回复
    • 阿杀吗哈哈哈哈哈

      朱一龙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2019/01/23 21:57:42回复
  9. 有那么一副图景会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出现在他脑子里——阴冷得没有一点光、没有一点生气的地方,沈巍半个身体都已经被吞进了无边的黑暗中,而他只是抬起头,极目想看看外面的碧海蓝天,可目光不够长,洞不穿无边无际的漆黑,他大概终于失望,带着最后不宣于口的牵挂,慢慢地融入一片黑暗……

    我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了,沈巍送赵云澜入轮回的画面了。

    匿名2018/10/13 21:24:31回复
    • 万年黑暗,每次看到这都心疼的不得了,沈巍啊。

      巍巍一笑2018/10/14 22:01:38回复
  10. 剧版祝红这里是演得真好啊!!

    匿名2018/11/13 10:56:49回复
  11. 外面冷,你忙完了就回家,不用担心会见到他,他回自己的地方去了

    匿名2018/11/19 15:47:25回复
  12. 心揪一揪的

    匿名2018/11/20 22:55:33回复
  13. 剧版的故事真的改太多,完全就是靠着居老师和北老师的颜值和演技支撑着

    最爱居老师2018/11/27 19:05:30回复
  14. 他一时不敢想沈巍,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一想到一个人,心里就想被挖了一块那么难受。
    他大概终于失望,带着最后不宣于口的牵挂,慢慢地融入一片黑暗……
    看到这 心里特难受 ~~~

    匿名2018/11/28 16:30:37回复
  15. 这两章看的心里好疼

    匿名2018/12/02 20:53:13回复
  16. “你梦见什么了,叫‘沈巍’的名字叫得那么撕心裂肺?”

    匿名2018/12/03 19:43:59回复
  17. 这章好心疼红姐啊,,,

    匿名2018/12/09 16:56:36回复
  18. 看电视剧主要看居老师白宇

    匿名2018/12/10 18:08:21回复
  19. 赵云澜因为沈教授的事难受,居然就去梦我的浮生哥哥

    白居过隙 巍澜可期2018/12/16 11:49:13回复
  20. 任何人面对真爱都是卑微的,除非刚好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你,或者你没有爱一个人入骨。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要不伤害到别人,有错吗?

    匿名2018/12/16 22:42:22回复
  21. 他一时不敢想沈巍,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一想到一个人,心里就想被挖了一块那么难受。

    灵子2018/12/25 04:24:19回复
  22. 剧版难道不是兄弟二人联手打副本对抗boss的故事吗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你就叫沈巍吧2019/01/04 02:42:59回复
  23. 一起夜夜生哥啊٩(๛ ˘ ³˘)۶

    匿名2019/01/10 02:40:57回复
  24. 大庆呲牙要在他的衣服上磨爪子,被赵云澜一伸手,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大庆的指甲触碰到温暖的人肉,当时就把指甲缩了回来,可还是在赵云澜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白印。

    匿名2019/01/17 21:38:38回复
  25. 我觉得昆仑和沈巍之间的感情还是没交代清楚,看完了也不明白~为什么昆仑会死,为什么沈巍要执着万年的守着,当年又在怎样的情况下昆伦将后土大封托付给沈巍!为什么面面要跟沈巍决斗!

    匿名2019/01/26 09:54:50回复
    • 别急,后面有的

      匿名2019/02/27 12:55:02回复
  26. 此时此刻我对红姐心生一点厌恶,但莫名我很理解他

    大庆2019/02/08 11:33:46回复
  27. 红姐也该看开了。
    人间正好时光,喜欢的人也有了爱人。
    放手珍重自己。
    ps,电视剧除了选了几个好角色外真的……嗯,剧本一言难尽。看了小说再看电视剧看不下去怎么破?只能靠两个主角的基情和颜和演技活下去了。

    巍澜女孩2019/02/11 20:14:45回复
  28. 接下来是不是要虐鸭?

    昆仑君的小鬼王2019/02/12 02:27:39回复
  29. 果然全剧只有祝红是拿着原著演的。

    匿名2019/02/27 12:42:55回复
  30. 巍巍是澜澜的心肝,连衣服都不舍得让大庆碰呢

    匿名2019/03/19 12:28:55回复
  31. 我其实挺喜欢红姐的

    特别调查处熊孩子组组员2019/03/21 15:59:36回复
  32. 感觉澜澜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心如刀绞,什么感受。这两都是对方心尖上的人唉

    甚嚣尘上2019/03/24 05:55:20回复
  33. 两人都是对方心上的一把刀,不拔会痛,拔了会死……………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2 20:38:19回复
  34. 我想拉住的人,不是你。

    祝红2019/04/16 09:14:33回复
  35. 拒绝得太礼貌了,心疼

    匿名2019/04/18 18:23: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