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为了管理需要, 出差需要后勤统一安排车次和行程,所以祝红和林静约好后, 就趁着天还没亮, 一起到了光明路4号找汪徵,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了他们一直没回短信的领导正蜷缩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睡衣, 盖着一件明显不是他穿衣服风格的厚厚的羊毛大衣。

大庆蹲在沙发前, 面前是一个只剩下鱼干残骸的盘子,正心满意足地舔着爪子。

祝红放轻了脚步, 低声问:“他怎么睡这了?冷不冷, 不怕着凉吗?”

她说着,调高了空调温度, 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盖在了赵云澜身上。

林静过了个年, 整个人好像给气·枪打了, 圆了一大圈, 蹭了蹭白团子一样的下巴, 他说:“过年不回家, 必有隐情, 我看不是被逼婚, 就是被逼分。”

正说着, 赵云澜顶着一头乱发和厚重的黑眼圈从沙发上抬起头, 一脸被吵醒的浓重的起床气,阴沉沉地剜了林静一眼, 简短有力地说:“闭嘴,滚!”

林静本贱,沉默了两秒钟,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不是,你们说这种汉子谁受得了——你媳妇要是早晨辛辛苦苦做好早饭过来,叫你起来吃,你也是这句话?”

赵云澜一抬手,随手抓住了旁边立柜上的一个袖珍小盆景,“咣当”一声砸了过去。

大庆和祝红面面相觑,林静也愣了一下——见赵云澜动了真火,这嘴贱惹了祸的只好默默地找来扫帚,把碎片打扫干净,末了自己嘀咕了一句:“阿弥陀佛,碎碎平安。”

大庆跳到沙发背上,用爪子扒拉了赵云澜的肩膀一下:“哎,你没事吧?”

赵云澜深吸了两口气,躺了回去,把半张脸都埋在了衣服里,衣服是沈巍的,直到他出门以后才发现这个问题,衣领间仿佛依然萦绕着那人身上干净好闻的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才闷声闷气地说:“我没事——林静你放那吧,回头我来扫,我刚才不是冲你……我现在有点难受,你们让我自己躺一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大庆颤了颤胡子,赵云澜就抽出手来,粗鲁地撸了一把它头上的毛,然后有些敷衍地拍了拍肥猫的屁股:“你有空去给我追查一下《上古秘闻录》这本书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支使你猫爷爷。”大庆不满意地呼噜了一声,“那我的红包呢?我的压岁钱呢?”

赵云澜闭着眼,在沈巍的大衣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把零钱,拎过猫脖子,往它的猫牌项圈里一塞,打发要饭的摆摆手:“真好意思开口,印钞机也压不住您老的岁数,快滚吧。”

大庆呲牙要在他的衣服上磨爪子,被赵云澜一伸手,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大庆的指甲触碰到温暖的人肉,当时就把指甲缩了回来,可还是在赵云澜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白印。

连磨爪的权力都没有了——大庆愣了一下后,气哼哼地跑了,认为赵云澜这个大混蛋,是把自己这只高贵冷艳的猫当成了个公交车的投币箱。

由于春节期间每天的规矩和讲究特别多,而特别调查处又大多不是人类,各有各的过法,所以一般没事的话,他们至少是要过了十五才开始回来上班的,光明路4号白天就是一个空院子,赵云澜心里让沈巍的事堵得难受,打定了主意要大梦浮生一回,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再醒来的时候,连黑猫都让他支走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赵云澜一伸手,把险些被他踹到地上的羽绒服拽了起来,拍拍上面的尘土,揉了揉眼,一低头,却愣了一下——他出来得匆忙,只是匆匆踩上了一双鞋,连袜子也没穿就跑了出来,到了外面才发现是一双夹皮鞋,多少有点冷。

这一低头,赵云澜看见,地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双他平时穿的短靴,里面还塞了一双厚厚的毛袜,沙发扶手上搭着一套熨烫平整的衣服,内衣给夹在了最里面,衣服上面压着他的手机、钱夹和钥匙……那人只没给他拿外套,大概是想把自己穿过的大衣留给他的缘故。

一个人忽然出声说:“沈老师给你送过来的,我本来想叫你一声,他没让。”

赵云澜捏了捏鼻梁,只见是祝红坐在办公桌后面,正自己上网打发时间。

“沈巍人呢?”

“走了。”祝红的目光从显示器上移动下来。

赵云澜顿了顿,声音有些沙哑:“去哪了?他还说什么了?”

“哦,他说‘外面冷,你忙完了就回家,不用担心会见到他,他回自己的地方去了’。”祝红原封不动地鹦鹉学舌,然后说,“后来他就走了,大概回家了吧——话说你们俩怎么挑大过年的时候吵架?”

赵云澜没回答,他知道“自己的地方”指的是哪里——那并不是祝红以为的沈巍自己的公寓,一想到这个,他就心如刀绞,可当着别人的面,却只好表情木然。

坐了片刻,赵云澜穿好袜子,拿起换洗衣服到卫生间,把睡衣换了下来,又匆忙地洗漱了一下,然后双手撑在洗脸池上,定定地盯着雪白的搪瓷池子看了一会,把脸埋在了冷水里。

他一时不敢想沈巍,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一想到一个人,心里就想被挖了一块那么难受。

他在卫生间逗留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后来祝红不放心了,过来敲了敲门:“赵处,你没事吧?”

赵云澜应了一声,把脸上的水珠擦干净,找到了自己为了通宵加班方便放在办公室的卫生用具,对着镜子,把冒出来的一点胡茬刮干净了,仔细地把自己收拾得像个人了,才挺直腰杆,走了出去。

他知道,就算他心疼出心肌炎来,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必须尽快在万端搅在一起的事里摸出个头绪来。

祝红在门口等着他出来,看了看他,欲言又止,赵云澜却眉目不惊地问:“有吃的吗?我饿了。”

祝红:“……食堂大概有,你要么过去看看?”

赵云澜点了个头,转身直接自己上了二楼,祝红更惊悚了——赵云澜这货从来都是往办公桌后一坐,大模大样地支使别人“给大爷端碗粥来”什么的,一年到头没有几次“屈尊降贵”地亲自去食堂。

赵云澜到食堂要了一份常规早饭套餐,一声不吭地坐下开始吃。这时,他整个人处于一种诡异的平静状态,祝红一声不吭地跟着他,有种此时就算天塌下来,他也是抬头看一眼,就继续面无表情地喝粥的状态,于是更提心吊胆了。

直到赵云澜把一托盘的食物都垫进了肚子,才觉得冰冷的麻木的手脚有了点热气,他这才奇怪地看了祝红一眼:“你来单位干什么?”

“……”祝红沉默了一会,“本来是和林静约好了今天坐火车去看黑狗和尸体。”

“哦,那怎么没去?”

“我有点不放心你,让他自己去了。”

赵云澜擦了擦嘴,站起来自己把托盘收拾了,嘴上无所谓地说:“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没事你就回家吧。”

祝红不言声,只是跟着他。

赵云澜一路溜达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像日常一样坐下打开电脑,扫了一眼祝红:“还跟着我干什么?”

祝红:“你到底怎么了?”

赵云澜从抽屉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

祝红不肯放过他,咄咄逼人地说:“没什么你会大半夜不回家跑到办公室睡?”

“哦,”赵云澜深深地把一口白烟一丝不漏地全吸进肺里,“昨天晚上跟他拌了几句嘴。”

“放屁,”祝红眉间一跳,直截了当地说,“当别人都眼瞎,你拿那个姓沈的当心肝,要是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架,现在早就回去,屁颠屁颠地自己主动跪主板写万字忏悔书了,哪有工夫在这跟我扯淡?”

赵云澜:“……”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祝红说这话的时候,眼亮得吓人,好像只要赵云澜一点头,她就能立刻出去干吞了沈巍。

“少胡说。”赵云澜弹了弹烟灰,“你怎么越来越八卦,小心八卦的女人嫁不出。”

祝红内心悲愤:“反正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本来就嫁不出去。”

赵云澜听明白了她的话,却只好装傻,于是再次无言以对,他决定可耻地逃走——他找出一个公文包,把自己的钱夹手机什么的往里一塞,电脑也不关,转身往外走去。

可是祝红打定主意不放过他,立刻跟上:“你干什么去?”

“跟部里的领导约了见面。”赵云澜瞥了祝红一眼,“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祝红在他开锁以后,就眼疾手快地坐上了他的副驾驶,“咔吧”一下扣上安全带,坐得稳如泰山:“我也去。”

“……”赵云澜站在这门口无力地叹了口气,“姑奶奶,你能饶了我吗?”

祝红漠然地把脸转向另一边。

两人对峙半晌,祝红稳如泰山。末了,赵云澜只好深吸一口气,尽量克制住自己的烦躁,把烟头拧灭了,一声不吭地上了车。

他一直沉默,祝红偷偷打量他几次,都只看见一张英俊又冷漠的侧脸,终于没话找话地忍不住问:“部里的领导是谁?”

“小郭的二舅。”赵云澜说,“对,说起这事,带着你也没什么,过一阵子,你给我查查,到底是谁在其中做手脚,把郭长城调动到我们部门的。”

祝红:“做手脚?对小郭做手脚?他能干什么?为什么?”

赵云澜没做声。

他心里其实怀疑是附在他爸身上的碗借着他爸的手做了这件事,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是郭长城?他除了功德厚一点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整个特别调查处最像人类的小郭,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如果可以的话,赵云澜想拿回昆仑君的力量和真正的记忆,如果不可以,那至少他要知道周围这些云里雾里的真实和谎言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能两眼一抹黑地轻举妄动。

沈巍……只是这两个字,就让赵云澜焦头烂额,心头好像有一把火,不停地烧着他的精力,可是他得忍着,还得忍出一副心情平静、稳坐钓鱼台的模样,有时候赵云澜发现,自己仅仅是在那里坐着,一旦旁边没有人,不出三分钟,眉头就会不由自主地掐出褶皱来。

有那么一副图景会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出现在他脑子里——阴冷得没有一点光、没有一点生气的地方,沈巍半个身体都已经被吞进了无边的黑暗中,而他只是抬起头,极目想看看外面的碧海蓝天,可目光不够长,洞不穿无边无际的漆黑,他大概终于失望,带着最后不宣于口的牵挂,慢慢地融入一片黑暗……

忽然,有人推了赵云澜一把,他猛地惊醒,心悸如雷,一头的冷汗。

推他的人是祝红,她面无表情,有些不悦地说:“到了。”

赵云澜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方才原来是场梦——他跟郭长城的二舅喝了几杯,回程是祝红开的车,他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祝红坐着没动:“你梦见什么了,叫‘沈巍’的名字叫得那么撕心裂肺?”

赵云澜本来就觉得失态,不愿意和她多说,只假装没听见。

“云澜。”祝红突然开口叫住他。

赵云澜一顿。

祝红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她在水龙珠上栓了条红绳,端口处打了吉祥如意扣:“这是我四叔让我带给你的,说是感激你这么多年对蛇族的照顾,我……我可能过一阵子,就要和他走了。”

赵云澜微微地皱起眉:“走?去哪里?”

“不知道,也许是回族里吧,”祝红惨淡地笑了一下,见赵云澜不接,就直接动手把红绳挂在了他的脖子上,非常仔细地替他带好,“水龙珠是我族圣物,能避水火,保平安,你……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办,就快说完,我能替你做的事不多了。”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低低地说:“龙城不适合妖族修炼,你回到族里也不错,离人群远点,没那么多是非。你四叔是个人物,你跟着他多学着点,有前途,说不定下一任蛇族的族长就是你了。”

他一席话如同交代后事,平静得让人心酸,祝红一冲动,忽然把心里话脱口而出:“赵处,你给我一句话,只要你给我一句话,我从此可以和族人断绝一切关系,刀山火海也跟你跟到底。”

她说完这句话,好像交付了自己的一生似的,忐忑又期待地等着赵云澜回话。

然而赵云澜终于还是避开了她的目光,自嘲地一笑:“咱俩无冤无仇,多年的老交情了,我干嘛这么害你?你以后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祝红眼睛里的光彩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而赵云澜已经从另一边下车去了。

分享到:
赞(696)

评论83

  • 您的称呼
  1. 心疼巍巍。纸都用一堆了

    忘机的无羡2019/07/17 01:19:43回复
  2. 二刷留爪~

    巍巍昆仑2019/07/19 20:38:53回复
  3. 我都不知道心疼谁好,唉

    2019/07/20 16:35:09回复
  4. 不要这么说祝红,特调处的人都很好的,她没有要取代沈巍的意思,大多数人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忍不住卑微。

    哈哈哈2019/08/02 01:34:58回复
  5. 祝红啊啊啊,要哭了

    匿名2019/08/06 20:25:51回复
  6. 哎,真不知道该心疼谁,嗯,我爱巍巍,也心疼红姐,好在红姐最后释然了,我还是心疼巍巍吧,5555555我的巍巍啊,明明那么好那么完美,可是在赵云澜面前,就自卑的不行………

    其实我想看沈美人当受2019/08/06 22:52:52回复
  7. 好像后面巍巍把澜和他的记忆清除了,然后就一直都在虐……

    哭死……哇……2019/08/08 18:46:38回复
  8. 我在这里点的赞恰好是666

    九韶2019/08/11 16:30:06回复
    • 然后我改成了667。hhh

      匿名2019/08/12 19:07:14回复
  9. 这章真是不能看,一看心里就想被人挖了一块一样疼

    巍澜是我的心头肉2019/08/12 11:16: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