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牢笼里的囚徒

无论是医疗研究员还是自由军团的卫兵队, 在林静姝面前全体噤若寒蝉, 一声也不敢吭。

哈登博士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她:“静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林静姝的眼睛里起了血色, 很快又隐去, 她的语气软下来:“没什么, 哈登爷爷,对不起, 只是气话。活死人也比死人强, 对不对?我们并不知道……”

“不,你知道, ”哈登博士难得态度强硬了起来, 他用力将自己的后背从轮椅上撑起, 哑声说,“你知道,你和劳拉一样聪明,你会分不清什么叫‘活着’什么叫‘死了’吗?除了会喘气的尸体比白骨好看一点, 埋在生态舱和埋在坟墓里还有什么区别?你是怕, 你怕他醒过来, 你怕面对他,你还怕面对你自己,你根本就是想……”

他的轮椅“咔”一声轻响,林静姝打开了防滑,把哈登博士固定在了原位。

轮椅轻轻一震,哈登博士连忙扶住扶手。

“在这里, 我说了算,博士。”林静姝嘴角轻轻提起,尖成了一个锋利的锐角,接着,她直起身来,深深地往实验室的隔离门里看了一眼,一字一顿地说,“我说了,维、持、现、状——行了,等他情况稳定一些,立刻来告诉我,哈登博士年纪大了,你们早点送他回去休息,不要让他一直坐在这。”

“静姝,那是你的一厢情愿,”哈登博士这天好像打定主意跟她过不去,“他呢?如果他自己不肯维持现状,你打算怎么办?亲手杀了他吗?”

林静姝脚步一顿。

哈登博士说:“这个世界不可能围着某个人的意愿转,没有人是神,没有人能掌控一切,静姝,你到现在这个地步,还不明白吗?”

林静姝不理他,细细的高跟鞋一下一下地点着地,走远了。

她自以为林静恒只是因为一时手头紧,才被困在第八星系,只是树大招风,才被那些蛆虫针对,所以只要整潭水都混了,他理所当然就能趁机脱困。

她自以为自己挑了一个绝好的时机,直接击碎了联盟和各地中央军之间脆弱的脐带,让整个联盟分崩离析,无所依靠的民众得知伊甸园恢复无望,只能投入鸦片的怀抱。

可是一切都事与愿违。

林静恒,堂堂一个联盟上将,手里攥着白银十卫这把得天独厚的好牌,只要他想,八大星系,域内域外,没有他打不下来的阵地,没有他杀不了的人,林静姝想不通他到底被下了什么降头,竟然能把一把好牌打成这幅德行。

而两年前,就在自由军团本可以快速扩张、无所顾忌的时候,她最大的阻碍竟不是联盟和中央军,也不是其他海盗,而是该死的白银十卫!

通过她的基地,重新召唤的白银十卫!

为什么?

林静恒猜出自由军团背后的人是她了吗?林静姝压根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

如果他没有猜到,这一切都只是阴差阳错,那岂不是说明命运在与她为敌吗?命运的阴影已经纠缠了她五十多年,逼着她走了自己能走的所有偏锋,如果还挣脱不了所谓“命运”,那么她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林静恒猜到了……

林静姝越走越快,好像身后追着一只噩梦里才会出现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随时要把她吞下去。

但是很多事就像一个左摇右晃的天平,总是朝着人们不希望的方向倒过去,“墨菲定律”不仅适用于那些弱小虚伪、对生活怀有不正当期冀的人,也适用于强大的谋杀者和阴谋家。

就像一开始他们不能让林静恒立刻活蹦乱跳起来一样,此时,他们也做不到“维持现状”。

那个意外的信号扰动干扰了精神网,好像惊蛰的雨声,将沉睡的一切都复苏过来,势不可挡。

林静恒身体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脑电波的活动越来越频繁。

刚开始,十天半月才能捕捉到他一点细微的反应,随后变成隔两三天就会有一点动静,再后来,他的脑电波开始像潮水一样连续了起来。

“博士您看,”医生对哈登博士说,“今天早上,他的脑电波尤其活跃,我们扫描了他的大脑和精神网,发现当时他和精神网有微弱的人机互动——像是他在透过精神网往外‘看’。”

哈登博士沉声说:“他的意识活动在恢复。”

“应该是已经恢复了。”医生说,“今天我们成功地和他交流过一次,我们在精神网上机器端口接上了一个简单的打字器。”

哈登博士倏地抬头。

“只是一些简单的字眼或者词,太长的句子他坚持不下来。我们问他身体感觉怎么样,是否有任何不适,大约四十分钟以后,他回答‘没有’。”

“没有?没有不适?”

“那倒不是,以他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身体还没有感觉,”医生随即压低了声音,“博士,您相信我,没有主人的指示,我们不敢给他额外的刺激,也绝不敢给他使用多余的药物和生物芯片,生态舱的全部配置与以前一模一样。”

哈登博士:“唔……怎么?”

“我不想说这种话,”医生说,“但如果主人执意想要达到‘维持现状’的效果,从我的专业角度来看,只能对他使用一些抑制性药物,抑制他的神经活动。”

哈登博士作为白塔第一任主人,是伊甸园和人机交互专家,一听就明白,医生所说的“抑制神经活动的药物”,显然不是普通的安眠药。

如果说之前,林静恒的情况尚且算是“不知死活”的话,那么额外的药物会彻底扼杀这个灵魂。

“博士,我们怎么办?”

哈登沉默了一会:“你去问林静姝,问问她是不是决定要把她亲哥哥做成一具标本。”

林静姝很忙,随着反乌会的蛰伏、联盟与中央军携手,自由军团的大部分活动转向地下,韬光养晦,等待下一个把联盟捅穿的机会——这不难,林静姝相信,因为眼下的团结和正义是建立在谎言上的,联盟已经用一个谎言欺骗了世界近三百年,故技重施,也只不过是秋后蚂蚱的最后挣扎而已。何况数据说明一切,尽管自由军团转入地下,鸦片使用者的数量仍在以一个很稳的增长率上升。

而她再忙,仍然坚持每三天到小行星上去有一次。

医生很委婉地向她说明了林静恒的现状与哈登博士的质问,林静姝听完半天没吭声。

医生于是又说:“如果您决定使用抑制性药物,方案和配药都完成了,就在旁边的医疗舱里存着,随时可以做。”

林静姝走到实验室门口,脚步一顿,打断他:“你们都出去,别来打扰我。”

医生训练有素地闭了嘴,把实验室里的人都叫走了,连同门口卫兵,一起清场到五十米之外。

生态舱环境与外界完全隔绝,将里面的人照顾得很好,透过透明的罩子,甚至能看出他脸上有几分血色,神色安宁,好像只是在午睡……有点陌生了,林静姝想。她印象里的林静恒总是冷冷的,眉头有一些不舒展,目光带着尖锐感。

原来这张脸也有平和得近乎温柔的表情吗?

“他们跟我说,你正试着使用精神网,那你现在能听见我说话吗?”

生态舱里的人没反应,扫描仪和连接着精神网的小屏幕也没反应,林静姝背着手观察了片刻,觉得自己可能是赶上他“休息”的时间了。

她缓缓在旁边坐下,手指搭在旁边的医疗舱上,细细的描摹过一个按钮——只要按下去,医疗舱就能伸出注射器,自动将抑制性药物注入到生态舱里,他会回归沉睡。

“活着很累的,你不觉得吗?”林静姝将手肘撑在膝盖上,不堪重负似的托着自己的脸,轻轻地说,林静恒当然不能回答,她就歪着头,垂下目光看着他,“他们说,你十四岁进乌兰军校,一入学就是那一届内定的优秀毕业生,毕业以后一直是联盟的暴风眼,这些年一定很不堪重负吧?”

“你肯定没看过小说,我看过不少,他们不喜欢我太努力,我只好如他们的意,尽可能沉浸在无趣的消遣里——你知道吗,恐怖故事和冒险故事的设定是很像的,两种故事的主角都会遇见可怕的反派,对方都想千方百计地杀了他们,但你知道它们有什么区别吗?”

林静姝顿了顿,自言自语地说:“比如一个人,他有亲人朋友,有工作,有生活,心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愿望……然后他有一天,他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门是打开的,门后面躲着一个等着咬断他脖子的杀人犯,你看到这里,会心惊胆战,联想很多,想他的家人是不是都已经死了,想他该怎么才能逃得掉,就算能逃掉,以后会不会被追杀?他的工作怎么办?现在的生活会不会因此毁于一旦,他一辈子会不会就这样完了?这就是恐怖故事。可是同一个场景,同一个杀人犯,如果把主角换成另一个变态杀人狂呢?你看到这,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会很兴奋,只想看主角怎么精彩反杀对手,这是冒险故事,静恒,你喜欢哪种?”

林静恒沉默不语。

林静姝冲他笑了一下:“你知道比较这两种故事,我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论吗?你在乎的东西越多,就会越恐惧,越容易被逼到绝境,被一步一步逼到绝境的人,会崩溃,会疯狂,甚至能活活把自己吓死——除非你变成跟他们一样的人,放弃那些拖你后腿的渴望,放下了,你就无所畏惧了。”

“你知道当年管委会为什么选择我吗?”

“因为劳拉出走的那天,潜入了培育所,提前十几天,强行把我和你从培育箱里提了出来。所以你一直以哥哥自居,搞不好是没道理的,可能你只是出生的时候比我重一些,看起来比较大而已……管委会那边接到举报,逼迫父亲出兵追捕她。她和伙伴分头带走了我们两个,伙伴被秘密逮捕,连带着你一起落到他们手里,我则一直被她带上机甲……直到她自爆前,把我放进生态舱抛出去。”

“因为这个,他们就一直怀疑我身上有什么。”

“他们以‘早产儿健康检查’为由,把我们带走,发现我的精神阈值高于均值七倍标准差以上,你相信我是个天才吗?巧了,管委会也不信。所以父亲林蔚死后,他们挖空心思也要把我领走。可是你猜怎么样?我这个‘天才’,其实是劳拉用一针半永久形舒缓剂的制造的,直到我成年,效果逐渐消褪,他们才知道被骗了,她早就把禁果给了陆信,为了吸引管委会的视线,不惜以自己的孩子当诱饵。如果不是林蔚死后,陆信自己跳出来和他们抢人作对,禁果在他那的事可能一直也不会暴露。”

“半永久舒缓剂早在联盟成立之初就被禁用了,因为有很大概率会对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我还没体会,也许没到年纪吧,说不定老了会痴呆?”

“这本来应该是我们两个一起承担的命运,你临阵脱逃了,我有时候想起来,觉得很嫉妒,也很恨你,我们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但有时候又很庆幸,因为你是另一个我……但是静恒,你现在……还真的是另一个我吗?”

“几十年,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他们致力于把我训练成一条听话的狗,我用过的非法禁药大概比你这个一直跟海盗打交道的人见过的还多。”

“还有那些神通广大的白塔余孽,逃脱了伊甸园监控的哈登博士,一个圣人,曾经被自己的手下出卖,隐姓埋名逃亡多年,连老朋友和最心爱的学生也不肯再相信,可能唯有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女孩能让他放心吧?”林静姝意味深长地往实验室监控器里看了一眼,殷红的嘴唇上露出一点尖刻的笑意,“他担心这个小女孩在管委会不择手段的洗脑下变成一个傻子,于是不遗余力地暗度陈仓,不断地和她接触,不断地往相反的方向拉扯她的灵魂,美其名曰救她,保存她的‘自由天性’。”

“自由天性——多么奢侈,她想都不敢想,她觉得只要一点‘便宜的’人身自由就很好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呢,亲爱的哈登博士?因为你需要一条亲生的毒蛇,咬进管委会的根系里,是不是?那就不要抱怨了,养大毒蛇的人,被毒蛇咬上一口,难道不正常吗?”

也许是错觉,但监控镜头缓缓地偏转了一个角度,仿佛不忍心看她。

这时,架在生态舱上面的扫描仪突然有了一点动静,生态舱里的人产生了微弱的脑部活动。

林静姝倏地抬头,盯着仪器上的曲线看了片刻,她隔着透明罩子,伸手抚摸过林静恒的脸,脸上还带着冰冷的笑容:“留下来陪我吧,我只剩下你了。”

她说完,转向医疗舱:“启动抑制性药物注射进程。”

医疗舱发出没有感情的警报:“抑制性药物,将对病人的神经系统造成无法预知的伤害,是否确认?”

林静姝:“……”

医疗舱再次冲着空荡荡的实验室发问:“是否确认?”

这时,连着精神网的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单字:“……谁?”

控制精神网的人非常吃力,简单的一个字竟有拼写错误。

林静姝狠狠地一震。

扫描仪上显示他正不断试图扩展精神网,通过精神网往外“看”,扫描仪上显示,无形的精神网弥漫过来,渐渐地笼罩过她站着的位置,林静姝细细地颤抖起来,竟有夺路而逃的冲动。

屏幕上沉寂片刻,随即又出现一行字:“你是谁?”

这一次,他自动修正了方才的拼写错误,林静姝却没注意到,眼前一片模糊,怎么都擦不干净:“你不认识我了吗?”

医疗舱第三次发问:“是否确认?”

连着精神网的小屏幕,迟缓地出现一个字:“……你?”

林静姝猛地抓住了身后医疗舱抬起的机械手:“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不。”

“不”字随即消散,又一行有拼写错误的字迹出现:“不要哭。”

这三个字击溃了她,林静姝突然转身,从实验室里逃了出去,她仿佛已经不堪忍受,一秒都无法在这个小行星上待下去,直接乘机甲离开了,并在三个小时之后,下令销毁小行星上的机甲收发站与一切太空交通工具,用太空监狱专用的电磁屏蔽网屏蔽掉它所有对外信号,把这小小的行星变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牢笼。

牢笼里只有一个囚徒,与一个星球的“狱卒”在一起被困在这。

一百天以后,“囚徒”第一次成功主动退出了精神网 ,睁开了他自己的眼睛。

他躺得太久,已经不习惯自己的身体了,只有眼珠能动,灰色的眼睛显得十分清澈,一副忘却悲欢、无所牵挂的模样。

被留下的哈登博士推着轮椅独自走进来,摆摆手,让所有人都出去,屏蔽了实验室里的监控。

林静恒看着他,目光没有一点波澜,似乎根本没认出这位著名的联盟叛逆,还有一点好奇。

两人一躺一坐,沉默地对视良久。

“大脑受损时,无法完全控制精神网,很难维持正常的意识活动,是一个人最诚实的时候。”哈登博士说。

林静恒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所以当他执意要说谎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些不受控制的错误,例如拼写。”哈登博士说。

清澈无辜的灰眼睛冷了下来。

分享到:
赞(16)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留给我一点美好的兄妹情幻想行吗……博士你好无情

    匿名2018/11/01 00:42:33回复
  2. 啊啊啊妹妹我爱你

    匿名2019/01/07 20:02:21回复
  3. 太苦了我的天

    匿名2019/01/07 20:02:43回复
  4. 越看越心疼林静姝……

    匿名2019/01/21 19:23:40回复
  5. 不到结局主角不死定律…万幸

    拾凉2019/02/04 11:33:10回复
  6. 玛德博士你不要煞风景好嘛?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7:29:5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