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愿我们重逢于地狱,再会

林静恒刚刚卓有成效地掀翻了一个诡异的毒贩老巢, 干掉了几位张牙舞爪的怪胎芯片人, 准备带着这掉落的芯片,回去给他东拼西凑来的工程队分析分析有什么玄机……他还打到了一大笔目测就很可观的物资——两百多平方公里, 这么一个巨型人造空间站, 里面装的都是精良的军需, 感谢伟大的科技,一根营养针能支撑一个新陈代谢不太旺盛的人数月的生命, 这地方储备的营养针足以让八星系政府大松一口气, 在这个操蛋的时代,这玩意甚至还能用来给新政府的货币增信。

他差点变成一个靠“打猎”养家的猎人, 穷且忙碌、拖家带口。

直到他看见这个女人。

她把他从荒凉肆意的八星系, 一下拽回冰冷的联盟里, 林静恒表情空白地站在那,一时几乎忘了自己在哪。

林家兄妹的父亲林蔚将军,应该算是个很纯粹的权贵子弟,父母都是为联盟政府牺牲的烈士, 林蔚本人则被老元帅伍尔夫养大, 联盟元勋都是他的叔伯长辈, 如果没有意外,他这一辈子,应该是按部就班地升官发财,要是有点才华,可能会成为新一任军委元帅的候选人,一辈子平庸也无所谓, 那样,他的人生还会更轻松一点,敌人大概就只有中年后的发福谢顶,与家里叛逆不服管教的熊孩子们了。

这样一个男人,也许会是个斯文稳重的好父亲,也许会是个四六不着的浪荡子,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似乎都不该是个沉默寡言、眼神阴郁的男人。

他死得太早,林静恒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那双好像被冰镇过的眼神,以及从来不笑。

林蔚当然没有虐待过自己的孩子——伊甸园下的文明社会里也不允许发生这种事,但他也并不是一个能让孩子撒娇、问他“妈妈在哪”的人。

林静恒依稀记得,他很小的时候,似乎无来由地对林蔚有很深的畏惧,家里像是从来没有过劳拉这么个人,即使是以前在联盟,也只能从网上找到几张老照片。

这居然是他第一次看见会说会动的劳拉格登。

而她在行将窒息的火海中说:“人机交互技术最早应用于娱乐,此后一分为二,分别进入太空机甲与民用智能生活领域,早在旧星历时代,就已经相对成熟。联盟成立后,曾在战乱年代毁家纾难、推动联盟成立的人们试图重建家业,也推动社会经济发展,于是开创了一大批支柱产业,联盟中央在早期给予了他们最大限度的扶持,其中,‘伊甸园’是最重要的项目,由众所周知的那八位大人物牵头。联盟中央政府作为最大股东,最初的构想只是做一个公共服务平台,统一所有星系的人机交互协议,让所有公民平等且方便地享受社会福利而已。”

“事情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的?”

“从伊甸园立法开始——”

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历史事件——新历21年,人工智能医疗舱全面取代人类医生,医疗舱依托于伊甸园,而伊甸园让所有医疗舱共享数据,相当于是全世界的人同一时间拥有同一位“健康管理专家”,安全高效又前沿,并成功地解决了医患关系问题。

然而相应的,病人个人隐私问题浮了起来,并在此后几年引起了社会关于伊甸园的第一次质疑,当时,大多数人是拒绝伊甸园的“实时健康管理”功能的,更不用提接受它来监控自己的激素与情绪水平。

新历26年,一起著名的丑闻引爆了人们对伊甸园的抵制——某位政府高官子弟追求一位女星,遭拒后怀恨在心,通过贿赂,得到了她的个人医疗记录,包括她治疗躁郁症及性瘾的记录。这位女星的公众形象一直十分健康励志,猥琐男人为了报复,把她的隐私记录公之于众,不过这个大傻子没想到的是,这事不但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效果,反而引发了民众对个人隐私安全的恐慌,当时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受害人,满大街都是举着自由宣言抗议的人群,倒逼联盟政府立刻调查,揪出一串伊甸园管理中的贪腐分子,全部处以重刑后,联盟宣布为伊甸园立法。

《伊甸园法》可以说是当代文明与民主的伟大胜利,在这次事件里,联盟中央政府的反应没有辜负《自由宣言》,对民意表达敏感且异常重视,执法和立法部门效率极高,摆明了态度,不会姑息任何人——伊甸园八大董事中最德高望重的一位因为女婿涉案被捕,公开致歉后支付了巨额社会赔款,从此退出管委会,八董事变成七董事。

“真实数字是,在26年丑闻爆发之前,只有3%的公民选择使用伊甸园的‘健康监控’功能,都是顽固慢性病患者,远非当时宣传中提到的30%,这个数字真正开始上升,恰恰是在丑闻之后。”劳拉格登说,“立法会开始讨论《伊甸园法》后、八董事变成七董事后,《伊甸园法》公开征求意见,七次修订,每一次修订,这个数字都会上升,立法定稿颁布后,伊甸园的监控功能使用率上升到了64%……”

“格登博士!”视频背景里有人大叫,“逃生的生态舱已经准备好了,快走!”

劳拉格登往声音来源处看了一眼,并不理会:“这次事件的结果,是民众皆大欢喜,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文明在前行,自己的声音是能被人听见的,他们的抗争和参与能让联盟变得更好——同时,也让一些聪明人感觉到了联盟这个社会的运行规律。”

“此后百年,伊甸园每次出问题,都会引发民意浪潮,有一个循环在不断周转——群情激奋,自由的民众和谦逊的中央政府一起揪出‘敌人’,和他们斗争,最后正义战胜邪恶,修订伊甸园法,欢喜大结局。同一个套路,无限次循环后,人们开始把伊甸园扣在自己的脑子上,将它当成最知心的亲人,吃喝拉撒都要报备,短短百年,竟全体相信了教育可以灌输的鬼话,任凭这东西往自己和孩子脑子里随意刻画,把人变成一块速成的芯片。”

“因为愤怒了别人允许你们愤怒的,抗争了别人引导你们抗争的,取得了剧本上写好的胜利,就自以为自己成了命运的主人,自觉脊梁端正,脚下无限自由,”女人尖锐的嘴角露出一个尖刻的笑容,“除了驯兽师的猴子,我找不出比民意更愚蠢的东西了。”

“那么我再公布一个真相——伊甸园法中的每一条款,在被写入立法之后,都再不会被人违反触犯,就好像这条法律不是写在纸面上,而是写在人类基因里,不是明析赏罚,而是像上帝之手一样取缔了凡人在这方面作恶的意愿与能力。”

“真相二,当伊甸园想要渗透进一个新的领域不顺利,推广半年内民众接受率仍在10%以下时,伊甸园系统中就会出现几匹害群之马,被拉出来公开审判,像被绑上火刑柱的祭品,等焚烧过后完成‘立法仪式’,伊甸园的光就会普照大地。”

“真相三,‘立法仪式’刚开始平均每两到三年就会有一次,后来频率渐渐走低,至今距离上一次立法仪式已经有十五年,随着社会发展,以后这种仪式将会消失在文明的长河里,因为大家足够训练有素、幸福美满,已经不会再他提出异议了。”

她所在的机甲里传来一声惊呼:“格登博士,快离开,最后一架护卫舰被他们击落了!”

劳拉格登一笑,对着镜头说:“是吗,林将军,看来你今天手很抖啊,这么大的一个目标,这么多轮有效射击都没有击落我吗?”

“博士,他们发来信息,要求我们投降。”

劳拉格登面无表情地一耸肩:“告诉他们稍息。”

“博士,对方在试图入侵我们的精神网!”

“哦,”女人一低头,取出了一个芯片注射器,对着屏幕戳进了自己的脖子,“抱歉了将军们,我没有经过军事训练,不方便和你们拼精神力或者掰手腕,所以我要作弊了——精神网给我,他们抢不走。”

林静恒像是被冰水漫过头顶——那芯片注射的位置,与方才扑向他被打死的怪胎芯片所在的位置一模一样!

可是她给自己注射的芯片,明显比自由军团那种注射完就脑残的破玩意高明得多,那么是不是有可能,芯片毒品“鸦片”的来源就是她——“鸦片”的制作人没有得到完整的整套技术,而劳拉格登明显与反乌会有联系,当时自由军团才会趁机袭击反乌会的老巢?

“为什么这个完美的世界上会有空脑症的存在,为什么以我们的技术,至今无法解救这些被‘诅咒的可怜人’?朋友们,你们每天都在为被迫流落到八星系的同胞垂泪吧?直到现在,白塔仍有专门的研究小组在夜以继日地试图攻克空脑症问题,不容易啊——这当然不容易,因为空脑症恐怕是灵魂对我们最后的警告。”

“亲爱的陆信上将,知道你的第八星系为什么必须受苦受难吗?联盟真的缺那一点扶贫的钱和情怀吗?别开玩笑了,只有对比,才能让大家对伊甸园忠贞不二。真遗憾,你也许不会有机会听见我说的话,我的朋友,希望你放聪明一点,别像个猩猩一样总是热血上头,否则二十年以后被‘民意处决’的,可能就是你了。”

机甲又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同时,机舱里传来警报声:“二号备用能源损坏,注意,二号备用能源正在脱离机身——”

正在追杀他们的人可能是个帕金森,打了半天,就变换着角度击中了几个备用能源,想耗尽他们的能量后强行捕捞。

劳拉格登好像十分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林蔚啊林蔚……”

“十五年前,我的上一任白塔负责人,我的老师,被绑上火刑柱,罪名是反人类,勾结域外海盗,利用职务便利,取得彩虹病毒变种,试图利用它进行非法基因改造研究,他还涉嫌多起人口失踪案,传言失踪的人被抓去做了人体实验,丧心病狂,伊甸园都治不好他的变态——因为他,伊甸园系统还变成了强制注册,这样,以后每个公民都会‘活见人,死见尸’,再也不会有‘失踪’这个概念了……不知道他们会给我安一个什么罪名呢?”她那双冰冷的灰眼睛里开始闪烁起微光,面向镜头,“域外的诸位,人类的自由之光在你们手里,先知们,为了生命和自然,我将奉献自己的一切,愿我们重逢于地狱,再会。”

视频陡然结束,满座鸦雀无声。

好半晌,图兰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开了口:“是这样的,反乌会的这份核心机密文件夹里,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细节的财务账单,记录了来自域内‘反乌会’组织的大笔资金支援……可以说,反乌会能在域外立足,成为海盗三大势力之一,就是因为这个。域内反乌会名单里的这些人名并不让人震惊,我们都知道,白塔第一任负责人——劳拉格登女士的前任哈登博士,就是因为反人类入狱的,他和他那一批被捕的联盟军政界人士就是域内反乌会的早期成员,没想到格登博士接过了他的衣钵……”

爱德华总长打断她说;“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她是被联盟秘密处决的吗?”

“唔,”图兰小心翼翼地透过远程通讯屏幕看了林静恒一眼——林静恒,也许是因为信号延迟,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也可能是能源耗尽前自爆……不过格登博士这个事确实是被联盟捂住了,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只是听说她因病……”

“联盟不可能先后用‘反人类罪’处决两任白塔负责人,那就不是用适当的人引起适当的社会愤怒了,会给社会造成什么印象?再愚蠢的民众也会觉得这里面有阴谋。”林静恒突然说,“何况以当时林蔚将军在军委的地位,如果他执意想掩盖这桩丑闻,军委会替他出面的。”

林蔚去世前留下遗书,拒绝死后入碑林,他希望自己死后能彻底被人遗忘,彻底消失在联盟的历史里,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林静恒说不清,他环顾四下,觉得非常讽刺,命运像一根麻绳,死死地绕着他的脖颈,他喘不上气来:“加密文件里还有什么?”

“女娲计划。”图兰说,“136年彩虹病毒大爆发,甚至流入联盟,联盟紧急组织传染病与微型人工智能专家研究抗体与疫苗,成功以后,伊甸园管委会把彩虹病毒防疫加入到了伊甸园的医疗健康系统里,同时,人们注意到了彩虹病毒会让细胞退化的特性。域内外的反乌会做了大量研究,认为这可能是人类进化的钥匙,所以有了‘女娲计划’——伊甸园笼罩下的人类社会毫无希望,人类的未来在域外。联盟在伊甸园下是万众一心、无从征服,当时哈登博士他们认为,域外海盗无法靠武力打碎伊甸园网,即使有他们的科技和物资支援,所以在壮大域外海盗的军事力量同时,他们希望能培养出更强、更聪明、更完美的进化人……加密文件里有大量女娲计划的材料……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找到生物芯片的相关内容,也许是传输途中遗失了。”

“女娲”,“伊甸园”——来自古老地球时代的美好神话,被后人们泼了一碗黑压压的人血。

好一会,爱德华总长突然开口说:“为了生命和自然……为了抗争自由。”

他十指交叉在一起,抵在额头前,突然低头一笑:“真是伟大的先驱们,那当初彩虹病毒死的几亿人,被凯莱亲王那个疯子炸成渣的三个星球,还有现在挨饿的,差点死于彩虹病毒变种瘟疫的我们算什么?这叫什么?‘每个人生来自由,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自由吗’?【注】”

作者有话要说:  注:总长最后一句话化用自“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by《动物庄园》

分享到:
赞(45)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我tm看得糊里糊涂,一大段一大段的话我真的没看懂。。。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3:05:14回复
  2. 林蔚其实是真的喜欢劳拉登格

    逸远2019/03/19 20:01:10回复
  3. /略感头疼

    Luke2019/03/21 13:01:04回复
  4. 妹妹继承了妈妈,妈妈的信仰高于爱情,而妹妹的信仰大概高于亲情,她们大概是“利益高于一切”,当然,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这一点听着挺牛掰的。哥哥那里可能是爸爸安排的?为什么不选妹妹这一点,大概穷养儿富养女啊哈哈,好了就当看了废话吧……我没什么思路

    长逝君怀2019/04/05 20:06:03回复
    • 因为愤怒了别人允许你们愤怒的,抗争了别人引导你们抗争的,取得了剧本上写好的胜利,就自以为自己成了命运的主人,自觉脊梁端正,脚下无限自由,”女人尖锐的嘴角露出一个尖刻的笑容,“除了驯兽师的猴子,我找不出比民意更愚蠢的东西了。”
      林家的女人,都是悲剧,因为他们有男人都不及的魄力,天赋,骄傲,这注定了她们不甘平凡,不会追逐世界逼迫她们追逐的爱情

      逸远2019/06/16 22:24:23回复
  5. 好像追求自由是没错,但强行让人所谓进化也是有点。。。嗯啊,刚想同情下反乌会

    小十六2019/04/23 09:27:06回复
  6. 看到这里这都觉得卧槽了,p大的文虽然慢热但是讨论的思想内核真的很深啊

    郭栖2019/05/18 01:58:23回复
  7. P大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呢٩(ˊωˋ*)و

    Nymph2019/06/11 23:43:39回复
  8. 这是怎样的一个阴谋啊。。所谓的光明怎么会不留下一丝阴影!为了让人们察觉不到阴影,所以干脆把人们投入黑暗之中,并且将黑暗命名为,光明
    伊甸园的做法简直就像是在人们的大脑里插一根导线,输入指令,刺激人们强行快乐,感受不到别的信息
    这太疯狂了。。。我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说“不能因为疯子人多势众就相信他们口中的真理”

    墨蘼馨2019/06/21 11:18:12回复
  9. 其实林蔚不是手抖,只是不愿意杀格登罢了。他非常喜欢格登的。

    匿名2019/07/04 09:31:38回复
  10. 林蔚和劳拉这对贼虐

    顾昀我老公2019/07/06 13:14:58回复
  11. 每个人追求的毕竟不一样,这是时代悲剧的共性吧,不可避免的。

    千里2019/07/09 15:39:34回复
  12. 哇这个有点 费脑细胞

    苏沐晚2019/07/17 11:54: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