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

陆必行自认不是个迷恋肉体的人, 他欣赏美好的人体, 就像外行人欣赏通俗的艺术品,囫囵看个大概, 一饱眼福, 过后也不会太往心里去, 他能在古往今来和浩渺星空中找到无穷乐趣,觉得自己的征程漫长而充满期待, 因此不怎么相信古典理论中对荷尔蒙与性欲力量的崇拜, 而其中隐含的——诸如“圆满”、“征服”、“羞耻”之类的心理反应,似乎也有夸大之嫌, 好像都只是当时社会意识形态的投射而已。

就算是当年在北京星外捡到一丝不挂的林将军, 他也无邪得问心无愧, 那时林静恒在他眼里,和整天出现在广告里的男模们没什么区别,司空见惯,还不如小黄书给人遐想的空间大。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这个人对他来说开始不一样了。

当一个人会沉迷于另一个人挑眉、微笑、随便一抬手之类的小动作里时, 这具碳基的皮囊也就不再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位了, 对陆必行来说,他整个人都好像成了一个巨大的宝藏,每一点细节都值得反复玩味探究,连那衣领上洗涤剂和烘干机留下的味道都沁人心脾,有了生命似的,直入心口, 像一卷懒洋洋的藤蔓,把他就地缠缚起来,按着他的头,逼迫他凑近。

陆必行鬼使神差地想破坏他那整整齐齐的衣领,于是忽然侧过头,在林静恒的领口上咬了一口,感觉牙尖碰到了汩汩跳动的血管,而林静恒轻轻地颤抖了一下,陆必行又突然回过神来,好像闯祸后受了惊吓的幼兽,讪讪地缩回牙,退了半步,隔着半米,慌张地瞪着林静恒。

他手脚麻木,胡思乱想:“我、我我在干什么?我想什么呢?他生、生气了吗?图兰是不是对我做什么手脚了?”

但林静恒没有发火,也没有冷嘲热讽,他的痛觉神经不太发达,感觉陆必行好像咬了他一口,不疼,有点意外,于是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把,闻到了一股很淡的酒味:“你喝酒了?”

“对啊!我喝酒了!”被提醒的陆必行恍然大悟地想——就跟那两口破米酒能解释一切似的,“醉酒的人就是容易莫名其妙的兴奋,自控力就是会下降啊。”

陆必行找到了这么一个理所当然的借口,爽快地把他贴着“文明素质”的脸皮撕了下来,很放纵地重新腻歪回去,嗅着他的呼吸,突然一笑,胡言乱语似的小声说:“将军,我是不是出生以前就认识你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

林静恒倏地一震。

陆必行端详着他的脸,小小地抽了口气,闭上眼睛,带着点“轻拿轻放”的小心劲,他的嘴唇落了下去,同时,他忍不住伸手探进林静恒的制服外套,隔着薄薄的衬衫,探险似的手指抚过他的侧腰。

林静恒的感觉就有些复杂了,因为他为了方便,这会是连着这台小机甲的精神网的。

连着精神网的人,相当于有两套感知系统——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眼睛既能看到近在咫尺的青年,同时也能透过机甲精神网,看到外面忙忙碌碌的人、不远处的指挥所、以及指挥所门口虎视眈眈的独眼鹰……此人还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了一眼!

当他耳畔回响着陆必行那句“是不是出生以前就认识你了”,同时也能听见机甲站点名的广播、经过此处的军人们军靴齐声踏地的声音。

林静恒被那一点若有若无的甜酒味包围,浸在四面八方的陆必行里,仿佛要在溺毙在这极端私密封闭的地方,同时,也仿佛置身于大庭广众之下,放肆地触碰他放在掌心里珍视的人。

陆信石像的目光好像穿过大半个银河城、军事基地和机甲厚厚的舱门打在他后背上。

他觉得自己漂在半空中,又被钉在舱门上,青年人的气息滚烫而真挚,机舱冰冷而坚硬,复杂的感官洪流一般席卷过他,激起更复杂的感受——三十多年来他每次午夜梦回时对自己与未来的痛苦诘问,那些涌动的、滚烫的与颓靡的血气,沃托死去的碑文与八星系活跃的生命力……

这一切让他无比渴望,无比畏惧,无比珍视,又无比羞惭,百感交集于每一寸冬眠许久的神经末梢,它们像是被火苗燎着的森林,一发不可收拾地燃烧起来。

陆必行突然轻轻地说:“原来你不是性冷淡啊,将军。”

林静恒倏地按住他的手,机甲内部的舱门应声而开,陆必行倒退几步,被他抵在一个小沙发旁边。

林静恒轻声附在他耳边说:“我等一会还要走,时间太局促了。”

陆必行没听懂他的言外之意,表情有些迷茫。

他那目光非常纯粹,像沉淀过的山泉,爱憎在里面都一目了然,瞳孔清澈得能当镜子用,林静恒罕见地犹豫了一下,总觉得自己像在污染一块没有脚印的雪地,抬起了脚,半天不知道应该往哪踩。

“你……”林静恒顿了顿,“在第八星系这么多年,没有试着喜欢过别人吗?也许你应该试试。”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非常矛盾的,觉得陆必行值得更好的,可他想不出“更好”是要多好,同时,自己既不舍得放手,也断然不放心把他交出去。

即使陆必行心有九窍,也没能读懂他那一刻乱麻似的情绪,十分意外地问:“啊?林,你的风格不应该是‘我要是敢朝三暮四,就炸了我的三,移平我的四,再顺便打死我’吗?呃……完全打死还是不要了,可以留一口气给我深刻反省。”

林静恒低头笑了一下,摇摇头,心想:“那怎么可能?”

他的手背掠过陆必行的下巴,手指轻轻一蹭,衬衫上的扣子就识相地自动弹开了。

攒了半天贼胆才敢动手动脚的陆必行猝不及防地和他的掌心亲密接触,忽然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汗毛都战栗地竖了起来,也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激动。

“别怕,”林静恒轻声说,“没那么多时间,我用手。”

陆必行——这个纸上谈兵多年、很没见过世面的纯情青年,听了这话,灵魂瞬间达到了启明星的第二宇宙速度,脱缰野狗似的挣脱了引力,仿佛要化身桌球,把第八星系的每颗小行星都撞一遍,撞得他晕头转向、言语失灵,只会颠来倒去地叫林静恒的名字。

不过……他神魂颠倒了不到一分钟,很快又正回来了。因为接下来的事,不是灾难也差不了多少了。

图兰卫队长那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猜测居然全都说中了,林静恒着实不大会“照顾”别人——陆必行怀疑,这位可能是个在流氓堆里假装自己闷骚的“真禁欲系”,连自己都没怎么打发过,非但不得要领,而且大概也是紧张,还有点没轻没重,这罕见的笨手笨脚成功地把旖旎的气氛一路带到了“手忙脚乱”和“左支右绌”,两人狼狈成一团。

林静恒:“……”

陆必行想不出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反应,他憋了两秒,决定顺应本心,于是“噗”一下笑出了声。

林静恒把随手放在一边的外套捡起来,摔在他脸上:“笑什么笑!”

陆必行越想越觉得啼笑皆非,抱着他的外套闷声笑得停不下来,突然觉得这个恼羞成怒的男人比什么时候离他都近,近出了真实无比的亲密感,感觉很微妙——反正如果这会他再心血来潮地咬林静恒一口,不会担心冒犯他惹他生气了。

“你自己收拾一下,我走了。”林静恒板着脸,“你……又干什么!”

陆必行伸手勾住了他的衬衫,把他扎好的衬衫下摆拽了出来,陆必行把笑出来的眼泪抹掉:“哎,你能从会议室旁边的那个‘衣柜’里搬出来吗?去我那好不好?我那离指挥所也不远啊。”

“好好说人话,别撒娇,”林静恒把衬衫下摆抢回来,“你爸呢,栓起来?”

陆必行张嘴吹了一口大牛:“我摆平。”

林静恒脸上还有点挂不住,没说行,也没说不行,扣好了扣子,重新整理好仪容,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脚底下却抹了三层油,转身就走。

陆必行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背影,无师自通地朝他吹起口哨来,林静恒走到机甲舱门口,卸下精神网,才想起自己身上少了点什么:“外套还我。”

陆必行的口哨转了个花腔,四肢并用地抱住了林静恒那件制服外套,把脸埋在上面,冲他挤眉弄眼地深吸了口气:“不给。”

林静恒黑着脸无奈,皱着眉纵容,要不回来,也惹不起他,只好匆匆穿着衬衫回指挥所去了。

他离开半天,陆必行才抱着他那件外套爬起来,无端雀跃,没什么具体事由,就是很开心,口哨停不下来,觉得自己对着冷冰冰空荡荡的机甲都写首诗或者唱个什么歌,站着酝酿了一会,实在没有这个才能,脑子里只会乱七八糟地跳出些别人的句子,驴唇不对马嘴地烩了一锅,他觉得很有意思,想记下来发给林静恒,刚一打开个人终端,又发现自己全忘光了。

混搭的诗词歌赋随着他无数个火花似的念头顺流而下,只留下他震荡过后、十分静谧的灵魂。

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里都要有爱情呢?难道除此以外,大家没什么好写的了吗?

陆必行这时才有点明白了,原来真的很值得一写。他把那件外套搭在肩上,悄无声息地从机甲隐藏的舱门里溜了出去,听见机甲站里在说“各部门就位”,走向独眼鹰。

独眼鹰刚才看见林静恒匆忙在指挥所里点了个卯,带着一帮人上了重三,放心了,以为自己蹲点蹲得大功告成,此时正要走。

看见陆必行晃悠到他面前,独眼鹰明知故问:“找谁?要干嘛?”

陆必行故意干咳了一声:“找林将军,我听说军工厂的规划图出来了,来看看。”

独眼鹰叼着烟屁股,斜眼看着他装――军工厂规划图的设计底稿就是工程队这帮人搞出来的。独眼鹰嘴一撇,贱模贱样说:“林将军啊,林将军不在,我刚看见他走了,要飞外星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也没准顺便去攻占个第七星系吧。”

陆必行就“哦”了一声,当着老波斯猫的面,跟做服装广告似的,把林静恒的外套缓缓披在身上,事无巨细地向独眼鹰展示了这件衣服的全部细节。

独眼鹰莫名其妙了一会,陡然反应过来这件军装外套是谁的,再一看陆必行发丝凌乱、春风满面的贱样,疯了:“林静恒堂堂一个……他是黄鼠狼变的吗!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也干得出来,要不要脸了?!”

陆必行吹着流氓哨,欣赏独眼鹰暴跳如雷。

独眼鹰抬手在他后脑勺上掴了一巴掌:“滚蛋,别在我这散德行,养你还不如养盆花!”

陆必行靠在指挥所大楼门口的石阶上,不痛不痒的挨了老波斯猫一爪子,晃了晃头:“爸,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这么长时间了,你承认对他有误会了吧?”

独眼鹰:“误会他是个王八蛋?我误会了吗?”

然而话是这么说,他眉目间的暴躁却少了很多,独眼鹰一低头摸出根烟,睨了陆必行一眼,看他一无所知的傻儿子被人迷得五迷三道的二百五样,就知道这块“人形虎符”早归了林静恒。他大可以以此高调回归联盟,召齐白银十卫,挟持所有正在第一线和海盗对抗的陆信旧部。

在这样妖魔鬼怪频出的乱世里,狠毒的人可以轻易翻云覆雨,远不必像他一样小心谨慎、瞻前顾后。

他把陆必行身世的秘密捂得比自己还紧,他留在第八星系,甚至小心地把自己这个注定腥风血雨的人物隐藏在爱德华总长的幕后,生怕招来狂风,吹倒这片荒原上尚且脆弱的新草。每次都大言不惭要见死不救,每次都把自己折腾得九死一生,实在不是个野心家的料。

独眼鹰虽然暴躁,但也不傻,听说陆信在联盟的旧部们后来的去向,慢慢也后知后觉地想明白了一点,只是有时候一想起来,依然十分窝火,觉得林静恒这小子太刚愎自用,那副“我安排一切,我不解释,我谁也不信”的臭德行欠一顿臭揍。

陆必行说:“你说他是陆信将军的养子,那不是你追随过的人吗?林还跟你们还一起修建了广场和新政府,你怎么不能对他爱屋及乌一点?”

独眼鹰嘟囔了一句:“陆信教育不出这种混蛋玩意,肯定是他自己瞎他妈长的——你到底看上他哪了,欠人虐吗?”

陆必行脱口说:“长得帅啊。”

独眼鹰无法反驳,被他噎了个倒仰。

“长得是特别帅,我小时候看他照片都能舔半天,承认吧,爸?”

“谁是你爸?我不是你爸,说多少遍了,你是我从垃圾箱里捡的,我生不出你这种二百五色狼,滚滚滚!”独眼鹰有气无力地一摆手,嘴里说着让陆必行滚,自己失魂落魄地站起来滚了,决定揪几朵小白花到陆信石像前谢罪。

这时,一个工程队的研究员匆匆跑过来:“陆老师,你在这啊,我正找你呢!”

陆必行心情飞扬地应了一声:“什么事?”

“上次你们从反乌会老巢里缴获的加密文件,我们按你的方案,试验了波尔洛旋转加密,找到了一点门路,快过来看看。”

陆必行一跃而起。

二十分钟后,简单休整的图兰也赶了过来。

研究员们一个个表情狂热,基本已经不记得他们在弄什么了,全体沉浸在了解锁游戏的乐趣里,陆必行带着一帮八星系四处搜罗来的技术宅们开了个短会,连总长的召唤也不理会了,专心致志地破解加密。

图兰在旁边开了个小休息室,替林静恒批阅完了近期军备消耗,正在就第八星系征兵计划写意见的时候,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声欢呼,她连忙合上个人终端,赶了过去。

只见正中央三百六十度的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文件和资料露出了真容。

研究员试着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一个女人面向镜头,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她穿了件研究员的白大褂,长发简单地在脑后扎成一束,不着粉黛,还有点憔悴,但是五官非常秀美,那双冷冷的灰色眼睛穿透屏幕望过来的时候,无端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图兰一呆,看着她,心里升起某种怪异的感觉。

“能源系统所剩不到15%,备用能源系统已被炸毁,我弹尽粮绝,正在林蔚的瞄准镜下录这一段话。”

话音没落,镜头巨震,画面花了一下,能看见机甲尾部似乎被击中了,爆出火光,机甲上的人惊慌失措地跑过。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笑了:“重型核导,看来他真是连道别都不肯啊。”

分享到:
赞(44)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我看了三遍看懂了……纯洁没有了……

    沈韵2018/10/28 15:36:38回复
  2. 终于被黄鼠狼给偷鸡摸狗了,还不如养盆花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激动得鼻血要出来了

    匿名2018/11/28 13:50:49回复
  3. 哎哎啊,老猫对上这两崽子,还真没胜算啊。但为啥我看了很开心呢?

    2018/12/01 12:39:19回复
  4. 林后来怎么就成了受

    站不对cp的无名2018/12/06 19:05:39回复
    • 因为陆疼

      匿名2019/02/18 20:26:41回复
      • 然后就退位让贤了……我看的也是很绝望的o(╯□╰)o

        沈葭白2019/03/02 17:31:55回复
  5.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一遍就看懂了\(//∇//)\

    匿名2019/02/06 08:54:22回复
  6. 作为正宗的小污女,我看一遍就懂了,真tm甜qwq

    樱酒小殿下2019/02/15 12:51:32回复
  7. 半夜激动的被我姐一脚踹地上!

    2019/03/11 02:50:00回复
  8. 所以我们都看懂了什么,不是用手吗?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1 16:33:20回复
  9. 所以,到底懂了些什么?我怎么不懂???

    顾长离2019/04/11 00:12:56回复
    • 就是用手……做一些……………的动作~(lu)

      凶猛的毛猴2019/07/13 17:09:40回复
  10. 。。。。。
    就是……就是那啥……用手……啊/捂脸

    Luke2019/04/27 00:05:36回复
    • 用手撸么!懂!

      阿酥2019/05/02 22:33:07回复
  11. 林蔚这个名字不会是林的妈妈吧!

    阿酥2019/05/02 22:38:33回复
    • 不好意思,林蔚是林的爸爸,下一章提到,我一开始猜错了哈哈

      阿酥2019/05/02 22:39:57回复
  12. 好激动!好激动!好激动!

    nymph2019/06/10 23:53:22回复
  13. 哈哈哈哈哈哈哈

    凉玖2019/06/19 13:40:09回复
  14. 这个女的是林的妈妈吗

    匿名2019/07/01 12:18:59回复
  15. 这对儿超虐π_π

    匿名2019/07/04 08:54:02回复
    • 对,我给同学推荐,就是先讲林蔚和劳拉登格,讲的她当场哭出来,然后跟他说,主线比这还要精彩,她就去看了,现在,天天缠着我吹p大

      逸远2019/07/12 11:02:03回复
  16. 你自己收拾一下,我走了
    将军你这真的很像渣男事后啊哈哈哈

    顾昀我老公2019/07/06 12:44:10回复
  17. 自己收拾可还行

    千里2019/07/09 15:24:02回复
  18. 养你不如养盆花
    哈哈哈像极了严峫妈妈的生你不如生叉烧

    苏沐晚2019/07/17 10:29:44回复
  19. 诶嘿嘿嘿嘿,不自觉地露出了腐女笑~

    老温的核桃2019/07/20 14:29: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