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一把扣住了他的手

白银十卫在能源充足下的急行军是非常反人类的, 素质不够的人员在上机甲之前, 必须先接受大剂量的舒缓剂,而在整个行军过程中, 任何人——包括总指挥官和各机甲的驾驶员在内, 全都不允许在机甲上走动, 每个人的位置都被保护性气体固定。由于速度太快,所有机甲剑沟通都仅限于机甲上简单的通讯信号, 没有语言。

陆必行匆忙赶来的时候, 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忘了关,还在展示第八星系通讯网设计图。

林静恒在重三门口等着他, 闲话不叙, 直接说:“要上今天的机甲, 身体必须是最好的状态,有一点不适也不行,如果你有问题,留在基地等我。”

陆必行其实不是一点不适, 这一路狂奔过来, 他的耳朵响成了风筒, 胸口像是要炸开:“给我……给我一针舒缓剂备用。”

林静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飞快地点点头,转身踏上重三,沉睡的巨怪在他连上精神网的一瞬间就发出沉沉的叹息,五分钟之内,整个机甲战队都已经秩序井然地排在了轨道上, 轨道预热开始。

陆必行狂奔的心率慢慢下降,火烧火燎的焦灼却随即升起。

独眼鹰不是个保姆式的父亲,以前在凯莱星上,他自己就吊儿郎当地到处散德行,整天吃喝嫖赌,给小孩做出了一个教科书式的坏榜样,他从来没个当爹的样,当然也没什么威严,更不可能像个正经大人一样引导他。

可是对于一棵树苗来说,如果土壤足够肥沃,阳光与水足够充分,哪怕没有人来随时修剪,它也会自行长高成材,并且自由自在地描绘出自然的形状。

独眼鹰对于陆必行来说,就像那些无处不在的土壤。他不必总是低头观察土壤的状态,也知道那是他生命本源的东西。在他最幼小、最脆弱的时候,他知道这个人会为他倾其所有,那种强大的安全感像一层最厚实的防护罩,支撑着陆必行一次一次地复健,在他直面地下室的怪物崩溃后,再重新组合起自我。

独眼鹰他们与基地的远程联系在报警后立刻断开,这是什么意思,陆必行不敢深思,只好逼着自己不想,扣在身侧的手紧绷得没有了知觉。

林静恒肯定是不会安慰他的,好在陆必行也不是个需要安慰的人,两人一前一后,沉默且快速地穿过重三的通道,来到核心控制室。

重三中所有人员已经到位,核心控制室里与平时不同,摆满了一个一个的护理舱,蚕茧似的,在机甲穿过第一个跃迁点的时候,保护性气体就会将护理舱之外的整个空间都填满,最大限度地保护机甲上的成员。

陆必行把目光从林静恒的背影上收回,不动声色地闭了闭眼,接受快速消毒和全身扫描,踏入护理舱,开始靠数呼吸来平静自己。他想,如果只是焦虑,自己大可以留在基地里默默焦虑,既然登上了这艘机甲,不如思考一些有用的事分散注意力——比如谁会伏击独眼鹰?私仇、报复?还是另有图谋?这些人里谁有能力调来一个军团的兵力?

杂七杂八的念头潮水似的在他心里升起又落下,一时找不到头绪,就在这时,林静恒忽然伸手按住了即将落下来的舱盖。

陆必行一愣,有些愕然地看向他,林静恒一手撑在护理舱上,护理舱冰冷的金属外壳与他同样冰冷的面容相得益彰,他像是想说点什么,可是天生不擅长此道,临时让他即兴发挥也实在难为他。于是林静恒沉默了一会,一声不吭地拉起陆必行的手,轻轻地打开他被指甲硌出印记的手心,又替他关上了个人终端里的设计图稿。

不知为什么,就这么个动作,陆必行好不容易沉淀下来的情绪差点破功。

林静恒一垂眼睫,轻轻地说:“我在旁边。”

陆必行一把扣住了他的手,用尽了全力,像是想把他连皮带骨地捏进手心里。

失态了一秒,他略微松了手劲,冲林静恒挤出一个微笑:“将军,你这就很阴险了,是传说中抓人最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好骗人失身吗?”

林静恒没来得及回答,重三里已经响起了湛卢的声音:“机身加压,动力系统预热,请所有人员就位——”

他于是匆忙间低下头,用嘴角在陆必行手背上一点,放开了护理舱盖。

落下来的舱门隔绝了两个人的视线,陆必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眼角有些发烫。

“嗡”一声,先遣队已经开始升空,基地的地面随着机甲群的起落而微微震颤。

“等等,那要是半路遇到突发情况怎么办?”周六第一次碰上这阵仗,躺进护理舱里时仍在操心,“在这里面,大家能及时沟通吗?”

“突发情况一般来不及沟通,得要驾驶员便宜从事。”他旁边的白银九说,“你没注意到每架机甲的第一驾驶员都是少校以上吗……哦,对,现在也没什么少校不少校的了,放心吧年轻人,这些人一起打过的仗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他们之间的默契不亚于钢琴家的十根手指头。”

周六他们虽然一直追着林静恒叫将军,但“联盟上将”究竟是个什么级别,这帮八星系的乡巴佬们其实没什么概念,可“少校”他是知道的——七八星系交界处,打击边境走私管理局的负责人就是一位少校,周六是走私犯的后代,对这位少校先生耳熟能详,从小就知道这是一位大腹便便、饱食终日的老官僚。

周六一时震惊了,不由得问了个没见过世面的蠢问题:“少、少校,少校也亲自参战吗?”

机甲缓缓起降,落在轨道上,对接时微微一震,旁边的白银九被他逗得笑出了俩酒窝:“少校算什么?你跟在将军身边混到现在,看见个少校还新鲜?你知道整个联盟只有十六位上将吗?在你印象里,难道军委高官都是挺着将军肚、颐指气使的老胖子吗?”

周六瞠目结舌:“……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身体发福、形象不佳,要是让媒体逮住会引发舆论风暴的,也就是你们这边远地区的军官才敢那么随便,在联盟中央军委,连三百多岁的老元帅都得控制饮食和形体。”

周六咽了口唾沫,被这个比模特队要求还严格的军委震惊了。

“当然,混到这个级别,最主要的工作也就是维持形象了,前线上将只有林将军一位,”白银九笑容渐收,顿了顿,他说,“陆信将军当年是因为收复第八星系,才被破格升为上将,林将军出生在和平年代,本来,以他的年纪和资历是不足以达到这个位置的,除了复杂的政治博弈以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白银十卫。”

周六天生一股往上爬的野心,机灵得很,知道林静恒把自卫队混入白银九,虽然日常折磨得他们生不如死,但也是为了提拔他们,趁着机甲在轨道上预热,他瞪着眼睛,听得目不转睛。

“‘白银十卫’因为一直驻扎在白银要塞而得名,按照不同职能分为十部,其前身叫‘魅影’,在新星历联盟成立之前,曾是星际第一佣兵团……唔,你也可以理解成我们是最厉害的星际海盗。在战争最后关头,我们承认了联盟自由宣言,站在联盟这边,奠定了联盟政府的合法政权建立,但魅影不驯惯了,不肯服从军委管制,那时候联盟需要各方力量支持,不能说嘴打脸,所以只能和魅影签下平等合约——也就是说,其他的军队是军委麾下认命的,我们是军委雇佣的,这是白银十卫的历史。”

“两百多年来,联盟沧海桑田,很多人死了,很多人变了,但一代一代的白银十卫恪守承诺与传统,除非退伍离开,否则如无战事,绝不离开白银要塞十个航行日以外,绝不私自武装,绝不扩充队伍,我们宣誓放弃自己一切人身自由,为自由宣言而战,唯一保留的权利,就是可以不承认直属上司的指挥,紧急情况下由十个卫队长自治。至今,我们承认过的指挥官不多,陆信将军是一个,但是后来随着联盟八大星系收复,陆信将军开始参与整个军委的统筹管理,觉得白银十卫听命于他一人的传统有豢养私兵之嫌,为了避嫌,他宣布不再直接管理白银十卫。”护理舱的罩子缓缓落下来,隔绝了周六的视线,最后一瞥,他觉得这位白银九的兄弟脸上有淡淡的风霜气。

保护性气体释放的声音响起,周六听见那个人若有若无地说:“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们与联盟一拍两散,是联盟先撕毁了自由宣言啊……”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淹没了他的话音,保护性气体释放出来,充斥了整个空间,机甲群以重三为核心,一道光似的穿过启明星的大气层,直奔第一个跃迁点,没有一点交流,每一架机甲都好像是其他人身上的一部分,整肃得惊人。

穿过跃迁点的一瞬间,周六感觉整副内脏好像被坠了个千斤坠,要将他心肝都拖出来,后背几乎是黏在机甲舱壁上,他有种可怕的错觉,好像自己正在被一寸一寸地撕裂,护理舱窒息似的密闭空间加重了这种恐慌,周六把口鼻凑近氧气口,大口地喘息着,用尽全力克制自己不要慌张地大叫。

他简直不敢想象,同样是这种状态的驾驶员到底是怎么保持高强度的冷静的,稍一思量,几乎觉得有些恐怖起来。

然而再高的速度也赶不上救独眼鹰,除非他们有一个可以炸裂整个星系的超级跃迁点,让他们精准瞬移。

独眼鹰已经多年没有体会过被人一点一点逼下精神网的感觉了,将断未断的时候,他仿佛出现幻觉,听见了那首百年前的战歌——

“我们来自海角,封闭沉默的群山,

在星光抛弃的荒原,点起呼唤自由的烽烟。

听见……”

“听见……”独眼鹰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喃喃地接上了仿佛已经忘却多年的歌词,“狂风在咆哮……”

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扭头转向已经沉寂许久的通讯频道,隐约的歌声从通讯频道里断断续续地飞出来,渐渐清晰,播放的是当年自由联盟军里传播最广的版本。那一版没有任何技巧性的东西,复杂的曲调被简化得近乎平铺直叙,合唱不分高低声部,只是所有人的声音混在一起,因为笨拙而显得格外真挚。

“狂风在咆哮,血在烧——”

一架已经逃离的小机甲突然从伏兵背后蹿出来,一发导弹猝不及防地切入伏兵中,不知是技术还是巧合,正好打中了一架中型机甲的武器库。

对方的军备显然十分充足,武器库自爆的动静惊天动地,侧翼的机甲群编队一下乱了,不等他们做出反应,另一个跃迁点里又蹿出一架机甲,打出了一排近乎无差别攻击的高能粒子流,正好扫过方才的遗骸,导弹碎片卷起了致命的能量旋风,撞向敌军,与此同时,开炮的人在通讯频道里,鬼哭狼嚎地来了一嗓子:“脚步在跃迁,旗在倒——啊,朋友——”

另一个声音响起:“灰狼,跑调跑沃托去了!”

“灰狼”没来得及回答,六号机一触即走,重新消失在跃迁点里,短暂地从通讯频道中断开,只留下了他“绕梁三日,噩梦不绝”的歌喉。

本已经消失到可追踪范围内的小机甲们一架接一架地冒出来,像爆发的跳蚤,从各种夹缝里冒出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敌军军团整肃,但人数太多,多少有点不灵活,像个被蚊蚁折磨的大象,愤怒而无用地咆哮着。

他们竟然回来了!

可是这些废物们回来干什么?!

紧急跃迁两次都要找降压药吃的老东西,难道不应该夹起尾巴逃之夭夭,找个阴沟躲起来等着寿终正寝吗?

真当自己记得清歌词就还是英雄吗!

独眼鹰忍痛摸到了医疗舱,把胳膊戳了进去,打了第二针舒缓剂,剧烈抽搐的肌肉撕裂似的,裹挟着骨头“咯吱”作响,他大叫一声,堪堪把人机匹配度维持在了60%的水平线以上,然后一头扎进了硝烟弥漫的敌军阵营中间,高能粒子炮扫过机身,防护罩开始报警,乱飞的导弹与他擦肩而过,就在这时,方才消失的六号机正好从另一个跃迁点出来,灰狼还在荒腔走板地瞎唱:“啊,朋友……”

他太久没有上过战场了,热血当头,选择了错误的路线,一头撞上了流弹。

流弹将他的六号机堵在了跃迁点里,机甲武器库里剩下了十枚导弹,连同旁边的能源系统一起发生了剧烈的自爆,由于暴虐的能量有引爆跃迁点的风险,周遭的机甲上同时收到警报,一下散开,独眼鹰的反导系统打出最后一枚导弹,趁隙撞开前路,正好从敌军的包围圈里冲了出去,赌博似的冲向那被残骸盖住的跃迁点。

通讯频道里,别人机甲上传出来的歌曲录音仍在继续。

“啊,朋友,跟我们走吧,脱下镣铐,扬起风帆。”

独眼鹰赌赢了,六号机自爆的能量差一点,堪堪没有达到引爆跃迁点的量级,在最后一刻,他冲了过去,残骸的碎片刮擦着他仅剩的防护罩,细碎的火花因可燃气体的泄露而狂欢着跳跃,一纵即逝,仍像一首跑调的歌。

突围的独眼鹰正好遇上于威廉的十号机,两人短暂地在通讯频道里相遇。

独眼鹰声音沙哑,行将破音似的问他:“所有人都有地下航道图了吗?”

于威廉:“我们传了!”

“那就走,不集合!”独眼鹰说,“我们各自想办法去终点!”

林静恒他们最后接到的警报坐标就在这附近,只要他们派来的指挥官有脑子,一定会从敌人不知道的地下航道潜入,万一有一线希望,他们能拖到援军到来呢?

于威廉忽然说:“知道我们行程的人,只有一路上走访的这几个老朋友,对不对?”

“废话,”独眼鹰破口大骂,同时尝到了流进嘴角的咸涩味道,他觉得是汗,“操他妈的,让我知道是哪个狗娘养的,我做鬼也回去杀他全家!他们追上来了,分开走!”

两架机甲在各自的全速下擦肩而过,他们之间的联系像一根长长的蛛丝,拉长到了极限,还是很快断开,在茫茫宇宙中,谁也看不见谁了。

于威廉穿过另一个跃迁点,大部分追兵的压力被独眼鹰分摊了,他捉迷藏似的连续从几个跃迁点里穿过,周围就安静下来,按照约定,暂时甩脱了追兵,他应该立刻赶往地下航道,等待同伴们脱险回归。

于威廉把地下航道的地图放到很大,整一面机甲舱壁上都是,小亮点标出了加密的隐藏跃迁点,像一条一条逃生通道。

那时把第八星系从彩虹病毒的阴影下解脱出来的联盟军也是从地下航道进来的,于威廉想。

他端详片刻,动手修改起地下航道图。

于警督当年在自由联盟军,是侦查兵种,他探过无数条路,亲手参与过数百份军用航道图的修订。虽然一百多年没用过,手艺已经快还给陆信将军了,但在原有航道图的基础上,修改一份以假乱真的假地图还是勉强能做得到的。

做完这件事,他通过身边的跃迁点的远程通讯网络,输入了一串坐标——都是他们一路上走过的行星和太空基地,远程通讯很快在自由联盟军的军歌里联通,于威廉的坐标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几个地点的联络站里。

在联络站里值班的人立刻汇报上传,于威廉面前出现了二十几个通讯屏幕,上面是神色各异的各路人。这其中有自扫门前雪的冷漠朋友,也有暗地里磨刀的背叛者。

于威廉不说话,直接播放了机甲军用记录仪上记录的太空视频,从他们被围堵、到独眼鹰只身犯险掩护所有人分散逃走,再到逃走的人重新回来,灰狼被流弹击中,众人突围……

如果这是“野狼群”,那大概是有史以来最笨拙的一帮野狼了。

于威廉的手颤抖着,向所有人发出了求救信号,以及他方才假造的星际航道图,空荡荡的机甲里,自由联盟军之歌临近尾声。

于威廉启程调整坐标,循着假的星际航道图飞掠而去。

那些没头苍蝇一样的追兵们很快会收到叛徒的信息追上来,那么……收到他坐标和求救的其他人呢?

会继续冷眼旁观吗?

会听见自由联盟军之歌吗?

于威廉不知道,他想,他大概不会是那个亲手把第八星系托起来的人。

他只是个平凡的侦察兵。

仅此而已。

分享到:
赞(2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凉了……

    匿名2018/10/28 15:09:36回复
  2. 心痛……

    匿名2018/12/22 19:54:31回复
  3. 心碎……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21:05:46回复
  4. 陆必行狂奔的心率慢慢下降,火烧火燎的蕉♂灼却随即升起。

    匿名2019/02/18 20:13:08回复
  5. 要发盒饭的节奏,心酸……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1 08:51:44回复
  6. 已经闻到了浓厚的盒饭味

    俞灵2019/04/14 13:32: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