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习惯每天跟他一起吃饭

陆必行笑了起来:“总长, 你急什么, 是打算发表一通独立宣言,然后把所有人都招来吃闲饭吗?”

爱德华总长也意识到自己这话问得有问题, 叹了口气。少年人性急, 是没有长性、没有耐心, 老年人性急,却是知道时不我待了。

“先恢复八星系的星际通讯, 告知大家政府重新组建的消息, 但是初期不宜过度宣传,大致让人能有个印象就行, 我们可以用启明星、用银河城作为起点。总长, 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 咱们干嘛不乐观点呢?启明星是个很好的地方,整个星球的生态相当完美,水资源丰沛,陆地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面积适合人类和大型哺乳动物生存, 不需要耗费大量的能源来维持温度和大气, 这里还有一定人口, 甚至有当年旧工厂的遗迹可供修复,生产力两大要素——资源与技术,我们首先解决了百分之五十,你不觉得连启明星这个名字都很吉利吗?”

爱德华总长乐观不起来,他天生一副人高马大的骨架,因为太瘦, 后背又有些佝偻,剩下一副形销骨立的模样,近来元气大伤,多忧多虑,脸色总是难看,皱纹像荒草一样茂盛,像自然博物馆里的木乃伊,要是以前在沃托,这种卖相是有影响市容之嫌的。

听着小青年陆必行“明天一切都会好”的馊鸡汤,着实难以下咽。总长深深地低下头,看着第八星系的航道图:“我有时候觉得陆信将军办了件坏事。”

陆必行略微一顿。

爱德华总长说:“如果我们生来不知道什么叫‘尊严’,当年在海盗统治的地方浑浑噩噩地活着,也未必是件坏事,猪和狗也有喜怒哀乐,你看它们在养殖场、在田间街上乱跑乱跳,也是无忧无虑的样子,并不因为知道自己是猪狗而自卑痛苦,也从来没有对自己的生活抱过不切实际的期望,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让我们在愚蠢和安乐里死掉呢?”

“总长,”陆必行走到他面前,略微蹲下来,仰视着佝偻的男人,“自由和尊严是人的天性,不是陆信将军带来的,当年你们之所以愿意跟着他,不就是因为他点着了你们自己心里的火吗?你知道自己最深的痛苦,就明白别人的痛苦,看透了自己,也就看透了那些疯子傻子和坏胚。”

总长一震,透过那双年轻人的眼睛,他仿佛突然看见了百年前的陆信,一时有些恍惚起来。

这时,陆必行的个人终端响了一声提示音,陆必行从深沉里一跃而起,就地变成了一活猴子:“总长,你来重新规划银河城和启明星,组建你自己的班底,我负责想办法修复通讯,你提出想法,我们一起来实现,就这么分工了!咱们要做的事太多,我先走了!”

陆必行偷偷下载了林将军的日程,挑出了所有的空档和休息时间。林静恒的休息时间非常少,对他来说,体能训练就相当于是休息。他早餐只有晨练后的二十分钟,午餐和晚餐各半小时,除此以外,几乎没什么标注为“休息”的,倒是留出了一些空档用于处理突发事件。

陆必行于是也跟着他调整了自己的日程,准备在他休息的时间拎着吃的适时打扰,空档时间偶尔过去碰碰运气。

独眼鹰的返程比陆必行晚大半个月,这短短二十天里,急性子的总长迅速搭建了政府的雏形,每天带着他的班底们夜以继日地翻查资料,讨论启明星的未来规划方案。

陆必行则批准了怀特他们制作“初级机甲”的构想,开始了新的学期——只有四个学生的星海学院两个月是一个小学期,每个学期末,学生们都要自己提出命题,陆必行在其中选一个通过后,四个人就会在下一个学期一起分工实现,陆必行也会把授课重点转移过去。他当然不是全知全能的人,因为招不到老师而被迫兼职至今,学生们提出的很多领域他也并不熟悉,往往是一边自己学,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吃透,再去解答学生们的问题。

这期间,陆必行还高效地完成了整个八星系的通讯网络修复方案,一边发愁机器人不够用、身边没有趁手的工程队,一边争分夺秒地全面入侵了林将军的生活……虽然林静恒也没多少“生活”。

林静恒开始习惯每天跟他一起吃饭,有时候陆必行早晨去得早,能正好碰到他刚刚晨练回来,一天只有这时候林静恒身上是微微发热的,要是能趁机扑上去抱一身汗,还可以顺势借用林将军的卫生间洗个澡。借用他的任何东西都能让陆必行新奇不已……虽然陆必行自己也想不通有什么好新鲜的。

只要不是在身体恢复的特殊时期,林静恒的饮食倒没有那么严格,可以按着自己的口味吃一点营养膏之外的东西,只是需要限量,过分了还是会遭到湛卢的提醒。

陆必行发现他喜欢味道比较重的食物,讨厌甜的,讨厌口感黏糊糊的东西,但并不挑食,碰上不爱吃的,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会吞得很快,再喝口水冲下去。

林静恒一度怕自己和他没什么话说,但其实不会,因为陆先生自己就能组织一场长达数小时的“个人闲聊会”,永远能把聊死的话题妙手回春。

而至少对于戴着滤镜的陆必行来说,林静恒一点也不无聊,虽然这个人玩个游戏都会说脏话,喜欢虐猫,有时素质十分堪忧,但联盟最精英的教育也算没有完全淹没在流氓堆里,伊甸园给他打了很好的底子,乌兰学院教会他居高临下地考虑问题,联盟的官僚体制让他不得不在白银三的报告上签字,逼迫他对各种技术问题和思路敏锐非常,陆必行有时候会有遇到难得知音的感觉。

特别是这位“知音”埋汰起人来很有幽默感,只要自己不是被他喷的对象,听起来还是很有趣的。

晚饭过后,陆必行如果没有别的安排,就会泡在林静恒的小休息室里,林静恒在一片让人眼花缭乱的模拟系统中高强度地训练精神力,陆必行就会心无旁骛地赖在他床上,给学生备课或是为总长加班,两个人谁也不打扰谁。

他一般会逗留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期间,有一次资料查了一半睡着了,林静恒又没舍得叫他,让陆必行非常纯洁地留宿了一宿。

这一宿诞生了无数谣言,一半产自图兰,一半产自周六,这二位的想象力之丰富不分伯仲,龌龊程度也难辨雌雄,能联名出版一套《新星历下流大百科》。

然而这次留宿经历其实不太愉快,林静恒基本道德水准过关,十分正人君子,连他一颗扣子也没碰,而且因为完全不会照顾人,就知道给他加了一条被子,让陆必行就这么穿着外套睡了一宿,被金属腰带和林将军大理石似的硬板床硌得腰酸背疼。

同时,林静恒也不是一个能在别人面前放松下来的人,即使他决定接受陆必行,甚至小心地尝试着触碰他。而决定是一回事,习惯是另一回事。单人床挤两个成年人实在是捉襟见肘,陆必行翻个身就滚到了他怀里,暖烘烘的身体贴着他,林静恒的心率一宿都没降下来,着实是被压了一块甜蜜的负担。

第二天陆必行看出他一宿没合眼,心比腰还疼,那以后就不敢留下了。

两个人刚开始相处,都十分小心翼翼,尤其陆必行,一直提醒自己在林静恒面前要保持整洁,坐在他床上都不敢乱动,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三十年多年的邋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邪归正的,偶尔一不小心,还是会把东西顺手乱扔。但他很快发现,林静恒其实不怎么介意,他自己保持整洁是几十年军旅生涯的惯性,不是天生的强迫症,所以在这方面倒是很随和,能做到“严于律己、宽于待人”。

但是在审美方面,情况就反过来了——林某人自己一件衬衫复制一打,活像一年四季不换衣服,基本不照镜子,对自己的外形毫无追求,却很能贬损别人,陆必行还发现,他尤其不太欣赏看起来很“鲜艳”的人,无论是打扮还是气质,看得眼睛烦,于是图兰和出差在外的独眼鹰总是他的重点攻击对象。

这二十几天,对于陆必行来说又长又短,当他盘点自己做了什么事的时候,就觉得这实在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二十天,身后追了一个鸡血沸腾的木乃伊总长,忙起来没白天没黑夜,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可是他算了算和林静恒黏在一起的时间,又觉得光阴如白驹过隙,恨不能抱住马腿不让它过。

“先生,老陆先生和于警督他们致电,今天准备返程。”林静恒好不容易打发了图兰,空出一点时间,打算去找陆必行,结果听说陆必行被总长扣下开会了。还没来得及失望,就听见湛卢在旁边火上浇油。

林静恒:“……你现在还有猫灾预警功能?”

湛卢回答:“是图兰卫队长特别提示,他说您如果不能随时得知外派人员的动向,会无理由地发脾气。”

林静恒:“外派人员不包括独眼鹰,谢谢。”

说话间,正好陆必行的几个学生从机甲站里出来,刚例行巡逻的周六返航,远远地看见美少女们,愉快地冲薄荷吹了一段带着花腔的口哨,乐极生悲,没看见附近的林静恒,被心情不太美满的林将军迁怒,当场以“骚扰未成年少女”为由,罚周六围着机甲站蛙跳三圈。

周六还没跳远,就听见旁边湛卢完美地复制了他的小口哨,面无表情的人工智能一本正经地吹着流氓哨,把众人吹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静恒:“你干什么?”

“帮您备份。”湛卢一本正经地回答,“人类求偶时偶尔会模仿鸟类,但是如何精准地调配呼吸和曲调似乎需要一定的练习,需要我为您搜索吹口哨的口腔肌肉训练方式吗?”

湛卢冲他吹了一声尾音拐弯的口哨。

林静恒:“……”

这时,老远有人扯着嗓子喊:“将军!林将军!”

林静恒一抬头,看见一颗锃光瓦亮的大光头,逆着光向他奔跑过来,像个信号发射器。

这位光头先生其貌不扬,来头却不小。他是变种彩虹病毒爆发期间,独眼鹰请来的外援,医疗研究队的领头人,很有水准,变种彩虹病毒的病毒属性分析、抗体复制都是他一手完成的——是个很“第八星系”的专家,以前是卖假药和假医疗器械的,号称没有他仿造不出的医疗舱,没有他分析不出的专利药,本名叫什么,他从来不提,只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做“月光石”,形容他那圆润亮堂的光头,可惜大家并不认可,都叫他“鸭蛋”或者“老蛋”。

“那个生物芯片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啊,”老蛋用震耳欲聋的大嗓门广播,“这里面有非常接近伊甸园的高仿技术,普通人一经植入,根本无法抵抗,上瘾概率极高,但它对空脑症的影响却微乎其微……”

林静恒不愿意跟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鸦片”,于是打断他:“空脑症容易发生人机接触不良的情况,芯片能带给他的快感也很有限,不容易上瘾很正常。

“谬论谬论!”老蛋听完,一蹦三尺高,“人机接触不良,不是不能接触,很多空脑症如果训练得当,甚至能开机甲。既然能开机甲,为什么驾驭不了一枚小小的芯片?不信你找个空脑症试试,芯片能带给普通人的力量感他都会有。我就是空脑症,我自愿报名参加人体实验,我有种直觉,将军,空脑症不单是人机接触不良的问题,如果能吃透这种芯片,我们说不定能发现完全屏蔽伊甸园的技术,这里面是有联系的!”

林静恒忍无可忍地往后一仰,躲开了老蛋倾盆而下的唾沫星子:“没有完全屏蔽伊甸园的技术,你觉得我是怎么站在这里的?”

老蛋一愣,喃喃地说:“将军,你有这种技术?联盟研制的……不,不可能,那是军委自己鼓捣的?林将军,那是哪来的?”

林静恒一皱眉——“禁果”系统是湛卢的高级加密文件,他完全拿到所有权限之后才注意到的,当然是湛卢的前任主人放进去的。

“将军,”老蛋上前一步,有些急切地说,“这个人很可能跟制造‘鸦片’的人有联系啊!”

林静恒蓦然变色:“你放屁!”

老蛋一摸大光头:“哎,你这人,什么狗脾气,说翻脸就翻脸,我是有理有据的,我跟你说……”

就在这时,基地内所有武装人员的个人终端上亮起了红灯,林静恒一抬手打断他,接通到指挥所,问值班员:“什么情况?”

“将军,指挥所收到紧急求援信号,来自于威廉警督乘坐的机甲。他们返航途中遭到不明机甲武装拦截,对方火力很强,大约有一个太空团以上的兵力,现在远程联系已经中断。”

“把他们最后一次联系的坐标点发给我,图兰守着基地,一到三支队跟我走。林静恒转身就走,顿了顿,又说,“第四小队沿独眼鹰他们拜访过的路线,密切留意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

独眼鹰他们人不多,机甲队配置完全是私人保镖团的形式,走访行程很低调。而“一个太空团”意味着有核心重甲,武装队伍五脏俱全,至少有几十架可以机动作战的中小型机甲,如果是不巧遭遇,以独眼鹰的谨慎,应该会小心闪避……那就是埋伏了。

独眼鹰他们的线路是很随机的,那群老东西自己或许有计划,但是刚愎自用惯了,不拿出来跟别人讨论,连指挥所都只是有个大概的方向,谁会知道他们的行程?

而一个太空团埋伏他们那小猫两三只,这个待遇未免太过隆重了。

湛卢问:“将军,陆校长那边呢?”

林静恒想也不想地说:“瞒着,等我回来再说。”

湛卢:“是。”

林静恒大步流星地赶到指挥所,这么片刻的光景,白银九和自卫队混杂的一到四支队已经全部整装完毕了。

林静恒挥手示意他们上机甲,手抬起一半,又中途停下。

只见他沉吟了两秒,好像挣扎着什么似的,最后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对湛卢说:“你……算了,还是联系一下他的个人终端吧。”

分享到:
赞(14)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为什么有一种发便当的气氛……

    匿名2018/12/22 19:30:10回复
  2. 湛卢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折安2019/01/12 20:19:27回复
  3. 林喜欢口味重的…
    所以才会看上陆

    Calyx盏2019/01/30 16:58:23回复
  4. 湛卢好萌鸭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20:51: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