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这是给我的礼物吗

反乌会留下的军事基地中心地带, 有个指挥所, 林静恒就暂时住在指挥所五楼会议厅旁边的休息室里,指挥所在机甲站里面, 如果室内不开抗噪器, 大概能被机甲起落声震聋, 本来不是长期住人用的,反乌会其实规划了专门的住宿区, 有山有水又远离噪声, 只是林静恒嫌远,懒得过去。

陆必行不想碰到太多人, 所以没坐电梯, 冲墙角的智能监控飞了个吻, 他溜进到了紧急楼梯间里。

陆必行扛着一个沉甸甸的 “第八星系”,轻快地跑上楼梯。方才在众人面前,他注意力被忧国忧民的总长分散了,还没有这样归心似箭, 此时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间里, 杂念全部潮水一般地落下, 想见林静恒的念头如“水落石出”,前所未有的强烈。启明星的引力仿佛短暂地对他失了效,陆必行每一步都像是能飞起来,很快从一步一层变成了一步两层,到了四楼与五楼交界的地方,陆必行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走了几步, 仿佛脚下一蹬,他就腾云驾雾地“飞”到了五楼。

他心里的快乐像一个不断吹起的气球,在从楼梯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膨胀到了顶点——然后又对着空荡荡的楼道泄了。

因为林静恒在的时候,这一层总是人来人往,断然不可能这么安静。

陆必行跳得飞快的心垂直下落,在心坎上砸了个坑。

“不在啊。”他呼出一口热气,站在原地失望了十秒钟,继而自嘲地一笑,来到林静恒休息室门口,他先把沉甸甸的“第八星系”放下,然后抬起手腕,准备联系林静恒,叹了口气,“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

这时,陆必行无意中抬起的胳膊肘蹭到了休息室的门,才刚一碰到门板,他就察觉到一条射线扫过,耳边传来一个机械的声音:“扫描身份——”

陆必行一愣,心想:“这是装了访客记录仪吗?”

访客记录仪是一种装在门锁上的小设备,有访客到,它能扫描并识别访客身份,同事把来访信息发到主人的个人终端。

陆必行连忙调整好表情和姿势,用肩头斜斜地抵着大门,风流倜傥地冲扫描仪打招呼:“嗨,将军,是我,你……”

他本想说“惊不惊喜”,骚还没发完,就听见这很智能的门说:“通过。”

陆必行:“……啊?”

“咔”一声,休息室的门开了,靠在门上摆造型的陆必行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栽进去。

陆必行下意识地伸手扶墙,正好扶到了门口的衣柜移门,移门往前移动了二十公分,露出了一排一模一样的衬衫,陆必行和那衬衫面面相觑片刻,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闯进了林的休息室。

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看了看休息室的门锁:“你就这么把我放进来了?你……你是不是坏了?”

门锁——并没有智能到能和他聊天的水平,悄然无声。

陆必行像不小心打开了别人的日记本,一方面好奇得抓心挠肝,一方面又莫名心慌气短,不敢到处乱看。他手足无措地踟蹰片刻,突然明白过来——林在休息室门上设定了他的可通过权限,相当于给了他钥匙……虽然没有告诉他。

他的惊喜还没送出去,已经收到了一份。

陆必行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背心冒出一层薄汗,小心翼翼地抱起他的“第八星系”,踮着脚走进林静恒这个小小的休息室。

这里面积很小,陈设也简单,除了门口的衣柜和卫生间,就只有一个不到一米高的冰箱和一张单人床,床单平整极了,像铁打的,白得一尘不染,陆必行不好意思坐他床上,可是在屋里团团转了三圈,愣是没找到一个能坐的地方。

好在地板也是一尘不染的,陆必行干脆把“第八星系”安置在冰箱顶部,一提裤腿,坐在了地上,拿冰箱当了靠背,环视了一下这小而秩序井然的空间,又想起自己那个鸡飞狗跳的窝,最初的受宠若惊过去,他开始胡思乱想地发起愁来,心想:“这快成洁癖了吧?以后和他在一起,他能忍我么?”

书上有无数相爱容易相处难的故事,多少感情都埋葬在了日常生活的细节里。

陆必行越想越觉得问题很严峻,认认真真地思索了一下生活细节,他打开个人终端,把投影打到了对面的白墙上,用电子笔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天马行空地想设计一个自动家居清扫系统,检测到林静恒还有十分钟抵达的时候,它能一键清理全家——除尘、降噪、消毒、声波清洁衣物,再把所有东西归位……

陆必行随着总长周游八星系一周,时而白天时而黑夜,在机甲里一飞飞十几个小时,荷尔蒙带来的兴奋退潮后,疲惫很快席卷了他。家具们在他脑子里上蹿下跳,打成了一团浆糊,他靠在小冰箱上睡着了,白墙上还留着乱七八糟的投影。

大门上的识别系统不太智能,只有扫描到“访客”的时候,才会给林静恒的个人终端发信,有通过权限的人会被它自动当成主人,因此它保持了沉默。

林静恒回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了。

图兰审完了俘虏,不出意料,没什么收获,边走边汇报:“这些人是收钱干活的,不知道自己上级是谁,他们组织很严密。这里面有个类似小队长的人说,他以前是在七星系运输‘鸦片’的,刚刚被派到八星系试水,同行的应该还有十到二十支小机甲队。为他们工作,报酬非常丰厚,还能免费更换芯片。”

林静恒:“免费更换芯片?他们都注射了这种芯片。”

“是啊,不然就凭这帮小混混,人机匹配度怎么可能那么高——他们平均值至少80%以上,自从我们被自卫队那帮小崽子们拖低了平均值以后,我都很旧没见过上八的数字了。幸亏他们操作不行,而我们人多。”图兰说,“问询之前不是得先拆卸芯片么?啧,真惨……什么麻药也不管用,晕过去的能给活活疼醒,鬼哭狼嚎的,根本不用严刑逼供,他们自己就疯了。这芯片带来的快感和力量感难以想象,比伊甸园可厉害多了。”

伊甸园毕竟是有监管的,调节激素水平也好,刺激感官也好,都是需要经过严格的医疗评估,确保安全和健康——当年叶芙根尼娅向林静恒发公开表白,夹带了微量的荷尔蒙刺激,后来经人举报,因为略微超出了管委会规定的量,叶芙根尼娅、营销公司和区域伊甸园监管部门各自支付了五千万罚款……当然,他们都是一伙的,这笔罚款究竟有没有落实就不好说了。

但民众对伊甸园的依赖,归根到底是心理性的。

林静恒问:“你是说这种芯片会破坏大脑结构,产生不可逆转的依赖性?”

图兰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会,前一阵弄那个变种的彩虹病毒,老陆先生不是请来个医疗队吗?我请他们给看了一下,那边刚才回复我,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但是恐怕这个芯片比市面上现存的毒品危害都大。我们抓的俘虏中,最短一个使用生物芯片的才用了一个星期,已经产生了非常严重的戒断反应,将军,这样下去,就算将来伊甸园恢复,那些染上‘鸦片’芯片的人也不可能摆脱这东西了。”

林静恒一皱眉,他突然想起来,陆必行拆卸芯片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第一次看得出来有点不愿意,但也没有实质性的反抗,而身上的伤都是他在使用芯片期间遭到的外力打击,情绪也说得上很稳定,事后他被放在医疗舱里全身体检,医疗舱也没有成瘾示警。

他想起独眼鹰和他说过,陆必行小时候有过一定程度的空脑症症状……

“他们到第八星系推行这种东西,打的旗号就是‘伊甸园’,反正八星系的人没见过真伊甸园是什么样,”图兰接着说,“第一次植入芯片是免费的,但差不多一个月要更换一次,之后怎么定价,对方说他们上头还没有通知,等着看八星系的推行结果。”

林静恒沉吟片刻:“伊甸园里的医疗系统能检测出这种生物芯片的危害,一旦伊甸园恢复,没碰过这东西的人会重新回到‘保护壳’里,幕后的人能从中取得多大利润,取决于伊甸园缺席多久……所以这个人会不会是个能影响伊甸园修复进程的人?比如在管委会里会有一定话语权。”

图兰立刻说:“明白,七董事以及他们的近亲属。”

她说者无心,林静恒心里却忽然掠过一层阴影,想起了据说被第一批被送往天使城要塞的林静姝。

这时,他们俩已经来到了休息室门口,林静恒心不在焉地伸手一推门,门锁立刻通过了主人的身份,自动弹开,一缕光却从屋里流泻了出来。

门口的两个人同时愕然地站住了。

本该昏暗的房间里,一束投影光打在墙上,将冷冷的白墙打出了暖光的效果,凌乱的线条和数字歪歪扭扭的挂在墙上,底下有几行近乎于胡言乱语的笔记,看不清写了什么,意外点缀了空无一物的墙面,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柔软了下来。

而床头的小冰箱上面,不知是谁放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水晶玻璃球,上面是晶莹剔透的星空,穹庐似的笼罩着雕刻的山水与楼宇,被投影光源一照,水晶球里的星星和小石雕一起熠熠生辉起来,影子斜斜地拉在雪白的床单上,一片流光溢彩。

林静恒往前走了两步,找到了光源——陆必行搭在膝盖上的手腕,而他本人已经蜷着腿,就着这个姿势睡着了,水晶球里反射的光也有一部分流过他的侧脸,很久没顾上修剪的头发垂在耳畔,发梢上像是缀了一片星星。

图兰一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心里大呼上当,她居然还以为此人是个纯情技术宅,还毫不吝惜地想跟他分享泡汉子经验!

怪不得陆必行当时一脸正人君子地拒绝了她,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民间高手!图兰偷偷瞟了一眼林静恒的表情,心里感慨出了一串排比句:“将军,歇菜了,轻敌了,栽了。”

图兰二话不说,掉头就撤,临走还替他们带上了门,跑出老远,仍然心有余悸,感觉自己反对固定配偶的人生观都遭到了撼动,非得离他们远点不可了。

林静恒听见门一声轻响,才回过神来,发现图兰已经跑了。他像个在陌生地方迷路的傻子,呆了一会,才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缓缓半跪下来,抬起的手犹犹豫豫地悬在半空中,手指伸出去又蜷回来,反复几次,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起他十岁生日那天——他和静姝的生日有一点特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真正的生日比在伊甸园登记的日子早半个月,因此每年都会在错误的日子被伊甸园和周围的人吵得一整天不得清净,正经生日那天,反而只能和妹妹交换一张电子贺卡,已经习惯了。

只是那一年,他刚和妹妹分开,林静姝那边不知是什么情况,个人终端联系不上了,每年例行公事似的贺卡也送不出去,他想起再也回不去的家和追逐着他的女孩,茫然又不安。可是在别人家里,还要强忍着,该干什么干什么,佯作若无其事,于是他一整天都无精打采,拒绝了伊甸园四次要为他调理情绪的请求……直到晚上回房间,打开门,迎面撞上了屋里一个仿真的机甲模型——比成年人略高一点,和星际机甲的比例一模一样,小孩子可以在里面躺着,甚至有一张仿真的安全精神网,连上以后可以玩游戏。

林静恒记得,他当时愣愣地站在门口,忘了应该迈哪条腿,难以置信地想:“这是给我的礼物吗?”

如果没有十岁那台机甲形状的游戏机,林静恒或许不一定会进入乌兰学院,终身与机甲纠缠不休,他可能会变成一个学者、某个政府部门里平平无奇的工作人员……或者早早离开沃托,去荒凉的星际流浪。

近四十年过去,林静恒看着眼前的青年,心里涌起某种难以言喻的东西。

他想:这是给我的礼物吗?

这时,陆必行可能是一个姿势不舒服,忽然动了一下,靠在冰箱门上的头滚到一边,打破了平衡,眼看要向一边倒下去,林静恒连忙伸手托住他,冰冷的手指裹住他的侧脸,陆必行激灵一下醒了过来。

他有点睡懵了,一时忘了自己在哪,看着眼前的林静恒,脑子里一片空白:“呃,我……”

林静恒把自己的手从他脸上挪开,手心里沾染的温度似乎有粘性,粘着他,让他不想放开:“嗯?”

陆必行无端紧张起来,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语无伦次地解释说:“我来送点东西,呃……那、那个门一推就开,你……”

他一口气突然噎在喉咙里,因为林静恒离开他侧脸的手搭在了他身后的小冰箱上,突然凑近,远看时周正深刻的眉目骤然逼人起来,那双虹膜里经年不散的灰色雾气仿佛搅起了风暴,要把他吞噬下去,陆必行听见他用一种很低沉、但难得不冷淡的声音说:“我设置了你的通过权限。”

陆必行垂在一侧的手指紧绷起来。

林静恒的目光微微垂下,落在他嘴唇上,随即又滑开,这个人很破坏气氛地问:“我这个人不太好相处,对你也不怎么样,为什么会选择我?”

陆必行:“……”

你很煞风景啊大哥,需要就此交一篇论文吗?

于是陆必行反问:“先给通过权限再面试——将军,你们白银要塞的人事任免程序是不是有点问题啊?你既然想亲吻我,为什么要忍着?”

林静恒沉默了片刻,严丝合缝的衬衫与军靴笔挺而束缚,将他横平竖直地限定在某个区域内,即使是在北京β星上穿奇装异服的时候,这身卡着喉咙的军装与手套也隐隐地箍在他身上,永远三思,永远忍耐。

为什么要忍着?

他心里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话,忽然上前,含住了陆必行的嘴唇,闭上眼睛,像是从万丈高楼间的钢丝绳上失足掉了下去,不断下坠、不断失控,穿过星球地心,又沦陷到更空旷的宇宙中去。

他的灵魂失重地飘了起来,混乱的色彩倾盆泼落到过往黑白相间的岁月里,夺目得让他眩晕起来。

分享到:
赞(32)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将军沦陷了~\(≧▽≦)/~

    匿名2018/11/25 22:33:52回复
  2. 亲上了啊啊啊!!!

    匿名2018/12/22 18:55:27回复
  3. 啊啊啊甜,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20:38:50回复
  4. 你既然想亲吻我,为什么要忍着?
    哦吼吼吼吼吼吼吼~
    !!!!!!!!!!!!!!!!!!!!!!!!!!!!!!!!!!!!!!!!!!!!!!!!!!

    匿名2019/03/03 20:40:51回复
  5. 老娘到底长得比谁丑了?”图兰委屈不解地想,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祝你硬不起来,混蛋。”
    ——突然想起山河表里的“吃独食者被人睡”,果然,p大的文,总有一个人拿着剧本在演

    逸远2019/03/19 19:31:46回复
  6. 激动啊……

    深深的爱上P大2019/03/20 14:58:35回复
  7. 呜呜呜呜呜呜呜呼!!!!

    Luke2019/03/21 01:59: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