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和你一起走到最后一秒

“哔”一声, 启明星的地下牢门突然打开, 机甲车的强光刺眼地打进来,图兰卫队长坚硬的军靴敲在地上, 像落下来的枪声一样, 她目光一扫牢房里, 飞快地对了一下个人终端上霍普的照片,锁定了目标, 见以那个霍普为中心, 一圈囚徒都伸着脖子,屏息凝神地听他说话, 图兰的眼角轻轻地一眯, 遮住眼睛里泛起的冷意。

随后她彬彬有礼地一摆手, 命人把强光关上。脸上摆出微笑,像个客客气气的女秘书,双手扣在身前,轻声细语地走过去问:“请问您是霍普先生吗?”

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看了看她, 不卑不亢地站起来:“是我。”

“没有恶意, 霍普先生, 是这样,我们找到了您救助过的人,但现在问题有些复杂,这里可能面临扩散……”图兰当着一室偷听她说话的囚犯,似乎只好语焉不详,声音又轻又急, 像个焦虑得话都说不清的小女孩,她细声细气地恳求道,“病人提到了您名字,可不可以请您帮个忙?”

霍普一愣,好像立刻反应过来“问题”和“扩散”指的都是什么:“怎么会?贵部没有这种常备抗体吗?”

图兰咬了咬嘴唇,满是难言之隐,低声下气地一低头:“请您帮帮我们,平民是无辜的。”

霍普虽然不明所以,还是匆忙冲众人挥了挥手,颇为客气地一整衣冠:“好的,没问题,我知道得不多,请您尽管吩咐,他们毕竟也是我带来的。”

同一时间,周六大步闯进自卫队驻扎的军营,尖锐的哨声把所有人都叫醒过来。

“集合!”他急喘了口气,“快起来,穿好隔离服,跟我走!”

银河城进入漫长的深夜,而第八星系边缘的小小基地刚刚黄昏,第八星系自卫队行政楼下,留守的黄鼠狼刚收队,蓦然听见整条街区的音响设备都开始“呲啦”作响,他疑惑地抬起头,看见莲花形状的多媒体屏幕上闪了几下,随即,福柯的脸出现在上面。

“兄弟姐妹们,”她一嗓子叫亮了不少灯光,人们纷纷从窗口探出头,望着立体屏幕上的女人,“手足同胞们,我们是第八星系自卫队,第八星系就是我们的故土,我们在最糟糕的时刻依然留守这里,现在,是请求诸位再次为八星系站出来的时候了。”

湛卢从重三上卸下,化作人形,携带了巨大的超级电脑处理器,直接穿过空间场,精准地降落在被隔离的工厂地下室门口,一排虚拟屏幕从他身后一字排开,湛卢罕见地没有废话:“先生,陆校长,已经链接到银河城内网、注册个人终端数据库,请给我下一步的指示。”

“防止病毒扩散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陆必行远程联系着奔波的自卫队和白银九,“诸位,我们现在做的一切,有可能都只是虚惊一场的无用功,但万一有一点疏漏,很可能就是致命的,不要挑战病毒的无孔不入。”

他说着,无数代表个人终端的小红点在湛卢的虚拟屏幕上闪过,病毒携带者韦伯斯特四十八小时内经过的地区全部被排查,小红点们随着时间变成一根一根缠绕的红线,让人眼花缭乱,城市、街区的实景图时空回溯似的闪过,湛卢的处理器强大无比,这点数据丝毫不在话下,每一个定位成功的目标,就会同步到彻夜不眠的自卫队或者白银第九卫手上,一队一队的士兵穿着隔离服,来到机甲车进不去的小巷,搜索可能接触者,看不见的敌人刀刃高悬。

而地下仓库的另一侧,病人们已经睡着了,连于威廉都撑不住,躺进了医疗舱,医疗舱虽然对彩虹病毒束手无策,仍是尽忠职守地为他们的生命注入最后的动力。

尖叫的乌鸦从夜空中陨落,立刻被从银河城医院征调来的防疫机器人铲走,一排消毒车从旧工厂附近出发,不断喷洒着消毒试剂。

图兰急匆匆地将霍普半拖出牢房,消毒小队的临时负责人接通她的个人终端:“卫队长,消毒剂预计会在一小时之内告罄,目前也无法确认传统消毒剂是否能杀灭变种的彩虹病毒,请您尽快指示——”

霍普吃了一惊:“他说什么?彩虹病毒发生了变种?”

图兰深吸了一口气,启明星上夜凉如水,刮得她一双忙乱的肺部生疼。

“我的将军哎,”她想,“白银第九卫什么时候干过这种后勤的事,专业不对口啊!征调所有医疗物资——除了银河城和周围几个城市中快倒闭的医院,我还能去哪征调?”

第八星系,她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而在医疗舱已经足以应付大多数伤病的当代,白银第九卫为了精简人员,根本没有配自己的专业队医,就算征调来一千个医疗舱,没有人能去解读这个变种的彩虹病毒,医疗舱除了亮红灯和打营养液以外,到底还有什么用。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嘈杂,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过来:“卫队长!”

图兰一抬头,见薄荷上气不接下气地朝她跑过来:“卫队长……独眼鹰大叔……我……我们拦不住他……”

下一刻,不远处响起枪声,薄荷狠狠地一哆嗦,所有白银卫的枪口全都提了起来,指向来势汹汹的独眼鹰。

薄荷惊呼:“别动手!”

自从白银九空降,独眼鹰就一直不大在人前露面,除了总像个鸡妈一样围追堵截陆必行,不让他围着林静恒转外,他就像个坏脾气的退休老猫,满脸不高兴地找个墙角一蹲,并不关心外界,即便气急败坏,也懒得伸爪子去挠两尺以外的人。

而直到这时,图兰才突然意识到,这个人从小在凯莱亲王的高压暴政下长大,是经历过战争、在刀尖上舔过血的。

独眼鹰的胸口顶着白银九的枪口,熟视无睹,脚步不停,径直往里闯。

图兰厉声喝道:“干什么,都放下枪!”

白银第九卫的士兵们集体立正,收起激光枪,把独眼鹰放到了她面前。

独眼鹰异色的双瞳里带着血气,提枪冲到图兰面前,问她:“林静恒那王八蛋人呢?”

图兰瞥了一眼他的神色,心说,今天闹不好得替老大挨顿揍。

“将军和陆校长一起隔离在那边,”图兰斟词酌句地说,“这件事我跟您解释……”

独眼鹰“喀拉”一声,把激光枪的保险拉下来了。

图兰闭了嘴,希望独眼鹰看在她是个美少女的份上,打人别打脸。

可是出乎意料的,独眼鹰并没有动手,只是将激光枪放回腰间,问她:“你们要什么?”

图兰:“……”

她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问你话呢,要什么?”独眼鹰不耐烦地提高了嗓门,“林静恒还真以为他在这呆了五年,就摸清了八星系的门冲哪边开了吗?医疗设备、物资、能摆弄病毒的人,你们弄得到吗,啊?”

图兰差点跪下叫爸:“要!都要!有多少要多少!”

独眼鹰重重地哼了一声:“给我人!”

图兰痛快地说:“三舰所有人、四舰一排,全体跟他走,从现在开始,全权听陆先生指挥,他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向我请示!”

独眼鹰转身就走。

图兰连忙说:“等等,陆老师那边,你不用担心……”

独眼鹰脚步一顿,异色的双瞳直勾勾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一字一顿地说:“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林静恒赔不起,这点你们将军自己心知肚明,我不担心。”

白银第九卫行动迅捷,很快,整装的两队小机甲就跟着个第八星系的著名混混,飞往死水一样的第八星系。

除了被炸毁的凯莱星、北京β星和白鹭星外,这里还有很多黯淡的行星,很多黯淡的人,他们行尸走肉似的活在夹缝里,闻到暴风雨的味道,就夹起尾巴,惶惶地数着日出日落。但独眼鹰知道,这里并非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无可救药要的。

很多人都曾经想过要成为英雄,只是后来他们见惯了英雄的下场,这才成了花天酒地军火走私贩,成了碌碌无为的星际公务员,成了各个星球上吃喝玩乐、麻木不仁的黑社会份子。

新星历一三六年至二七六年,一百四十年光景,沧海桑田,小行星带的星子诞生,继而又烟消火散。

他们和这个星系都老了。

独眼鹰顺着精神网放出视线。

他想:“我还能再让你们帮我一次吗?”

“变种彩虹病毒的实验材料应该是被我们无意中毁了,传统的抗体无法起作用,传统的消毒、灭活和阻断效果未知,”图兰飞快地对霍普说,“现在说抱歉是晚了,我们真的没有医疗研发能力,只能寄期望于罪魁祸首的备份,如果找不到新彩虹病毒的档案材料,如果变种病毒在我们不了解的特性的情况下扩散出一点,启明星上十八亿人口就算完了!”

霍普面色凝重:“对不起,是我思虑不周,我没想到彩虹病毒居然是变种,这些人简直丧心病狂……你让我想一想。”

图兰非常能屈能伸得很,她一边想:“等这事过去,老娘就打断你的腰。”

一边真心诚意地给了海盗一个九十度鞠躬:“先生,全靠您了。”

“卫队长,别这样,”霍普连忙拉住她,“我们的先人流亡域外,筚路蓝缕,为的是全人类的福祉,数千年的传承里教我们的都是敬畏生命,不是不择手段地为了自己扩张而伤害同类。”

这个反乌会的邪教分子出乎意料的文明,气急败坏也不说脏话,他皱着眉,在原地乱转了几圈,突然下定了是什么决心似的,狠狠一咬牙:“卫队长,这对我来说是个艰难的选择,请您仔细听我说,这种背叛组织的话,我真的不一定有勇气说第二次。”

图兰眼睛一亮,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陆必行喘了口气,让湛卢自动运行,坐下来休息片刻。

“你觉得怎么样?”

林静恒摇摇头,目光没有从个人终端屏幕上离开,那一边,图兰正在对他汇报着什么。

陆必行呼出口气,打在面罩上,隔离服的面罩上有防水蒸气附着功能,水汽很快就散了,不会觉得憋闷,如果于威廉的描述没问题,通过接触、空气传染的变种彩虹病毒潜伏期应该是一到两天,此时刚过去一宿,他还没有任何感觉,但病毒有可能已经充满了血液。

陆必行从得知消息开始之后,脑子就没停过,分析林静恒的指令如何执行,反复回忆于威廉的话,恨不能把他的每个标点符号都拉出来排查个遍,继而又眼花缭乱地和湛卢与众人一起搜索可能感染人群。

这会一闭眼,眼前都是绕来绕去的红线,他放空了一会,感觉到被自己刻意屏蔽的思绪报复似的上涌,几乎要把他溺毙在里面。

一开始,他没把彩虹病毒当回事,因为这是一位熟悉的老朋友,像古时候出过痘的人看待天花,知道严重,但并不觉得可怕。

可是后来,事情一件接一件地不对了,先是变种,随即是得知运送中的病毒实验室被林静恒意外击落。

平心而论,在陆必行看来,此时并不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是一桩一件都隐隐露出了厄运的行迹,让一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也不由得不安起来。

林静恒切断了和图兰的通话,正好抬头,和他目光碰了一下。

陆必行呆呆地看了他一会,突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将军,如果能脱下隔离服,我能亲你一下吗?脱下隔离服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我们都没有被感染,死里逃生,一点特别的庆祝不过火吧?要么是我们都被感染了,死到临头,我就剩这一个愿望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林静恒站起来一伸手,“湛卢,我需要一架没有人,消毒设备完备的机甲。霍普方才交代,他奉命转移实验室的命令是反乌会核心组织下达的,他方才给出了反乌会老巢的坐标和路径。”

陆必行刚放任自己沉溺于情绪,就被林静恒强行拽出来了,一愣之后,他问:“你相信他?你不怕这是个陷阱?”

“他主动接受了图兰的测谎,”林静恒顿了顿,“第九卫队作为白银十卫先锋,携带的测谎技术与设备应该是联盟顶尖的,但为防小概率事件再次发生,这次我会单独过去……”

陆必行立刻要出声反对,被林静恒一抬手打断:“调查和做贼不需要太多人,我带一个湛卢够了――你听说过著名的莱昂要塞之战吗?”

莱昂要塞之战――是陆信之前,联盟派兵试探第八星系,突袭七八星系之交的莱昂要塞,在凯莱亲王的脚趾上扎了一颗钉子,试图以此为跳板,全面进攻第八星系,最后失败了。

凯莱亲王攻打莱昂要塞,用自动驾驶的机甲载着手无寸铁的平民做先锋,联盟军万万不敢对着哭泣的平民下导弹,只好掠夺对方机甲权限,试着捕捉……结果捕到了一群携带各种致命病毒的“人体生化炸弹。

猝不及防的联盟军损失惨重,之后又遭随后赶到的海盗武装机甲队打击,被迫撤离莱昂要塞,在这场对峙中失败,继而也推动了“综合抗体”的研制。

“我以其道还其身一次。”林静恒说,“湛卢,处理器留下,搜索继续,我们走。”

陆必行一把拉住他:“搜索可以自动运行,我要跟你去。”

林静恒:“不……”

“如果是我一个人困在这,我可能要一边写遗书,一边强颜欢笑;如果是你被困在这,我可能已经哭了。”陆必行说,“但我们一起,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是可以面对的。就算生死有命,真的走投无路,能和你一起走到最后一秒,大概也是最幸运的死法了……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不这么想。对不起,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说这种损人利己的自私话。”

林静恒好像被他这近乎莽撞的坦率镇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陆必行自嘲一笑:“爱情中,紊乱的荷尔蒙带来歇斯底里的独占欲,嫉妒和贪得无厌的欲望,我还没有体验全套,已经变得有点面目可憎了,再次抱歉……如果你讨厌我一点,会不会感觉压力小了一点?”

林静恒绝对是个死到临头面不改色的人,陆必行至今记得自己惊险地把他从爆炸的机甲里捞出来时,这个人醒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朝他发脾气。

死亡,对他来说算什么呢?

关系没到那种地步,陆必行还没来得及挖掘,只是浮光掠影地看个大概,已经觉得非常难以忍受。

可是以林静恒的城府,竟能被自己观察出他在慌乱,随便排除一下也知道为了什么。

隐秘的受宠若惊与明确的心如刀绞交织,简直让他呼吸不畅。

陆必行:“我要跟你一起去。”

十五分钟后,一艘伪装成微型载客星舰的小机甲飞离了启明星,这一趟航程将长达二十多个小时。

同时,一只麻雀飞到了银河城,落在一户人家窗台上,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四十八小时前,它曾在一处旧工厂外捡食过垃圾。

窗户打开,一个营养不良的小女孩垫着脚,递给鸟群们一把面包屑。

鸟儿们叽叽喳喳地跳过来,其中一只啄了女孩没来得及缩回的手指。

分享到:
赞(10)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可怜的女孩

    匿名2018/10/27 23:09:08回复
  2. 一种开始…

    拾凉2019/02/03 00:57:59回复
  3. 虐啊虐……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8:33:04回复
  4. 完了

    坎坷2019/02/17 07:25: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