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八星系联盟政府的人

然而这并不是打嘴仗的时候。

从技术上说, 彩虹病毒确实已经被攻克了, 如果这是和平时代,那么即便是在下水道一样的第八星系, 彩虹病毒也未必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可现在已经到了用营养针换物资的地步了, 万一产生大范围的瘟疫传播, 靠白银九那点人力物力是不可能控制住局面的。

更要命的是,这个骷髅人在窄巷和拥挤的人群中造成了恐慌, 惊弓之鸟似的小商贩们连滚带爬地躲开他, 尖叫和恐惧已经先病毒一步传播扩散开了,形态各异的小推车、智力不足的机器人各自撞成一团, 把窄道堵了个水泄不通, 简直是寸步难行, 眼看要造成踩踏。

林静恒伸手把陆必行往墙角一推,同时,踩着旁边一个倾斜的棚子纵身起跳,一把扒住了二楼的外窗台, 双手一撑就把自己甩了上去。正在窗口往外窥视的人被突然蹿出来的林将军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见鬼似的跑了。

而年久失修的破窗台本来就有小裂缝, 根本禁不住成年男子的重量,林静恒一脚踩上去,窗台上的裂缝群已经“沙沙”地准备绽放了。有些束缚的衬衫竟没有影响他的动作,林静恒在窗台上只停留了一瞬,立刻借力扑向几步之外的一根破旗杆,给他垫脚的窗台被这样摧残过后, 直接坍了一小半,土石落入人群中,不幸中招的几位几乎有天地翻覆的错觉,唯恐天下不乱地就地造起谣来:“地震了!”

而旗杆也不是定海神针,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难以负重地歪了,林静恒以太空军特有的绝佳平衡感顺着倾倒的旗杆爬了上去,快要接近顶端的时候,铁旗杆终于忍无可忍,底部和支架相连的部分断了,沿街往前倒去,像撑杆跳里一根格外高大的杆子,将林静恒从人们头顶甩了出去,直接“飞”过了挡路的人流,砸在另一栋小楼六楼的楼梯间里。

林静恒双手一撑给自己减震,顺势滚到了楼梯间里,三步并两步跳上楼顶,从上面追向骷髅人。

乱七八糟的人流蜂拥而至的时候,陆必行第一时间把一个来不及跑的小男孩抱了起来,高高地举过了头顶——人们混乱地往前跑时,这种恰好堵在人群前的老幼病残非常容易被推倒,而一旦有人倒下,在这么窄的街巷里,会造成多米诺骨牌式的效果。

人这些两条腿又跑不快的动物,成群踩过来,也并不比野马群安全多少。

“嘘——”陆必行冲要哭不哭的小男孩笑了一下,把他放在高处,连着银河城内网的个人终端切瓜似的黑进了商业街的广播,随后,他把一个录音的小程序当成了话筒,从抽出兜里一把袖珍的小手枪,调到爆破模式,卸下消音装置,往天上连开三枪,借着广播大声说:“都停在原地,不许动!我们有彩虹病毒的抗体!”

人群被突如其来的巨响镇住,短暂地安静了片刻。

陆必行喘了口气,声音从商业街广播里传出来:“大家好,联盟白银要塞白银第九卫军团现在已经夺回第八星系,刚刚接管三百里外的反乌会基地,很快会重建八星系秩序,请大家不要惊慌,彩虹病毒的紧急抗体是军方常备药物之一,如有异常反应,请立刻就医做隔离处理,送到基地接受治疗。”

他说话一个字是一个字,有种口齿清晰的力度感,又并不咄咄逼人,人群的恐慌渐渐回落。

“这里是窄巷,很容易造成踩踏事故,我再重申一遍,诸位不要惊慌,自由散开,有序疏散,”陆必行说,“彩虹病毒早在百年前就已经不是绝症了,请相信,联盟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公民的……劳驾,先让我过一下。”

第八星系人民向来对联盟那套假大空的说辞免疫,但他们看见陆必行从人群中穿过,脚步快而不急,逆着人流,往骷髅人逃跑的方向追去,像是全然没把彩虹病毒当回事的样子。

这种无所谓似的态度,倒是一针挺有效的镇定剂。

“狗屁公民,没听说过,老子是公的,不是民。”

“他刚才说什么,那基地让什么军团占了?是说咱们又换政府了?”

“这狗娘养的政府,比袜子换得都勤。”

“你是谁啊?在联盟干什么的,你说话管用吗?”

陆必行笑眯眯地灌了一耳朵冷嘲热讽,不生气也不回应——有心情对他骂骂咧咧指指点点,说明理智回来了,总算不至于踩死小孩了。

指指点点的人群给他让出了一条通道,陆必行还算顺畅地过去了,看见林静恒正在不远处冲他招手,那骷髅人却不翼而飞了。

陆必行一愣:“怎么,是空间场?”

林静恒联系了基地的白银九,对那头说了句什么,冲陆必行一点头——方才那骷髅人见他从天而降,吓得肝胆俱裂,居然启动空间场逃走了。

地面空间场和太空跃迁挺像,但原理是不同的,地面空间场可以说是一次酷刑,谁穿谁知道,身强力壮的都得扒层皮,别说那位骷髅人的肉体已经烂成了那样。

“疯了吗?”陆必行抬起手腕,迅速收集残余的能量辐射,“他那个状态穿过去,没落地就得被五马分尸吧——对方跃迁空间场的时间呢?”

林静恒:“标准时,十三点五十分二十八秒。”

“好,你等着。”陆必行一撸袖子,迅速在个人终端上模拟了一个能量衰减模型,时间好像在他手里凝固了,循着踪迹抓住了隐约的线,很快还原了骷髅人开的空间场,并给出了精确描述——地面空间场通常有十一到三十六个参数不等,陆必行的个人终端上,跳出了空间场的十七个参数。

“推导出目的地了。”陆必行把坐标传给他,“我同步发给图兰卫队长。”

林静恒当年溜出乌兰学院,偷湛卢送陆信出逃,用的就是空间场,因为空间场极不容易追踪,是一大安全隐患,很多地方都会开针对空间场的干扰信号。他还真没见过这么风骚的操作。

“没什么,”陆必行一耸肩,“这招只能在空间场开启后三分钟之内,超过三分钟,能量衰减得差不多了,周围气候条件也会跟着变,追踪定位误差往往超过五十公里,那就没有意义了。”

林静恒遥控机甲车,停在最近的路口,输入了陆必行定位的坐标:“这项技术申请过专利吗?”

“没有,”陆必行说,“这是我年轻时候为了离家出走弄出来闹着玩的。”

“好,以后我买断了,每年按A级军用技术付你专利使用费。”

“哇,”陆必行跟着他钻进机甲车,“将军,那我这算被你包养了吗?”

话音没落,机甲车仿佛被他这句话吓得尥了蹶子,直接贴地“飞”了出去,巨大的加速度把车里的人并排拍在椅背上。

林静恒因为无言以对次数太多,沉默了一会,不知是气还是无奈,竟然笑了。

随后,他一把抠开车顶上的小储物格,见里面只剩一根空间场平衡剂,于是就迅雷似的戳在了陆必行身上。

陆必行刚过完嘴瘾,就猝不及防挨了一针,“嗷”一嗓子:“林先生,您这水平要是在护校,得留级八年!”

“第一星系没有护校,医科只有科研方向。”林静恒说,“坐稳了,我开空间场。”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光怪陆离,乱糟糟的能量变化剧烈,机甲车上的仪器发出各种刺耳的噪音,陆必行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被杵了进去,注射的平衡剂迅速起效,隔离了难过的感受,他仿佛变成了一个可以随便拉扯的橡皮人。

几秒之后,机甲车穿过空间场,落地到了新坐标处,立刻发出了过热警报,几乎在地上跳了一下才停稳,能量直接见了底。

林静恒因为用肉体凡胎体验过半成品的空间场四连跳,所以并不在乎这点冲击,只是下车的时候脚步踉跄了一下,不等陆必行扶就自己站稳了。

从地图上看,基地的位置在银河城西南方向,这里则应该是银河城以北。

这似乎是一处废弃的工厂旧址,他们两人面前有一条人造的小河沟,上面飘着一层未竟处理过的垃圾,破败的大门敞着,旁边立着一座六七米高的钟楼,上面站满了乌鸦。

钟楼上的时钟仍在尽忠职守地走着,和林静恒他们手上的“标准时”不同,是启明星的“私历”。因为每个星球的自传周期都不一样,所以其实星球上都有自己的计时方式,“标准时”只是给傲慢的星际往来客用的。

陆必行自己喜欢摆弄各种奇怪的技术,因此常常觉得别人兜里也会有几样“秘密武器”,虽说抱怨对方疯了,但他还是乐观地认为,骷髅人之所以敢赤手空拳地穿空间场,说不定是因为人家有什么黑科技的道具――譬如更稳定的平衡剂之类……直到他俩在大钟下捡到那人的尸体。

无数乌鸦盘旋在腐肉之上,垂涎三尺,可是出于生物的本能,还没有一只敢下来尝第一口。

林静恒带上手套,把骷髅人的外套扒了下来,发现他的脊柱仿佛已经断成了几截,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着,左臂基本已经腐烂光了,落地时受到的冲击折断了堪堪连在一起的关节,小臂带着手骨掉落在十几米开外——还是在乌鸦的指引下找到的。

“为什么?”陆必行难以理解地问,“他是不是……是不是没来得及听见我说什么,就急急忙忙地开了空间场?”

林静恒没吭声。

陆必行用广播喊话的时候,其实他们都听见了,骷髅人也恰恰是听完才开的空间场。

因为那些冠冕堂皇的大话,实在太过一厢情愿,把民众和联盟双双涂脂抹粉地美化了一番,大家看着彼此都觉得诡异。

联盟宪章规定,联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公民。

而第八星系的公民不是公民。

就像联盟把所有域外人士都统称为“海盗”,第八星系就是“文明世界”和“海盗”之间的蛮荒之地,第八星系的人不至于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星际海盗,却是跟他们有千丝万缕联系的野蛮人——与茹毛饮血的食人族部落差不多,皆非我族类。

在联盟中央,人人都知道第八星系的政府就是个象征意义,主要任务是现眼和凑数,首都凯莱的反导系统还是一百多年前、陆信刚收复第八星系时装的,此后将近一百四十年,沧海桑田,那玩意没有升级过一次。

因为第八星系的半自治状态,很多税费难以收集,联盟的财政拨款更是时有时无,政府常常陷入没钱发工资的窘境。林静恒从死人身上翻出了一张工作证,上面写着“八星系中央政府代表秘书长”,像在跳蚤市场上五块钱买来过家家的。

林静恒扒下手套,翻出机甲车里的紧急医药包,从里面找出了消毒喷枪,清理了带病毒的尸体:“病成这样,还不惜启动空间场往这里跑,应该有同伴,我进去看看,你在这等着。”

陆必行没听他的,径自跟了进去。

方才还油嘴滑舌起来没完的陆必行沉默了好一会,踩在荒草丛生的地面,他忽然问:“林,如果海盗大规模入侵的时候,你还在白银要塞,你会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放弃八星系吗?”

“如果我还在白银要塞,星际海盗根本就不会进入联盟。”林静恒顿了顿,没有和他说客套话,直言不讳道,“至于第八星系,当然也是联盟的领地,但如果有必要,我们不会死守。战略性暂时撤离是可接受的。”

陆必行:“如果有必要,会像放弃一片荒漠一样放弃第八星系,对吧?不单是你,联盟也会这么选择,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都是这么认为的。”

林静恒不置可否地默认了。

“因为我们是荒漠中的野人,而且立场不明,联盟来了就是联盟人,海盗来了就是海盗。缺灵魂短智慧,和我们谈联盟宪章、自由宣言,都是对牛弹琴。”陆必行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望向荒芜而旷远的夜色……林静恒不是一个圆滑的政客,不会做那些大而无当的表演秀,也因为混账惯了,他甚至懒得保持政治正确的普世价值观,只要拿你当自己人,基本只尊重客观事实,有什么说什么。

陆必行:“所以……如果启明星上真的爆发彩虹病毒,白银九会直接撤离,不会浪费医药施救……算了,你不用说,我明白了,理所当然的。”

就像除了极端动物保护组织,没有人认为动物应该享有和人类同等的权利一样——猫没有肖像权,狗没有隐私权,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没有言论自由权,联盟最精锐的部队不会因为鸡瘟逗留,这是理所当然的。

“白银九是白银十卫中人数最少的一支,是前锋突击部队,不具备大规模抢险救灾的素质,也没有这个公共统筹能力和物资储备,”林静恒平平淡淡地说,“如果真有无法控制的瘟疫爆发,直接撤离是唯一选择。”

所以最好不要发生这种事,他想,用个人终端连上了机甲车,打开了防护罩上的病毒监控。

然而奇怪的是,病毒监控没什么大动静,反倒是武装警报亮了。

林静恒突然抓住陆必行的肩,将他往旁边一带,与此同时,激光枪打在了陆必行方才站的地方,林静恒的袖子被扫上了一层焦黑。他一枪扫了回去,废旧厂房的玻璃窗后传来一声痛呼,两个人飞快地对视一眼,分头沿着厂房边缘冲了进去。

陆必行踹开厂房里到插的破门,正好看见一个人滴着血、踉踉跄跄的人往拐角跑,后颈溃烂的皮肤明显是感染了彩虹病毒。

“喂,你等等,我们不是反乌会的海盗,”陆必行叫他,“没有恶意!”

对方充耳不闻。

陆必行:“你是第八星系联盟政府的人,对吗?”

那人脚步一顿,充满戒备地扭过头,哆哆嗦嗦地用枪口指着陆必行。

分享到:
赞(18)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评论呢

    您的称呼2019/02/03 14:07:47回复
  2. 突然想起了非典

    匿名2019/03/03 09:24:03回复
  3. 居然有点害怕

    2019/03/10 19:27: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