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就……就这个转换插头

“湛卢, 精神网覆盖整个基地, 三分钟之后,我要看到‘全景图’, 包括所有自然与非自然的能量反应。”

“是, 先生。”

“控制监控权限, 核验基础通讯,封闭所有人机端口, 全景图出来后同步到所有人的终端, 分六组清点基地,所有设备一应归档, 基地代号——”林静恒把手擦干净, 目光扫过启明星上气候有些干燥的基地, 话音轻轻地停顿了一下,“暂定为‘SPMF1’,简称一号基地。”

哪怕他给基地起个代号叫“吉娃娃”,来自白银要塞的旧部们也不敢提出质疑, 只有湛卢敢于不讲政治, 仗义执言, 张嘴就说:“先生,按照联盟规则,陆地军事基地首字母不是‘S’,而且……”

林静恒伸手一指他:“全景图!”

湛卢作为非常强大的人工智能,只要有电,大可以一心十万八千用, 嘴里唠叨不耽误他扫描,林静恒话音刚落,重三“嗡”一声轻响,巨大的立体全景图缩影铺设在虚空中,密密麻麻的数据跳来跳去,同时,更加微缩的版本传到了每个人的个人终端上。

而湛卢也坚持说完了自己的话:“……‘SPMF1’代号已经被联盟白银要塞占用。”

林静恒拿到了全景图,比较满意,因此没有发火,只是语气很平和地回答:“去他娘的联盟规则。”

正在进行邪教活动的反乌会成员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白银卫面前迅速缴械,湛卢的精神网笼罩下,他们身上连根针都不能私藏,手无寸铁地被机甲车挨个清理出来,像是给拆迁铲车挖出来的建筑废料。

这些人复古复得群魔乱舞,穿成什么样的都有,相当不体面,林静恒大略一扫,仿佛走进了一个行为艺术展销会。

唯有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清秀得鹤立鸡群,有幸让林将军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瞬。

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先知”类的头目,因为静静地混迹在人群里,被机甲车拖走的时候,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看面相,他应该有两百多岁了,眼角布满了鱼尾纹,眼珠浑浊而平静,目光像是透过一口深井往外看,头发理得很短,两鬓斑白,穿着合身的亚麻风衣外套,没挂那些不知所谓的鸡零狗碎,柔软的外套被微风轻飘飘地卷起衣摆,他被机甲车的一条机械手捆着往前推,直挺挺地悬在半空,居然也不显得狼狈。

与林静恒擦肩而过时,男人突然叫破了林静恒的身份:“林将军。”

林静恒脚步一顿,机甲车随即停了下来,机械手臂高高地举起,车内,一柄激光枪的枪口伸出来,抵在男人的太阳穴上,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林静恒略微眯起眼:“你叫我什么?”

那男人彬彬有礼地说:“林静恒将军,以前我看过您的照片和视频,熟悉您的长相,自我介绍一下,我的教名叫‘霍普’,是个反乌会的无名小卒,很荣幸见到真人。”

“无名小卒”应该是真的,不然也不会被派来跟着阿瑞斯冯那个神经病,毕竟反乌会的主力都在忙着颠覆其他星系。

“我跟你们老大阿瑞斯冯做了详细的自我介绍,看他表情,到死都觉得我是个冒名顶替的诈骗犯,你凭着一张脸,就认为我是林静恒?”林静恒冲机甲车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往下压了压,反乌会的霍普被机械手放了下来,“‘林静恒’的死讯可是伊甸园宣布的,你是还没听说过?”

霍普双脚落地,在粗暴的机械手下踉跄了半步,脸上却没有愠色,反而朝机甲车的驾驶舱点头致谢:“这件事我听说过,不过我并不认为眼前的您只是个整容爱好者。您接管这里,应该是阿瑞斯冯已经全军覆没了吧?不瞒您说,凯莱亲王这个人过于偏执,非常不好控制,经常对组织阳奉阴违,又有那么一副……玷污自然的身体,组织中的很多人都对他有微词,但是最终还是决定供养他,就是看中了他的疯狂和军事才能。这些年,他组织了多次针对联盟的袭击,谨慎小心,战斗经验丰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和他过招的。”

霍普说到这,居然胆大包天地抬起眼,对上了林静恒的目光。

想必林将军的眼睛里并没有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反正这个搞邪教的中年人并不畏惧他,盯着林静恒的眼睛,他一字一顿地说:“伊甸园并不是万能的,对不对,林将军?”

林静恒不置可否地一弯嘴角:“有可能。”

“没有什么是万能的,”霍普低低地对他说,“包括人类,自古以来,智人一点一点征服了食物链、环境、地球、太阳系,到现在的八大星系,时间、维度、空间……几乎所有未经驯化的动物都被人类活动灭绝,之后又从基因碎片里重塑,在联盟,风雨雷电,所有的自然现象全部由人类一手掌控,你们僭越造物,干扰自然,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神,太傲慢了——林将军,你认为,这样的智人,下一个敌人会是什么?”

林静恒十分诧异,因为从未见过这样胆大包天的神经病,居然在被俘之后还敢冲着他传教!

他本身就懒得多说,听了这番屁话,干脆连个冷笑都欠奉,面无表情地当成了耳边风,转身要走。

“林将军,你知道吗?在古代,愚蠢的地球智人建立了第一个城邦开始,就自愿放弃肉体的自由,把自己束缚于高墙之内,自此成千上万年,为了高墙内有限且毫无价值的房产、土地,毕生殚精竭虑、你死我活,像被关进坛子里的蛊——这些蛊虫长大了,后代再接再厉,继而又自愿放弃了‘精神和思想的自由’、放弃了‘五官六感的自由’,他们建了所谓‘互联网’,把每个人的一言一行、来龙去脉都用数据透视得清清楚楚,每个人的思想都淹没在别有用心的数据流里,反复洗脑,不可抗拒地被导向既定的方向,这已经相当危险,而你们居然又建成了伊甸园!自愿放弃了灵魂的自由!”霍普在他身后大声说,“林将军,伊甸园只是个开始,下一步,轮到我们舍弃什么了?联盟既没有自由,也没有平等,这是人类在自欺欺人!这个物种迟早自我灭亡!”

林静恒脚步不停。

“快开悟吧。”霍普叹了口气,机甲车里的驾驶员连忙会意地把人拖走了,霍普被捆绑在机械手上,迎风而立,亚麻色的长风衣猎猎作响,这个男人直视前方,看起来就像某个行将殉难的救世主,周围不少被俘的反乌会人士听了他这番话,纷纷有所触动,方才挣扎着大喊大叫的“行为艺术者”们都安静了,有的人泪流满面,有的人喃喃地跟着霍普念叨“开悟”。

他们说:“开悟吧,我的兄弟同胞,自然保佑你。”

细碎的人声洪流似的聚在一起,随风卷而去。

陆必行是在两天之后抵达启明星的,因为反乌会的技术体系与联盟有差异,连机甲能源对接口型号都不一样,简单说就是充电器不匹配,需要工程师来解决。

林静恒正在新占领的基地塔楼里开会,会议室在四楼,朝向机甲收发站的一面整个是球面的落地窗,视野相当开阔。白银第九卫的军需官汇报下一步获取战备的渠道方案,林静恒一言不发,一边听一边皱眉,脸色看得众人一阵心惊胆战。

就在这时,机甲进站时巨大的噪音穿透了会议室的防噪声膜,传到室内,像一声隐约的叹息,林静恒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见一艘白银九的老旧重甲停靠完毕,舱门打开,从里面跑出了一个马戏团!

“第八星系自卫队”的好汉们叽里咕噜地滚了出来,有些人可能这辈子没怎么上过行星,激动得过了头,有用力蹦的、冲天举着双手嗷嗷叫的……还有撅着腚趴在地上研究土壤的。

把新鲜出炉的“一号基地”中肃杀严谨的氛围祸害得一渣不剩。

林静恒:“……”

军需官见他纠缠的眉头就快要打成死结了,讪讪地闭了嘴。

等人都下来得差不多了,陆必行才慢慢悠悠地溜达下来,不知道发简讯回去的白银卫是不是写错了信息,此人不像来干活的,活像是来度假的。他披了件十分前卫的长风衣,踩了双介于休闲和正经之间的皮鞋,修身的衬衫紧贴着腰线,上面还有个骚气的小立领,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旁边傻大个斗鸡给他扛着包。

另外三个学生加一个凶悍的独眼鹰,像一帮跟在少爷身边开车打杂的保镖团,护送少爷去时装周看秀。

陆必行东张西望了片刻,也不知是墨镜上有望远镜还是怎样,隔老远,他就将目光锁定在了会议室,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冲会议室里挥了挥手。

军需官觑着林静恒,见他紧皱的眉头虽然没松,但是眉尖轻轻地往上扬了一点,嘴角要笑不笑地拉平了,于是试探地“喵”了一声:“……那我继续说方案二的未来发展趋势?”

林静恒目光一垂,总算开了口:“不靠谱,说下一个,讲重点,简短些。”

虽然是否定意见,但好歹是个意见,伴君如伴虎的军需官总算得到了明确指示,差点热泪盈眶,汇报效率高了三倍不止。

等这场会议开完,陆必行已经用一个电磁配置器解决了机甲和基地不匹配的问题。

“原来第八星系是走私集中营,什么奇葩型号的机甲我都见过,你知道好多私人的机甲设计师跟黑作坊合作,都很随便,人家根本不管你联盟标准还是星际标准,完全按着自己心情来,机甲做出来,看着性能不错,有些落下来连轨道都对接不上。”陆必行捏着一根电子笔,挽起袖子,在机甲站里侃侃而谈,“所以我的建议是,如果未来你们的机甲和武器来路不确定,最好构建一个‘协议平台’,所有端口都设置成活动的,可以自定义调节。”

旁边图兰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个大工程吧?那要多长时间?”

“我来做的话不会很长,你把白银九的机甲维护部队借给我,一个礼拜吧。”陆必行伸手一捏,电子笔在他掌心里化成一片光点,回到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我爸以前在凯莱星上的机甲仓库就是我改造的。”

图兰没见过这种野路子出身的民间科学家,震惊道:“就……就这个转换插头……”

“是电磁配置器。”

“……爱是什么是什么吧,要是放在以前白银要塞,得先把白银三的废物工程师们聚在一起开个会,七嘴八舌地讨论一下午,专人整理会议记录,经三卫队长、军需管理处、秘书处三层审批,送到老大那,老大批过,白银三才能拿着批文去跑经费审批、向军委打报告,跑断腿也得三天。”图兰十分感动地握住他的手,“三天啊,被你五分钟就解决了,陆老师,长得帅果然了不起啊!”

林静恒凉凉地说:“好啊,将来通讯恢复,你负责通知白银三,让他们就地自杀。”

图兰慌忙放手,立正站好。

林静恒挑鼻子挑眼地说:“图兰卫队长,你对程序很熟嘛,那你说说,我什么时候说让你把基地那帮吃饭捣乱的废物带来的?”

一口斗大的黑锅扣在了图兰脑袋上,她觉得自己冤出了八星系:“我……”

“是我是我。”陆必行连忙把墨镜往头顶一推,“我让他们来帮忙的,周六他们很好用的,而且上过战场就不想回到以前浑浑噩噩的日子里了,自卫队重组了一次,他们以后想当你的编外部队,精英归精英,这么大一个八星系,就算白银十卫都来了也顾不过来吧,总要培养新的队伍嘛。”

林静恒听完,二话也没有,假装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检查了一遍被陆必行改造的机甲停靠站,来去匆匆地走了。

陆必行用胳膊肘戳了图兰一下,小声问:“你们的随军工程师想干点什么,还要将军审批啊?”

图兰半死不活道:“要啊,联盟军委官僚气息很重的,好多眼睛盯着白银要塞,内部程序走不完,拿到军委也会被人打回来。好多眼睛盯着,将军也没办法。”

林静恒有时候故意恶心军委,审批到他这,一个“同意”都不写,就给画个标点符号——句号是批准同意,问号是要求方案要进一步细化,叹号是打回去重做,画叉则代表“你是傻X”。

图兰抱怨说:“一点自由度都没有,白银三的二货技术们想法又多,弄得三卫队长当年每天抱着一捆批文,撵着将军到处跑,天天被他羞辱,还恨不能长在他的个人终端里。”

陆必行:“太好了!”

野路子的随军工程师不用开会,也不必跟谁商量,身边只有四个记笔记的学生,只用了一个下午,就把“协议平台”工程的计划做完了,陆必行把看不见的大尾巴翘上了天,迫不及待地跑去找林将军,求羞辱。

“汇报”时间比他做计划的时间还长,然而林静恒既没有羞辱他,也没有用一个标点符号打发他,沉默寡言地听他东拉西扯完,竟还能从这三纸无驴的长篇大论里提炼出重点,问了两三个问题,然后点了头:“可以,先试着做,有问题再说。”

陆必行站起来,墨镜还没来得及摘下来,顶在精心打造的发型上。他双手撑在林静恒的办公桌上,冲他一笑。

林静恒心里冒出一点不祥的预感。

“晚饭时间都过了,”陆必行说,“好不容易着陆,难道还吃营养膏吗?”

林静恒从鼻子里叹出口气,觉得野路子工程师虽然一个人能顶一个团队,但也确实是娇气得要命,很不好养活,伸手按在个人终端上,打算招来后勤机器人伺候少爷。

“别麻烦,人工智能也有人权,”陆必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军,这里离启明星最近的大城市只有三百公里,我们出去吃嘛。”

分享到:
赞(52)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魔鬼林将军一对上陆老师,每次也从来只有退让哈哈
    笔芯还需要机甲吗,被将军宠就能上天了

    匿名2018/11/24 21:29:53回复
  2. 优秀啊楼上

    拾凉2019/02/02 16:28:37回复
  3. 人好少啊,算上我只有三条

    喜新念旧2019/03/03 20:24:15回复
  4. 不要忘了我啊啊啊

    2019/03/10 19:11:15回复
  5. 来了!

    2019/03/27 22:37:22回复
  6. ||ヽ(* ̄▽ ̄*)ノミ|Ю 来了

    顾长离2019/04/09 22:26:24回复
  7. 撒……撒娇!(捂鼻血虽然永远不可能是冲我

    花楹2019/05/03 22:10:53回复
  8. ヾ(❀╹◡╹)ノ~

    2019/06/23 19:29:35回复
  9. 太可爱了啊,我们的笔芯【捂脸】

    匿名2019/07/03 13:25:29回复
  10. 陆老师撒得一手好娇。

    冥洺2019/07/09 13:58:07回复
  11. 出 去 吃 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撒娇我爱

    苏沐晚2019/07/15 17:03: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