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玫瑰之心

太过激烈的大战过后, 人们一般会经历几个过程, 先是“茫然不知所在”,随后是“喜极而泣”, 再过上一会, 想起痛失战友, 再一看满目疮痍,精神用尽了, 才到了“悲从中来”的阶段。

基地的瘪三们“喜极而泣”的过程没过完, 没来得及悲,事情就又出了变故。

“诸位……”陆必行在通讯频道里说了一句, 可是声音很快被淹没了。

他皱起眉, 直接把扫描到的能量波动图发到了通讯频道里, 又被淹没了。

陆必行:“喂!”

想要这些瘪三们军纪整肃,大概只有导弹能出点力。

陆必行是个文明人,没有扯着嗓子嚷的习惯,也没有一言不合就拿导弹瞄准队友的脾气, 万般无奈之下, 他只好冲着通讯频道来了一句:“都让一让, 先让我求个婚!”

这一句话终于有了回音,独眼鹰用更大的嗓门震天动地地喊了回来:“陆必行你个小兔崽子你活腻了吗!”

通讯频道里的噪音终于被这父子俩联手荡平了。

“谢了老爸,”陆必行正色下来,把方才的能量波动图重新发了一遍,“001跃迁点炸毁的高能粒子流已经过去了,附近不该有这么剧烈的能量反应, 诸位,还没完呢,都警惕一点。”

众人做好了收听一段桃色新闻的心理准备,没想到打开的是军事新闻频道,蒙了片刻,窃窃私语好像起于青萍之末的狂风,“嗡”一声在通讯频道里炸开了。

周六哑着嗓子呵斥了道:“都闭嘴!先别说话!”

福柯也“嘘”了一声,安抚住自己的人:“陆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黄鼠狼不安地问了一句:“林将军呢?”

林静恒没动静,他嫌烦,早静音了通讯频道,凭空一抬杯子,他对湛卢没开头没结尾地说:“一盎司。”

湛卢这时候很懂他的意思,酒柜的门自动弹开,给他倒了一口烈酒。

林静恒嘴上说要回航,却一反之前干净利落,自己一动不动,对那些磨磨蹭蹭的瘪三也没什么意见,一口刮嘴唇的烈酒压在舌头底下,他的目光没离开远程通讯系统图,沉静的侧脸像是在等一场战争的头狼。

黄静姝觑着他的表情一激灵:“将……”

林静恒竖起一根手指,打住她的话音。

与此同时,通讯频道里那一千只鸭子渐次哑了,林静恒重新打开通讯频道,听见最后一个不知哪来的二愣子纳闷地反问了一句:“怎么都不说话了?怎么了?”

没有人回答他。

因为这时,已经不用陆必行现场讲解怎么看异常的能量波动图,只要没从精神网上掉线的,全看见了——

黑洞洞的宇宙中,好像此处都藏着影影绰绰的怪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冒出来,无穷无尽似的,让人吊着一口气,来回欣喜若狂,来回绝望。

在他们不远处,比方才更张牙舞爪的机甲群缓缓露出头来,暗色的机身上,凯莱亲王卫队的标志像噩梦的图腾——然而这一次,对方是一水的重甲。

这是一支超时空重甲的机械战队。

像围困白银要塞的机械战队。

像玫瑰之心埋葬了两颗联盟将星的机械战队。

像把凯莱星、北京β星和白鹭星付之一炬的机械战队。

损兵折将的基地武装们,兵不成兵、队不成队地围在重三周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群庞然大物从天而降,像等待瓢泼大雨的蚂蚁群。

而他们赖以生存的窝——反追踪系统,已经给上一个对手殉了葬。

怀特哆哆嗦嗦地喘了一口气,气如游丝地问林静恒:“将、将军,您怎么还在喝酒?”

林静恒把压在舌头下的酒咽了下去,回头看了四个学生一眼,觉得他们年轻而无畏,也觉得自己四肢有些发冷。

他不是怕死,也不是怕输,只是有点不想和凯莱亲王聊天。

歌舞升平的世界正在塌陷,而他在这个小破基地里闭目塞听三个多月,一方面每天都火烧火燎地想知道外面的战况,另一方面又有点怕听见。因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联盟落到这个地步,他本人是撇不开关系的——“有意”是坏得丧心病狂,“无意”是蠢得感天动地而已,哪个都强不到哪去。

可是又不能不聊,因为白银第九卫这帮废物点心可能是吃多了,跑得比爬还慢,林将军一根光杆,扛着一帮绊脚的废铜烂铁,实在没法把节奏控制得很精准,只能借此拖延时间。

一个通讯请求发到了重三上,继而又通过远程系统,公放到了通讯频道里。

林静恒吐出一口浓烈的酒气,接通了。

阿瑞斯冯那张令人刻骨铭心的老脸立刻清晰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独眼鹰的炮口差点走火。

四个学生当然记得这个轰炸了北京β星的疯子,薄荷一把捂住嘴,斗鸡攥紧了拳头,几乎分不清眼前的是虚影还是真人,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当场就要双目充血地冲上去——被林静恒一手按住肩膀,轻飘飘地推到一边。

阿瑞斯冯如果有祖坟,大概已经被人挖成地铁中转站了,不大在乎别人骂他,熟视无睹地接收了一堆深仇大恨的目光,他的目光落在林静恒身上,瞳孔明显地一缩,盯着林静恒仔细端详片刻,阿瑞斯冯动了动金属嘴角:“看来我是有资格和您说几句话了,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这一任的凯莱亲王,我叫阿瑞斯冯,请问这位很眼熟的先生,怎么称呼?”

林静恒要笑不笑地反问:“你看我像谁?”

林静恒掌管白银要塞的时候,曾经身兼数职——他是想要争取军事自治权的七大星系政府的心头大患,是联盟高层一部分人的心头大患,是三大星际海盗团伙的心头大患。他的照片被无数人钉在飞镖盘上,每天被扎出成千上万个窟窿。

阿瑞斯冯当然不可能不认得这张脸,但他也同样不认为,这张脸下面的人是林静恒。

凯莱亲王木着脸,一只眼角仅剩的人皮搭错了神经似的,一蹦一跳地抽了起来:“我要是没记错,你们联盟的肖像权法里应该规定吧,人工整容成其他人、特别是名人的脸,是违法的。”

林静恒顺着他的话一笑,口无遮拦地说:“官不究民不举的事,林静恒又不能从衣冠冢里爬出来告我,大不了我把他的讣告多循环几次。凯莱亲王殿下,我带着一帮兄弟们随便找个犄角旮旯苟且偷生,哪得罪你了?”

阿瑞斯冯说:“你是白银十卫的人。”

林静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知道是默认还是嗤笑。

“脸可以变,身份可以伪造,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变,生死关头的战斗偏好分析不会出错。”阿瑞斯冯低声说,“你的水平,至少是少将以上,你是白银第几卫的?”

林静恒不耐烦地一挑眉:“凯莱亲王殿下,白银要塞都让你们炸成渣了,哪还有白银十卫?你想干什么?”

基地所有人屏息凝神地看着林静恒和凯莱亲王装神弄鬼,大概头一次听见林上将说这么多话。

阿瑞斯冯颇为有风度地回答:“白银要塞不是我炸的,也不是反乌会炸的,我只管第八星系的事,在第八星系,从恒星到行星,从尸体到残骸,全都是我的,在我眼皮底下,不允许有地下航道和未知跃迁点的存在。”

林静恒居然还好像和他讲上道理了一样,听完沉吟片刻,脸上也没什么怒色,点了点头:“所以你是要我们的地下航道图。”

“要。第八星系是我的后院,谁也不希望后院里蛇洞鼠洞一堆,”阿瑞斯冯不客气地说,“前一阵,我有个手下被我派出去探路,带走了一支机甲战队,结果去了就没回来,人和机甲,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死亡沙漠里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过。”

林静恒做了什么不会满世界宣传,因此除了独眼鹰和陆必行他们,大部分人听得一头雾水,却都感觉到凯莱亲王这句话一落地,方才闲聊似的气氛陡然就紧张了。

林静恒抬起头看着阿瑞斯冯,答非所问:“你的意思是,人是我杀的,队伍是我埋的,所以找我来寻仇——证据呢?”

阿瑞斯冯一摊手,他那铜皮铁骨的双肩并不能灵活地做出“耸肩”的动作,看着像个不大灵光的人偶:“源异人跟了我一百多年,当年从凯莱一直护送我到域外,这些年虽然毛病越来越多,脾气越来越变态,但我都没舍得动过他,我身边忠诚的人不多,经受过考验的人更少。他不明不白地死在死亡沙漠,我很心疼。”

一个要证据,一个说“心疼”,通讯频道里旁听的基地瘪三们觉得信号可能又不好了,漏听了几句似的,对话根本接不上。

林静恒却动了动手指,把一条信息发到了通讯频道。

“防护罩打开,准备紧急跃迁。”

反追踪系统灰飞烟灭了,但跃迁点毕竟还没被炸完。

基地的人大气也不敢出,方才关上的防护罩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防护罩受损的,则被其他人保护在中间。

可是瘪三军团们动作太磨蹭,还不等他们准备好,凯莱亲王就说:“证据我没有,但是我既然这么心疼,当然要找人撒撒火气,谁让你正好在这,正好看起来最可疑呢?导弹的炮口可没说有证据才能发射。”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一排重甲竟然招呼也不打地发了一排导弹!

林静恒听湛卢说起阿瑞斯冯的生平,当时说此人就像海盗版的自己,其实也并不算完全的妄自菲薄——林将军本人亲自炸了陆信的跃迁点,炸得怒火丛生,所以一定要宰了源异人出气;凯莱亲王自己派出去办事的人半路死了,死得他心肝肉疼,所以谁在附近谁倒霉,一概拉出去撒火。

基地的瘪三兵们附近没有跃迁点,只能紧急跃迁。紧急跃迁本来绝不是这种初级选手能扛住的,可是眼看导弹迎面打来的一瞬间,瘪三们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潜力,大部分人居然成功跑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机甲保护气体的滋味,被噎了个要死要活。

原本鹌鹑似的挤在一起的队伍分散得七零八落,像一把打散的豌豆,跳得到处都是。

林静恒则直接跃迁到了跃迁点0051附近,这个跃迁点距离被炸毁的001端口很近,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断开与基地的远程连接,此时,通往基地的地下航道真真切切地暴露在阿瑞斯冯眼皮底下。

他看起来就像是想从地下航道撤退。

阿瑞斯冯目光一凝。

不去管那些鸟兽散的基地瘪三,直奔林静恒。

林静恒掉头转入地下航道,基地方向的异常能量波动潮水似的来而复返,好像是穿过无数跃迁点的远程通讯系统带来的能量外溢,又好像是藏着一只悄然吐息的凶兽。

阿瑞斯冯骤然反应过来:“停下,不要追他!”

然而已经太晚了。

海盗中的先锋跑得太快,追着林静恒穿过了0051跃迁点,林静恒突然转身对准追兵,用强火力阻挡住对方的脚步,同时目光一瞥通讯频道里所有人的位置,挑了个最近的:“独眼鹰,引爆0051。”

陆必行蓦地回头。

独眼鹰“哈哈”一笑,才不管引爆0051会不会把林静恒也卷进去,他开的是小机甲,在炮火喧天中正好在一个死角上,冲0051跃迁点连打了三枚导弹后一个紧急跃迁跑了。

0051跃迁点附近的海盗重甲在重三密不透风的狙击中,根本来不及躲闪,跃迁点轰然炸开,就在那一瞬间,跃迁点附近惊慌的驾驶员集体失去了意识,精神网权限同时被夺走,猛地调转炮口,朝自己的部队一口气连发数十枚导弹。

导弹飞出,膨胀的跃迁点一口吞下了十几架海盗重甲,林静恒赶在爆炸能量冲撞过来之前紧急跃迁,冲进了凯莱亲王卫队!

同一种陷阱,把反乌会先知坑了个底朝天之后,又险些炸飞自己小半个战队,阿瑞斯冯被这个类比深深地伤了自尊,怒不可遏:“截住他!”

一瞬间,无数展开的精神网压向湛卢,像一群扑食的虎狼,此起彼伏地想要剥夺他的精神网,连机甲中的乘客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刚被保护气体从紧急跃迁中解放出来的学生们头晕耳鸣,抱着头蹲成一排,无数导弹、粒子炮瞄准了重三,又和他擦肩而过,机甲机舱里警报声、警报灯闪得人心跳得要炸开。

陆必行:“跟我来!”

跑得到处都是的基地瘪三们总算听见一个声音,迅速集结在他身后,像在台风中逆流而上的小小鱼群,冲向凯莱亲王卫队队尾,不等队尾重甲反应过来狙击他们,陆必行突然朝一个半暴露的跃迁点打出了一枚导弹。

凯莱亲王卫队实在怕了这群一言不合就炸跃迁点的破坏分子,距离跃迁点最近的海盗们反应很大地蹿了出去,队尾顿时乱了,林静恒的重三趁着这个空档,利刃似的劈开了海盗战队,在一片人仰马翻中冲了出来。

与此同时,陆必行跟着导弹没入跃迁点,身后的小机甲群像游鱼一样跟着他鱼贯而入,黄鼠狼大笑:“陆老师,骗人的吗?”

“惭愧,”陆必行说,“手无寸铁,只能靠坑蒙拐骗。”

他嘴上说了惭愧,其实一点也不惭愧,带着小机甲群,在没来得及被翻出来的加密跃迁点中来回穿梭,被追得紧了就朝跃迁点开火,第一次开火的假动作把海盗们吓得躲开了,第二次开火效果就开始不佳,第三假动作,这就成了“狼来了”的故事。

凯莱亲王卫队释放了跃迁干扰,随后一排粒子炮提前堵住了他们的路,无数防护罩灰飞烟灭,陆必行仿佛听见了小机甲防护罩不堪重负的声音,下一刻,被导弹锁定的警报传来,他已经来不及躲了。

这时,湛卢的精神网突然笼罩过来,像一个无形的保护罩,围住他们的海盗们精神网骤然遭到攻击,在看不见的人机对接端口你死我活地对撞起来,一圈的海盗仿佛都被施了定身法。

“天……”不知是谁忘了林将军的忌讳,在通讯频道里感叹了一声,“当年被他从精神网上扫下来,不冤啊。”

“走回航的地下通道……”林静恒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通讯频道里传来,“快点!”

小机甲群从缝隙里钻了出去,涌向地下航道。

周六:“可是基地……”

“别管,”陆必行打断他,“听他的。”

阿瑞斯冯怒极反笑:“整了张一模一样的脸,还真以为你是林静恒吗?”

林静恒一把抓住了一根舒缓剂的注射器。

就在这时,阿瑞斯冯和陆必行同时收到了警报——

异常能量从基地的地下航道方向涌过来!

黄鼠狼愣愣地问:“陆老师,这还是骗人的吗?”

阿瑞斯冯冷笑:“同一个招数用太多遍了吧,你们黔驴技穷了吗?”

这开玩笑似的异常能量波动“造假”造得非常不走心,速度极快,好像一支扑面而来的超时空机械战队。

然而偌大一个八星系,哪来那么多机械战队?

陆必行却突然大喊一声:“躲开!”

基地瘪三团们倏地跟着他一分为二,随即,晃眼的强光穿透了所有人的精神网,在凯莱亲王卫队的中军腹部直接开了一条口子!

一队行军速度极快的重甲战队从天而降。

白银第九卫。

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氮气中毒产生了幻觉。

三十架重甲像一把歹毒的匕首,把凯莱亲王卫队剜了个心,直接截断成两截,两排导弹像分海的法器,卷向两边。猛烈的轰炸中,阿瑞斯冯的机甲上重力系统几乎失灵,他猛地站起来:“白银……”

就在这时,一个通讯请求发了过来,手下人手一哆嗦接通立了,林静恒那张飞镖靶广告海报似的脸落在他面前。

刚以一己之力扛了几乎整支海盗战队精神力的男人鬓角还有冷汗,脸色异常苍白,他拍了拍手,把不小心捏碎的舒缓剂注射器残渣甩开:“那我也补一个自我介绍吧,冯殿下,我是正版的,没有侵犯谁的肖像权,玫瑰之心借你们域外海盗的手脱身,还没当面道过谢呢。”

分享到:
赞(12)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林上将帅气!

    樱酒小殿下2019/02/14 16:26: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