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一次来地下城

臭大姐可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模范公民, 别看这破基地连用电都限量, 私牢建得却十分精良。私牢迷宫似的深藏在地下,有双层电磁信号屏蔽层, 层层叠叠的牢门一落下, 别说是臭大姐, 就是纤细如蚊蚁也别想逃出去。

“劳驾斯潘塞先生,你先‘病’几天吧, 有需要的话, 我会随时来找你。”林静恒把臭大姐和他那一干卫兵缴了械,挨个扔进了单间, 分别关押, 临走仔细欣赏了一下这地下监牢的独特设计, 冲他一挥手,“这么精致的地方,你不多住几天可惜了。”

臭大姐有心破口大骂。

林静恒脚步一顿:“对了,我脾气不好, 你注意不要乱说话。”

臭大姐并不敢真的激怒他, 听了警告, 只好把污言秽语咽回肚子,憋得脖子粗了一圈,憋出一句:“你给我等着!”

说完,不等林静恒嘲讽,他自己脸先红了,觉得这句话说得实在英雄气短, 像个伪娘,羞耻得要掉眼泪了。

机械手形象的湛卢竖起一根手指,提示说:“先生,您违反了联盟军事管理条理中‘禁止虐待俘虏’的相关条款,根据估测,监禁地的面积和采光情况均不符合联盟标准,侵犯了囚犯的基本人权,您还威胁对方……”

“唔,”林静恒漫不经心地回答,“有人要来罚款吗?”

湛卢:“……”

“没有罚款,就没有人权。”林静恒把机械手湛卢竖起的小拇指往下一压,“没事不要自己录入无关数据,跟谁学的?还翘起兰花指了。”

私牢再往下,就是臭大姐存放机甲的地下仓库,林静恒带着湛卢直接坐电梯下去——三核的重机甲简称‘重三’,机身长达一公里以上,这种机型早在新星历240年,就已经彻底被联盟从军队里淘汰了。

“我上次见到重三,还是在乌兰学院念书的时候。”林静恒说。

“您入学第一年,机甲操作拿了满分,其他科目都不很理想。”湛卢说,“陆信将军私下致电校长,要求扣发您当年的奖学金,避免助长偏科还嚣张的歪风邪气,不过校长先生很教条,以校规为由拒绝了他。”

林静恒一愣:“什么?”

他入学乌兰学院的时候才十四岁,是整个学校最小的学生,叛逆心正强,我行我素,不少老师跟陆信告过状,他被念叨得不耐烦,就用学年末肯定能拿奖学金来打赌,赌注是让陆将军闭嘴一个暑假……毕竟,两个月憋着不能长篇大论,对陆将军来说是一场酷刑。

湛卢欲盖弥彰地替前任主人辩解:“陆信将军非常关心您的教育,并不是怕输给您才作弊的。”

林静恒:“……”

是哦,那他还挺正直的。

重三虽然古老,但毕竟是重机甲,量级与普通机甲不可同日而语,机甲“北京”拿到它面前,就像是个塑料的小甲虫,只是稍微启动预热,都会引发一场小地震,如果它在地下随便移动,大概能把一排街道顶塌了。

不过好在,它其实也不能随便移动。

方才湛卢的精神网一覆盖过来,林静恒就发现了,这架机甲的机甲核损坏非常严重,基本报废,也就能预个热发出点动静。应该是发生过机毁人亡的事故,被不法商贩捕捞回来保养个外壳,当成稀罕物件高价卖到黑市,糊弄不识货的大傻子——臭大姐还以为是基地水货们精神力不够,才无法启动它的。

“这应该是新历170年,联盟生产的最后一批三核机甲,此后进入超时空重机甲时代,技术上翻天覆地,旧机型就停产了。”湛卢的声音回荡在机甲存放室,说着,机械手上打出一道荧光,落在机甲尾部,“您看,这里有生产编号。”

“联盟所有的重机甲都有档案,即使报废也都会回收,按理说不该流到外面,”林静恒仰头望着庞大的机身,“翻一下你的数据库,按着生产编号查查,这架机甲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生,我的数据库里无法找到这个编号,这是一台生产出厂时就没有被记录在册的机甲。”

林静恒深深地皱起眉。

重机甲与普通的小机甲不同,重甲是国之重器,军方管理极其严格,从生产到报废,都像联盟议会后面碑林的石头一样有数,绝不会无缘无故地走失一架。

这说明什么?

林静恒忽然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独眼鹰在私牢入口等着他,没跟下去,因为怕自己一时手滑枪毙了臭大姐,此时,他脚底下已经积攒了一层烟头,正七窍生烟地喷云吐雾。听见脚步声,独眼鹰头也不回地说:“你打算怎么办?”

“清点物资储备和武器装备,包括这个基地和他后面那两个秘密仓库,确认战备是否充足。”林静恒说,“然后我要利用基地的硬件打开对外通讯和定位,召集白银十卫,白银九是在八星系外围失联的,离这里应该不远。另外,下面有一架‘重三’,机甲核损坏严重,正好可以把湛卢装上去,解决他费电问题,其他地方需要找个机甲师做个检修,我去找陆必行。”

独眼鹰“唔”了一声,罕见地没跟他找碴吵架,跟在林静恒身后,他顿了顿,忽然问:“打开对外通讯,这里的坐标可就暴露了。”

“嗯,知道,”林静恒说,“战备一旦清点完毕,就沿着地下航道先转移到斯潘塞那两个秘密仓库,正好拿这个基地做诱饵,给白银九开个刃。”

独眼鹰说:“我没说物资——基地里这些人呢?”

林静恒头也不回:“关我什么事?”

独眼鹰神色复杂地注视着他的背影:“离开联盟五年,也没能让你沾一点人情味。”

林静恒冲他嗤笑一声:“你是想要阿瑞斯冯的脑袋,还是想充满人情味地在这鬼地方玩‘星球大亨’?”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离开来到行政楼的大门口,就在这时,不远处爆发了一阵欢呼。所有人都往一个方向跑去,蓬头垢面的主妇从密集的居民楼上探出头,追跑打闹的蠢孩子们也都伸长了脖子——

只见空间站正中间,高高耸立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屏幕居然重新“活”了过来,正上方的人工大气层中浮起一层透明的黑膜,隔开白天的强光,避免影响画质,屏幕在挡光膜下花瓣似的层层打开,托起立体的成像。

那是个老电影的片头,慢镜头缓缓扫过,漫山遍野的鲜花渐次绽放,一束光从视野外打进来,埋藏在空间站各个角落的音响设备集体发出低沉的提琴协奏,音箱年久失修,有些已经坏了,有些虽然还在苟延残喘,但是走音,荒腔走板地混杂在一起,好像来自遥远星空之外的回响,人们先是沉默,随后欢呼了起来,过节似的涌进屏幕下的小广场。

广场早就变成了处理基地里生活垃圾的临时堆放点,臭气熏天、人迹罕至,人们很快开始自发动手清理垃圾,尖叫和口哨声简直要盖过电影原声。

五十年了,这个与世隔绝的空间站,他们相依为命,惶惶不可终日,从不敢期待一成不变的逼仄生活会有任何改变。

有个老人哭了,因为空间站里虽然有高楼、有人造的蓝天、以假乱真的重力,可是没有高山和深谷,没有年复年年的寒来暑往,那些星球上的美景离他们太过遥远,遥远到她已经忘了拂过湿润泥土的春风是什么味道了。

不远处,陆必行被一帮破衣烂衫的人们抛了起来。

“别别别,一般热情就好了,太热情我吃不消,大家文明观影,文明!”他手忙脚乱地推拒,“那个爷爷就别跟着起哄了,赶紧让开,我非得把您老砸骨折不可!不就是一个屏幕吗,先别激动啊,咱们要干的工程还多着呢!”

林静恒轻轻一皱眉,站住了。

陆必行十分灵活地从人群中钻了出去,迈步上了一个垃圾桶,他不知从哪翻出了一个扩音器,可能还是地球年代的产物,上面积了两个时代的灰。陆必行一弯腰揪过傻学生斗鸡,在斗鸡一脸无辜中,用他的白衬衫把拇指大的扩音器擦干净,暂停了屏幕上的电影。

假以时日,陆必行大概能出门组织个邪教——小小一个垃圾桶,愣是让他踩出了星海学院礼堂的架势。

“喂喂,”陆必行摇摇头,“音效不行,多少年没维护了?一会把设计图找出来,我们挨个挖出来修——大家好,我是你们老大斯潘塞先生刚从天上捡回来的,我的主业是老师,副业是修理工,上至机甲商船大气层,下至水管灶台能源板,除了天上的等离子能量塔和诸位家里的马桶,其他都可以来找我咨询。”

众人哄笑。

独眼鹰叹了口气,打算穿过人群去把陆必行叫回来。

林静恒却没动,靠在风骚的行政楼建筑下,他远远地注视着在垃圾桶上发表演讲的年轻人。

“这只是第一步,”陆必行兴致勃勃地给基地的居民们画大饼,“屏幕修好了,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把环城的音响也修好,毕竟娱乐才是人生大事,等大家能一边看电影一边工作的时候,我们干点其他的大事。”

底下有人问:“干什么大事?”

“首先要梳理基地的能源系统,争取让大家24小时都有供电,自卫队随时能来一场机甲演习。”陆必行说,“能源跟上了,我们再重新规划修整基地里的各项生活设施,完善各项生态循环,构建星球级别的反导防御系统……”

第八星系的首都凯莱都没有反导系统,基地里的乡巴佬们被这个天大的牛皮震惊了,陆必行话没说完,听众们就哄堂大笑。

有人喊:“然后我们就可以近打星盗,远征八大星系吗?”

“我们还要成立联盟政府,走向人生巅峰!哈哈哈,那我要求立法,外面的贱民都要给我下跪,亲我的臭脚舔我的鞋底,美女除外。”

“快下来吧小子,我还要看电影呢。”

“能不能先把自卫队那群废物点心修好?”

“不能,他刚才说过不修马桶。”

“喂,小子,你怎么能歧视马桶,你的屁股同意了吗?”

斗鸡忍无可忍,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从人群里一跃而起,薅起嗓门最大的一位就动了手,与此同时,有正好不当值的自卫队队员混在人群里,本想看场电影,无缘无故遭到辱骂,顿时也怒不可遏地加入战斗,打成了一团。

陆必行不怎么在意地摘下扩音器,早就对众人的耻笑习以为常,在垃圾桶上坐下,他鼓捣着打开了基地多媒体的乐库,挑了一首古老的斗牛曲,给英雄好汉们伴奏,自己跟着吹起了口哨。

旁边有人递了根烟给他,是十分粗制滥造的便宜货,陆必行扭头一看,递烟的是个年轻人,脸上骨肉未丰,还带着很浓的少年气,不会超过二十岁,却已经穿了自卫队的队服。

陆必行欣然接过去:“谢谢,怎么称呼?”

“周六。”

“姓周吗?你看不大出有东方血统。”

“不,我是个孤儿,没有姓,他们捡到我的那天正好是周六,所以都这么叫我,”少年一耸肩,“反正在第八星系,名字也不太重要。”

他额头饱满,双目平直而深邃,薄嘴唇,嘴角略微有点往下撇,看面相,让人觉得他长相挺“聪明”,只是聪明得有点倨傲。

周六问:“他们打起来了,你不生气吗?”

陆必行叹了口气:“老天让我帅成一个祸水,我也很苦恼。”

“外来的,你其实是个写小说的吧?”周六说,“第一次来地下城?”

陆必行捏着烟,转头看着他。

“这个基地本身就是个废弃的补给站,官方不要了,走私贩才敢偷偷捡回来用,”周六说,“天上的能源塔也是捡的,你见过正经空间站上面还配个假太阳的吗?那个能量塔是旧星历时代没有回收的实验品,流落到八星系,被我们东拼西凑地拖来当太阳用,不然见不到阳光,这些老废物们容易自杀——我们这基地就是捡破烂拼出来的,跟流浪汉在路边拿纸箱搭的狗窝没什么区别,说不定哪天来场大风就给掀了,大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很不安,你以后别开玩笑了。”

“‘天地’都是拾荒捡回来的?”陆必行好像有些讶异。

周六自嘲地一笑。

就听陆必行又感叹了一句:“那你们不是跟传说中造物的神差不多,太牛了吧?”

周六居然有点无言以对。

陆必行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远看见独眼鹰一脸暴躁地挤进人群,他从垃圾箱上跳下来:“我老爸来了,可能是叫我去吃饭,改天聊,你跟我的学生们差不多大,有空可以来听我讲课。”

独眼鹰面沉似水地朝他招招手:“你装行李里的那几个小累赘呢,不管他们?”

“没事,”陆必行说,“都是资深小流氓,知道怎么打架打不坏,让他们活动活动吧,就当是体育课了。”

独眼鹰裤腰里插着激光枪,一脸凶相,聚众斗殴的人们都自动避让了他,很快让出一条通路。

独眼鹰背着手,沉默了一会:“你早知道臭大姐隐瞒了星盗的消息。”

“嗯。”

“什么时候?”

“照面的时候,”陆必行隔着几步远,把烟头扔进了垃圾箱,“他手下那自卫队的水平比我学生强不到哪去,一看就是以前没碰过机甲的,我一听你说他大批购入机甲,还分期付款就明白了——不过我以为你们打算在这修整一阵子,没想到林那么快撕破脸。”

独眼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把那几个小崽子叫出去?”

“薄荷全家都在北京星上,怀特父母已经准备好移民,”陆必行笑容收敛,“维塔斯和小黄也是……”

独眼鹰:“你怕他们激动起来动手吗?”

“是你动手了吧?”陆必行看了他一眼,“爸,你这样以后会三高的。”

独眼鹰抬手在他后背上掴了一巴掌:“如果不是你的学生正好出走,你可能就离不开北京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星球大亨”是新星历时代的一款经营性游戏,玩家可以在光秃秃的星球上建设自己的美丽新世界。

因为比较无聊,在市场上遇冷,游戏公司已经倒闭了╮(╯▽╰)╭

分享到:
赞(1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这种游戏不凉才怪呢

    匿名2018/10/22 00:58:08回复
  2. 为什么我觉得听起来挺好玩的

    匿名2018/12/20 23:26:34回复
  3. 这不是“我的世界”吗

    匿名2019/01/01 11:16: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