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机甲里太干燥

机甲里的昼夜模式可以以假乱真, 平稳运行时, 只要不扒开舱门往外看,叫人有种还在地面的错觉。

一过了清晨五点多, 仿造的日光开始渐强, 温和地驱散着乘客的睡意。

青少年们大多是起床困难户, 在北京β星上时,校长信箱里收到的最多的一条建议, 就是希望学校第一堂课的时间能往后拖两个小时。

不过么, 人一生中,总有那么一段日子, 是每天盼望天亮的。

人的潜力大概是无穷的, 一宿过去, 幸存的少年们已经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忽略伤心,各自拿出一张精力充沛的脸,在餐桌上围坐一圈,黄静姝带头翻开自己个人终端里的教材, 其他几位自发模仿, 不管内容看不看得进去, 好歹都摆出了学霸的造型。

早自习和早餐结束,学生们开始趁消化时间上理论课,理论课的内容是辨认机甲里的各种设备……以及参观活的联盟上将。

斗鸡小声说:“所以说,四哥以前真的是个将军——上将到底是什么官?第八星系没有这个官吧,是不是比星系行政长官还大?”

怀特十分严谨地说:“这恐怕得看是哪个星系的行政长官,我们八星系就算了, 我们的行政长官还没有黑洞的四哥说话管用呢。”

黄静姝很有大姐风度地鄙视道:“哪跟哪,压根不是一回事。”

薄荷是个脱俗的小姑娘,并不关心虚名,只是一脸难以接受地感慨:“这都不重要,当上将一年得开多少钱?说不干就不干了。”

那几个熊孩子不敢到林静恒面前搭话,隔着五米远,叽叽喳喳议论个没完,还以为他听不见。

林静恒怀疑是自己没事就装聋作哑遭了报应,只好低头翻着陆必行偷出来的地下航道线路图,继续装听不见。

薄荷煞有介事地说:“工资一般是按级别计的吧,肯定很高了,我觉得他们应该还有灰色收入。”

林静恒:“……”

这孩子仿佛是在暗示他涉嫌贪腐。

“对啊,”怀特说,“军队平时要买武器装备,还要买机甲,都可以抽回扣当灰色收入吧?陆总卖了一架机甲就建了个学校,哪怕每次抽1%,也很多了!”

林静恒一顿,感觉有点道理,按照这个说法,他好像错过了好几百个亿。

陆必行正好回来,不幸听了一耳朵,发现自己去调个机甲内部结构图的功夫,几个熊孩子已经把他的脸丢尽了,连忙上前驱赶:“走走走,别在这围着捣乱。”

他一抬头,正好对上林静恒的目光,连忙假借低头跟学生说话,挪开视线,不敢再往这边看。

陆必行昨天一时恍惚,忘了机甲上不同于地面,上面有个无处不在的精神网,虽然林最后没表现出什么异样,但他自己已经疑神疑鬼一早晨了,总觉得自己那只图谋不轨的爪子被人家看见了……那可太说不清了。

他不自在地活动了一下自己那只很欠的手,心想:“留你何用?就会闯祸。”

林静恒嘴角轻轻动了一下,露出一点不明显的笑意,他其实什么都没看见,因为没有抗生素,只能靠免疫系统硬扛,直到现在体温还没完全降下去,头天晚上几乎是半昏迷状态,哪怕在太空中时刻绷着一根弦,注意力也只够放在机甲外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他看着陆必行那紧绷的背影,意外地发现,这货也有脸上挂不住的时候。

是因为被人看见自己哭了吧?

有点可爱,也有点可怜。

这时,林静恒闻到了一股烟味,他头也不回地冷下脸:“机甲上禁烟禁火禁喷雾是常识,想抽滚出去抽。”

独眼鹰看出他刚缝完伤口,行动不便,于是有恃无恐地冲着他喷出一口烟圈:“一夜不见啊林上将,看见您还健在,鄙人甚感欣慰。”

林静恒一言不发地往前走了几步,独眼鹰还以为他主动退避了,十分得意,叼着烟狠狠地嘬了一口,不料烟还没进肺,他就突然感觉不对,军火贩子凭借多年打架斗殴的直觉,猛地往后错了半步,正好躲过了饮水机里喷出来的一股凉水,烟头已经被浇灭了。

有的人一天不打就忘了谁是老大。

独眼鹰:“狗娘养的!”

林静恒:“彼此彼此。”

他和独眼鹰对骂完,没事人似的展开了地下航线图,冲老波斯猫招招手:“补给站里记载的地下航线从七八星系交界的地方开始,一共有三条,沿着三个方向分别延伸往域外,里面有个一千多个非法跃迁点——你们第八星系的走私生态真是成熟,简直是支柱产业——离我们最近的三个跃迁落点我都圈出来了,你过来看一下,可不可靠。”

星际跃迁当然不能随便瞎跳,否则一脚跳进黑洞就不是很好玩了,在人类活动的区域里,有一张巨大的跃迁网,每一个网点都会对应一个星际坐标,一般来说,“跃迁”就是根据自己的能源储备和机甲性能,在这些网点上跳,偶尔会因为干扰、驾驶员状态等等有一些偏差,偏差范围在千分之一个AU范围内都可以接受。【注】

每一台机甲,不管是否合法,都会装有“宇宙航海地图”,上面会清晰地标识出跃迁网。

而“非法跃迁点”,就是在这张众所周知的地图之外,没有经过验证的坐标,像私下接出来的秘密暗道。

独眼鹰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伸出手腕,用个人终端接收了地图,片刻后,他一点头:“三个坐标都像真的,不过方向不一样,一个往凯莱星去的,肯定是算了,一个往七八星系交界的三不管地带,还有一个是奔着域外的。林上将,我听说联盟统帅是个老不死,早就名存实亡,你才是实权将军——我请教一下,现在战局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应该往哪走?”

“星系间通讯全断,而伊甸园一定程度上依赖于通信网的硬件,也不一定能保全,现在八大星系整体沦陷,联盟没有还手之力。”林静恒声音还有些沙哑,略微清了一下,他接着说,“这些年,联盟为了中央政权控制力,不肯下放军事自治权,星盗们如果能策反某个联盟高层,通过捷径拿下白银要塞,军部整个系统会在短时间内瘫痪,显而易见。”

独眼鹰目瞪口呆:“显而易见你们还不整改,什么毛病?”

“利益争斗。”林静恒远远地放出目光,看见陆必行正对着湛卢,给学生们介绍高级机甲,随口说,“因为这么多年,海盗一直只是小股势力的游击战,联盟内部对安全局势一直很乐观,觉得星际海盗在环境恶劣的域外,根本不可能有多少人口,就算他们能制造一时混乱,只要联盟回过神来,很快能以数十倍的兵力剿灭,星际海盗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没想到这些海盗们露出来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居然能蛰伏两百多年。”

独眼鹰压低声音:“你的意思是,这么多年,一直有人在域外豢养星盗。”

“你应该记得吧,当年凯莱亲王卫队被打出第八星系时有多狼狈,那个阿瑞斯冯几乎是赤身裸体爬出去的,但现在看来,他手里至少有一支超时空中重机甲组成的机械战队。”林静恒收回视线,把声音压得更低,远近无人,他俩交流的声音又急又轻,活像黑帮接头。

林静恒的目光刀子似的刮过独眼鹰的脸:“他的人和机甲哪来的?总不能是自己下的崽吧?”

独眼鹰的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陆信要是还在……”

“他当然不能在,”林静恒几不可闻地说,“都到现在了,你还不明白吗,他们当然要第一个除掉他。”

独眼鹰鸳鸯眼里的瞳孔猛地一缩:“你说什么?”

林静恒懒得重复自己的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过身,有点半身不遂地走向零零一。经过学生们身边时,几个学生连同一个老师,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全都紧张起来,自动双脚并拢,整齐地站直成一排。

林上将条件反射道:“稍息。”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一抬头,他看见这一排站桩的整齐划一地低头看自己的脚——从小野到大的猴子们只在电视剧里看见过军训,不知道脚应该怎么摆。

斗鸡:“四……将军,稍左脚还是稍右脚?”

林静恒无奈地一摆手,指了指二楼休息室对面的另一排小楼梯:“那是一间训练室,体能、失重、还有模拟机甲操作训练的器材都有,训练室的权限我开给你们了,随时可以用。”

陆必行一低头,简单地“嗯”了一声。

这小子外向活泼得很,向来不知道“见外”和“认生”两个词怎么写,当年在北京星大气层外,初次相见,此人把鼻血滴进林上将的营养液里,也没见他这么腼腆过。

林静恒无奈地一伸手,在陆必行面前晃了晃:“行了,当我什么都没看见,可以了吧。”

陆必行听了这话,顿时更惊恐了——他疑神疑鬼的猜测落了实!

虽然林上将为人冷淡,且尖酸刻薄,但陆必行在北京星上叨扰他五年多,一直单方面地认为,他们俩是有交情的。可是熟归熟,趁人家睡着摸人家脸,这是什么行为?

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图谋不轨,小黄文里十大常用场景之一!

然而惊恐掠过,一个细微的异样念头又升起来。

陆必行心想:“他居然这样都没跟我翻脸?”

林静恒身上缠满了绷带,因此外衣只是虚虚地披着,陆必行瞄了他一眼,不知怎么,想起了当年在北京星大气层外刚“捡到”他时的事,泡在营养液里休眠的人当然是不能穿衣服的,陆必行到现在都记得自己满怀好奇地掀开舱门,看见里面那人的惊讶。经过多年严酷训练的躯体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所有的指标都是巅峰状态,像一副标准而优美的人体素描,那副素描平时相安无事地储存在他记忆深处,此时,借由对方这满身绷带的模样,不安份地出来招摇过市,陆必行下意识地一捂鼻子。

林静恒:“怎么了?”

陆必行艰难地回答:“机甲里太干燥。”

“太娇气了。”林静恒半带抱怨地想。

然而他摇了摇头,还是说:“医疗室里应该有一台加湿器,你们可以拿到训练室里用,只是要记得把门密封好,机甲环境太潮湿的话容易损伤元件。”

跟过来的独眼鹰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感觉姓林的心机狗为了拉拢他儿子不择手段:“你什么意思,刚才不是还说禁烟禁火禁喷雾吗?”

林静恒冲几个师生摆摆手,陆必行头一次不想介入他俩之间的战争,逃也似的带着学生跑了。

来到训练室门口,他看见林静恒指挥着湛卢和独眼鹰把零零一搬到旁边密闭的医疗室里,不知要干什么,还把湛卢赶出去守门。湛卢是个友好的人工智能,注意到他的目光,远远地冲他颔首致意。

陆必行冲他招招手,感觉自己最近心绪多起伏,老有一股子自作多情的念头挥之不去。

医疗室里,一个透明的玻璃隔间升起来,零零一被扔在地上,独眼鹰双臂抱在胸前:“怎么,严刑逼供还要避开湛卢?怕你的机甲学坏吗?”

林静恒:“少废话,过来帮忙。”

独眼鹰嗤笑一声,伸脚把零零一的身体摆正,看着地面上伸出几个镣铐,锁住了零零一的四肢和脖颈,与此同时,两根细长的探针伸出来,刺入零零一的大脑,探针连着林静恒的个人终端。

独眼鹰:“还是你总觉得,你的老师在湛卢的眼睛里看着你——他最得意的好学生,手里藏了一套联盟成立之初就已经被严令禁止的刑具?”

人类折磨同类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古来就有“十大酷刑”,到了星际时代,更是插上了科学的翅膀。不管内部有什么龌龊的政治争斗,联盟到底是以“人权至上”为基石的,新星历纪念伊始,联盟政府就发表了最新修订的人权宣言,这些互相折磨的旧时代“遗毒”被认为是不可原谅的。

林静恒一言不发地通过个人终端拨动着探针,随即,因为被震出精神网而昏迷数日的零零一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被强制唤醒。

他瞳孔放大,呼吸非常急促,用力挣动了一下,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环境。

“我们就不自我介绍了,”林静恒说,“有几个问题跟你确认一下,以便确定我们接下来的行程。”

零零一张嘴就要破口大骂:“你放……”

他话没说完,声音陡然哑了,整个人像一条离开水的鱼,长大了嘴,难以控制地抽搐了一下,喉咙里发出倒气的声音。

独眼鹰感兴趣地问:“这是什么?”

“直接刺激痛觉神经,能让人体验活人不可能体验得到的肢体疼痛。”林静恒头也不抬,随即他对零零一说,“你误会了,我不打算浪费时间逼供,我要解剖你的大脑,坚持住,先别死。”

作者有话要说:  注:AU是天文单位,是从地球到太阳的平均距离,地球是人类起源之地,太阳系里的天文研究是原始人类留下的宝贵财富。

原始人骄傲脸.jpg

分享到:
赞(21)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大型双标现场哈哈哈哈

    匿名2018/10/08 18:04:09回复
  2. 严重双标了林上将

    匿名2018/10/22 00:18:23回复
  3. 皮皮太可爱

    眼熟我2018/12/06 00:10:19回复
  4. 大型双标现场,呼叫骆队,皮皮好可爱+1

    匿名2018/12/20 22:46:59回复
  5. 这么一说骆队也一样呀

    拾凉2019/01/31 22:53:01回复
  6. 双标现场啊上将

    很懵的花从心2019/02/26 20:07: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