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以后叫老师吧

虽然独眼鹰是个军火贩子, 但自称烧杀抢掠样样精通, 跨界干起刮地皮的活,也十分得心应手。不到十分钟, 他就按着陆必行的清单把需要带走的物资都翻了出来, 设置了程序, 一样一样地调运,往机甲里塞, 并不需要四个累赘似的“助手”。

一个冷冰冰的黑洞四哥, 一个是满脸杀意的凯莱独眼鹰,谁也不敢主动跟这二位搭讪, 学生们茫然地袖手站在一边, 酷的不敢酷了, 活泼的也不敢活泼了,挤在一起,像狂风骤雨中无处躲藏的四只小动物,浑身湿透、瑟瑟发抖, 身后是不敢细想的国破家亡, 而眼前是无止境的星际流浪。

这时, 薄荷的个人终端亮了,主控室里的陆必行利用补给站的通讯网,打通了她的电话。

平时听他在教室和礼堂扯淡,没觉得他有多靠得住,然而此时,他投影出现的一瞬间, 几个学生居然有种“得救”的错觉,一下围了上来。

陆必行问:“害怕吗?”

一句话差点把学生们的眼泪问出来。

薄荷有点哽咽地问:“陆总,你怎么还没过来?”

“走私亡命徒们都有自己的‘地下航道’,这个补给站的人事先撤离,还带走了所有的武器装备,一定是有准确消息渠道的,跟着他们比我们在星际间乱走安全多了,我试试入侵他们的通讯数据库。”陆必行正低着头翻开主机程序,投影里只能看见一个侧脸,他一心二用地说,“不要怕,人的一生本来就是一场有来无回的冒险,这是常态,以后会习惯的——准备好上第一堂机甲操作课了吗?”

四个学生里,薄荷和怀特各有志向,从来没打算过要学机甲操作,斗鸡已经对机甲留下了心理阴影,而黄静姝是个空脑症——根据当代脑科学理论,空脑症在集中精力、通感非人脑设备的时候,有难以根治的缺陷,这代表她很可能无法链接精神网,即便能连上,匹配度也会很低。

如果是平时,就算把他们绑在椅子上,强迫他们听讲,大概也只能得到四位“课桌觉皇”,总有一些“朽木”天生不开窍。

“机甲是为了应付星际战争而产生的凶器。早年间,战争打到了星际级别,所使用的战舰动辄需要几个营的士兵。一艘战舰上,多重兵种需要通力协作,有专门的驾驶员、测绘专家、炮兵等等,效率很低,出错率也高,而一旦这些太空军中混入敌军奸细和叛徒,就会给战舰上的整支部队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所以精神网应运而生了。”

手忙脚乱中,个人终端里有些失真的男人声音依然是温和而镇定的,有种安静的力量,连向来不屑于他古怪梦想的独眼鹰都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煞风景地开口打断。

“有了高度智能的精神网,一整艘战舰的功能就被凝聚在一台机甲上,一旦人的意识与精神网对接,人就成了这台战舰的灵魂。精神链接后,你的五官六感会被机甲的接收器取代,大脑接收大量的信息,这就是很多人第一次链接精神网的时候,往往会被震晕过去的原因。”

怀特问:“校长,怎么才能适应精神网?”

陆必行沉默片刻:“以后叫老师吧,学校都没有了——适应精神网的原理很简单,就是熟悉机甲每一部分、每一个功能,对它们带给你的感受有充分预判,一般在课堂上是用模拟器分开学,再一样一样地往上叠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学年的时间。”

斗鸡耳朵里听着陆必行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眼前看着不断录入物资的机甲上复杂的信号和程序,不敢去想身在北京星上的朋友和妈妈,一时间悲从中来,几乎被巨大的绝望压垮了:“陆总……老师,我听不懂,我也学不会,我基础教育上到七年级就被退学了。他们说我智力有问题。”

黄静姝轻声说:“老师,我是空脑症,天生精神力低下。”

怀特:“老师,我……我不是那块料……”

“嘘——”陆必行打断他,“数一下自己的呼吸,深呼吸,十次,不要数乱了。”

零星的抽泣声渐渐消失,陆必行语速不变,好像无论天塌地陷,还是学生们都是大傻子,都影响不到他:“记住这种感觉,这是你们在机甲操作里需要学到的第一课,一旦发现自己无法匹配机甲,无法适应海量的信息时,就摒除一切杂念、和你用不着的感官,集中精神数自己的心跳或者呼吸,往往十次以后,你就会发现,精神网震荡起伏的频率与你计数的频率相仿,这代表精神网接纳你的第一步。”

当一个人的语气太过笃定的时候,其他意志力不够强的人,会下意识地服从他。

焦躁不安的学生们逐渐听了进去,四颗朽木似的脑袋,在这样极端的情况下,竟然被刨出了有一个口子。

林静恒收回望着那投影的目光:“报一下机甲维修和充电进程。”

“备用能源系统安装完成,防御系统已修复。精神网正在重启,能量储备85%,预计十分钟后完成。”

“湛卢,搜索进程完成没有?”林静恒问,“白银九在哪里?”

机械手从他手臂上脱落,湛卢落地变成人形:“抱歉先生,无法定位,白银九信号消失了。”

信号消失有两种情况,要么白银九遭到袭击,通讯系统损坏,甚至全军覆没;要么是他们遇到紧急情况,被迫临时撤到域外。

哪一种情况都不乐观。

林静恒略微闭了下眼:“其他人呢?”

湛卢顿了顿:“联盟七大星系的通讯系统已经全线崩溃。”

首都星沦陷,全体政要撤离,七大星系通讯系统崩溃,联盟的情况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得多。

那么……伊甸园还在运行吗?

没有伊甸园的联盟人,就像磨掉爪子的家猫被放逐到原始森林,连基本生存都成问题,遑论抵御星盗。

这绝不是联盟军委一时失误造成的混乱,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

“怪不得着急要我的命。”林静恒低低地冷笑了一声,“管委会这群给内奸和海盗当枪使的蠢货。”

这时,湛卢突然抬起头,好像捕捉到了夜空深处的不祥气息。

林静恒:“怎么?”

“先生,我检测到强能量波动,我建议立刻撤离!”

湛卢只是个机甲核,本体都不在,并没有反导系统,如果他能检测到能量波动,意味着五分钟之内,这股能量波动就会吞噬整个补给站。

对方连半个小时都没有留给他们!

“准备轨道加速,”林静恒当机立断,转向独眼鹰,“够了,有多少算多少,上去,准备走。”

独眼鹰吐出嘴里的烟:“医药箱还没调出来。”

“来不及了,”林静恒飞快地说,“走!”

这种时候,千年的冤家也只能合作,独眼鹰终于不再和他唱反调,简单粗暴地打断了物资运送进程,随即连推再搡,把学生们轰进了打开的机甲舱门,见薄荷还在不安地东张西望,独眼鹰一把揪住她的后脖颈,拎猫似的把她原地拎起,隔着几米直接扔进了舱门。

薄荷尖叫:“老师还在主控室!”

“知道。”林静恒和独眼鹰几乎异口同声。

林静恒转身就走,独眼鹰哪里放心他,立刻就要跟上,却被一只冰冷的机械手扣住肩头。

“陆先生,”湛卢说,“第三次袭击已经在无法定位的星球发生,余波五分钟之内就会抵达这里,您现在需要先上机甲,控制精神网,准备对接轨道。陆校长在本台机甲上安装了远程控制磁场,届时可以在机甲加速后捕捞他们,请相信将军会带他赶上的。”

独眼鹰:“我儿子交给他?!我……”

湛卢低声打断他:“您的儿子吗?”

独眼鹰脸色骤变。

“请您放心。”湛卢说,“将军托我转告您,按照古代的说法,陆校长就像一枚人形虎符,他一个人能换来陆信将军所有的旧部,他的价值甚至高于白银要塞,将军就算自己死,也绝不会让他出问题。”

人工智能纹丝不动地按着独眼鹰的肩膀,碧绿的眼睛如同一百多年前一样清澈无垢。

大人物们来了又走,八大星系一次又一次天翻地覆,有的人老了,有的人走了,有的人死了……仿佛唯有他一成不变,一如当年跟在陆信身边时,那个懵懂又一丝不苟的模样。

……嘴里却说着这样冰冷无情的话,充满了林氏风格。

独眼鹰猛地甩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登上机甲,连上精神网,机甲的动力系统发出轰鸣,缓缓地滑上轨道。

主控室里,陆必行其实通过学生们的个人终端听见了林静恒的话,可是此时还走不了,他好不容易翻到了地下航线的资料,个人终端抵在主机上下载,进度条牛车一样往前拉,进度刚刚90%。

个人终端“呲啦”一声,来势汹汹的能量波最先干扰的就是通讯系统!

薄荷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陆……老师……你快……”

进程93%。

“安静,”陆必行轻轻地说,“小姑娘不要总是尖叫,显得没气质。”

进程95%。

“漫天乱飞躲星际海盗太危险了,活下来的概率很低啊,同学们,星际战争里可没有‘临场发挥’和‘绝处逢生’这回事,我们这些脆弱的碳基生命,想在超时空重机甲的包围中活下去,靠概率和运气是不行的,我必须得拿到这个……”

进程97%,信号被强烈干扰的个人终端陡然断了线。

陆必行好似无知无觉,紧紧地盯着进度条。

如果他葬身补给站,来不及拿到这个,其他人即便成功逃走,也是在宇宙里走钢丝,听天由命。

98%……99%……补给站已经开始震颤,刺耳的警报声尖鸣——这种小补给站的防御系统当然是聊胜于无,连它都开始报警,意味着爆炸的余波已经近在眼前。

同时,准备发射机甲的轨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高温扭曲着空气密度,远处的景物开始光怪陆离,如同沙漠上的海市蜃楼。

完成提示音如同天籁似的一声轻响,陆必行深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转身,林静恒就一脚踢开了主控室的门。

陆必行没料到他居然亲自找来,当场一呆。

“跟我走。”林静恒拉过他,二话不说拖着他往外冲去,同时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带爆破功能的枪,一枪打爆了补给站空中轨道的门,原本封锁的轨道上正停着一辆近地高速轨道车。

陆必行不等他开口,立刻上前将自己的个人终端往上一对,一秒不到就撬开了轨道车,熟练程度堪比专业偷车贼。

林静恒把轨道车加速加到了极致,车里的两个人被狠狠地拍在座椅靠背上,要不是他俩都算得上身强力壮,这一加速能把肋骨拍碎在椅背上。

这时,因为没有人工光源而暗无天日的补给站里,远处竟然升起了鱼肚白,仿佛即将迎来一场日初。

美景总是如此不祥。

独眼鹰他们的机甲已经顺着轨道加起了速度,底部对接轨道的对接阀开始松动,机甲准备升空。

独眼鹰整个人绷紧得像一根准备拉断的弦,附在精神网上的目光要把补给站洞穿,下一刻,机甲速度超过临界值,脱离了轨道!

薄荷蓦地变色:“等等,老师!”

机甲轨道和轨道车轨道正好上下垂直,轨道车冲了过来,然而这个速度下捕捞,无异于让飞驰在高速轨道车上的人推开车窗,从沿途树上摘一片特定的叶子。

独眼鹰忍无可忍:“给我制……”

附在机甲精神网里的机甲核湛卢连忙打断他的制动命令:“陆先生不行!”

就在这一瞬间,林静恒他们的轨道车经过了相互垂直的轨道交汇点,仍在疯狂加速的轨道车马上就要经过机甲正下方,机甲的远程控制磁场骤然被激活,强大的控制力顺着陆必行临时制作的简陋磁场渗透进来,直接接管了精神网的部分权限。

林静恒仿佛一人分出了两个意识,一边控制着机甲分毫不差地伸出捕捞手,另一边,让轨道车一头撞了上去。

捕捞手里的保护气体瞬间渗透进车身里,保护气体碰到人体,迅速凝固成琥珀似的物质,强大的减震功能在捕捞手惯性地往前甩的短距离内完成,轨道车的底座却与轨道磨出了火花,“轰”地炸开。

那一瞬间,通过精神网控制的捕捞手猛地转过了一个角度,炸起的部分车体惊险地与陆必行错开,狠狠地撞在林静恒的后背上。

然而没有人注意得到这细微的动静,因为白光已经晃得人睁不开眼了,机甲巨大的噪音连爆炸声一并盖了过去。

捕捞手猛地收进机甲。

湛卢:“陆先生,让出权限,不然你会受伤。”

独眼鹰心想:“娘的!”

然而他技不如人是事实,独眼鹰很识时务,为防再被弹出精神网,湛卢话音没落,他就主动退了出去,林静恒碰到机甲机身的瞬间,就接管了精神网,两人几乎交接无缝。

下一刻,机甲直接启动了跃迁程序。

补给站被白光淹没,那不详的白光紧跟着追着刚摆脱引力的机甲而来,眼看要碰到时,机甲凭空消失了。

穿过遥远而扭曲的时空,不过落下的坐标稍微发生了一点偏移——捕捞手里,凝固的保护气体散开,林静恒晃了一下没站起来,方才飞起来的轨道车残骸从他后腰一直划到了肩头,直接贯穿了他的后脊。

方才被保护气体堵住的伤口漏了一样,渗出血来。

陆必行的心跳差点停了,一把接住他:“林!”

分享到:
赞(52)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怎么没人评论了

    沈韵2018/10/21 23:52:46回复
  2. 留个脚印

    眼熟我2018/12/05 23:59:06回复
  3. 吓死我了╯﹏╰看个小说看的惊心动魄

    匿名2019/02/19 12:09:14回复
  4. 留个脚印

    射手座喜新厌旧2019/02/24 22:21:11回复
  5. 爱死甜甜了啊啊啊啊!

    2019/03/09 01:02:47回复
  6. 陆先生不行???

    突然想笑

    陆信家的小迷妹2019/03/17 01:51:43回复
  7. 你们怎么能说男人不行呢(逐渐猥琐的笑容)

    喜欢芒果和毛猴2019/06/09 19:44:28回复
  8. 快点感情戏

    匿名2019/06/21 18:07:08回复
  9. 下章章名。。

    匿名2019/07/02 13:50:39回复
  10. 心疼林

    苏沐晚2019/07/14 13:36: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