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青梅竹马(完)

那居然是一条足有合抱粗的大蟒蛇。

照理说,蜀中鲜少能见到这么大的蛇,而且它们多半行动缓慢,即便捕猎,也往往埋伏在某处等着守株待兔,倘若一击不中,大抵也不会不依不饶地追。

可这条巨蟒好像是疯了,被李瑾容一刀撞在脸上,又被她脱手的火把燎了一下,竟没有一点要退缩的意思,反而飞快地调整者头尾的姿势,闪电似的冲李二郎张开大嘴,再次扑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李二郎吓得鼻涕都顾不上冒泡了,睁圆了眼睛,一双手在身上乱摸片刻,发现除了他偷偷顺出来的小笛子,他身上连张铁片也没有,眼看大蛇逼至眼前,李二郎两条小短腿好似长在了地上,挪不动分毫。

就在这时,一把长刀横着飞了过来,从侧面撞上蛇头,来势汹汹的大蛇脑袋被撞偏了,它愤怒地猛地一扭头,转身对上胆敢打断它捕猎的蝼蚁。

李瑾容将她一身轻功发挥到了极致——虽然至今为止,总共也没练几年,提起一跃踩上了蟒蛇蛇身,感觉脚下滑得几乎不着力,忙一拧腰,踉踉跄跄地从蟒蛇背上掉了下来,险而又险地与遍生倒刺的大嘴擦肩而过。

她转头冲一帮吓傻了的大小孩子们吼道:“还不跑!”

李瑾容很少和蜀中的熊孩子们混在一起捣蛋,但兴许是每个人都被她揍过的缘故,危急情况下,众猢狲对她的话异常顺从,集体撒丫子开始往外狂奔,虽然年纪小,但毕竟都是名门之后,竟然也没乱。

大蟒蛇彻底被激怒了,高高地昂起头,粗壮的身体游龙摆尾似的扫过来,李瑾容本来就没站稳,狼狈地就地滚开,躲得险象环生,几次三番险些被大蛇缠住。她天资卓绝,一向自视甚高,此时居然被一条畜生逼得到处乱滚,李瑾容心里非但不惧,反而升起一把无名火,她倏地往前蹿了一步,听着身后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纵身蹿上山洞石壁,转身,拔刀便砍。

女孩手上的长刀当当正正地撞上了巨蟒张开的大嘴,她到底年纪幼小,气力不足,握刀的小手上顿时被震得开裂,后背重重地撞在石洞山壁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皮糙肉厚的大蟒蛇却只是微微见血,更加怒不可遏,一顿之后,再次张开了血盆大口,李瑾容几乎能看见它口中参差不齐的利齿。

就在这时,一道火光倏地掠过,正好横在大蛇和女孩中间,巨蟒对火光还略有畏惧,梗起脖子往后一仰,一只手趁机伸过来,一把拉起李瑾容,猛地将她往洞口方向扯去。

拉住她的那只手的手心上布满了冷汗,手指冰冷得像冻了一宿的铁器,李瑾容没料到这时候竟还有人等她,不由得一愣,抬头望去,却见是那一根手指能戳一个跟头的小书呆。

周以棠不知从哪弄来了两根火把,一根丢出去了,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根。

他死死地攥着李瑾容的手腕,用力将她往前一悠,自己略微错后她半身,侧过身,以拿着火把的那半身挡在巨蟒与李瑾容之间。

李瑾容其人,天生与正常人不同,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她很少会像别人一样感觉到恐惧,好似根本没长出那根筋——即使随着年龄增长,她渐渐能基本判断出什么东西比她强大,但知道归知道,真遇到事的时候,兴奋或是愤怒总能占上风,什么她都能跃跃欲试地挑战一二。

就如此时,她在这么个节骨眼上,竟还有暇以一种十分新鲜的目光打量周以棠。

那小书呆是个小白脸,笔直的眉与眼珠却又漆黑,黑白分明、十分清秀,小脸绷得紧紧的,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清晰的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淌,让李瑾容想起她逮到过的一只年幼山猫,分明是个小毛团,哆嗦成一团,还要战战兢兢地冲人亮出稚拙的小爪子。她于是不知哪根筋搭错,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以棠简直已经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撑着这两条腿了,那巨蟒不知是不是活太久,俨然已经成了精,虽然怕火,却好似知道火把是能被吹灭的,一边追,一边不停地猛扑上来,试图借着行动间掀起风吹熄他手中的火。

每次巨蟒扑上来,他都觉得这团晃得一塌糊涂的火苗要完蛋,狂跳的心快要顶破脑壳了,而在这节骨眼上,那不知缺了那根弦的小姑娘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这一刻,在这个蛇洞里,周以棠终于看出了李大小姐的真面目。

他用力将李瑾容往洞口方向一搡,有生以来头一次正经同她说话,还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笑……笑什么,还不快跑!”

李瑾容道:“你这书呆好没道理,难不成哭就能把它哭死?”

大蛇又一次扑上来,火苗剧烈地颤了一下,猛地缩成一团,周以棠的心也好似跟这那火苗缩成了一团,闻到蛇嘴里那叫人作呕的腥臭气,他手软得几乎虚脱,与此同时,李瑾容瞬间甩开他的手,一步越过他,抓住这一瞬的空隙,再次将手中长刀送了出去。

巨蟒剧烈地一颤,李瑾容方才被震伤的手再次涌出血来,倒退好几步,靠石洞山壁才站住,她咬牙切齿道:“我回去就把‘斩字诀’连上十万八千遍,非得剁碎了这畜生的脑袋炖蛇羹。”

周以棠觉得她简直像个走在路上摔倒了,就非得把地面给砸出个窟窿的小孩子,无奈道:“妹子,你不如先想想我们还回不回得去!”

因她那一刀的缓冲,周以棠手中那哆哆嗦嗦的小火苗又苟延残喘地重新着了起来,孩子与巨蟒再次彼此僵持起来。

就在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声闷响,剧烈的亮光顺着洞口传了进来,原来不知哪个小猢狲身上带了个从大人那偷来的联络用的烟花,方才都跑慌了,这会才想起来,紧接着,临阵脱逃的李二郎跑着跑着发现他姐没跟上来,连忙又哆嗦着小短腿往回赶,一边跑一边在洞口大叫:“姐!姐!你在哪呢?”

而这倒霉孩子叫还不算,可能是怀疑自己动静不够响,他还在原地使劲蹦着跺地,又把那蛇形的小笛子拿起来使劲吹,方才一直不响的小笛子“不负众望”,在这时候竟发出了一声能刺穿人双耳的尖鸣。

山洞中的巨蟒活似被施了定身法,周身一僵,昏黄的眼睛直直地竖在脸侧,一股前所未有的战栗爬上了他的后背,他当机立断,用尽全力推了李瑾容一把:“快……”

巨蟒突然动了,它倏地抬起头,好似发出了一声听不见的咆哮,继而竟连火也不顾了,一口咬了下来,危机之中,周以棠别无办法,只好竟手中火把抛了出去,他运气不错,火把竟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巨蟒面门,飞溅的火星跳进了那畜生嘴里,巨蟒痛苦地原地摆动庞大的身躯,周以棠趁机死命拽住还想着冲上去与那蛇大战三回合的李瑾容,往洞口跑去。

此时已接近破晓,洞口处有了隐约的亮光,周以棠觉得腿简直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全凭着本能在摆,身后要命的窸窣声越来越近。

周以棠看见扒在洞口的李二郎面露惊恐,而同时,劲风袭向他后背,他本能地一回头,便能看见一张咬下来的大嘴,那一刻,小书生脑子里居然连“完蛋”俩字都没有,装满了半懂不懂的经史子集的脑袋里空空如也,只记得他松开了李瑾容,张开两条麻杆一样的胳膊,奋力挡在女孩和巨蟒中间,甚至闭上了眼睛——

李瑾容可不是会闭眼等死的,她轻叱一声,再次提刀,可手中刀尚未来得及送出去,眼前便有极清亮的刀光一闪,擦着她头顶自下而上地捅了上去,“噗”一声轻响,巨蟒那颗好似无坚不摧的脑袋被这一刀直接顶到了石洞顶端,蛇身撞在山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李瑾容纳闷道:“咦?”

她保持着提刀提了一半的动作,仰起头望去,便看见了李徵气得发青的脸。

半个时辰以后,大半个蜀中都被惊醒了,各家闻听这惊魂一宿,各自把自家熊孩子和狗领回去吃“竹笋炒肉”,李瑾容和李瑾锋两个是被李大侠一只手一个,揪着后脖颈子给拎回去的——由于周以棠认错及时,且李大侠没长第三只手,小书呆逃过一劫,得以有“尊严”地自己走回去。

后来才知道,原来李二郎偷摸拿出来的笛子名叫“引蛇笛”,是南疆小药谷那边的人控蛇用的,南疆自古有玩蛇控蛇之法,倘若使用得当,能将方圆数里的蛇都引过来,供其驱使——当然,不得当就只能被激怒的蛇狂追了。

因为这件事,李二郎被李大侠揍得哭声绕梁三日,差点让鼻涕呛死,李瑾容见势不秒,趁弟弟遭殃的时候直接蹿上了树,躲了两天没敢下来。周以棠习武才刚入门,不禁打——于是变成了每天在梅花桩上站马步。

经此一役,周以棠算是彻底和蜀中的猴孩子们混熟了,同时彻底明白了在李姑娘面前不敢说话的自己是多么愚蠢。

可惜初见时那杏核眼、冷若冰霜的小女孩彻底分崩离析,注定是个美好的幻觉……破灭了的。

分享到:
赞(9)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差点被鼻涕呛死……那得哭成什么样啊……好可怜李瑾锋啊……

    P大的粉丝2019/03/10 12:27:16回复
  2. 上有瑾容瑾锋,下有周翡李婆婆……还真是亲生的

    (◍•ᴗ•◍)2019/03/20 21:18: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