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荒塚

木小乔道:“我怎么知道?”

周翡病急乱投医地上前一步:“求前辈告诉我。”

木小乔挑眉看了她一眼,突然不知怎么临时起意,猛地伸出他那只专门掏心的左手,抓向周翡咽喉。

幸好周翡虽然心神微乱,却没有真的将他那句“不杀女人”的鬼话当真,她在极有限的地方,一把将碎遮往上抛出,刀背“呛”一下撞在木小乔那凶器一样的指甲上,随后她单手一带刀柄,横刃往前一推,继而毫无预兆地变挡为砍。

木小乔被迫侧身避开,刀风的余韵拨响了他手中的琵琶,“铮”的一声。

木小乔长发与长衣在晨风中乱七八糟地飞成了一团,他缓缓将指甲收入掌心。

他的脸很白,眼珠却格外的黑,这些特点若是生在少女身上,该是很好看的,可是落在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身上,便活脱脱是个吊死鬼的模样了,幸亏他今天大发慈悲,没涂胭脂,倒是没有前几次“盛装登场”时那么骇人。

周翡无奈道:“我早知道朱雀主准得食言而肥,只是没想到您吃得这么快。”

木小乔“哈哈”一笑,将清亮的嗓音捏了起来,捏出了一把能以假乱真的女声,俏生生地说道:“哪里,我看那齐门呀,也散了摊子,霍家呢,也断子绝孙了,殷闻岚的儿子好大出息,在外头给那虫怪当孙子,倒是你们李家一支,还有些人留下来,想好好端详一二呢,你要是出息,我就把涅槃蛊的故事告诉你。”

周翡冷笑,要是“端详”完发现不怎么样,搞不好就“失手误杀”了,这大魔头到时候还有说辞——你死你的,我又不是故意的。

木小乔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目光从周翡身上缓缓扫过,每一次停顿,都仿佛暗示着周翡身上的一处空门,他好像个抓到了耗子的大猫,用爪子将猎物来回扒拉着玩,不恐吓个够,不肯轻易下嘴。

周翡却突然动了,她看也不看木小乔,径直迈开步子绕过他,捡起头天晚上掉落在药人之间的鞘,将碎遮还刀入鞘。

木小乔:“……”

他头一次见识到这样嚣张的“傻大胆”,有点新鲜。

周翡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听一位长辈说,上一代人中,朱雀主的资质可谓其中翘楚……之一,但是年轻的时候戾气太重,练的功夫学名叫做‘百劫手’,走了伤人伤己的旁门,鼎盛时固然无坚不摧,可一旦走起下坡路,便也如江河日下,我原先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百劫手”三个字一出,木小乔的神色便是一顿,只是他城府深沉,没露出什么,只淡淡道:“哦?”

“三年前我在永州见朱雀主,见你身形已略有凝滞,”周翡将长刀背在身后,在原地踱了几步,又转头一指木小乔胸口道,“方才见朱雀主出招,感觉更明显一些,你檀中气息不顺,百劫手便欠了几分果断,不然就凭当年活人死人山的四圣之首一爪,我也没有那么容易避开。”

木小乔奇道:“你们不都说四圣之首不是郑罗生吗?”

周翡很文静地低头一笑,说道:“郑罗生算什么东西。”

木小乔皮笑肉不笑道:“小姑娘,你这是究竟在奉承我,还是在吓唬我?”

周翡站定,不答反问道:“朱雀主素日是不是还有头痛之症?”

木小乔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

周翡略一摊手,说道:“我可不是算命的,方才朱雀主的百劫手再高一寸,撞到的便是我的刀柄,我必来不及取刀变招,以阁下这身高,不该这样‘眼高手低’,大约是长期垂目所至吧?这才有这一猜。”

木小乔缓缓道:“哦?若我再高一寸,你‘必来不及取刀变招’?那你又怎么敢这么使刀?”

“蒙的,”周翡十分敷衍地笑道,“可能运气好。”

她说话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伸手弹了弹自己的左臂,微微活动一下脖颈,手掌自颈侧擦过,又好似没睡醒一样,按起了右边的太阳穴。

木小乔下意识地将琵琶端在了身前——周翡点到之处全是他身上微恙处,方才她那招劈砍显然留了余地,否则一击不中可以中途直接变做“破”,若取他左肩,木小乔必不甘心在一个小辈面前躲闪,肯定会反击。

然而以那种姿势,他左手必被碎遮压制,提不起来,只能转过半圈,侧身以右臂格挡,而“破”乃是破雪刀中变招最多的一式,因击其一点,随时能幻化为“斩”“劈”等、甚至滑入“山海风”中的招数,倘若周翡的刀够快——不必很快,能和当年她在永州时差不多便可以——她就能转成“风”,招式将老未老时变过去,刚好能擦过他右脖颈!

木小乔见她煞有介事地按太阳穴,脑子里那根三五不时要出来捣乱的筋好似又有蠢蠢欲动之意,“突突”地跳了起来。

“我的刀一直是瞎练,鲜少能遇上前辈高人指点。”周翡道,“难得朱雀主仗义,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话音刚落,周翡便栖身上前,碎遮在半空中出鞘,这本朝第一国师的遗物果然非同寻常,流星一般的光顺着刀刃疾驰而过,木小乔听见风声时,那刀已经到了近前。他悚然一惊,将琵琶往前一推,这一回,碎遮却在空中划出一道极复杂的弧线,分毫不差地避开了那琵琶琴身,直指木小乔端琵琶的手,逼得他不得不避其锋芒。

木小乔料到这姑娘或许得到了南刀几分真传,却没料到她年纪轻轻,一把刀竟然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神色一时阴晴不定,说不出话来。

他再一回头,却见纷繁的刀光倏地烟消云散,周翡好像她突然发难一样,又毫无预兆地骤然止歇,她随手收起碎遮,似笑非笑地对木小乔道:“这回朱雀主可打量清楚了?”

木小乔盯着她瞧了许久,忽然说道:“你的刀同李徵不太一样。”

周翡从身上扯下一块干净的布料,小心翼翼地将那怪虫涅槃蛊的尸体包起来:“自然比不上我外公——朱雀主方才说告诉我这蛊虫的故事,现在可以说了么?”

木小乔没理会,将放下琵琶,目光放空了,望向洒在地上的晨曦,半晌,方才出神似的说道:“李徵刀法很好,取各家之所长,透着一股渊博中正之气,我见他时,他没有你那么深重、那么包罗万象的杀机。若论修为,你还比不上他,但倘若他还在世,真要动刀,也未必能赢你。”

周翡一愣,没料到木小乔对她的评价忽然这么高。

木小乔突然有点索然无味,他一生想怎样便怎样,恣意任性、罔顾声名,轻生也不重诺,无义无情,睥睨群雄,到此,方才意识到被他睥睨谩骂的“群雄”都已经老死年华里了,好似不过一夜之间,那些不值青眼一看的少年人们便都开始崭露头角。

霜华落尽,他再怎么孤高自许,也是老了。

他便平淡无奇地讲道:“相传涅槃蛊是从关外某个神神叨叨的巫毒墓里挖出来的,在地下埋了不知多少年,出土时已经是个干瘪的壳,却居然还是活的,它一出世便将当世挖坟掘墓的几个贼变成了自己的药人,药人们横行过一时,好像还成立了一个什么‘涅槃’神教,很是威风,因涅槃蛊嗜好高手血肉,便驱使它的傀儡们惹了不少人命官司,涅槃神教自然犯了众怒,当时武林盟主牵头,带了中原十六门派一同前去讨伐,国师吕润那时还是个意气风发的药谷弟子,代表大药谷前去助拳,身上带了七种克虫的药粉,至今都已经失传,其中一种正是涅槃蛊的克星,制住了母蛊,方才剿灭了这个‘药人’神教……只是个传说,不知道真假,那时候我还没投胎呢。”

“吕国师当年亲口证实涅槃蛊已被他药死,至于后来为什么又活了,嘿嘿。”木小乔十分尖酸刻薄地笑了一下,说道,“那可得问问你们名门正派是怎么想的了。不过有谣言,说这蛊虫之所以名‘涅槃’,是因为它有起死回生之功。”

周翡:“……”

如果别人告诉她,这东西能祛痰止咳、解毒化瘀……哪怕说是能壮/阳呢,她都信的,可是“起死回生”?

这也太没烟了,一听就知道是胡说八道,她不由得有些失望。

随即她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确实也是瞎激动,吕润的《百毒经》还在她手上,这涅槃蛊母要真有什么药用价值,应该会有所记载才是。

“我还听到过几个江湖谣言,”木小乔想了想,又道,“吕润留下涅槃蛊,据说是为了让赵毅将军还阳,齐门那牛鼻子就不知道为什么了,他早年同大药谷私交甚笃,涅槃蛊都能弄到手,想必手里还有其他好东西。你要真好奇得厉害,可以去试着找找齐门禁地,反正齐门现在已经没人了,不算擅闯,据说就在湘水一带,离你家不太远,只要他们惯常藏头露尾,又喜欢装神弄鬼地搞一些阵法,找不找得到就看你自己了。”

周翡本来十分可有可无,此时听到“其他好东西”,顿时眼前一亮:“多……”

“谢便不必了,看你样子好才同你多说几句,唉,这世道,上蹿下跳的都是些丑得可杀之人。”木小乔冷漠地感叹了一声,便不再理她,盯着封无言的尸体看了片刻,将他翻过来又调过去地踢着玩了一会,嗤笑道,“可怜的老东西,武功稀松,亏心事又干太多,仇家比我还多,这些年美其名曰当‘见证’,龟缩在齐门里方才过了几年安稳日子,齐门一暴露就开始惶惶不可终日,只敢拿着兄弟的名号行走江湖,不料人家还是没拿他当自己人,到死也没叫他找到齐门禁地的门往哪边开,怪不得那么恨殷沛。”

周翡:“……”

她这才知道,原来封无言刚开始只是利用自己对付殷沛,后来竟是因为殷沛多嘴多舌地当着她叫破了“黑判官”的名号,才逼他要杀自己灭口。

这冤情简直没地方诉!

木小乔说完,便不再搭理周翡,轻轻一拨琵琶弦,唱道:“音尘脉脉信笺黄,染胭脂雨,落寂两行,故园有风霜——”

正是久未闻听的《离恨楼》。

木小乔一句唱完,人已经在数丈开外,反复吟咏的靡靡之音低回婉转,却极有穿透力地传出了老远,大概是在昭示霓裳夫人他已经来过了的意思,所谓“人情”还得也是敷衍。

周翡立刻便要掉头回柳家庄找李晟,临走又想起了什么,神色复杂得看了朱晨一眼,走到他身边静默片刻,伸手将他那只仅剩的眼睛合上,忽然看见他衣袖间掉出一块小小的牌子,便拂去上面的尘土,捡起来看了看,只见那小木牌被人摸索得油光水滑,不少字迹都浅了,上面的“兴南镖局”几个字倒还清晰可认——正是朱家的旧物。

周翡想了想,把木牌收起来,又在旁边寻了一处土壤松软的地方,刨了个浅坑,削下一块木头刻了个碑,将人入土为安了。

晨光扫过光怪陆离的小树林,也扫过了修罗场一般的柳家庄。

幸存下来的人全都一脸呆滞,不知自己是怎么劫后余生的——头天晚上太混乱了,先是蛊虫大爆发,人们互相踩踏奔逃,幸亏李晟情急之下以烟花示警,率先将火把引燃,又勉强稳住各大门派,急忙将剩下的“流火”四处泼洒,方才没落到满地血尸的下场。

谁知他们刚缓过一口气来,那些耀武扬威的怪虫突然同时落地死了,李晟先是一惊,随后又是一喜,心里知道肯定是周翡追上了殷沛,然而还不待他庆幸,那十八个药人一个个就跟疯了似的大肆屠杀。

李晟满身狼狈,简直不知道自己这一宿是怎么过来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只觉跟着周以棠打一宿仗都没这么可怕。

偏偏他还不能直接脱力晕过去,场中各大门派虽然都是被他一句话坑进来的,但苦战一宿,俨然已经将李晟这年轻的后辈当成了主心骨,一大帮人围着他七嘴八舌。

李晟总算体会了一回当年周翡初出茅庐就被传为“南刀”是个什么感受了,简直烦不胜烦,还得装出一副谦逊有礼的样子,心里头一次期待着周翡赶紧滚回来,好把杀魔头杀蛊虫的名头往她身上一推。

分享到:
赞(8)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走好。

    匿名2019/02/10 14:35: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