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蛊毒

什么挖心掏肝的木小乔,大变活人的楚天权……等等诸多奇人怪事,李晟自以为已经看得不少了,可单就令人毛骨悚然这一点来看,以上诸多妖魔鬼怪,还真没有一个比得上殷沛。

就连看见什么都想较量一二的杨斗鸡都二话没说,提起断雁刀便撒丫子跟着他们跑了。

一行人同先一步退出战圈的吴楚楚和李妍汇合,裹挟着一帮老弱病残,一路丝毫不停留地往约好的城外跑去,赶路了一天一宿,方才落脚。

永州城仿佛成了一口煮着沸腾毒水的大锅,稍不注意便会被飞溅的毒液溅个魂飞魄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直到众人逃离了这是非之地,在一家小客栈里落下脚来,朱莹还在不住地哆嗦。

“放心住一晚上吧,”杨瑾同掌柜的说了几句话,转回来将红色五蝠令扔回到李妍怀里,说道,“这是行脚帮的客栈。”

李晟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客栈很小,掌柜的得兼任大厨,厨房的帘子没拉,那掌柜正手持一把大砍刀,在后厨剁排骨,刀光冷森森的。仿佛察觉到了李晟的目光,那掌柜抬起头来冲他一笑,露出一口惨白的牙。

李晟忙端起他对外人时世家公子似的温文尔雅,客气地冲那掌柜拱手致谢,回过头来,却自己长出了口气,后脊梁的冷汗还是一层一层的往上反——从前听人说“江湖险恶”“江湖快意”,险恶的地方他向来只当耳旁风,只记得“快意”二字,倾慕不已。

非得他自己仗着剑、不知天高地厚地走一趟,才能知道深浅,不必提外面那些动辄磨牙吮血的大魔头,便是这边陲处的小小客栈,倘不是有杨瑾和李妍手上那只五蝠令,晚饭桌上的包子肉馅便指不定是谁身上剁下来的。

原来险恶才是常态,快意不过一时,而且你快意了,便必有人不快意。

李妍不会看人脸色,没注意李晟脸色不好,目光在疲惫的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她贼头贼脑地伸出爪子扒拉了李晟一下:“哎,哥,我跟你说……”

李晟本就心里郁闷,见了她更是心头火起,二话没说,直接扣过李妍的掌心,拿起筷子便打。

李妍惊呆了,好不容易忍住了没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嗓子叫出来,手心几下便被李晟抽出了一排红印,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李晟将木筷往桌上一拍,冷冷地地李妍道:“你还有脸哭?‘平时不用功,将来出门在外有你后悔的时候’,这话姑姑说过你没有?我说过你没有?今天算你运气好,可你难道打算这辈子都靠撞大运活着?”

李妍扁扁嘴,她小事上虽然惯常任性,正经事上却不大敢跟大哥呛声,尤其这会出门在外,连个给她撑腰的都没有。她哭也不敢使劲哭,自己坐一边抽抽噎噎,把袖子抹得一塌糊涂。

旁边杨瑾好似见识了一种全新的动物,颇为受惊,搂着他的雁翅大环刀将屁股底下的凳子挪远了,警惕地瞪着李妍。

李晟到现在一闭上眼,都能想起自己被丁魁困住,一偏头发现李妍她们不见了时的心情,越发气不打一处来,沉着脸瞪李妍,瞪得她抽噎也不敢了,憋得脸色通红,大气也不敢喘。

杨瑾又将凳子挪了一掌远,心道:“她要炸了。”

吴楚楚实在过意不去,只好低声道:“是我不好,是我拖累……”

李晟一摆手,他好似脸上挂了两个切换自由的面具,对李妍从来没好脸,但一转向别人,态度便又让人如沐春风了。

“不碍吴姑娘的事,”李晟一垂眼,说道,“舍妹不成器,叫诸位看热闹了。”

李妍实在憋不住,急喘了几口气,哭得把自己噎住了。

吴楚楚在桌子底下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小心地转移着话题,说道:“那个戴面具的青衣人,我以前见过的。”

她三言两语便将殷沛、纪云沉与郑罗生的恩怨交代了一遍,末了又有些疑惑地说道:“我虽然不懂,但上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好像并没有这么厉害的身手,今日再见,觉得他整个人都有点古怪。”

众人很快被她这一番曲折的故事摄去了心神,训妹的忘了训,委屈的也总算有机会将鼻涕擤干净了。

“山川剑的后人?”杨瑾先是面露向往,随即想起那被吸干的玄武门人,又皱起了眉,“怎么会长成这样?你们中……”

“我们中原人没一天到晚不好好练功走邪魔外道!”李妍带着浓厚的鼻音打断他。

“也不能那么说,”李晟想了想,说道,“功夫一道,有几十年如一日练出来的,也不乏有剑走偏锋的高手,只是无论花什么,都得有代价,想攀绝境,必临险峰,你们看着他是一步登天,但背后付出的代价也必然极大,相比起来,花花功夫和心思反而是最稳妥的,也不必非议……只是我没看明白,他是怎么把那人吸干的?”

吴楚楚和李妍都没有亲眼看见,李晟离得稍远,唯有杨瑾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倒是看见了一点。”

三个人六只眼睛都落到他身上。

杨瑾平常不拘小节,袖口总是轻轻挽到手腕朝上一点,露出来一小截手臂,他说到这里,手臂上居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不确定看没看错……”杨瑾迟疑道,“但是那具干尸死之前,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就是皮下似乎有个什么活物,不知是什么东西,正好爬到他脸上的时候,我看了一眼。”

他好像怕自己说不清楚,沾了一点水,在桌上画了一坨:“大约这么大,就是这个形状。”

杨瑾成功地将鸡皮疙瘩传染给了其他人。

半晌,吴楚楚才开腔,她拢了拢外袍,低声道:“我好像有点冷。”

李妍:“我也……慢着,谁把门打开了?”

李晟探手按住了腰间双剑。

小客栈关上的木门“吱呀”一声开大了,跟后厨正好来了个脸对脸的穿堂风,方才还在各自低声说话的客栈大堂里顷刻间鸦雀无声,“叮”一声轻响分外扎耳朵——那是门帘上的小珠子撞在铁面具上的动静。

李晟心里“咯噔”一下,心道:“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老话还真是诚不我欺。”

噩梦似的殷沛出现在门口,慢条斯理地伸手见门帘拢成把,轻轻拂到一边,负手走进客栈中,他目光四下一瞥,十分浮夸地叹了口气:“瞧瞧,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殷沛露在铁面罩外面的脸比方才更红了,好像抹了劣质的胭脂,脸颊和嘴唇红得妖异,脖颈双手却惨白得发青,单看这幅尊容,好似已经能直接推到坟头上当纸人烧了。

不知谁不小心失手打翻了杯子,打碎杯子的动静格外扎眼,殷沛转脸看向吴楚楚,杨瑾缓缓将断雁刀推开了一点。

殷沛对吴楚楚问道:“以前跟你一起的那个野丫头呢?”

吴楚楚的声音有些发紧,低声道:“她……她和我们分头走了。”

“哦,”殷沛一点头,笑道,“可惜。”

吴楚楚一手心汗,可惜什么?

周翡与殷沛虽然无仇无怨,但对他可不曾客气过,此人一看便是心性偏激之人,莫不是想将当日受的辱一起报复回来?

殷沛见她后脊梁骨僵成了一条人棍,十分得意地笑道:“怎么,怕我?”

吴楚楚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唯恐一个回答不当,跟别人找麻烦,后背更僵了,李妍却不管那许多,张口便要说话,被吴楚楚在桌下一把按住。

殷沛显然众人的戒备与畏惧取悦了,愉快地笑出了声,随即宽宏大量地放过了他们这一桌,转向兴南镖局一侧,伸手一指朱晨,说道:“你,跟我走。”

兴南镖局大概应该改名叫“倒霉镖局”,众人被这无妄之灾砸了个晕头转向,朱晨脸色陡然白了,强撑着发软的腿站起来,勉强镇定道:“这位前辈……不知有何指教?”

“前辈?”殷沛尖声笑起来,“前辈,哈哈哈!”

朱莹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抓紧了兄长的袖子。

“你天生不足,”殷沛道,“注定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废物,走什么镖?瞎凑热闹。本座座下缺几条得用的狗,你过来给我当奴才,我教给你几招保命的招式,日后你只需在我一人面前做狗,宇内四海,随意作威作福,怎么样?”

他每说一句,朱晨的脸色便白一分,最后不知是气还是畏惧,竟瑟瑟发起抖来。

朱莹显然已经习惯维护柔弱的兄长,跳起来道:“我哥是兴南镖局的少当家,你胡说什么!”

殷沛好似听了个天大的笑话,纵声大笑道:“兴南镖局?还……还少当家?哈哈哈哈,好大的名头,可真吓死区区了。”

他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朱家兄妹面前,一把抓住朱晨胸口。朱晨再瘦弱也是个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接近成年男子身形,谁知在他手中却好似一片轻飘飘的纸,被殷沛一只手提在手里。

殷沛惨白的手腕上爬过一只面貌狰狞的虫子,约莫有大人的食指长,一直爬到了殷沛指尖,触须抵在朱晨喉咙下,仿佛下一刻便要从里面钻进去!

朱莹与那虫子看了个对眼,骇得“啊”一声尖叫出声。

吴楚楚大声道:“公子,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方才仗义出手,助我们打退那些活人死人山的恶人,我们都很感激,可你如今所作所为,又与那郑罗生有什么不同?”

殷沛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长眉高高挑起,跃居铁面具之上。

“不错,”他坦然道,“你眼光很好,我正是跟郑罗生学的,郑罗生不好吗?他错就错在本事不够大而已,你放心,我已经吸取了这个教训。”

吴楚楚说不出话来。

殷沛眼睛一亮,笑道:“莫非你也想入我门下?也不是不成,你虽然百无一用,勉强还能算聪明。”

他揪着殷沛,在众人惊呼中转身掠至吴楚楚面前,杨瑾的断雁刀“哗啦啦”的响了起来,刀锋如火一般径直斩向殷沛身上那恶心的虫子。

殷沛哼笑道:“蝼蚁。”

他身形不动,一抬手抓向雁翅大环刀的刀背,长袖之下,又有一只可怕的虫子露出头来。

就在这时,一道刀光横空而过,好似一阵清风从殷沛与杨瑾之间掠过,“笃”一下将那虫子钉在了地上。

殷沛暴怒:“什么人!”

李妍却大喜:“阿翡!”

周翡一身风尘仆仆,显然是赶路而来,甩手将苗刀上的虫尸抖落,她皱着眉端详了殷沛片刻:“是你?”

殷沛倏地松了手,任朱晨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咧开他那张吃过死孩子一样的嘴唇:“不错,是我,久违。”

李晟顾不上问她方才死到哪去了,起身低声道:“阿翡,小心,此人功力与丁魁不相上下,身上还有种会吸人血肉的虫子……”

“涅槃蛊。”周翡接道。

李晟:“……”

他十分震惊,没料到自己这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妹子竟也有博闻强识的一天。

“我沿原路回去找你们,结果看见一地僵尸,”周翡道,“一个同行的前辈告诉我的——什么鬼东西也往身上种,殷沛,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

吴楚楚方才为了避免激怒殷沛,便是打招呼都只称“公子”,没敢提“殷”字,不料周翡毫无避讳,大庭广众之下一口道破他名姓,殷沛怒不可遏,爬虫似的脖筋从颈子上根根暴露,大喝一声,猝然出手发难。

周翡不知是无知者无畏还是怎样,横刀便与他杠上了。

杨瑾先是皱眉,随即倏地面露惊异——他发现不过相隔两天一宿,周翡的刀又变了!

周翡的破雪刀走“无常道”,原本是她擅长触类旁通与取长补短,将不少其他门派刀法吸取纳入,刀法时而凌厉时而诡谲,叫人无迹可寻。

可是突然之间,她好似经历了什么巨大的变故一般,破旧的苗刀在她手中竟好似脱胎换骨,陡然多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有真正浸淫此道的人方能看出端倪。

所谓“无常”者,有生老病死、乐极生悲,又有绝处逢生、人非物是。

世情恰如沧海,而凡人随波于一叶。

九式破雪,“无常”一篇,本就该是开阔而悲怆的。

分享到:
赞(9)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