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蓬莱

周翡哭的时候,老和尚也不管她,他不再摇桨,小船却好似生出两鳍,自己破开水面往前行去。一只不知从哪飞来的水鸟落在了船舷上,歪着头打量了老和尚片刻,竟不怕他,缓缓放下炸起来的羽毛,悠然地伸长了鸟喙,梳起毛来。

不知过了多久,周翡才一掀船篷上的帘子出来,那水鸟见了她,却受了好大一惊,梗着脖子尖叫一声,扑棱棱地飞走了。

老和尚头也不回地叹道:“刀锋外露,算是有小成了。”

周翡擦干了眼泪,眼圈却还是红的,怎么看都只是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小少女,不知老和尚和水鸟是怎么心有灵犀地看出她“刀锋外露”的。

周翡沉了沉自己的心绪,清了一下嗓子,正色道:“多谢大师。”

这话听来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好似十分莫名,老和尚却是了然地一笑,冲她摆了摆手。

人和动物是一样的,有时能感觉到无形无迹的杀机与死亡,亲人临终的时候,旁人看着他的眼睛,往往会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奋力想听清他说了什么。

等到弥留的人闭了眼、彻底尘缘断绝时,其他人便会开始大放悲声,心里仿佛生出千般万般不切实际的幻想与撕心裂肺的不舍,理智上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但其实,他们屏住呼吸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周翡早知她已经无力回天,嘴里虽然战战兢兢地问了,心里却并没觉得自己还能见到活着的谢允,此时见他虽然那副熊样昏迷不醒,但好歹还有一口气在,便知道是这素不相识的老和尚用了什么方法,才留住了他的命。

虽然只有一点气息,却足够将周翡方才一把万念俱灰的心头火重新烧起来了。她觉得自己有点丢人,垂了一下眼,十分克制有礼地问道:“大师,他现在这样,可还有什么办法吗?”

老和尚回道:“老衲只能以银针辅以一些药吊住他的小命,究竟怎么驱除透骨青之毒,我们几个老东西好多年前便开始琢磨了,至今也是没什么眉目……唉,老衲听说推云掌重现蜀中时便觉不好,一路找过来,不料还是晚了一步。”

周翡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好几层意思,有点震惊地问道:“大师……那个……敢问前辈法号?”

“可算想起来问啦?”老和尚笑道,“不如你再想想,还忘了什么?”

周翡将尖端戳在船身的苗刀在手里转了一圈,没好意思搭腔——她忘的事多了,什么楚天权的尸体、消失的慎独印,还有谢允几乎舍命救出来的那倒霉孩子赵明琛——五内俱焚,烧出来的黑烟把她都熏迷瞪了。

老和尚道:“老衲只是个云游四方的野和尚,法号‘同明’,想必你也没听说过。”

周翡:“……”

这是谁?还真没听说过。

同明老和尚一指船篷,又说道:“那不成器的后生,便是我的弟子。”

周翡差点给他跪下,不知道这会补一句“久仰”还来不来得及。

同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他虽出自我门下,却是俗家弟子,也不是什么带发修行的,他小时候自作主张地剃过头发,只是我知道他一身尘缘,便没替佛祖收他,没人理他,过了几年他自己怪没意思,又自行还俗了。”

周翡:“……”

她总觉得老和尚跟她解释这句话的时候带着点揶揄。

周翡张了张嘴,不知是该接话还是该呛一句“关我什么事”,好似都不合适,便干脆撑着长刀坐在船篷旁边,将这话音揭了过去,说道:“他……谢大哥同我说过,当年是他一位师叔将毕生功力传给了他,才压制住了透骨青。”

“唔,”老和尚点头道,“用极雄厚的内力将透骨青封在他经脉中,当时我亲自下的针。唉,我那时便觉得此计不过权宜,不能长久。安之这孩子,天生情深,叫他一直冷眼旁观,是肯定不能的。”

周翡:“安之?”

“他一个师叔给取的字。”同明道,“没告诉你吗?”

周翡:“……”

告诉她的是“霉霉”。

周翡又追问道:“那您这些年也……”

“我一直在琢磨这透骨青。”同明道,“除了以外力压制,也试着寻觅过归阳丹的药方,大药谷没得彻底,除了早年间流落出一些药丸,方子是一张也不剩了。但我查过一些旁敲侧击的记载,知道归阳丹本是大药谷一个剑走偏锋的前辈入了偏门做出来的东西,因其种种坏处,一度被药谷禁止,这也是为什么大药谷一招覆灭,流落在外的归阳丹极其稀有的缘故。”

周翡奇道:“偏门是什么?”

“就是炼丹,”同明道,“那位前辈天资卓绝,一朝遭逢大变之后,便心灰意冷,不再追寻医道,反而迷上了求仙问道,妄想能炼出长生不老丹来,长生不老自然是不能,他倒是弄出了不少十分荒谬的药方,归阳丹便是其中一种,据我考证,所谓‘归阳丹’,应该是一种烈性大补之物,服用者内火旺盛,周身血管如江海涨潮,奔腾不息,内功能在短时间内暴涨,只是内热越来越烈,直至爆体而亡。”

周翡震惊道:“有毒啊?”

“你要那么说,倒也没错。”同明点头道,“归阳丹并不是透骨青的解药,只是两者正好相克,两种毒能搭起一个平衡,这个平衡能管多久,便看命了。”

周翡皱了皱眉,想起鸣风老掌门,那位前辈确实是在她还不大懂事的年纪就没了,鱼老也只能整日在洗墨江里混日子,就算没有寇丹暗算,他也说不准还能活久。

这些毒啊药的,周翡统统是一头雾水,便干脆问道:“那您是怎么打算的?我能做什么?”

同明道:“我不日便带他回蓬莱去了。”

周翡听了“蓬莱”二字,倏地睁大了眼睛。

当年“双刀一剑枯荣手”都有名号,唯独“蓬莱散仙”四个字语焉不详,指的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一概不知,甚至不知道这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更有传说世上其实根本没这么个人,“蓬莱”这一说法,完全是随便来凑数的。

“至于姑娘,确实也有些事要劳你相助。”

这一夜里,群星闪烁,圆月微缺,周翡做梦似的经历了一番生死,还偶遇了一位传说都传不真切的人,然而永州城里却远不像水面上那样平静。

早在楚天权的大队人马现身时,李晟便感觉不好,当时场中一片混乱,霍连涛一死,这帮“英雄豪杰”便好似成了没头的苍蝇,只会晕头转向地跟着人跑。

楚天权固然危险,但那水榭中小小年纪的赵明琛怕也不是什么善茬,那两波人勾心斗角,倒要将这些个不明就里的江湖人卷进来当炮灰。

李晟一边在心里将交代一声就跑了的周翡骂了个狗血淋头,一边叫杨瑾看好吴楚楚和李妍,朗声说道:“北斗诡计多端,诸位!诸位听我一句,谨慎行事,先保存自己要紧!”

然而除了刚开始跟着他布阵阻截丁魁的那一小撮,其他人都被“国仇家恨与江湖大义”冲昏了脑袋,义无反顾地卷进其中拼杀,谁会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人敲退堂鼓?

李晟喊了好几声,嗓子直冒火,依然于事无补。

杨瑾带着李妍和吴楚楚赶过来同他汇合,说道:“神医救不了找死的,别管了!”

李晟一咬牙:“跟我来!”

李大公子本就心思机巧,同冲云子学了数月的齐门阵法,虽从未拿出来用过,却好似天赋卓绝,一点就透,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一帮跟着他的陌生人指挥得团团转,硬是看准了北斗黑衣人包围圈中的一但薄弱之处,三下五除二带人杀了出去。

他们前脚刚冲出去,身后便传来激烈的喊杀声,众人回头望去,刚好见到无数人马从后山中冲出来的那一幕。

李妍莫名其妙道:“什么意思,援军?那咱们还跑什么?”

不少人同她一样疑惑,纷纷驻足观望。

杨瑾惯常皱眉不满道:“你们中原人……”

李晟远远望去,见那山上冲下来的人分了几路,井然有序,远近配合,端是厉害,可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这时,好不容易将气喘匀了的吴楚楚却忽然道:“不,走,快走,那必是军中之人,不知是谁麾下的人马,未必是好意!”

李妍奇道:“不是那个康王带来的吗?”

吴楚楚脸上没什么血色,话却仍说得十分清楚:“康王天潢贵胄,君子不立围墙,倘真埋伏了那么多人等着伏击楚天权,方才必然不会自己露面。我从终南一直被朝廷派兵追杀了一路,你们相信我!”

李晟看了她一眼,当机立断:“走!”

跟着他们跑出来的有七八十人,兴南镖局那一帮是主力,还有一些不知是什么门派的与本就在外围看热闹的行脚帮弟子。

跟着李晟的这一帮人是最早逃脱的,方才离开不过几里,便听身后传来巨响,那山庄中竟然火光冲天,李晟心里狂跳,来的不知是何方势力,显然是要将他们一锅扣在里头。

这时,朱晨上气不接下气上前一步,抓住李晟的袖子,问道:“等等,周姑娘呢?周姑娘是不是还在里面?”

李晟脸色一白,却听旁边杨瑾嗤笑道:“她?到如今七大北斗,除了死的早的,她挨个都交过手,青龙主本人都是折在她手上的,你死了她都死不了,放心吧。”

李妍怒道:“杨黑炭,你说的是人话吗?敢情不是你姐!”

李晟虽没像她一样说出声,心里却道:“敢情不是你妹。”

“你们先走,”李晟想了想,冲杨瑾一抱拳道,“杨兄,劳你费心,暂且代我照看,我回去看看。”

杨瑾皱眉道:“周翡说城外碰头,你回去没准会错过她,还容易陷在里面。”

李妍:“我也……”

“你滚一边去,别添乱。”李晟对她就不那么客气了,不耐烦地扒拉开李妍,又对说道,“就我一个人,脱身也容易,随便摆个石头阵就能藏一阵子,找不着我再回来,城外碰头。”

他说完,便要往回赶,朱晨见了,立刻便跟了上去,兴南镖局一帮人见了,全都大惊失色:“少主!”

“哥!”朱莹忙抓起峨眉刺追了出去。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个黑影突然冒出来,一把抓起朱莹,李妍惊呼一声,同时,杨瑾断雁刀一横,刀鞘打了出去,来人武功显然一般,眼看躲不开他这雷霆一击,却又有人大笑一声,飞身上前,抄手一抓,竟“笃”一下,将那断雁刀鞘抓在了手里。

杨瑾瞳孔一缩,抓了他刀鞘的人是丁魁!

原来抓了朱莹的正是那日在客栈找兴南镖局麻烦的玄武派门下之一,被周翡削了一条胳膊,当时见机快,侥幸留了条命,跑回了丁魁身边,这会跟着玄武主从那山庄中趁乱撤出来,一眼瞧见了兴南镖局的软柿子,当即便起了歪心思,想起要兴风作浪。

丁魁被楚天权摆了一道,拿到手里的慎独方印得而复失,还折损了不少人手,丧家之犬似的仓皇离去,心里别提多晦气,那独臂的玄武黑衣人抓小鸡似的将朱莹拎到丁魁面前,涎着脸冲他献宝道:“主上,咱们这回不算无功而返,这丫头可是个祸害,也害了咱们不少兄弟性命呢。”

朱莹面貌姣好,丁魁知道手下人是什么意思,闻声斜着眼打量了她一眼,感觉形容尚可,便意味深长地笑了。

朱晨血气上涌,抽出佩剑,回身便向那独臂人刺去:“你敢碰我妹妹!”

不等李晟出言阻止,兴南镖局更是群情激愤,一拥而上。

李晟:“……”

他娘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来他还走不了了!

分享到:
赞(12)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吓死我了幸好没走

    匿名2019/05/04 11:42: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