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会盟

大概是知道自己跑不了,之后的几天,谢允居然消停了不少。

周翡懒得搭理他,他便百无聊赖跟李晟借了几本“游记”,预备留着催眠用,结果翻开一看,发现此游记超凡脱俗,与等闲游记不可同日而语,乃是当代龌龊版的《山海经》,上面记载了笔者游历山川时与无数妖魔鬼怪发生的桃色传奇故事,非常之猎奇。

谢允当即大喜,如获至宝,老老实实地闭门拜读起来。

他老实了,周翡反而有些不习惯,总觉得他还有什么幺蛾子没发出来。谢允听说这种想法,为了不负她望,隔日便用小木块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蛾子送给她,翅膀上还风骚地刻了个“幺”……然后他抱着自己被锁上的右脚,在房顶上躲了一天没敢下来。

三天后,霍连涛的“征北英雄大会”如期而来。

满城风雨了这么长时间,霍连涛再弄不清水波纹的来龙去脉,那他脖子上顶的恐怕只配叫夜壶了。

可是后知后觉毕竟为时已晚,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的英雄帖已经发得到处都是,再要让所有人当成没看见是不可能的,霍连涛这会想必正骑虎难下。

霍连涛逃离岳阳的时候,就把老弱病残和做事不灵光的都给痛快甩下了,这会跟在他身边的都是当年霍家堡的得用之人,他在城外弄了个足能容纳上万人的大庄子,家丁们穿梭有序,来往宾客与不速之客虽人数众多,但居然堪称井井有条。

庄子门口拓出一条大道,几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带着一帮龙精虎猛的后生分两侧而立,都是刀剑配齐,凛凛生威。

门口一帮不知从哪找来的大姑娘负责引路,个个都是桃红的衫子水蛇腰,两腮若有霞光,来人是粗鲁腌臜的莽撞人也好,是流着哈喇子的老色鬼也好,一概巧笑倩兮软语相迎,乍一看,活似都是一个娘生出来的。

姑娘们进门便先问:“敢问这位英雄可有英雄帖?”

问完,不管来人答的是“有”还是“没有”,她们下一句全是“您往里请”,然后派个姑娘出来引路,好像只会说这么两句话。

李妍本以为能在门口看见几场事端,谁知这么和平,她一边跟着引路女往里走,一边忍不住凑到周翡耳边叽咕道:“这不是有没有都让进吗,那还瞎问什么?”

周翡“嘘”了她一声,谨慎地往四下打量。

原来进得这庄子大门后,还得穿过一片石林,石头高的足有一丈许,倒下来砸死个把人没问题,矮的不足膝盖高,摆放得错落有致。

外人一走进来,便不知为什么,有种阴冷难受的感觉,盯着那些石头看得时间长了还会头晕,逼得人只好将目光放在前面被石头中间夹出来的羊肠小道上。

那小路却又不是直的,蜘蛛网一样四通八达,一不留神便没入石海里,寻常人走两步就得转迷糊,只能靠前面的女人带路。

旁边谢允笑着插话道:“自然不是,这石林中的阵法相当精妙,进了这里面,便只能依着人家的安排走,你不妨问问这位带路的姑娘,有帖子的人和没贴的,安排的地方,想必不是一处吧?”

领路的姑娘捂住嘴,回头冲他轻轻笑了一下,因觉得他模样俊俏,便不免多看了两眼,但看归看,她却没吭声——这些女人除了在门口的那两句询问之后,便好似变成了一帮哑巴,无论别人怎么逼问,都只是笑而不语。

那笑容活似长在了脸上,看得久了,周翡居然觉得她们都有点不像活人,怪瘆人的。

谢允见试探未果,便用扇子挡着脸,低头在周翡耳边说道:“完了,看来美人计不管用。”

周翡从来都觉得戏文里那些个一边勾引别人,一边还问别人自己美不美的桥段显得特别不要脸,人人都是俩眼一鼻子,最多分顺眼和不顺眼的,还能美到哪去?因此总是不由得替那些故事里的大小精怪尴尬,此时听闻谢允张嘴便将“美人”名号不问自取,不由得再次对他的厚颜无耻五体投地。

因为得以出来放风,谢允难得不用将一只脚吊起来了,天门锁的另一端短暂地扣在了周翡手上,谢允不知从哪弄了一件宽袍大袖的袍子,往下一垂,能将锁扣结结实实地遮住,不扒开袖子仔细查看,看不出什么异状来。

就是谢公子这宽袍大袖的装扮有点奇怪,别人参加英雄会,大多是方便的短打,为打架做准备,只有他一身鸡零狗碎,像是要来赋诗一篇,讴歌英雄们的群架。

周翡没搭理谢允的胡言乱语,眼见石林到了头,她回头看了一眼来路,皱眉道:“来的人都那么好脾气,老老实实跟着他们走吗?”

朱晨见他俩交头接耳,脸颊绷了绷,随即面无表情地移开了目光。就在他心不在焉的时候,突然,一条赤色的影子从他脚下钻了过去,朱晨吓了一跳,不由得“啊”的一声。

周翡反应极快,一脚踢了出去,脚尖在那东西身上一挑,便将此物横着踹得飞了出去,那东西落地盘成了一团,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三角的小脑袋高高扬起,故作凶狠地冲她张开了长着毒牙的嘴。

朱晨往后错了半步,差点仰倒,这才看清那只是一条拇指粗的小蛇,不由窘得面红耳赤,几乎不敢抬头。

好在他不是最怂的。

旁边杨瑾一见那蛇,当即便面色大变,连退了三四步,如临大敌地将断雁刀也拎出来挡在身前——周翡当年都没有得到过这样郑重的对敌态度。

李妍道:“呀,这么红的蛇以前没见过!”

她说着,十分稀罕地上前一步,捡起一根小木棍。

旁边的吴楚楚此时才感觉到李妍真是周翡她妹,起码这能包天的胆子便是一脉相承,忙道:“当心,有毒……”

话音没落,李妍已经出手如电,用那小木棍削向了蛇身,蛇也是凶悍,见木棍来袭,掉头便咬,它这一掉头的瞬间,李妍便趁机一把扣住了这小孽畜的七寸,“哈哈”一声拎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抓到啦!”

兴南镖局的人都同时退了两步,远离了李妍这怪胎。

李晟额角的青筋都跟着蹦了起来。

这时,不远处有人开口说道:“放开,那是我的蛇。”

李妍一愣,回过头去,见毒郎中应何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近前。

应何从身边既没有同伴,也没有引路的,他就一个人背着一筐蛇,闲庭信步似的走进这古怪的石头阵。

方才看李妍抓蛇都面不改色的领路女子终于变了脸色,上前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在你身上弹了药粉,”应何从面无表情地说道,“三里之内,你走到哪我的蛇就能跟到哪。”

领路女子顿时觉得身上生满了脓疮一般,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看上去似乎想把自己整张皮都揭下来抖一抖。

应何从又道:“倘若霍堡主真那么大方,谁都让进,做什么要先问有没有帖?你们是想将我们分别派人引到不同的地方落座,万一有什么事便一网打尽吧?”

他说话间,四周草丛里“窸窸窣窣”响个不停,分明只是清风吹过草地的动静,却因为这突然冒出来的毒郎中,每个人都不由得风声鹤唳地怀疑草地里有蛇。

领路女子修长的脖颈上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鸡皮疙瘩,勉强笑道:“公子说笑了。”

应何从的脸上露出一个僵硬又肾虚的笑容,一伸手道:“那就请自便吧,不必管我。”

领路女子神色微微一变,狭长的眼睛眯了眯,桃红长袖遮住的手上闪过乌青色的光芒,就在这时,谢允忽然上前,半侧身挡住应何从,伸出扇子冲那女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十分温文尔雅地说道:“姑娘,想必后面还有很多客人,咱们便不要耽搁了吧?”

领路女当时便觉一股虽柔和却冰冷的力量隔空涌了过来,不轻不重地撞在了她手指关节上,她手一颤,险些没捏住那掌中之物,当即骇然变色,睁大眼睛瞪向谢允。

谢允将手上的扇子摇了摇,笑容可掬道:“在下不才,也不吃美人计。”

领路人倒是十分识时务,眼见实力悬殊,便也不再负隅顽抗,面无表情地一转身,便像个人形傀儡似的,默不作声地将他们带到落座之处。

霍连涛显然财力超群,这庄子中不知是原本就有还是后来人工挖掘,有一个很宽的湖,中间是大片的水榭,上面不伦不类地戳了一根霍家堡的旗。

那水将人群东西向一分为二,周翡眼力好,老远一看便瞧见了对岸的一口大棺材——看来不速之客都给安排在了那边。

应何从自己闯进来,没有人招呼他,他便也不坐,只是背着箩筐跟李妍扯皮,跟她要蛇。此人名声可怖,人却没那么凶神恶煞,反而意外温和,除了刚开始跟领路的女人略呛了几句,便没怎么显露出攻击性,李晟一开始颇为担心,结果发现这毒郎中翻来覆去就只会说一句:“那是我的蛇,把蛇还给我。”

他听得耳根要起茧,忍不住悄声问谢允道:“谢公子方才为什么给他解围?”

谢允目光四下扫了一眼,在水榭后面高高的阁楼上停留了片刻,那小楼上挂着帘子,里面不知坐了何方神圣,戒备十分森严,底下有一圈侍卫。

“别人的地盘,”谢允喃喃道,“带上这么个人,省得无声无息地被毒死……那可太冤了。”

李晟吃了一惊:“这到底是英雄会还是鸿门宴?”

谢允嘴角弯了弯,眼角却没什么笑模样,微微露出一丝冷意。

就在这时,水榭中传来一阵急促的鼓声,打鼓的人想必有些功力,“咚咚”的声音清晰地传遍了整个庄子,随即,几个霍家堡打扮的人分两队冲了出来,在那猎猎作响的大旗旁边站定,同时一声大吼。

庄子中静了静,一个中年人大步走出来。

“霍连涛。”谢允低声道。

“霍连涛”的大名,周翡听了足足有一年多了,却还是头一次见到真人,只见这人身高八尺有余,器宇轩昂,虽然上了些年纪,却不见一丝佝偻,国字脸,五官端正,鬓角有些零星的白,往那里一站,居然颇有些渊渟岳峙之气。

怎么看都是一条好汉。

见到他的人,恐怕想破头也难以将此人同“仓皇逃窜”“弑兄谋取霍家堡”等一干龌龊事联系在一起。

霍连涛往前一步,伸出双手,往下一压,示意自己有话说,待因他露面而产生的窃窃私语声渐渐消失,他才十分沉稳地冲四面八方一抱拳,朗声道:“诸位今日赏脸前来,乃是霍某大幸,感激不尽。”

谢允用胳膊肘杵了周翡一下,小声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振臂一呼天下应’的底气和风度,你学到一零半星,往后就能靠这个招摇撞骗了。”

周翡觉得他话好多,头也不抬地踩了他一脚。

霍连涛又有条有理地讲了不少场面话,从自己兄长被“北斗奸人”所害,以小见大,层层展开,一直从小家说到了大家 ——讲到半壁江山沦陷,又讲到百姓民生多艰,悲恨相续,非常真情实感,饶是周翡等人也不由得被他说得心绪浮动。

“……时人常有说法,如今中原武林式微,万马齐喑、群龙无首,放眼四海九州,竟再无一英杰。”霍连涛内力深厚,声音一字一顿地传出,便如洪钟似的飘在水面上,功夫低微的能让他震得耳朵生疼,只听他怒喝道,“一派胡言!”

“霍某无才无德,文不成武不就,所有不过祖宗传下来的一点家业,如今浓云压城,岂敢不毁家纾难?今日将诸位英杰齐聚于此,便是想促成诸位放下门派之见,拧成一股绳,倘有真英雄出世统领如今武林,我霍家愿追随到底,并将传家之宝奉上!”

他说着,另有人扯开一面大旗,上面硕大的水波纹倏地在水榭上展开,冷冷地俯视众生。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