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天罗地网

周翡站得高,看人只能看见头顶,斗笠遮住的脸统统看不见,而且这边霓裳夫人跟那一对“猿猴”显然不是很对付,似乎随时能大打出手,周翡原本没注意别处。

倘若谢公子偷偷摸摸地进来,安安静静地蹲着,周翡大概会把他当朵蘑菇忽略了,坏就坏在他偏偏见了鬼一样掉头就走。

谢允刚一转身,立刻就反应过来自己办了件蠢事,心里暗叫了声糟。

可是这时候他打草已经惊蛇,不可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转身回去了,他只能一边安慰自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边祈祷着周翡眼瘸没看见,撒丫子狂奔。

但是周翡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不见?

谢允身量颀长,在人群里本就颇为显眼,这一进一退,更好比秃子头上的虱子。

周翡一眼扫过去,便觉得那身影十分熟悉,先是想也不想地便追了上去,掠至门口,她心里方才回过味来,打眼一扫,只见就这么一会功夫,那人已经瞧不见了。

就这种没用的机灵劲,这种轻功——

周翡这回确定,那货十有八/九就是谢允,她心里无端一阵狂跳,脚步却慢下来了。

她一脚踩在客栈的门槛上,紧紧地攥住手中的长刀,面无表情地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缓缓数了十个数,然后果断掉头上楼,拉过李妍说道:“你那个五蝠印借我一下。”

谢允轻功快到极致的时候,即便满大街都是武林中人,也只能看见一道人影疾风似的闪过,连闪过去的是人是狗都看不清。他倏地越过一条小巷,这才小心翼翼地往回望去,只见身后人来人往,暗潮涌动,但周翡没有追来。

她果然是没看见。

谢允微微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又不免升起些许莫名的惆怅。

将这惆怅掰开揉碎地自省,他觉得自己好似那刚刚长大成人的孩子,要从长辈那里拿压岁钱,心里知道不能要,嘴上手上也百般推脱,待对方真的从善如流,却又难免失落。

恨对方不能再坚持一点、再死缠烂打一点。

“真是凡夫俗子的可鄙之处啊。”谢允“啧”了一声,自嘲地笑了笑,将斗笠压得更低了些,缓缓往前走去。

羽衣班到了,猿猴双煞也到了,这还是明里,暗地里不知多少双眼睛齐聚永州,霍连涛这摊子骤然推开,恐怕大得他自己都想不到,这会应该也十分手忙脚乱。

的确,如果不是那木请柬上的水波纹,区区一个洞庭霍家堡,怎么招得来这么多退隐已久的顶尖高手?

至于“海天一色”的事,霍连涛不知道很正常,但难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赵明琛也不知道么?

他这小堂弟年纪不大,心术颇为不正——谢允闭着眼睛都知道他在想什么,分明是被困华容的时候,赵明琛意识到他选的这个霍连涛太蠢,想重新洗牌武林势力,自己趁机渗透。正好利用霍连涛这枚弃子搅混水。

天潢贵胄,一天到晚不琢磨国计民生,总想弄些歪门邪道。

赵渊正当盛年,迟迟不肯立太子,这些年他的儿子们渐渐长大,都开始生出别的心思来,有挖空心思迎合父亲新政的,有想方设法在宫禁中四处讨好的,有仗着自己尚未成年,以请教为名私下结交大臣的,还有赵明琛这个剑走偏锋的——天下人都知道,建元皇帝当年仓皇南渡,是被一群武林高手护送的,方才有今日坐拥南半江山的后昭。

赵明琛一方面在朝中小动作不断,一边还要装出“闲云野鹤”的样子给他爹看,四处结交江湖人士,借此拙劣地模仿其父。

可他不知道,这世上有些东西是碰不得的。

谢允没见着周翡的时候,脑子里转这些事是井井有条的,他看似率性而至,但心里一直都是有数的——都怪周翡这个“计划外”。

谢允一边下意识地搓着手,企图给自己摩擦出一点温暖,一边顺着蜿蜒的小巷子不远不近地绕着方才霓裳夫人进去的客栈走,极力想将自己跑偏的思绪拉回来。

此事涉及“海天一色”,霓裳夫人必然是风暴中心,他应该紧跟上去。

可偏偏周翡……

谢允低头捏了捏鼻梁,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请周姑娘从自己脑子里移驾出去,便干脆自暴自弃,围着她打起转来,寻思道:“周翡到永州来做什么?李大当家怎么会同意她来凑这个热闹?”

谢允从来没想过周翡是专程来找自己的。

一来,他就不相信那位自己家门口都不辨南北的周迷路能找着他,二来,他自己来永州也是个意外,要不是看见黑檀木上的水波纹,这会说不定已经在阳光融融的南疆了。

谢允不由得有些后悔起自己临时改的道——赵家的事,和他还有什么关系么?非要犯贱来管,以至于现在闹得自己进退维谷,不得安宁。

这时,耳边传来沿街小贩的招呼声:“公子爷,刚出锅的面汤,来一碗吗?热腾腾的,还冒白汽呢。”

谢允的思路“嘎嘣”一下被人打断,叫“热腾腾”这三个字一激,在阴冷潮湿的冬天里围着大街小巷转了好几圈的谢允感觉自己骨节中都生出了碎冰渣,迫切需要一碗热汤浇一浇。

他在大事上时常受委屈,细枝末节便不大肯逼迫自己,被那小贩一招呼,便立刻提步往那小摊里面的位置走去。

小贩欢天喜地地应了一声,掀开一口滚着沸汤的大锅,手脚麻利地切好了面。

谢允低着头往里走了三步,忽然脚步一顿——他发现这不是个挑担沿街叫卖的小贩,后面原来还有一间小馆子,显然是这两天城里外人来的太多,食客在面馆里坐不下,才又在外面摆了个摊。

谢允悄然瞥向那正在往锅里下面的小贩,只见那煮面的人头也不抬,利索地拿着一根长筷子在锅里搅合,嘴却不闲着,一迭声地问他道:“公子有没有忌口?吃不吃得酸?吃不吃得辣?要咸要淡?要硬要软?”

谢允微微眯了一下眼,缓缓说道:“随意。”

他发现那小贩站在锅前,面对自己,却是背向大街的。

一般招呼得热闹的小贩手里做什么,断然不会耽误他口头吆喝,更不会在招来一个客人后就全方位的盯着,除非他根本没打算招呼第二个人!

谢允倏地一抬头,目光正好和街角处一个蜷在马车上的车夫对上。

那车夫没料到他突然看过来,下意识地心虚避开他的视线。

行脚帮!

谢允皱了皱眉——这帮阴魂不散的东西,怎么还在盯着他?

“公子爷,面出锅了!”

谢允露出一点意味深长的笑意,假装转身伸手去接,却在这一步间滑出了一丈有余。

那小贩吃了一惊,高声叫道:“你……”

这动静立刻惊动了周围好几双眼睛,谢允方才一动,便有好几个人向着他靠近过来。

可这谢公子的轻功独步天下,自从在四十八寨突然对北斗出手之后,更像是解开了两条脚镣,简直插根毛就能上天摘个蟠桃,哪会这么容易便被人堵在小巷里?

那几个行脚帮的人显然低估了他,眼看不过几步远,却总是差一点抓他不住。

谢允三两步便甩脱了这些蹩脚的跟踪者,有恃无恐地直奔着那对角的车夫去了,他将双手背在身后,显然没打算大打出手,甚至冲那车夫一笑,笑得车夫汗毛倒竖。谢允人未至眼前,车夫已经将探手从车里抓出了一张大网,劈头盖脸地便向他兜了过去。

谢允一挑眉,好似丁点不以为意,那车夫眼前一花,便只见本该在网中的人居然在那大网扑面而来的一瞬间,不知使了个什么诡异的身法,竟顺着那空中大网“爬”了上去!

车夫不由得张大了嘴——

谢允一抬手,长袖仿佛自带大风似的鼓起,好像只是轻轻摆了摆手,那机关重重的行脚帮大渔网竟然好像一朵轻飘飘的云,被他轻柔的掌风推出半尺远,就这一点罅隙,已经足够他在空中二次提气,微微一点大网,借力脱困而出!

随即,他在一间民房的屋顶上落脚片刻,转眼便隐没在其中,不见了踪影!

行脚帮号称无孔不入,却被谢允当面教育了一回什么是真正的“无孔不入”,当场给激起了一腔非要分个高下的好胜心。

外人察觉不到的暗号在整个永州城里无数跑堂的、叫卖的、挑担的、赶车的人中间传递,转眼便结成了一张由人连成的天罗地网,只要谢允这家伙还在永州城里,就算他掘地三尺躲进老鬼婆的棺材里,他们也要把他挖出来!

谢允落在了一户民居的后院里,他目光四下一扫,先将自己头上的斗笠摘下来扔了,随即探手入怀中,摸出两条花白的长毛——这毛也不知是从什么东西身上揪下来的,看着很像头发,几乎能以假乱真。

他非常有技巧地把这玩意往脑袋上一缠、固定好,乍一看好似两鬓斑白,随即又摸出他当“千岁忧”糊弄霓裳夫人的小胡子和皱纹,三下五除二给自己改头换面一番,又在小院里一寻摸,放下点零钱,不见外地将人家晾在院里的一套粗布的破袍子和后门的柳木拐杖顺走了。

他把那粗布衣服裹在自己厚实的棉衣外,窝在其中不得舒展的厚衣服便自动成了他缩起的脖、端起的肩和驼起的背。

谢公子眯起眼,将膝盖弯起,脚呈微微外八字,继而照着乌龟的动作伸长了脖子,再往前一毛腰,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压在拐棍上——

片刻后,那来去如风的公子不见了,一个走路都颤颤巍巍的糟老头子则好似打盹刚醒,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地便拄着拐杖出来溜达,与正在围追堵截要紧人物的行脚帮众人擦肩而过,谁也没看出他是谁。

谢允脸上的小胡子得意地往上翘了翘,想起自己未竟的跟踪,他便迈着四方小步,有恃无恐地转回到方才的客栈附近,想看看霓裳夫人和猴五娘掐起来了没有。

这一路畅通无阻,谁也不会留意一个贴着墙根的糟老头子,谢允保持着面朝黄土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抬起眼,偷偷往客栈里瞄去,发现周翡已经不在楼梯上了,霓裳夫人正带着她那一帮凶残的娘子军好整以暇地吃饭,方才的猿猴双煞居然已经不在了。

“刚才出什么事了?”谢允暗忖道,“那养猴的兄弟也有学会韬光养晦的一天?”

就在他微微有些出神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冒冒失失地经过,从侧后方撞了他一下。

谢允不想惹麻烦,不等人家开口,便头也不抬地憋出一副沙哑苍老的嗓子,喃喃说道:“不碍事,不碍……”

“事”字尚未出口,他脖子上便被架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谢允:“……”

他倒是不怎么慌张,反正不怕脱不开身,反而感兴趣地想知道是谁这么火眼金睛,居然这也能抓住他。

结果他刚一回头就傻了。

望春山一端卡在墙上,横过谢允的脖颈,另一端被周翡拎在手里,一人一刀正好组成了一个封闭的三角,将谢允困在了其中。

“老人家,”周翡皮笑肉不笑地一伸手,用力扯下了谢允一边的胡子,“这么禁撞,身板不错嘛,你还拄拐干什么?”

分享到:
赞(7)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