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擒王

曹宁微微一扬眉:“我听说那李瑾容软硬不吃,从不与外人来往,你既然不是四十八寨的人,为何跑来多管闲事?”

杨瑾理所当然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难道还要挨个认识过来吗?”

“路见不平,”曹宁笑道,“那边山上现在正打得热闹,你不去拔刀,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是谁告诉你本王在此的?”

杨瑾:“……”

房上的周翡恨不能摘片树叶挡住眼睛,头一次有种感觉,自己上次在邵阳为了赢这个杨瑾耍的诈……好像有点欺负人。

幸好旁边行脚帮的人还比较机灵,眼看杨瑾要将他们卖个底掉,当即便上前一步打断他道:“少废话,杀曹狗!”

此言一出,无数附和。

杨瑾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套话了,有点恼羞成怒。

不过他说话不成,做打手总归还是可以的,杨瑾手中断雁刀一震,曾经让周翡头疼无比的轻响声“哗啦啦”一片,他一马当先地便冲了进来。

周翡总算有机会见识到真正的断雁十三刀,只见那宽背的大刀在杨瑾手中,与纪云沉的断水缠丝乃是两个极端,一个极畅快,一个极狡诈。杨瑾的刀锋毫无花哨,实实在在是一点一滴磨练出来的,一起一沉都扎实无比。

原来这就是谢允所说的“扎实的刀法”!

如果给他上下两层豆腐,叫那快刀只能切上层的,杨瑾能在眨眼的功夫挥出数刀,使上层的豆腐绝无一丝粘连,下层的豆腐绝无半个破口。

这就是功夫。

卫兵们一拥而上,硬是被杨瑾的刀锋逼开,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仿如分海一般无畏地往里闯,两侧弓箭手已经站好,箭矢纷纷冲他蜂拥而至,几个行脚帮的老流氓立刻飞身上前,不知从哪找来一张巨大的细格渔网,一人扯上一边,掩护杨瑾,渔网不知什么东西织的,非常坚韧,铁箭木箭无不铩羽,断翅的鸟似的给拨到了网外。

寇丹喝道:“放肆!拿下!”

她一句话音未落,曹宁身边几个近卫已经应声冲了上去。

方才周翡没认出来,那几个近卫这一出手,她才发现,原来几个人都是鸣风门下刺客!

来自南疆的外人正在为了四十八寨出头,他们自己的叛徒反而在充当伪朝狗官的近卫!

此情此景,实在是说不出的讽刺,周翡握紧了望春山,胸口凉一阵热一阵的,然而管住了自己没有妄动。

她还要等,机会还不成熟。

如果说周翡对上鸣风有独特的优势,那杨瑾便可谓是有独特的劣势了。

几个刺客层出不穷的小手段和随时随地冒出来的“烟雨浓”让他应对得颇为手忙脚乱,几个回合后,他只得重新退回院子。

与此同时,行脚帮众人纷纷加入战圈,场中便更热闹了——抹布状的暗器上下翻飞,飞到哪给哪带来一阵厉风不说,还伴着一股特殊的馊味和灰尘,大鱼叉好似长木仓,长得恨不能有七八尺,马上用都不在话下,用来挑弓箭手一挑一准,同叉鱼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有几个人不知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逮机会就冒头扔一发“胡椒弹”,一时间,北端王这素净的小院子被他们闹了个乌烟瘴气。

寇丹脸色微沉,回头冲曹宁道:“王爷,这些野人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此地乱得很,不如您先避一避?”

周翡身在屋顶,底下的事她一览无余,此时,她注意到曹宁身边依然有几个近卫,方才寇丹命人截住杨瑾的时候,这几个人并没有听她号令。

曹宁在这一地鸡毛中居然仪态依旧,很有皇家风范,闻声他没答应,只是从近卫中间射出目光,意味深长地扫了寇丹一眼,说道:“嗯,不过要稍等片刻——破军先生方才出去探查,怎么现在还不回来?”

周翡一听,心道:“破军先生?那天跟着谷天璇并肩走的黑衣人果然是个冒牌货。”

随即,她心里稍一转念,寻思着:“曹胖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个寇丹和一帮近卫护不住他吗?还是……他也不那么信寇丹?”

她越看越觉得曹宁态度虽然十分平和自然,但他身边那几个近卫站位非常微妙,乍一看是围着曹宁站了一圈,实际隐隐是冲着寇丹的。

周翡头皮有些发麻,手掌在望春山冰冷的刀背上摩挲了几下,借着冰冷的刀身镇定自己,心里飞快地盘算道:“听他的意思,北斗破军方才本来在,这会却不知因为什么出去了,破军刚一走,行脚帮的搅屎棍子们就闯进来,来得真寸……寇丹连师门都能背叛,对谁能忠诚?曹胖子肯定对她心存质疑,那他方才没有开口质问,是怕她当场反水吗?”

就在这时,院中突然传来一声哨声,有人用黑话叫道:“老猫!”

周翡后背陡然绷紧,她固然不懂黑话,可结合眼下的情况,大致能猜出来是北斗破军回来了!

杨瑾手中的断雁刀陡然快了好几倍不止,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响成了一片,眼看要冲破那几个鸣风刺客的封锁。

寇丹见状正打算亲自出手。

周翡当机立断,突然在房顶上浑水摸鱼地开口说了一句:“多谢寇丹姐姐,辛苦你啦!”

她说完这句话,非但给自己长了辈分,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周翡毫不停留地从屋顶滑了下去,将自己紧紧贴在后窗处,她刚藏好,一个近卫紧跟着便上了房,四下探查,什么都没找着——房檐挡住了他的视线。

寇丹瞳孔骤然一缩。

曹宁方才不曾点破自己的怀疑,只不过是眼下战局混乱,他怕雪上加霜,然而周翡这一句话落地,无论寇丹背叛没背叛,曹宁都只能先下手为强——因为他知道自己防着这刺客头子,寇丹也一直对他的疑虑心知肚明,她也在防着自己因为这疑虑卸磨杀驴。

北端王身边的几个近卫一拥而上,向寇丹出了手。

与此同时,黑衣的破军人影已经掠至院中央——

周翡知道破军一旦进来,自己就没戏唱了,她当下再不迟疑,陡然破窗而入,曹宁身边仅剩的两个近卫吃了一惊,立刻掉头,一左一右双剑向她头上压过来,却正好对上周翡那以遛人见长的蜉蝣阵。

周翡没空与他们过招,只见她人影一闪,已经将那两人让了过去,没有片刻停留,手中望春山直指曹宁。

曹宁的胖不是正常的心宽体胖,接近病态了,肯定是有什么毛病,周翡料定他动不了武,当下探手一把揪住了曹宁的领子,北端王那庞然大物竟被她拽了个趔趄,他尚且来不及反应,已经被那长刀勾住了厚重的脖子!

这变故来得实在太突然,场中众人齐刷刷地愣住了。

周翡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去,因此她没急着说话,先不动声色地深吸了几口气,目光从神色不一的众人脸上扫过,等这口气匀过来了,她才冲目瞪口呆的杨瑾笑道:“多谢杨兄搭手,咱俩扯平了。”

杨瑾:“……”

这个无耻之徒是从哪冒出来摘果子的!

周翡一脚踩在方才被曹宁带翻的椅子上,手上带了些劲力,抓住了北端王的后颈,迫使他仰起头来,又对已经近在咫尺的陆摇光:“北斗破军?看来我比你快了一步。”

陆摇光眼角抽了几下,低声道:“好,好胆量。”

周翡在这一刻,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看人脸色,她目光扫过陆摇光阴沉的视线,当时就知道自己这一场算是赢了。

在这阴谋重重的战局中,她手中这把刀是真正生杀予夺的定海神针,这念头一起,方才几乎要跳炸的心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平缓了下来。

周翡挑起眼皮看了陆摇光一眼,一语双关地说道:“我胆子不算大,武功不算高,今日事成,还要多谢寇丹姐姐。”

陆摇光阴沉的视线转向寇丹。

寇丹见她到了这种时候依然不往挑拨离间,还偏偏挑得很在点子上,当即冷笑道:“好手段,叫我百口莫辩,你很好,周翡,想不到老娘我栽在你一个黄毛丫头手上,大当家不如你。”

“谬赞,”周翡飞快地笑了一下,低头对曹宁说道,“端王爷,你是想死还是想撤军?”

曹宁落到她手上,倒也没吓得失了体统,甚至还在森冷的望春山下露出一个笑容:“姑娘……”

谁知他刚一开口,还没来得及忽悠,便觉得喉咙一痛,说不出话来了。

陆摇光当即色变,爆喝道:“你敢!”

周翡的手先一紧再一松,轻易便将北端王的脖子割开了一条小口子。

她面无表情地说道:“端王爷,我知道你聪明,我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不想跟你比谁心眼比较多,所以除了回答我的问题,你最好一个多余的字、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要做。”

陆摇光冷声道:“端王爷如果少了一根汗毛,你——你们四十八寨上下所有人必死无全尸、株连九族,你信不信?”

“信啊。”周翡十分理所当然地说道,“不然你们是干什么来的?现在山上难道不是在混战,而是在敬酒?端王爷不少一根汗毛,难道我们就能得活命了?全不全尸的不差什么,又不耽误投胎。”

陆摇光:“……”

“我敢来闯龙潭虎穴,必定是已经想清楚了,”周翡凉凉地说道,“我再问一遍,想死还是想撤军?端王爷想好再说,反正我光脚不怕穿鞋的。”

曹宁眼皮一垂,他以“剿匪”为名围攻四十八寨,到如今才算在这个小姑娘身上感觉到一点真正的匪气,他叹了口气,说道:“撤,传令。”

陆摇光两颊紧绷了良久,愤愤地一甩手,紧盯着周翡的动作。

“多谢,”周翡弯起眼睛笑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十足的少女意味,有些轻快,有些活泼,甚至还带着一点天真,然而经历了这几天几宿,这少女的笑容中难免沾了些许诡异的血腥气,周翡拎起北端王曹宁,说道,“既然这样,就请端王爷来我寨中做客吧,杨兄和诸位前辈们要不要一起来?”

几个行脚帮的汉子用眼神请示杨瑾。

行脚帮无孔不入,虽然隶属黑道,但这些年来有“玄先生”和“白先生”从中牵线,与南朝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早开始试着往北渗透,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真成功在北朝兵马中□□一颗钉子,可惜这“钉子”纯粹是走了狗屎运,进了北端王麾下,一直也是个听人号令的马夫,根本拿不到什么重要军情。

直到这回端王带人开赴蜀中,前些天,端王座下一匹好马“不堪重负”,吐白沫死了,谁也不可能说那马是给王爷压死的,只好让原来给近卫管马的小兵抓起来顶罪,北朝官兵这边都知道给曹宁当马夫是个替死鬼的活,纷纷活动关系不愿意上,推来推去,这“肥差”竟然落在了郑大头上。

郑大跟了几天近卫团,这才知道这回行军是冲着四十八寨去的,方才将消息送出去。

这消息要往金陵送,首先经过了正好在邵阳附近的徐舵主,那杨瑾虽然败给了周翡,却不记恨,反而对李家南刀充满了向往,听说这事,立刻义不容辞地前来管闲事。

不过不知为什么,杨瑾每次见到周翡其人,对南刀的向往总会少很多。

他有种野兽一般的直觉——南刀是绝代好刀,周翡却恐怕不是什么好人。

杨瑾略带防备地看了看周翡,周翡冲他一笑。

杨瑾:“去就去。”

他说完,一帮行脚帮的人纷纷上前,将周翡和北端王围在中间。

陆摇光等人投鼠忌器,只能不远不近地跟着,弓箭手全体撤下,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谢允正好刚甩脱追兵,急匆匆地掉头回来,一看便笑了,冲被挟持的曹宁一拱手:“二殿下,久违呀。”

曹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碍于领口的望春山,没敢吭声,便被周翡推了一把,只好艰难地往前走去。

押着曹宁这一路并不轻松,曹宁不耐久动,这山上得堪比蜗牛,走几步便气喘如牛,一副要死的德行,不时需要停下来休息,周翡一方面忧心寨中忧得心急如焚,一方面还得时刻小心这诡计多端的胖子玩花样。

从正午一直走到了半夜,方才到了两军阵前。

谷天璇听闻主帅被擒,不敢怠慢,只好将人撤到四十八寨岗哨之外,与寨中遥遥对峙。

往日可以入画的吊桥密林如今已经一片狼藉,焦灰与血迹随处可见,从最外层岗哨一路延伸到里面,当时惨烈可见一斑……倘若周翡再慢一分,四十八寨内外三道防线便要付之一炬了。

周翡提刀的手下意识地一紧,曹宁闷哼一声,艰难道:“姑娘你可小心点。”

周翡压低声音道:“别着急,有你偿命的一天——让你的人滚开让路,快走,别磨蹭!”

分享到:
赞(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真.雪中送炭

    匿名2018/11/16 11:15:47回复
    • 我竟然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4 15:29:23回复
  2. 注意下章有熟人叛变!做好心理准备

    一个二刷的人2019/02/14 15:30:44回复
  3. 谢允的手好凉啊

    苏南客2019/04/21 11:31: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