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围城

张博林乃是一位哪怕是被狗咬了,也得跪在地上咬回来的中老年奇男子,哪里甘心让谷天璇他们就这么跑了。

而周翡在不久之前,恰恰也是个脾气暴躁的少年人,这两位在热血上头时的直觉反应完全是一拍即合。

一个是忘恩负义、欺师灭祖的寇丹,一个是与四十八寨有深仇大恨的谷天璇,人家上门挑衅,倘若还让他们挑完就跑、全身而退,往后四十八寨的面子往哪搁?

必须得抓回来汆成丸子!

张博林两巴掌挥开寇丹放的白烟,将长木仓一扛,大喝一声,便掷了出去。

谷天璇头也不回,两个黑衣人却训练有素地抢上前去,居然以血肉之躯替他抵挡,当即给穿成了糖葫芦钉在地上。长木仓尾部依然震颤不休。

张博林气得大叫一声,拔腿便要不依不饶。

周翡立刻跟上。

就在这时,她听见谢允低低地叫了她一声:“阿翡。”

三步之内,周翡头也不回地心道:“叫我干什么?这忙着呢!”

五步之后,她隐约开始觉得不妥。

周翡时常追在谢允后面跑,无意中被逼着好生锤炼了一番轻功,几个转瞬,她人已经在十丈开外。而这时,她蓦地往前赶了几步,抢到张博林前面,一抬望春山拦住他:“张师伯,事分轻重缓急,先别光顾着追他们。”

张博林一双眼睛瞪成了铜铃,愤怒地望着转脸就“叛变”的周翡。

周翡目光不躲不闪,摇摇头,正色道:“张师伯,咱们的人手刚才大部分都让林师兄带走了,林子里那些都是障眼法,没那么多人手。再者说真追到洗墨江里,有那寇丹在,牵机是谁手里的刀还说不准呢。而且眼下事态未平,山下又不知是什么光景,山间还很有可能留着鸣风的余孽……”

周翡被谢允一声召唤,叫回了方才弃她而去的理智。

此时她神魂归位,周翡心里稍微一转,立刻就想明白了——林浩总领四十八寨防务,与赵长老和张长老平级,事态紧急的时候,他便宜从事就行,根本没必要派人特意跑回来说战况——还是敲锣打鼓、大声喧哗的说。

林浩之所以来这么一出,很可能只是故弄玄虚、吓唬谷天璇等人而已,外面的情况不见得真有这么乐观。

而退一步说,就算谷天璇与寇丹真是屁滚尿流逃走的,要想将他二人抓回来,在场众人至少也得是赵、张两位长老同时出手,再捎带上一个周翡当添头,才不过勉强与那北斗和刺客头子战个平手而已。

赵秋生显然没打算跟他们俩一起“人不轻狂枉少年”,而要真是只有他们俩自己追上去,谁是丸子还不一定呢。

还有那些老鼠洞里都能藏身的鸣风楼刺客,谁知道现在山间还埋伏了多少?四十八寨里除了真正的高手,也不乏老幼病残,到时候万一后院起火,真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赵秋生一边有条不紊地指挥在场众人将留下的北斗黑衣人与鸣风刺客包围拿下,一边冲张博林数落道:“我看你半辈子没一点长进,除了吠就是咬人,还不如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事!”

张博林:“……”

赵秋生用鼻子喷了口气,尾巴翘起来足有一房高,趾高气扬地吆五喝六道:“来人,将这些杂碎都押入刑堂,留双倍人手看守洗墨江,搜山、善后!不要遗漏一个鸣风的余孽——翡丫头,跟我回长老堂,你娘既然不在,你也该当个人使了。”

周翡心里明白,经此一役,赵秋生算是认可了她有说句话的权力。

去年这时候,周翡都还连弟子名牌也没有,此时却被赵长老特批能进长老堂,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了,然而她脸上却没什么喜色,反而心事重重地往洗墨江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请示道:“赵师叔,不如我先留下帮忙善后吧?牵机也要重新打开。”

赵秋生神色冷淡,说道:“鸣风楼收钱杀人,是什么正经东西?刺杀曹狗也不过是他们一桩哗众取宠的生意罢了,哪就值得别人多看一眼了?早二十多年我就说过,这伙人靠不住,老寨主他偏偏一意孤行,现如今怎么样?那封瑜平自己教导子弟无方,受其反噬,死了没人埋也是活该,看什么看!”

周翡使了吃奶的劲,才算把顶嘴的话咽回去,喉咙轻轻地动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握了握春山的刀柄,紧绷的怒意却已经顺着她的看似平静的眉梢流了出去。

赵秋生冷笑道:“你随便吧。”

说完,他一挥手,带着一群弟子转身就走。

张博林在原地踟蹰片刻,伸手拍了拍周翡的刀背,说道:“老赵这混账玩意其实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唉,寇丹要是落到我手上,我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你替我们去看看吧,我就不看了。”

本来,对破雪刀的领悟更上一层楼这事,能让周翡偷着乐上小半年,但她背靠孤零零的洗墨江,想到眼下前途未卜的局势、目的成谜的寇丹等等,便只好先行支取这半年的快乐,一股脑地压上,才算把眼前这天大的愁给镇压下去。

这一宿长得简直叫人上气不接下气,天光好像总也亮不起来似的。

眼见赵秋生和张博林先后走了,周翡暗叹了口气,忍不住转过头伸手掐了掐自己的眉心。她带着剩下的弟子在洗墨江边上设了几个临时的岗哨,从上往下盯着脚下漆黑的江面,细碎的星光都被卷入其中,站在岸边,能听见江风拂过的涛声,江声絮絮,不知在和谁低语。

见一时没了危险,李妍这才拉着吴楚楚跑过来。

“阿翡,你刚和赵叔他们说什么呢?”李妍越过周翡的肩膀,战战兢兢地往山崖下看了一眼,怕高的毛病又犯了,忙拽紧了周翡的袖子,哆哆嗦嗦地蹲了下来,“娘啊,吓死我了。”

一个弟子上前对周翡说道:“周师妹,要下江吗?”

周翡一点头,冲众人招招手,示意他们跟上,随后自己先拽过一条绳索。接着,她动作一顿,又想起了什么,回来拉过李妍:“你跟我一起。”

李妍无辜地看着她:“啊?你说什……”

她一句废话没说完,便已经双脚离地,周翡抛出一根绳索,直接缠住了李妍的腰,然后一提一抓她后颈,纵身便跳了下去。

周翡上上下下洗墨江无数次,对这段别人眼里的“险路”再熟悉不过,等李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她以无屏无障往下摔一般的速度带到了半空,嶙峋的山石与奔涌的江面张开血盆大口,行将扑面而来,李妍悬空的脚底下所有的血全都逆流上了嗓子眼,她眼泪当场就飚出来了,“嗷”一嗓子冲着周翡的耳朵叫唤道:“要——死——啦!”

周翡被她嚷嚷得耳畔“嗡嗡”作响,手一松,人已经接近了洗墨江底,她熟练地纵身在空中一翻转,飞快地将手里的藤条网了一圈,兜起李妍,自己不偏不倚地飞身而下,拍上山崖上一处平整处,轻飘飘地落在了水边的一小块砂石边上。

牵机安静得好似睡着了。

周翡轻轻吐出一口气,仰头冲离地不到三尺,手脚并用抓着藤条的李妍道:“下来。”

李妍简直像只怕水的猫,玩命摇头。

周翡也不跟她废话,便要直接动手,李妍放开嗓子嚎叫道:“救命!救命!鱼、鱼太师叔!救……”

她叫到这里,突然自己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来——对了,鱼太师叔呢?

他不是一直在洗墨江里吗,怎么让牵机停了,把那些外人放进来了呢?

李妍骤然一松手,兜在她身上的藤条倏地缩了上去,她一屁股坐在潮湿的水边泥土上,鞋尖踩进了江水中,细碎的水花溅在了她脸上,李妍没顾上擦,猛地扭过头去,见周翡倚着月光无法逾越的山岩而立,显得消瘦而沉默。

冰冷的江水浸透了李妍的鞋子,她倏地缩脚站起来。

几个跟着下到江面的弟子纷纷落在水边,周翡看了她一眼,几乎不停留,纵身掠出,她像个水上的精怪,脚尖在涟漪中心轻轻一点,根本不需要低头看,便能准确地踩到水面下牵机的石身——几个起落,便将在洗墨江中有些拘谨的弟子们带往江心小亭。

江心小亭孤独而寂静地笼着一层水汽,单薄的旧门虚掩,被周翡裹挟在身边的风一吹,那门通了人性似的,“吱呀”一下打开,便露出面朝洗墨江端坐门前的鱼老来。

周翡呼吸一滞。

那木桌上的茶杯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鱼老看起来好像一如往常,只是在偷懒闭目养神而已,随时可能一脸不耐烦地睁开眼,吹胡子瞪眼冲她嚷嚷一句“你怎么又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理解了张博林那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他们这些老人,从李徵的时代开始,就彼此磨合、彼此厌恶地被洗墨江上的夜风挤压在一起,见证了四十八寨的崛起与繁荣,相依为命地各司其职多年,几乎已经长成一个庞然大物身上的不同器官。

倘若亲身至此,大概除了杀出去报仇之外,心里很难装得下其他事了。

但群山在侧,哪有那么多可以快意恩仇的机会呢?

周翡听见赶上来的李妍极恐惧地抽了口气。

那清晰的鼻音叫周翡回过神来,她挪动着自己有些僵硬的腿走到鱼老面前,手在袖子里晃了几次,没敢抬手去试鱼老的鼻息,最后只好软弱而自欺欺人地握住了他垂在一边的手。

然而握住那只苍老的手的一瞬,周翡突然愣住了——手是温热的!

她脑子里“嗡”一声,即使是蜀中之地,这个季节的江边也绝对称不上暖和了,而从寇丹在洗墨江兴风作浪关掉牵机到现在,少说也有两三个时辰了,死人的手怎么还会是热的!

周翡的心狂跳起来,一时差点喜极而泣,她也不顾上尊重不尊重了,探手先摸向鱼老的鼻息——没有……

这也没什么,可能是手太哆嗦了,周翡轻轻在自己舌尖上咬了一下,勉强按捺住自己心虚,又按住鱼老颈侧、心口、脉门……可是一路摸下来,还是什么都没有,周翡简直要破口大骂起来,这老王八到底练的是哪门子的龟息功!怎么这么逼真?

“好像还有气!叫赵长老来,”她头也不回地吩咐道,“还有……”

这时,一个人忽然抓住了周翡的手腕,周翡一回头,见那来无影去无踪谢允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

“‘透骨青’是天下奇毒之首,中此毒者,会从骨头缝开始变冷、僵硬,最后形如木偶,困顿而死,人死时,周身好似被冰镇过,面色铁青,因此得名‘透骨青’。”谢允一只手轻轻拉住在鱼老身上四处乱摸的周翡,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轻声道,“相传只有‘归阳丹’能解此毒,虽然随着大药谷分崩离析,归阳丹的配方已经失传,但说不定‘海天一色’还有留存吧。我听说归阳丹虽能解透骨青之毒,但服食者极易缺水,终身必须生活在水气丰沛的地方——”

他隔着几步远,望向鱼老的神色非常复杂。

周翡急着追问道:“所以呢?”

谢允微微低下头,见周翡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她脸上蹭了一块污迹,嘴唇上有一道干裂的痕迹。

谢允手指微动,几乎想伸手替她抹去。

周翡是漂亮,他从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不然也不会心心念念记着她那把断刀。

后来在光怪陆离的山中黑牢中偶遇,一路慢慢熟悉,打打闹闹,更是难得投缘。谢允总是习惯性地招惹她、照顾她。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能看见她无声地露出一点有些吝啬的笑意,替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他有用不完的温柔,耗不尽的风流。

可是这会,谢允却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透过周翡隐隐带着期待的眼神,他好像触碰到了一段被冗长的光阴分割开的过去,一时间,他的舌根似乎僵住了,半句安慰也吐不出来,只是十分残忍地实话实说道:“……以及人死后,尸身不僵不冷,持续数日,触碰与活人无异,要好几天后才会开始腐烂,所以你会发现他的手还是热的。”

他一句话如凉水,跟着周翡闯进来的一干弟子都被泼了一头,李妍一把捂住嘴。

周翡因为巨大的惊喜而瞬间亮起来的眼睛倏地黯淡了下去。

谢允却好似突然换上了一副铁石心肠,丝毫不给她喘息的余地,又接着说道:“另外你最好尽快料理好这边的事,方才谷天璇其实并没有处于劣势,但他一击不中,立刻撤走,这不像北斗死缠烂打的风格,说明他多半有恃无恐。”

周翡好像还没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他。

“二十年前,北斗四大高手设毒计害死老寨主,都未能动摇四十八寨的根基,二十年后,他们会觉得区区一个鸣风楼叛变,就能成什么事吗?”谢允摇摇头,“今非昔比了,那时曹仲昆觉得四十八寨不过是个不怎么规矩的江湖门派而已,他正忙着跟南朝后昭打仗,也无暇分神太多,因此派来的只是自己的打手团,这回却不一样,数万大军是什么概念,你明白吗?那可不是区区一帮来打群架的北斗黑衣人。”

他话没说完,外面突然一阵喧哗,一个弟子有些狼狈的涉水而来,周翡猝然回头。

“周师妹!”那弟子大叫道,“赵师叔令你速去长老堂!”

分享到:
赞(13)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又是玻璃渣子里找糖沫沫啊,吃的我一口老血呛死

    匿名2019/02/14 02:12: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