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似乎那个……有点不对劲

赵云澜飞快地把自己草草打理干净, 然后在茶几上摸到了从医院带回来的纱布和药,他闭上眼睛, 把纱布在眼睛上缠了几圈, 从床头柜上摸到纸笔,也不管是什么纸,摸索着在上面写了“我去光明路4号”这么几个鬼画符一样的字,就量着步子出了门。

睡梦里如雷的心跳在他迅捷的动作里慢慢平息。

当电梯在一层打开的时候, 赵云澜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将所有的精力全都集中在两眉之间的天眼上,大步走了出去。

他看见很多人在面前走来走去, 很快, 赵云澜就能辨认出,身上有一圈虚影的是人, 至于没有的, 显然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一开始,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 他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层, 而随着赵云澜慢慢走出住宅小区, 他好像也渐渐熟悉了这种“看东西”的方式, 那些人影也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渐渐的, 他开始能看清他们每个人身上的三昧真火, 乃至顶上三花,最后, 赵云澜从一个与他擦肩而过的人身上看清楚了——原来活人身上那层虚影其实是一层模模糊糊的“膜”,从头盖到脚,上面似乎有古怪的纹路。

赵云澜在路口站定,伸出手拦出租车,反正他看不见,就只好一直伸着手,全凭运气。

等他拦到出租车,摸索着上车的时候,赵云澜已经能看清,那些布满每个人身上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古怪的符号,而是字迹。

非常小、非常密集,每一秒都在不停地变动,赵云澜忍不住盯着司机看了两秒钟,被司机提醒了两声,才回过神来:“哦,对不住,光明路4号,您拉我到门口就行。”

出租车司机奇怪地看了一眼他眼睛上的纱布:“小伙子,你那眼睛怎么了?”

赵云澜随口扯谎:“打篮球砸伤了。”

司机“哎哟”了一声,又问:“还能看见吗?”

“敷着药睁不开眼。”赵云澜说,“先当两天瞎子。”

两人一路闲聊,到了光明路4号,出租车停在路边,赵云澜想了想,然后从怀里摸出钱夹,打开直接递到司机面前:“我也看不见,该收多少,您自己看着拿吧。”

这弄得司机一愣:“啊?你这么相信我?”

赵云澜笑了笑:“反正我包里也没多少钱,您看着拿。”

司机犹豫了一下,替他打印了小票,然后伸手翻了翻他的钱包,在这期间,赵云澜紧紧地盯着对方身上不断变化的字,他听见随着司机的翻动的动作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见他好像先拿出了什么,而后迟疑了一下,又塞了回去,片刻后,他抽出了另一张纸币,从兜里摸出了零钱,塞回赵云澜的钱夹里。

赵云澜的嘴角提了起来——他的视野越来越清晰,已经能分辨字迹的颜色了,只见它们有红也有黑,就在司机把找零塞进他的钱夹的刹那,赵云澜看见一行红色的小字从对方身上划过。

原来是这个意思——向司机道了谢,并谢绝他扶自己进去的赵云澜心里想着,原来那些小字就是人的功德,红为得,黑为损,看来刚才对方没有趁机占他的便宜。

然而赵云澜随即又皱起了眉,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以快得来不及阻止的速度苏醒,他一时分不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一切好像……就是从不久前地震、震出了瀚噶族的山河锥开始。

那场地震,真的是地壳的自然运动引起的吗?

喜欢削骨头的传达室门卫远远地看见他,乐呵呵地放下锉刀,打了招呼:“哟,赵处!哎?你这眼睛是怎么了?”

“意外。”赵云澜淡定地说,“李叔,过来扶我一把。”

李叔没来得及过来,另一个人却突然从后面赶了上来,沈巍一把攥住他伸出的手,勉力压抑着自己的手劲和声音,说:“你想去哪不能等我一会吗?我不过就是出去买了点早饭,一回头你人就不见了,我都快被你吓死了好吗?再这样我就……”

就什么?

沈巍深吸几口气,肺快被他气炸了,却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赵云澜转过头去,透过他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越来越透亮的天眼,他看见了沈巍身上有一排一排代表功德的、明亮的红色字迹。

然而它们并不能持久,就像波涛一样飞快地出现,旋即就会被一片大浪般的黑暗涤荡干净,就像永远也不会留下痕迹的沙滩。

赵云澜眼眶一酸,他不明白那股突如其来的酸涩是从什么地方而来,好像是一段深埋了千百年的古旧记忆,终于被飓风吹去百尺厚的浮尘,露出下面赤/身/裸/体、无从逃避的真相的一角,戳得人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

“那不是因为我知道你马上就会追过来的么。”赵云澜险些发挥失常,他故作油滑地说,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正好,陪我进去。”

赵云澜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突然杀进来的情况,让办公室里很是兵荒马乱了一番,大庆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伤春悲秋去了,所以直到这时,特别调查处的一干人才发现,他们消失了两天的头儿居然不是去鬼混了,而是出了意外。

祝红的手几乎是哆嗦着拆下了他胡乱缠的纱布,一看见那双依然亮,但怎么也对不准焦距的眼睛,祝红的眼圈当时就红了。

赵云澜动了动手指,又想起自己看不见,对女员工不好随便乱摸,于是只好又讪讪地放下,有些无奈地说:“到底是你瞎还是我瞎,我还没哭呢你瞎激动什么?”

祝红一把把纱布摔在他脸上:“你哭?你要是知道哭就好了!天下没有你不敢去的地方,没有你不敢招惹的人是吧!天是老大你是老二了对吧?傻逼!”

赵云澜沉默了片刻,只好答应一声:“……哎,傻逼听见了。”

他刀枪不入、软硬不吃,祝红于是丢下他,一抬头瞪向沈巍,好像吃了枪药一样咄咄逼人地开口说:“你不是喜欢他吗?你不是高手吗?他出事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楚恕之和林静面面相觑,觉得此情此景,似乎那个……有点不对劲。

赵云澜当然也听出来了,他顿觉尴尬,只好开个玩笑,试图遮过去——赵云澜拽了拽沈巍的袖子,尽可能嬉皮笑脸地说:“你喜欢我?怎么压根没跟我说过?我说沈老师你这个毛病要不得啊,喜欢我你跟她表白什么……”

谁知祝红完全不领他的台阶,截口打断他:“你闭嘴!”

赵云澜脸上的笑容就像画上去的,顷刻间就淡了一点:“我看你也差不多了,我自己办点私事遇到了一点意外,跟他有半毛钱关系?难不成我要每时每刻和他绑在一起?什么时候两人三脚能成为奥运官方比赛项目再说!”

祝红的目光几乎开始变得凶狠了,沈巍终于忍不住插嘴:“确实是我不……”

赵云澜皱着眉一摆手,独断专行地结束了这个话题,生硬地说:“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这点鸡毛蒜皮的屁事留着会后再说,现在都给我闭嘴。”

说着,他从兜里摸出一张镇魂令,在点燃的瞬间,赵云澜低低地传话出去:“大庆,过来一趟。”

他话音才落,猫铃铛声就响起来,大庆从墙的那一端钻过来,悄无声息地穿过人,跳到赵云澜的大腿上,仔细在他的眼睛上看了看。

然后大庆一跃跳到桌子上:“我想了很久,也翻了一些书,大概明白你眼睛的问题了。你说当时你触动的地火点燃了那只小乌鸦,后来他以自己献祭入金铃对吧?我觉得是因为当时魂音和地火相撞,阴气太重,你又站得太近,才会伤了你的眼睛,所以一时失明。”

赵云澜可有可无地点了个头,沈巍却立刻抓住了黑猫的字眼:“一时?”

大庆随口应了一声,却看了赵云澜一眼。

其实它有种赵云澜好像知道什么的感觉。

但沈巍没注意到,他眼下有些关心则乱,连忙追问:“那什么时候能好?要用什么药?去哪里找?”

大庆默默地扫了沈巍一眼,见他忧心不做假,心里叹息一声,继续说:“花妖一族大多避世,不过他们有一种非常珍贵的千华蜜,传说是用天上三十三种、人间三十三种、幽冥三十三种的花,各取其花蕊最精华处酿成的,能解千毒,又温和润泽,最适合眼伤……要找他们,大概……”

赵云澜轻轻地接上它的话:“要到年底的妖市上。”

大庆直白地问:“你怎么知道?”

赵云澜摸了摸它的脑袋,没有回答,像是在思量着什么,过了好一阵,他才低声说:“你说完了,现在我说我的事——第一,从现在起,任何人和幽冥那边有任何形式的联系,全部形成书面材料交到我那里,一个字也不许遗漏。第二,严格限制光明路4号闲杂人等往来,送年货送礼的,一律在传达室以外接待。第三,对外宣布进入年终工作总结期,除非部长亲自下令,否则案子尽量不接。第四,镇魂令范围内任何人如果不能按时上班,或者要请假,必须把请假理由交给我签字才行,我要随时知道你们都在什么地方。”

祝红走了下神,问:“那妖市……”

“那是小事,沈巍陪我过去一趟就行。”赵云澜顿了顿,“我让他们在三楼给你单开一个房间,你不方便需要休养的时候可以去那里。”

他说完,也不管别人的反应,径自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往墙内的图书馆走去:“我有事找桑赞聊聊,沈巍等我一会,其他人把我刚才说的话通知到各部门。”

图书室里灯火通明,却不见一丝日光,这样桑赞白天也能在其中自由活动,他看见赵云澜,先快乐地冲他打了招呼:“腻嚎,赵初洁扒!”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对这个称呼评论说,“什么玩意,谁教你的?”

“猫洁扒。”桑赞自知自己发音不准,于是勤学好问地练习纠正,“招……找……楚洁扒!”

赵云澜笑了笑,懒得跟他计较,打开天眼,发现他能看见大多数书的轮廓,他在周遭找了一圈,回头对桑赞说:“给我找找头天我看过的那本书。”

桑赞迅捷无比地抽出了那本《魂书》,难为他在不认字的情况下,竟然把哪一本在哪里都记得异常清楚。

赵云澜清楚地在它的封皮上“看见”了魂书两个字,还没等他动手,书页已经自动翻开,一道之前翻看的时候没有注意过的痕迹出现在他面前——那是书页被人扯掉的痕迹,断裂的纸页在天眼中,仿佛正在流着黑紫的血。

赵云澜“啪”一下合上了书,桑赞觑着他的神色,一时没言语。

好一会,赵云澜才低声对他说:“你相信世界上有恰到好处地发生的‘巧合’吗?”

桑赞费了一番工夫,才弄明白了“巧合”的含义,他因为话说不清楚,看起来总是显得有点傻,可他毕竟不是真傻,这每个人都知道。

桑赞正色地摇了摇头,难得字正腔圆地说:“我不信。”

“我也不信。”赵云澜缓缓地说,“妖族与地府貌合神离,我拿着镇魂令,本想好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守着人间这一亩三分地,老婆肥猫热炕头地过日子,可有些人是真不让我安生啊。”

这句话成分太复杂,桑赞没听懂,但他却从赵云澜的表情上领会了对方的意思,于是直白地问:“我能帮泥甚?”

赵云澜垂下眼:“递给我一张纸。”

他默写下了乌鸦精那天晚上和他说过的话,原来之前大多在装糊涂,此时写出来,竟是一字不差,末了,他在一行字最后,横平竖直地写下了“昆仑”两个字,用笔在下面重重地勾了一下。

“所有的带有这两个字的书,我全都要。”赵云澜说,“别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汪徵,谢谢你了兄弟。”

桑赞把他当半个恩人,他虽然无师自通成了个阴谋家,骨子里却依然保持着恩怨分明的好传统,于是对赵云澜郑重其事说:“放心吧,赵处洁扒。”

赵云澜似笑非笑地回了一句:“好,我会替你踹大庆那只死胖子一顿的。”

分享到:
赞(431)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 ^皿^)っHiahiahia…

    2018/08/01 17:43:26回复
  2. 标题有毒

    匿名2018/08/13 18:08:00回复
  3. 赵洁扒 哈哈哈

    巍澜可期2018/08/29 08:59:08回复
    • 上着课看,差点笑出来

      匿名2018/11/01 09:29:38回复
  4. 怎么办 代入感好强啊啊啊!!!

    芒果抱毛猴2018/09/01 21:05:20回复
  5. 大爱沈巍

    匿名2018/09/07 14:57:04回复
  6. 小说的赵云澜,多聪明干练

    匿名2018/09/11 17:43:15回复
    • 对啊,剧版的被编剧改成那样,太难过了

      匿名2018/11/30 13:24:14回复
      • 剧版除了神仙选角,其他真的有点一言难尽

        匿名2018/12/23 11:24:02回复
  7. 老婆肥猫热炕头(๑´∀`๑)

    哥哥2018/09/24 11:23:24回复
  8. 洁扒 那一段对话c柴岸魅宵插我的妻,差点没笑断我的气

    2018/10/05 13:15:14回复
  9. 洁扒是什么意思

    匿名2018/10/05 14:55:41回复
    • 结巴……洁扒

      匿名2018/10/05 22:58:27回复
  10. 诶呀不行笑死我了洁扒

    匿名2018/10/10 06:54:10回复
  11. 回去翻了翻 之前的章节并没有提到昆仑这两个字 赵处从哪里得知的呢

    我心巍澜2018/10/30 15:39:43回复
    • 应该是根据乌鸦说的一段话,猜出了昆仑山的位置,得出的结论

      匿名2018/11/30 07:58:05回复
  12. 赵云澜沉默了片刻,只好答应一声:“……哎,傻逼听见了。”
    澜澜啊澜澜,哪有这么哄人的

    匿名2018/11/01 21:52:16回复
  13. 这是什么情况?祝红要跟沈老师抢人?。。。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06 13:16:10回复
    • 红姐拿的起放的下,不存在抢这个问题

      陈栎媱2019/01/12 18:27:56回复
  14. 赵云澜个小机灵鬼啊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5:41:40回复
  15. 我想知道等澜澜恢复成昆仑 还甘心当受吗 哈哈

    灵子爱一龙2018/12/27 20:47:22回复
  16. 赵云澜人精

    匿名2019/01/07 10:02:15回复
    •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这句话说的没错

      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自己的偶像bygg2019/01/30 20:07:52回复
  17. 笑抽+心疼小澜孩

    居北2019/01/27 17:48:57回复
  18. 即心疼又想笑,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办了。。。。。

    敌人都让bygg吓死了2019/01/30 20:04:29回复
  19. 你再这样……我就……就……把你关起来了!

    沈巍2019/02/03 00:11:43回复
    • 噗…精辟。

      那个。2019/02/05 09:00:20回复
  20. 可怜而又作死的大庆

    白墨2019/02/09 00:36:59回复
  21. 这个地方是不是有出入,前几章不是特调处就知道巍澜在一起了吗,这个地方祝红又对沈巍的责问“你不是喜欢他吗”是不是矛盾了?

    一个书粉2019/02/13 14:09: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