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来战

“断雁十三刀没什么底蕴,要从这一点来说,确实没什么可怕的。”谢允将松松垮垮的外袍系好,水壶空了,他便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小酒壶来,照例是淡得开瓶半天都闻不到酒味的水货。

周翡接过来,直接当水喝了,完事砸吧了一下味道,她不满地晃了晃空杯子:“这种酒喝来有什么用,要是就为了水里有点味,你撒一把盐不就得了?”

“暖身的。”谢允缓缓地搓了搓手,此时月份上虽然已经临近深秋,邵阳却还拖拖拉拉的不肯去暑,推开窗户,小院里的花草郁郁葱葱,没有迟暮的意思,可谢允的手却苍白中微微有些发青,好像他是真觉得冷。

谢允抱怨道:“我一个文弱书生,没有你们大侠寒暑不侵的本事,特别夜深露重被人从被子里挖出来的时候——你哪来那么多事儿,到底听不听了?”

周翡连忙闭了嘴,大眼睛四下一瞟,她难得灵机一动,长了一点眼力劲儿,溜须拍马痕迹颇重地端过酒壶,给谢允满上了一杯。

平时就动辄殴打,这会有事相求了,倒会临时抱佛脚了,早干什么去了?

谢允颇为郁闷地扫了她一眼,平平板板地接着说道:“断雁十三刀和你们这些名门之后所练刀术有很大的区别,你练过剑对吧?”

谢允第一次在洗墨江边见到周翡的时候,她手里拿的是一把非常窄而狭长的刀,有点苗刀的意思,但不知是不是她那时年纪尚小、身量不足的缘故,那刀的刀身和刀柄都比寻常的苗刀短且秀气不少,老远一看,它更像是一把单刃的长剑。

“南刀破雪,北刀缠丝,虽然一个中正、一个诡谲,但都有个共同的特点,”谢允道,“就是这种成了一代绝响的刀术不是纯粹的刀术,关老也好,李寨主也好,当年都是一代大家,他们流传下来的传世武功,集众家之所长在外,又有自己的精魄在内——打个比方,破雪刀中的‘破’字诀,就有□□的影子,而‘风’,肯定从剑术中借鉴了不少,‘山’字更妙,跟当年的山川剑隐隐有相互印证的意味在里头,我说得对不对?”

这些话,周翡此前闻所未闻,被谢允三言两语点出来,她居然觉得真是那么回事。

同时,隐约的疑惑又在她心头飘浮起来。

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真的能一针见血地说出她自己都尚在摸索的武功体系吗?就算此人真的天纵奇才,能通过这一路上她磕磕绊绊的招数窥得破雪刀神韵……难道他还真见过山川剑吗?

殷家庄覆灭的时候,端王殿下开始换牙了吗?

“李氏是刀法大家,所以你肯定知道,学刀的门槛比学剑要矮上一点,所以有‘三年练刀,十年磨剑’的说法,但贵派的‘破雪’除外。”谢允端着酒杯,缓缓地说道,“这就是‘破雪’被称为宗师之刀的缘由,你要是没有足够的底蕴,可能连模仿都模仿不像,若我没猜错,你小时候跟令堂习武时,所学必不止于刀术,各门功课都曾经有所涉猎,对不对?但杨瑾就不是这样,他练刀数年,只解决一件事——就是如何让自己的刀更快。”

周翡没有插话,若有所思地回忆起杨瑾提在手中的断雁刀,宽背,长柄,刀背上有金环如雁翎,非常适合劈砍。

“你们名门之后,见识多,视野宽,倘若悟性足够,能走到老寨主那个路数上,那十年后,别说是‘断雁刀’,就算是断魂刀,也绝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相对的,前二十年里,你们没有他专心,没有他基本功扎实,也没有他的刀快,现在的南刀在你手里,更像是一个漂亮的花架子,刚搭起来,里面填的东西太少,虽然看着辉煌,实际一戳就破。”谢允伸出两根手指敲了敲桌子,“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以巧破力?”

周翡闯进来的时候像个热血上头的二百五,此时听了谢允堪称不客气的一套分析,却丝毫没有激动的意思,反而冷静地问道:“快是多快?‘力’又有多大?”

“倒也不至于快到让你反应不过来的地步,他要是真能到那种程度,早就是新一代的‘南刀’了。”谢允想了想,伸出手,做了一个斜斜下劈的动作,他的动作并不快,手指依然冰冷苍白,乃至于带着几分孱弱,他也并不是纪云沉那种哪怕经脉废尽,依然带着凛凛杀意的名刀,但他的动作非常精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递到了周翡面前,落点正是一个让她进退都不舒服的位置。

“这一刀真正落下的时候,会比我的手快上成百上千倍,庸手见人来袭,很可能会仓皇格挡,”谢允随手拿起他放在旁边的扇子,在自己的手掌下轻轻一碰,“杨瑾的刀你看见了,非常重,倘若他顺势一压,以你的功力,不见得还拿得住兵刃。当然,你不是庸手,否则早就死在青龙主掌下了,你可能会顺势上前一步,侧身避开,然后……”

“斩。”周翡也伸出一只手,先是与谢允凝滞在半空中的手掌擦肩而过,随即陡然一横。

“这就是‘功夫’叫‘功夫’,而不叫‘招数’的原因,你没有杨瑾那么扎实的基本功,所以你的身法绝不会比他的刀更快,你这一‘斩’没有酝酿好,就会被他中途打断。”谢允摇摇头,回手在周翡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又道,“当然,依我看,最大的可能是你左支右绌地跟他对上几招,每一回合,他都可以逼退你一步,步步紧逼,叠加在一起,直到你避无可避,到时候可就好看了。”

周翡沉吟不语。

“我知道你想维护谁的名声,”谢允淡淡地说道,“所以你更要避而不战,好不容易占了理,应不应战的主动权都在你,就算你怎么都不肯应战,此事传出去,也只是杨瑾手段下作,不配而已,不比你输的一塌糊涂好看?”

约定的三日很快就过去了,周翡三天没出屋,送饭的羽衣班小姑娘什么时候进去,都能看见她落地生根似的靠着窗口一动不动地坐着,不知练的是哪门子奇功。

第三天一早,徐舵主和杨瑾等人就来了,还送了一份大礼——徐舵主找了两个弟子抬了个滑竿,李大小姐连路都不用走,还如愿以偿地吃上了桃,也不知神通广大的徐舵主从哪弄来的。

周翡没看见李妍的时候,十分担惊受怕,一见她就青筋暴跳,特别是此人纵身从滑竿上跳下来,一手黏糊糊的桃汁就要往她身上扑的时候。

李妍:“阿——翡——”

周翡:“你给我站那!”

李妍才不听她那套,吱哇乱叫着奔跑过来,桃核一丢,活像受了天大的委屈:“阿翡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上遇到多少艰难险阻,差点就见不着你了……”

徐舵主备好的一肚子话都给这“生离死别”的场面堵回去了。

吴楚楚和不少羽衣班的姑娘们纷纷好奇地探出头来打量她,李妍见到这一院子“姹紫嫣红”,终于想起要脸了,她脚步顿了一下,迟疑地闭了嘴:“怎么这么多人——对了,我哥呢?”

周翡的目光越过李妍,落在杨瑾身上,冷冷地说道:“被人拐走当姑爷去了,躲开,我一会再找你算账。”

杨瑾站在十步之外,整个人就像一把锋利的长刀,战意十足地盯着她。

李妍顺着她的目光转过头去,见了杨瑾,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对周翡道:“就是那个黑炭,最可恶了——黑炭头我告诉你,现在求饶道歉还来得及……”

杨瑾刀背上的几个环轻轻地一动,“哗啦”一声轻响,雁鸣似的。

李妍倏地闭了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总算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周翡和杨瑾之间的不妥之处。

谢允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疲惫地捏了一下鼻梁,对李妍叹道:“姑娘啊,你就别添乱了。”

周翡回头冲霓裳夫人道:“晚辈想跟夫人借把刀。”

此言一出,杨瑾的脸色越发黑了。江湖上但凡有头有脸的人,手中兵刃未见得比人名气小,他绝不相信周翡连把像样的刀都没有,这绝对是当面的侮辱。

霓裳夫人也是一愣,没料到周翡这个背地里“虚怀若谷”的“好孩子”居然这么扫擎云沟的面子。她想了想,吩咐旁边一个女孩道:“去将我那把‘望春山’拿来。”

那女孩十分伶俐,应了一声,一路小跑打了个来回,捧出一把长刀来。

霓裳夫人接过来,轻抚刀身,尖尖的手指一推,“呛”一声轻响,这尘封的利器发出一声叹息,露出真容来。长长的刀刃上流光一纵而逝,仿佛只亮了个相,便消弭在了内敛的刀身里,刀身处有一铭字,是个“山”。

“那会南北还没分开,有一年特别冷,”霓裳夫人道,“几十年不刮北风的地方居然下起雪来,衡山脚下的路被大雪封上,走不得了,山阴处,有一处落脚的小客栈,我记得名叫‘三春’客栈,这么多年,大概已经不在了。我,李徵,还有几个朋友,一起给困在了那里,运气实在不算好……谁知在那家倒霉的客栈里偶遇了传说中的山川剑。”

“殷大侠和李大哥一见如故,在三春客栈里喝了三天的酒,等大雪初晴,便一道约在了衡山的一处空地,酣畅淋漓地比试了一场,结果刀剑齐断。他们两人大笑,好像遇上了什么天大的高兴事,我当时却还小,不懂什么叫做‘棋逢对手’,只觉得可惜,放下大话,说要替他们寻最好的材料,再打一副神兵利剑出来。”霓裳夫人浓密纤长的眼睫微微闪了一下,抿嘴一笑道,“后来我果然找到人打了一刀一剑,刀铭为‘山’,剑铭为‘雪’……只可惜这一对刀剑一直没找到机会送出去,乱世便至,谁也顾不上谁了。”

她说完,将这把望春山递到周翡面前,口中道:“你来了也好,这把刀用完就带走吧,不必还来,就当我是践了故人约。”

周翡道声谢,接过来的时候,却觉得霓裳夫人的手指紧了紧,仿佛不舍得给出去似的,然而片刻后,她终于还是留恋地松了手,神色有些萧条,女妖一般好似颜色永驻的脸上陡然染上了些许风霜神色。

谢允在旁边低声道:“阿翡。”

周翡瞥了他一眼,看见他隐隐的阻拦之色,便又飞快地移开视线,上前两步走到杨瑾面前,倒提长刀,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允无声地叹了口气,想起那天晚上的话。

“躲过了这一场,然后我继续顶着南刀的名头招摇撞骗,等着张瑾、王瑾赵瑾挨个找我比试吗?”周翡摇摇头,“没这个道理,就算我投机取巧也赢不了,那也是堂堂正正技不如人,比藏头露尾强。”

杨瑾大喝一声,率先出手。

他这是将自己放在了“挑战者”的位置上,态度可谓十分谨慎,手中的断雁刀背上的金环“沥沥”地响成了一片,不知是不是被周翡“连自己的刀都不拿出来”的态度刺激了,他出手竟比谢允描述得还要快!

周翡却并没有用破雪刀。

她提步便踏上了蜉蝣阵,将手中“望春山”当成了她在洗墨江上拿的柳条,几乎不施力地黏着杨瑾的刀锋滑了出去。

霓裳夫人陡然站直了:“齐门?怎么会是齐门?”

分享到:
赞(11)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