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谣言

周翡不管是有多大的怒气和火气,一旦沉浸到她自己的世界里,都会缓缓平息下来,只要不是深仇大恨,她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

破雪刀不愧是“宗师之刀”,月亮还没升起来,已经把她从未满六岁的黄毛丫头教育成了懂事的大人。

“懂事的大人”站起来在屋里溜达了两步,自我反省片刻,觉得谢允闹起脾气来固然十分好笑,而自己居然会以牙还牙地跟他较真,也是叫那杂面饼吃饱了撑的。

周翡探头一看,见楼下还有几个稀稀拉拉的客人,店小二却已经哈欠连天,他给谢允端了一小壶浑浊的米酒,便在一边懒洋洋地擦起桌子。

唱曲说书的那对夫妻寂寞地坐在场中,女人的嗓子已经哑了,瞎男人拨弄着稍微有些受潮的琴弦,琴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堂中,倒有些靡靡之音的凄艳意味。

谢允不知从哪要来一盏小油灯,放在手边,照着桌上铺满的旧纸笔,他写一会,就会出一会神,偶尔端起酒碗来将浊酒抿上一口,青衫潇潇,显得有些落魄。

周翡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见他正就着卖唱夫妇断断续续的琴声写一段新唱词,她便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看。前面的部分给镇纸压住了,周翡只看见一句:“……且见它桥畔旧石霜累累,离人远行胡不归。”

谢允笔尖一顿,看了她一眼,继而又漠然地垂下眼睫。

周翡自己翻过一个空碗,从谢允的小酒壶里倒了一小碗米酒,几口喝完,砸吧了一下,觉得这酒淡得简直尝不出什么滋味来——她不大意外,谢允看似潇洒随便,其实有自己的一定之规,平白干不出狂饮烈酒、烂醉如泥的事来。

周翡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谢允的笔杆。

上了年纪的旧笔杆停在空中,笔尖上的墨蘸得有些浓,倏地落下一滴。然而周翡的手更快,瞬间将手中空酒碗往上一递,当当整整地接住了那颗浑圆的墨点,一气呵成。

谢允:“……”

周翡知道自己这张嘴多说多错,于是讨好地冲他一笑。

她脸上大部分时间都挂着属于独行侠的爱答不理,然而仗着自己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偶尔卖一次乖巧,居然也不显得生硬,叫人看一眼就发不出脾气来。

周翡问道:“你在写什么?”

谢允一边有些郁闷于自己的没出息,一边抽回笔杆,没好气地搭理了她一下:“怕死令。”

周翡见他开口,忙顺坡下驴,说道:“谢大哥,我错了。”

谢允瞄了她一眼。

周翡暗暗运了运气,想那李晟小时候,跟她比武输了,从来都是回去自己哭一场,第二天又没事人一样,哪还得用人哄?她心里这么想,脸上就带出来一点“你好麻烦”的埋怨来,搜肠刮肚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个在衡山的时候,我说错话了,其实不是那么想的。”

可是事绝对没办错。

谢允将笔杆放在旁边,叹道:“我用鼻子都能看出你没诚意来。”

还想怎样?

周翡被破雪刀教育下去的那点火气顷刻就有死灰复燃的趋势。

好在谢允没有“得寸进尺”,瞪了她一会,他绷着脸道:“姑娘,你是名门之后,不能总逮着我这种温厚老实又柔弱的书生欺负。”

周翡听他又开始不要脸地胡诌白咧,就知道谢允已经消气了,顿时松了口气,眼角一弯,往自己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可不是么,我真没出息,替你打一下——你在写什么?”

“一出新戏。”谢允说着,旁边油灯的小火苗闪烁了一下,他的眼睛上看起来有一层淡淡的流光,“讲一个逃兵的故事。”

周翡不太能明白听戏的乐趣在哪,念白她还偶尔能听懂几段,至于那些唱腔就完全不明白了,戏词写得再好,到了那些唱曲的人嘴里,统一是又细又长的“嗷哇咿呀”,根本也不知道在叫唤什么。

说说英雄也就算了,还讲“逃兵”,周翡一脸无聊地用鞋底磨着木桌的一角,问道:“逃兵有什么好讲的?”

谢允头也不抬地飞快地写了几行字,漫不经心地回道:“英雄又有什么好讲的?一个人倘若变成了举世闻名的大英雄,他身上一定已经有一部分不再是人了,人人都蒙着眼,一知半解地称颂,却谁也不了解他,不孤独么?再者说,称颂大家都会,用的词自古也来就那么几句,早都被车轱辘千百遍了,写来没意思,茶余饭后,不如聊聊贪生怕死的故事。”

周翡:“……你是还在讽刺我吗?”

谢允闷声笑了起来,周翡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

“哎哎,踢我可以,别掀桌。”谢允小心翼翼地护住他那堆乱七八糟的手稿。

周翡拽过一张纸,看了两眼,磕磕巴巴地念道:“燕雀归来……”

谢允:“哎,是来归,你那眼神会自己蹦字是不是?”

“哦——来归帝子乡,千钩百廊小……小窈娘,自言胸怀万古刃……呃,不对,万古刀,谁顾巴里旧……章台?”

周翡念了两行之后,被谢允一把抢回去,谢允将那张纸团成一团,往空杯子里一扔:“姑奶奶,饶了我吧,你一念我就觉得得重写。”

周翡本来就没有什么吟风弄月的天分,也不在意,问道:“你是说这个贪生怕死的逃兵胸怀万古刀吗?”

“他没逃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必能衣锦还乡,风风光光地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孩。结果后来发现朝廷不用他顶天,也不用他立地,也没把他当人,他只是个诱敌深入的活诱饵,死在那任务就完成了,于是他逃了,可惜一路险阻重重,逃回家乡,也没能见到他的女孩。”

周翡问道:“为什么?”

谢允眼珠一转,注视了她一会,似笑非笑道:“因为那女孩是个水草精,已经乘着鲤鱼游走了。”

他一句话说完,微微有些后悔,因为似乎有些唐突。可惜,周翡没听出来,她脸上露出一个单纯的惊诧,真诚地评价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谢允说不好是失落还是庆幸,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收回目光,懒洋洋地说道:“那你别管了,反正能卖钱。咱们要去蜀中,还得沿着南朝的地界走,从衡阳绕路过去,好几千里,不是一时半会能走完的——你知道贵寨的暗桩都怎么联系吗?”

周翡毫无概念。

谢允一挑眉,说道:“看吧,咱们连个能打秋风的地方都没有,我好歹得一边走一边想辙攒盘缠,这不是白纸黑字,是银子。告诉你吧,哥会的都是赚钱的买卖,学着点,人生在世,穿衣吃饭才是头一等大事,光会舞刀弄枪有什么用?”

周翡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听了这番“过日子经”,很是吃了一惊:“你还操心这个?你不是王爷吗,没有俸禄吗?”

谢允笑道:“你还知道什么叫俸禄。”

周翡又横出一脚,谢允好像早料到有这一出,飞快地缩脚躲开,摇头晃脑地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吃了我小叔的饭,我还得供他差遣,乖乖回金陵去当吉祥物。”

周翡问道:“你为什么不肯回家去?”

她说的不是“回去”,不是“去金陵”,而是“回家去”,这是一个温暖又微妙的用词,因为在周翡脑子里,世上始终有那么个地方,可能没有多舒服、多繁华,却是一切羁旅的结束。

谢允愣了片刻,轻轻地笑了一下:“回家?金陵不是我家,我家在旧都。”

迟钝如周翡,都感觉到他那一笑里包含了不少别的东西,可是不等她细想,谢允便有些生硬地将话题挡开,问道:“你又为什么想回……家?”

周翡一提起这事,就稍稍有些羞愧,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她实话实说道:“我功夫不到家,得回去好好练练。”

谢允的表情一瞬间顿时变得非常奇怪。

周翡:“怎么?”

谢允蘸了一点酒水,在桌上画了一座小山,在靠近山顶的地方画了一道线,说道:“如果说高手也分九流,那你将郑罗生堵在一个小窄道里,杀了他的人,划破了他的手掌,还能全身而退……虽说是沾了点对方轻敌的便宜吧,但你手上一样连个趁手的兵刃都没有,能做到这一步,证明你如今的功力,足以跻身二流。只不过你这个‘二流’运气格外不好,满世界的喽啰你没碰上过,碰上的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大人物,显得有点狼狈。”

周翡听了这一番吹捧,没当回事,有些不以为然地想:“你一个写小曲的书生,会唱就行了呗,怎么还扭起来了。”

谢允又将他的毛笔倒过来,略微有些开裂的笔杆在酒渍上又一划,说道:“但是也不必洋洋自得,此道如攀山,一重过后还有一重,世上还有不少一流高手,譬如一些名门前辈……举例来说,大约就是齐门的道长、霍家堡的堡主之类,一流之上的,是顶尖高手,凤毛麟角,不管名声怎么样,但是只要说出来,南北武林必然如雷贯耳。”

周翡听到这里来了点精神,因为这不属于武术技术评价,属于奇闻轶事,在这方面上,她所认识的人里没有能出谢允之右者,便追问道:“顶尖高手是像北斗、四圣那样的人吗?”

谢允“唔”了一声,眉心一扬道:“木小乔算,郑罗生不算,沈天枢算,仇天玑那样的恐怕就够不上——郑罗生虽然位列四圣之首,是因为他有一帮能打能杀的狗腿子,而且心机深沉,小花招层出不穷,这种人十分危险,一不留神就能要你的命,但你要说他是顶尖高手,恐怕不用说别人,四圣中其他三个人就要嗤之以鼻。”

周翡不知不觉听进去了。

谢允又道:“顶尖高手之上,是宗师级的人物,你知道这二者的区别是什么吗?”

周翡追问道:“什么?”

谢允见她微微前倾,心里的贱格便又不由得蠢蠢欲动起来,故意不慌不忙地给自己倒了碗酒,直到周翡的手已经开始发痒,他才拖拖拉拉地说道:“这二者的区别就是,顶尖高手每一代都有,宗师级的人物却不一定。”

“枯荣手那对师兄妹剑走偏锋,亦正亦邪,而且两人分一部绝学,稍稍差了一层,北刀关锋早早归隐,留个徒弟尚未成名,已经陨落,也稍差了一层。但山川剑是武林无冕之尊,南刀开宗立派、补全绝学,这两人却实打实地堪称一代宗师。二十年前,中原武林人才辈出,正是极盛之时,多少绝学重现人间,多少轶事到如今仍叫人津津乐道——”

周翡被他三言两语说出了一身战栗的鸡皮疙瘩。

谢允手中的笔杆却突然在桌上一划,那半干的小山被他涂成了一团,他话音倏地一转:“可是这个群星璀璨的时代太短命了,一阵风的功夫就过去了,山川剑与南刀先后亡故,枯荣手失踪,北刀封刃,纵然有令堂这样的后人,却也为风雨飘摇的四十八寨繁杂的庶务所累,这些年都没什么进益,日后再向前走一步,恐怕也不容易了。沈天枢穷凶极恶地袭击霍家堡,想吞下天下奇功之心昭然若揭,也是因为他想再上一层楼——只可惜,能想出这种馊主意和脏手段,我看他还是拉倒吧。”

他手一松,任凭裂缝的旧笔杆摔在桌上,“啪”一声。

周翡心里跟着一跳。

谢允低声道:“大盗移国,金陵瓦解。山岳崩颓,既履危亡之运,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注)……你说是天意还是人为?”

这时,瞎子的琴音正好停了片刻,谢允的话音也就跟着停住了,他目光一转,好像顷刻间就从方才盘点的古今中走了出来,从怀里取出一点零钱,递给周翡道:“我看那两位也要收摊了,替我送他们一程吧。”

周翡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纳闷道:“你不是自己还贫困潦倒写小曲呢吗?怎么走哪在哪仗义疏财?”

谢允摆手道:“身外之物、权宜之计,不能没有,但也没那么重要,不如红尘相逢的缘分珍贵,拿去吧。”

周翡当即被这酸唧唧的腔调糊了一脸,意识到谢公子确乎是个称职的小曲话本作者,抓过零钱,又倒了杯茶水,给那唱哑了嗓子的歌女端了过去,说道:“姐姐,你歇一会吧。”

歌女忙起身道谢,颇为拘谨地收了她递过去的钱,小声道:“姑娘既然给了赏,便点一曲吧。”

周翡没料到给了钱还不算完,顿时好生发愁。

别说曲子,连山歌她也没听过几首,那毁容的歌女面带愁苦,唱什么都凄凄惨惨的,实在不是什么半夜三更的好消遣,她正琢磨怎么说才不让人察觉出自己不爱听来,谢允便也收了笔墨走过来,插嘴道:“小孩子家听不出什么好赖来,夫人也不必跟她白费嗓子,说个热闹点的故事哄她早点去睡觉就得了。”

周翡:“……”

她意识到自己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又得罪了谢允一次,因为这句听着还是像讽刺。

那歌女见他们这样客气,有些受宠若惊,想了想,便轻轻地压着嗓子说道:“既如此,我与二位说一段时事吧,道听途说,不见得是真的,博诸君一笑——近日来,听闻南北交界之处,着实出了几件大事,还有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周翡他们就是从南北边界走过来的,听着这个开头,便觉得十分有代入感,立刻就来了兴趣,她抱起一碗米酒,慢慢地喝、仔细地听。

“据说此人是一位女侠,隐居深山,习得神功在世,一露面,就是十分的了不得。”

周翡一边听,一边想道:“女侠、了不得,还在南北交界附近……说的不会是段九娘吧?”

那歌女声音虽轻,却十分引人入胜,只听她继续道:“……她一出关,便遭遇了北斗七狗攻打霍家堡、包围华容城,当时城中百姓人心惶惶,便是那位女侠凭一己之力,力克北斗,杀了禄存星,冲出一条血路,毫发未伤,飘然而去,而后千里独行奔衡山,客栈打抱不平,设巧记引出青龙主大魔头,截杀于衡山脚下,人人称快——你道她是何人之后?”

周翡一口米酒呛进了气管,咳了个死去活来。

歌女还以为周翡是听故事听得太入神,便笑道:“据说这位女侠是南刀之后,二十年,破雪刀又重现江湖了。”

分享到:
赞(8)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水草精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人吗

    破破罐子2019/03/31 20:25: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