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刀锋

周翡没说什么,却将手中华而不实的佩剑换了手。

她略侧了身,脸上或不耐烦或心不在焉的神色统统收敛了起来,无端露出某种能在千度浮华、万般泥沼中岿然不动的稳重来。随即她以剑为刀,双手搭住剑柄,只一拉一压,动作并不快,也不夸张,外人甚至看不出力度来。

但那却是丝毫不掺假的破雪开山第一刀。

周翡手中的剑未出鞘,平平地从空中扫过,却带着与少女格格不入的厚重森严感,只一刀,便将纪云沉那千奇百怪的起手式全部压住。

纪云沉却侧过脸,手指斜斜地在空中一划。

电光石火间,周翡仿佛听见刀锋相抵时尖锐的摩擦声。

纪云沉的脸色像个虚脱的大病患者,神色却近乎漠然,似乎根本没有正眼看周翡劈下来的一刀,他虽然与周翡隔着五六步之远,那抬起的手臂却彷如与周翡的兵刃严丝合缝地粘在了一起。

周翡“开山”的一刀仿佛陷进了水里,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对方轻松写意的手指,她皱皱眉,当即手腕一转,将手中剑一横,切到了“不周风”。

纪云沉却又摇摇头,收回了自己的手。

周翡莫名其妙。

谢允忽然在旁边说道:“除非与你对阵的人功力远逊于你,否则你这一招变不过来,不是兵刃脱手,就是自己受伤。”

周翡:“……”

怎么连他都看得出来?

“纪大侠,你口中的‘一时半会’到底要多久?”谢允不客气地越过周翡,冲纪云沉道,“一炷香?一盏茶?还是一个时辰?要真是一个时辰,我现在出去给大家买几口棺材,大概还能便宜一点。”

此事听天由命,纪云沉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谢允又转向周翡,感觉自己再劝下去,有喋喋不休之嫌,周翡这小丫头片子,耐心约莫就两张纸那么厚,这会说不定心里已经将他团成一团,一脚踹飞出二里地了。

软语讲道理必然行不通,态度强硬更不必说——那恐怕就不是在她心里飞二里地了。

谢允一眨眼的功夫就想好了说辞,他十分忧虑地看了周翡一眼,说道:“还有吴姑娘,万万不能留在这,我要想办法把她送走,她现在不肯,你来跟她说。”

周翡本来预备好让他闭嘴一边待着去,谁知谢允根本没给她发挥的余地,她一时被噎得有些词穷,看了看谢允,又看了看吴楚楚。

吴楚楚何其聪明,尤其善于“闻弦音知雅意”,一听就明白谢允想干什么。见周翡看过来,她便往墙角一缩,靠着密道中的土墙抱着膝盖蹲了下来,闭了嘴,眼神却十分清楚明白——我就跟着你,别人信不过。

谢允放柔了声音,说道:“吴姑娘,木小乔什么样,你是亲眼见过的,青龙主纵然不比木小乔强,也绝不会弱到哪里去。而此人力压一众坏胚,位列四大魔头之首,说明他除了武功之外,还有无数你想都想不到的手段,一旦他顺着密道找过来,这里没有人拦得住他,落到青龙主手里是个什么下场,我不吓唬你,你自己想。”

周翡先开始跟着点头,越听越不对劲,怀疑谢允在指桑骂槐。

谢允又道:“我以为一个人最难的,未必一定要有经天纬地之才,他首先得知道轻重缓急,什么时候应当一往无前、什么时候应当视死如归,什么时候该谨小慎微、什么时候又要暂避锋芒,心里都得有数。当勇时优柔,当退时发疯,不知是哪家君子不合时宜的道理?”

周翡:“……”

姓谢的就是在指桑骂槐!

可是谢允的话她已经听进去了,再要从耳朵里挖出去是来不及了。

周翡承认他说得对,她是亲自领教过青龙主功力的,每每落到这种境遇里,周翡虽然不至于退缩,却也时而生出“要是让我回家好好再练几年,你们都不在话下”的妄想来。

她和青龙主的高下之分,与她和吴楚楚的差距差不多大,可是……

纪云沉面不改色地将一根牛毛似的银针往自己檀中大穴按去,有些气力不继似的开口道:“谢公子眼光老道,看得出精通不少兵刃,可曾专攻过刀法?”

“惭愧,”谢允半酸不辣地说道,“晚辈专精的只有一门,就是如何逃之夭夭。”

纪云沉没跟他计较,极深地吸了口气,眉心都在微微颤动,不知过了多久,才将那一口气吐出来,气如游丝地说道:“谢公子,单刃为刀,双刃为剑,刀……乃是‘百兵之胆’,因为有刃一侧永远在前。

“不错,”谢允冷冷地说道,“只要不是自己抹脖子。”

纪云沉没理会,说道:“没了这一点精气神,管你是破雪还是断水缠丝,都就成了凡铁蠢物,我就是前车之鉴。破雪刀有劈山撼海横切天河之势,如今当斩之人近在咫尺,她杀心已起,此时你逼她退避,她这一辈子都会记得此时的无能为力与怯懦,那她纵然能活到七老八十,于刀法上的成就,恐怕也就止步于此了。”

周翡蓦地将佩剑提在手里,略一思量便做了决定,打断谢允道:“不用说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

谢允听了这话,却一点也不欣慰,反而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要只是怕死,早就离你远远的了。”

他不笑的时候,脸色略显憔悴,说话依然是平和克制,听不出有多大火气,只是眼睛里的光亮好像被一阵遮天蔽日的失望一口吞了,缓缓黯淡了下去。周翡一对上他的目光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张了张嘴,不知从哪里哄起。

谢允略低了头,牵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有点苦的微笑,说道:“我当你平生知己,你当我怕死。”

说完,他便不看周翡,径自走到一角坐下,神色寡淡地说道:“纪大侠的‘搜魂针’凶险,我给你把关护法。”

谢允像个天生没脾气的面人,又好说话又好欺负,这会突然冷淡下来,周翡便有些无措,她从小没学会过认错,踟蹰半晌,不知从何说起。就在她犹豫间,原本好半天响一声的敲锣声突然密集了起来。

纪云沉一震,手中牛毛小针险些下歪,被早有准备的谢允一把捉住手腕。

那铜锣声比方才好像又远了,余音一散,隐约的兵戈之声就隐隐地传了过来。

要么是青龙主触动了密道机关,要么是花掌柜跟他们遭遇上了!

封闭的耳室中,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突然,一声大笑传遍了衡山脚下四通八达的密道,那人声气中灌注了内力,虽然远,逐字逐句传来,却叫人听得真真的。

“郑罗生,你信不信报应?”

说话的人正是花掌柜,“郑罗生”应该就是青龙主的大名。

锣声与人声嘈杂成一片,每个人多凝神拼命的听,响了不知多久,那铜锣突然被人一记重击,好像一脚踩在了人心上,带着颤音的巨响来回往复,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这断然不是个好兆头,花掌柜方才遭遇青龙主,第一时间开口,以声示警,倘若青龙主真的被困住,他应该会再出一声才对。

周翡一口气吊在喉咙里,恨不能将耳朵贴在密道的土墙上,不甘心地听了又听,四下却只有一片黑暗和寂静。

殷沛冷笑道:“那胖子竟然没有自己跑,还真的去引开青龙主了,啧,运气不行,看来是已经折了。”

周翡捏紧了剑柄。

纪云沉却哑声道:“再来,不要分心。”

事已至此,周翡已经别无选择,连谢允都闭了嘴。

周翡强行定了定神,重新回到纪云沉地面,深吸一口气:“再来。”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她被方才的那阵锣声影响了,周翡觉得自己格外不在状态,她的破雪刀仿佛遇到了某种屏障似的,自己都觉得破绽百出,纪云沉很多时候甚至不用出第二招,她便已经落败。

其实如果纪云沉的武功没有废,周翡反而不至于在他手中没有还手之力。

她的功夫杂而不精——以她的年纪,实在也很难精什么,但周翡向来颇有急智,与人动手时,常常能出其不意,前一招还是沛然中正,如黄钟大吕,下一手指不定一个就地十八滚,使出刺客的近身小巧功夫,尤其从老道士那学了蜉蝣阵后,她这千变万化的风格更是如虎添翼,即便真是对上青龙主,周旋几圈也是不成问题的。

可关键就是,此时她跟纪云沉并不是真刀真枪的动手。

“文斗”,在外人看来,可谓是又平和又无聊,基本看不懂他们在比划什么,但对刀法与剑招的要求却更高。因为武斗时,灵敏、力量、内外功夫、甚至心态都会有影响,但眼下纪云沉坐在地上,周翡不可能围着他上蹿下跳,蜉蝣阵法首先使不出来,而对上断水缠丝刀,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小招数再拿出来,便未免贻笑大方,周翡不会丢人现眼地抖这种机灵,只能用破雪刀一招一式地与他你来我往。

纪云沉是北刀的集大成者,虽然武功已废,但一点一动,具是步步惊心,轻易便能将人带入他那看不见的刀锋中,周翡本以为就算自己破雪刀功夫不到家,凭她近日来对山、风与破字诀的领悟,在他手下走个十来二十招总是没问题的,却不料此时束手束脚,差距瞬间就出来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好歹已经迈进门槛的破雪刀在纪云沉那几乎不堪一击。

周翡从未有过这么大的挫败感,这让她越来越焦躁,方才喷出去的大话全都飞转回来,沉甸甸地坠在她身上,越急躁,她就越是觉得自己手中这把破剑不听使唤——特别是那忽远忽近的锣声重新有规律地响起来之后。

花掌柜是不是已经死了?

青龙主他们还有多久能找到这来?

她还有多长时间?

周翡环顾四下,发现此地除了自己,基本上没有第二个活物具备动手的功能,她后背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在此之前,周翡从未怀疑过自己手中的刀,而突然之间,一个念头在她心里破土,她想道:“我是不是真的不太适合破雪刀?”

这念头甫一冒出,便如春风扫过的杂草一样,不过转瞬,便铺天盖地的郁郁葱葱起来,瞬间占领了她心神的空地。

纪云沉立刻便感觉到了她的异常,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他话音没落,青龙主探路的铜锣声正好响了一下,声音比方才又近了不少,仿佛距此地已经不到数丈。

周翡激灵一下。

吴楚楚依然环抱着膝盖坐在墙角,谢允垂着眼盯着纪云沉小布包里剩下的一排银针,不知在想什么。

“是了,”周翡想到,“他们俩是因为我一句吹牛才留下的,我就算再没用,也得拼命试试,否则连累了他们,下辈子都还不清。”

周翡的茫然只存活了片刻,就被她当成破罐子给摔了,她心道:“不行就不行,练了多少就是多少,反正要命一条。”

她将心里方才生出的恐慌和焦躁一并踩在了脚底下,将面前的纪云沉与身后催命的锣声都忽略了,原地拄着剑,闭目思量片刻,方才所有的过招都化成实实在在的交锋,从周翡脑子里呼啸而去,随后招数渐渐淡去,她心里只剩下两条雪亮的刀刃——

周翡蓦地睁眼,以剑为刀,虚虚地提起,指向纪云沉。

纪云沉目光一闪,这一次,他竟然抢在周翡这小辈前面率先动了手,险恶重重的杀招以他苍白皲裂的手指为托,化成逼人的戾气扑向周翡,周翡依然以“风”字诀相对——这样的试探她本来已经用过一次,“风”一式以快和诡谲著称,和北刀有微妙相似,但她在纪云沉面前,经验实在太有限,转眼便被纪云沉找出了破绽。

纪云沉微微一皱眉,直觉周翡不是这样的资质,见她“黔驴技穷”,自己却并未故技重施,他手腕一压,举重若轻地用“刀尖”一挑,指向周翡另一处破绽,逼她招数不老便撤回自乱阵脚。

那一瞬间,周翡肩头突然一沉,提刀好似只是徒劳的挡了一下,整个人却微妙地调整了姿势,下一刻,她手腕陡然一立——破雪刀第二式,分海!

纪云沉吃了一惊,看不见的刀锋仿佛已经被周翡打散。

而此时,铜锣声音越来越大,几乎震耳欲聋起来,那些人好像已经找到了这耳室入口的窄道!

吴楚楚下意识地用后背靠紧了墙壁,她倘若有毛,应该已经炸起来了。敲锣人似乎有些不确定,锣声的节奏微微变了,一下之后又连着敲了数声试探前路,像是在确定被谢允他们用石头堵上的窄道是否通畅。

纪云沉和周翡却好似全然不受影响,你来我往间刹那便走了七八招,周翡凝滞的刀蓦地行云流水起来,她好像找到了一根看不见的线,将九式的破雪刀穿了起来。

而密道外面的铜锣响了一阵,又往远处去了,好像是那假的死胡同骗过了敲锣人。

吴楚楚大大地松了口气,一颗心几乎跳碎了,将手心的冷汗抹在自己的腿上。

然而就在她一口气还没落地时,耳室背后的密道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谢允虚虚地堆在那里的石头瞬间分崩离析,吴楚楚再也压抑不住,惊叫了出来。

分享到:
赞(7)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走好。

    匿名2019/02/09 22:50:31回复
  2. 花掌柜走好

    匿名2019/02/19 14:24: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