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疑心

山影幢幢,道阻且长。

方才下了一场雨,年久失修的官道上坑坑洼洼的,一辆马车辘辘走过,车轮上溅起了大大小小的泥点,弄得车身上也多了几重狼狈,马车前后有几匹高头大马开路随行,一水的都是练家子,个个目不斜视地赶路。

那车里坐着个一脸富贵相的老太太,正在打瞌睡,旁边有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头上扎了一对双平髻,穿一条鹅黄裙,不施粉黛,额上几根碎发下露出一张白生生的小脸,似乎是老夫人身边的娇俏小丫头。

可是倘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少女的坐姿极为端正,任凭马车左右乱晃,她自端坐如钟。她微微闭着眼,不知在凝神细思些什么,眉宇间有种呼之欲出的杀伐之气。

实在是梳了“丫头”也不像丫头。

这一行,正是王老夫人和连周翡李晟在内的一干弟子。

王老夫人失踪的儿子最后一封信曾说他们到了洞庭附近,此地正有一武林世家,名叫“霍家堡”,在岳阳城里。

霍家老家主霍善临曾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江湖名宿,腿法独步天下。早年四十八寨老寨主活着那会,俩人曾有八拜之谊。

李瑾容之所以叫周翡和李晟随行,也是想借着两家这点薄面,在寻人的时候请霍家堡助一臂之力。

镇上接头的当铺里早早给他们备下了车马,这一路山林匪盗虽多,但穷乡僻壤,大抵是欺软怕硬之徒,见他们似乎不好惹,不敢贸然下手。再者棺椁在侧,打劫打到一半,再翻出个死人来,未免不吉利,因此一路少有人打扰,走得顺顺当当的。

等一离开蜀中的地界,周翡便渐渐对沿途风光失去了兴趣。

越往北,村郭便越是萧条,有时候走上一整天也看不见一户人家,官道上越来越颠簸,沿途驿站都鬼宅一般,唯有偶尔经过大城大关的时候,能多见些人气,可人气也不是好人气,城关小吏层层盘剥,进出都得反复打点,坐在马车里,常能听见进不得城的百姓与那些城守争执哭闹,一阵阵地叫人心烦。

周翡干脆也不往外看了,在马车里闭目养神,脑子里反复演练那日李瑾容传她的九式破雪刀——这是鱼老教她的,佛家有“闭口禅”,他老人家不要脸地抄来,给自己这古怪练功法也起了个名,叫做“闭眼禅”。

鱼老事儿多如麻,嫌她吵,嫌她笨,嫌她邋遢,嫌她用过的东西不放回原处,还不肯让她在江里舞刀弄枪,说是怕被她笨着,看多了周翡这等庸才,容易伤害他老人家的脑筋……

所以周翡每每碰到瓶颈被牵机困在江心,鱼老就让她坐在一边闭目冥想,在脑子里反复描摹一招一式。

可功夫是一招一式练出来的,没听说谁家的功夫是想出来的,周翡跟他商量过、讲过理也跳过脚,一概被无视。

鱼老缺德带冒烟,每每趁着饭点抱着俩鸡腿,一边吧唧着大嘴啃,一边跟饥肠辘辘的周翡隔水对骂。

久而久之,周翡无计可施,只好摒除杂念使劲想。渐渐的,她发现一个人内外无扰,心无旁骛的时候,会进入一个十分玄妙的境地,真的能思形合一,有时她入了定,竟分不出自己是亲自在练功,还只是在脑子里想。而用闭眼禅修来的招式,试手的时候也能很自然地使出来,并不比亲自练的差。

刚开始,周翡只能在洗墨江心这种远近无人打扰的地方才能静心进入这种状态,慢慢习惯了,她已经可以随时分出心神来修这闭眼禅了。

就在她脑子里一片狂风暴雪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狗叫声,车夫“吁”一声长啸,马车骤停。

周翡蓦地睁开眼睛,眉间利刃似的刀光一闪,旋即没入了眉宇中。接着,她回过神来,一伸手将车帘挑起一点,只见前面多出了一条拦路的绊马索。

领路的乃是潇/湘派的大师兄邓甄,骑术高超……当然,不高超也没事,那绊马索十分粗糙,一根里两尺来高的大粗麻绳,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悬在半空,跟闹着玩似的,能被这玩意绊住的指定是瞎。

邓师兄一拽缰绳,还来不及下马查看,两侧路边便冲出了五六条瘦骨嶙峋的大狼狗,鼓着眼冲他们咆哮,紧接着,后面跟出了好几个村民,大多是青壮年男子,还有两个壮硕的健妇,拎着菜刀木棍,还有一个扛着一条长板凳,仇恨地瞪着他们一行人。

双方大眼瞪小眼片刻,邓甄回过神来,下马一抱拳,说道:“我等护卫我家老夫人回乡,途径贵宝地,不知可是犯了诸位哪条忌讳?”

为首的一个汉子看了看他腰间的佩剑,语气很冲地问道:“老夫人?老夫人有多老?叫出来看看!”

邓甄皱眉道:“你这人好不知礼数!”

那汉子大声道:“我怎知你们不是那些打家劫舍的贼人?”

邓甄等人虽是江湖人,然而潇/湘派是个剑派,特产竹子和美男子,哪怕迫不得已避世入蜀中,也没丢了自己的风雅,怎么看都像一群公子哥,不料有一天竟会给人当成打家劫舍的,邓甄简直要气乐了,怀疑这群刁民是专门来讹人的。

李晟却微微皱起眉来,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眼前破败的村子。

周翡回头看了王老夫人一眼,只见她摩挲着拐杖低声道:“此地与岳阳不过一天路程,霍家堡就在附近,怎会有贼盗横行?阿翡,你扶我下去看看。”

几个村民只见面前这一群人忽然恭恭敬敬地分开两边,后面有个小姑娘扶着个老太太缓缓走出来,那姑娘又干净又秀气,雪团似的,叫人看了十分自惭形秽,她目光一扫过来,扛板凳的妇人顿时讪讪地将那瘸腿的长凳放了下来。

老妇人约莫有古稀之年了,长着一张让人想扑到她膝头委屈地哭一场的慈面,她一步一顿地走到那几个村民面前,仿佛还有点喘,问道:“几位乡亲,老朽像打家劫舍的强人?”

半个时辰后,王老夫人靠脸,带周翡他们一行人平平安安地进了村。

几条大狼狗都被拴起来了,方才那领头的汉子原是村里的里正,后来几经动乱,里正已经不知归谁管了,带着众人勉强度日谋生而已。

那里正边走边道:“我们这现在是草木皆兵了,这几天那些贼人来得太勤了,刮地三尺,实在也是没办法。”

说话间,不远处传来哭声,周翡抬头一看,只见一家门口铺着一张破破烂烂的草席,里面裹着一个青年,那人长手长脚,生得人高马大,草席裹不住,他头脚都露在外面,容貌已经看不出了,脑袋被钝器拍得变了形,沾满了干涸的血,一片狼藉,一个老太太一边大声嚎哭,一边用木盆里的水冲洗死者身上的血迹。

王老夫人这把年纪了还亲自出山,也是因为儿子,见了此情景,几乎要触景生情,半晌挪不动脚步,站在旁边跟着抹眼泪。

“光是拿东西,倒也算了,可他们连人也不放过,”里正看着地上的尸体,本想劝慰那老妇人两句,然而他心里也知道那老妇人是没什么活着的指望了,说什么都是废话,便把话都咽了,对旁边的邓甄道,“他那媳妇还是我主的婚,成亲不过半年,叫那贼人看上,便要抢,他……唉!这位老夫人,我们耽误了诸位的行程,现在天色已晚,再往前也未必有可落脚的地方,不如便先在我们这歇一天,明日再启程,傍晚就能进岳阳城了。”

王老夫人没什么意见,让弟子给了他们这一帮人食宿的钱,那里正接了,嘴里说太多,不好就这么收下,手上却又不舍得放,村里人实在是太穷,死了的连口薄棺材也买不起,他哪还有力气讲什么志气?

里正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想想自己这样人穷志短,不由得羞愧交加,悲从中来,站在那掉下眼泪来。

周翡他们当晚就在村里住下了,晚上草草吃了点东西,一众弟子都聚在了王老夫人屋里。

邓甄大师兄说道:“师娘,我看这事有些古怪,那青年的尸体您可瞧见了么?人头上有骨头,又不是面瓜,没那么容易烂,寻常人力未必能将他的脑袋拍成那样,必得练家子才行,还不是一般的练家子。真有这么一伙武艺高强的歹人在卧榻之侧,那霍家堡为什么不管?”

王老夫人一双苍老的手放在小火盆上,借一点火光烤着手,闻言缓缓点了个头,又见李晟欲言又止,便问道:“晟儿想说什么?”

李晟皱了皱眉:“我在想,咱们这些人,再怎么风尘仆仆,也不至于被错认成拦路打劫的吧?为什么他们刚开始那样戒备,若不是……”

周翡看了他一眼,她其实也注意到了,只是没有当出头鸟的习惯,别人不提,便也没吭声,这会听李晟说了,才略微跟着点了一下头。

王老夫人温声对李晟道:“不妨,你说。”

“我看那村民大多步履沉重,气息虚浮,说话间悲愤神色也不似作伪,”李晟道,“要不是他们扯谎,那些所谓‘贼盗’会不会……不是普通的强盗,会不会跟我们有相似之处?”

李晟说得已经很委婉,可他一句话落下,众弟子还是一时鸦雀无声。

不是普通的强盗,还跟他们有相似之处,那便是江湖门派了,这一带,方圆百里,只有霍家堡。

霍家堡与李老寨主八拜之交,李晟的怀疑其实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只是不好当着李晟和周翡的面提,此时被他主动说破,才纷纷附和。

王老夫人手指蜷了蜷,低声道:“我想想吧,你们连日赶路,早点休息,只是夜间要警醒些。”

众弟子正应是,正这当,外面忽然有个人问道:“小周姑娘睡了吗?”

周翡一愣,推门迎了出去,见来人是里正娘子——就是一开始扛着长板凳劫道的那位女中豪杰。

她原来并非看上去那么凶神恶煞,见周翡一个女孩,一直跟在老婆婆身边也不怎么说话,觉得她怪可怜的,晚间特意给她找了一床干净的厚被子送来。

周翡从小到大受过什么特殊照顾,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来,忙冲她道谢。

这村里,连小孩都是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模样,里正娘子难得见个模样齐整的女孩子,心里十分喜欢,临走伸手在周翡脸上摸了一把,笑道:“好孩子。”

周翡:“……”

夜里,周翡翻来覆去睡不着,倒不是因为被褥破旧娇气得慌,她突然觉得山外一点也不好。还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这里时时有强人经过,穷得叮当响,怎么人还不肯迁往别处呢?

正这时,窗外突然传来大声喧哗,狗叫声与人声一同响起来,周翡一翻身坐起,轻声道:“王婆婆?”

与她同屋的王老夫人尚未言语,喧哗声已经越来越近,屋门被人一把推开,里正娘子慌慌张张地冲进来说道:“又来了,你们快躲一躲!”

说完,她目光往周翡脸上一扫,胡乱拿起一条男人的破旧外衫,从头到脚将她裹在里头:“小妹不要露脸,那些畜……”

她一句话没说完,背后一左一右地闯进两个蒙面人,口中叫道:“那马车就是停在这个院的,人必然在这!”

里正娘子倒抽了口气,转身用自己堵住门。

分享到:
赞(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