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埃德蒙·唐泰斯(三十四)

费渡两个手机,一个比较干净,除了没事保存一点私人摄影作品外,剩下都是接打电话,联系的也都是重要的人,临走时交给了骆闻舟。

另一个随身带着的,就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了,一开机,呼啸而来的广告、狐朋狗友的问候,还有软件自带的更新提示差点把手机卡死。他并没有因为听说自己能出去露出多少喜色:“我这就能出去了?你们审过苏程了吗,他到底有什么毛病?”

调查员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噎住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找到苏程一根毛。

燕北高速路口收费站附近找到了一辆被遗弃的租车,方向盘上有苏程的指纹,那是他最后留下的痕迹,之后他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逃得无影无踪……不,真逃了还是好事,最坏的结局是,也许他已经被人灭口了。

不过这些调查细节不方便对费渡提起,因此调查员只是避重就轻地说:“关于贵司旗下可疑资产和苏程的问题,我们目前还在调查中,在案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费总你的嫌疑也不小,所以即便是把你放回去,我们可能也要对你进行一些后续的调查,到时候还请谅解。”

费渡抬起眼,那藏在镜片后面的视线莫名让调查员浑身不舒服,一时间,他甚至觉得费渡虹膜的颜色有些妖异,他甚至分不清费渡只是随口问,还是这个待查的可疑人物在反过来试探自己。

调查员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冷下来:“需要我们派车送你回去吗?”

费渡镜片上流光一闪,打断了方才的视线,他就地摇身一变,又成了那个有点小聪明、但没经过事的年轻人:“我听上一个调查员大哥说,公司本来派去接我的那辆车,半路上出了车祸——是不是有人要杀我?”

调查员说:“我们可以派人护送,竭力保障费总你的人身安全。”

费渡推了一下眼镜,苦笑起来:“就算路上没事,他们万一给我来个入室抢劫,那我也受不了啊,弄不好还得连累邻居。这几天都在放假,雇个钟点工都雇不着,保镖更不用想了——要不然这样吧,您看,我能不能在这等一会,等我家里人过来接一趟?”

对费渡做过背景调查的,都知道这个“家里人”指的是骆闻舟,调查员觉得十分有伤风化,但对这个要求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倒不是不行,只是你等归等,可不能到处乱逛。”

“我就在这,哪都不去,”费渡冲他举起手机,“只要你们借我一个充电器。”

调查员看了他一眼,依然觉得费渡身上有几分违和的地方——整个调查组对费渡的看法是两极分化,一些人觉得他就是个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无辜又无关,要不是命大,没准就直接被苏程陷害死了。另一些人却觉得他没那么简单,大过年前,被封闭调查好几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妄之灾,可是细想起来,整个过程中费渡都是“积极配合,毫不慌张”,问什么说什么,一点对抗情绪都没有。

紧张的应激状态下,脾气再温和的人也会有一定的攻击性和抵抗性,被关小黑屋调查而不打算认罪的人,通常要么是大声大气地不断强调自己无辜,要么就是会像强迫症一样不停地询问“你们到底觉得我干了什么”,因为焦虑,当事人一旦提出了这个问题,就会反复不停地问。

费渡却只在一开始的时候,态度良好地问了一次,之后就不再提起了。

就好像……

就好像他对自己被调查这件事一点也不焦虑,好像他心里知道,某个时机一到,他就一定会平安无事地被放出去,他说的话,都只是为了符合眼前的场景角色背的应景台词。

离开的调查员并没有放心,默默打开了监控,看着费渡。

费渡就着一个非常放松的坐姿,大喇喇地靠坐在那玩手机,理都不理头顶的镜头,透过镜头,监控前的人甚至能看见他屏幕上的字。

费渡就跟普通的年轻人一样,手机功能过多,繁忙得不行——他发朋友圈、回复关机几天接到的留言,期间又有好几个人得知他在线后开始给他发私信,费渡同一时间大概跟五六个人同步交流,一会报平安,一会让人给他从国外带东西,一会又很不安分地东撩西逗,居然这样都没聊串线,花花公子技能专业八级。

调查员听了几句——刚开始是不知谁把费渡哄高兴了,他笑眯眯地对电话那边的人来了一句语音:“真的吗?我没去你们这么遗憾啊?那可怎么好,要不给你们每个人的旅费报销额度再提两万好了,不走公司账,我请客,都玩开心一点。”

这听起来这好像是公司组织员工旅游,按照这个额度看,恐怕还是国外豪华游,调查员漫不经心地想,有点心酸——他们报销个餐费都得跑一打手续,少爷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报销额度一人涨了两万。

又过了一会,从监控里可以看见,费渡手机上有个备注为“哲学家”的好友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费爷!你偷税漏税了多少钱啊!怎么关进去这么长时间!”

费渡被带走调查的时候,对外宣称的理由就是配合调查旗下一家子公司的经济问题,并没有提别的。

费渡还没回,那个“哲学家”又连续发了好几条:“你都没见到兄弟我最后一面!我被我爸发配到蛮夷之地了!”

此人大概只会用感叹号一个标点,一直在咆哮。

费渡看完一脸幸灾乐祸,给人发语音说:“你爸终于受不了你这败家子了?”

调查员叹了口气,看来这是他的某个狐朋狗友,被父母教训了来诉苦。他切了监控屏幕——感觉再听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费渡纯属打发时间。费渡又不瞎,当然知道有监控在拍他,想来也不会蠢得自己交代什么。

监控器下,费渡拿起手机,听“哲学家”发的语音信息。

男人的声音仿佛从一个十分嘈杂的环境里传来,说话跟打字一样,自带感叹号:“你猜怎么着,我居然在家被一杯水放倒了,今天一睁眼,还他妈以为是自己喝断片了,结果起来一看,我日,这是哪?我居然到了大洋彼岸你知道吗!跟张婷一起,连夜走的!你说我爸是不是更年期?是不是有病!我现在手机连信号都没有,在一家饭店厕所里,蹭人家店里的wifi用!”

费渡好似漫不经心地问:“你在厕所蹭wifi,味道怎么样?”

“哲学家”说:“滚!我爸派人盯着我,走哪盯哪,根本不让我跟别人联系,还不给我换电话卡,逼得我只能钻厕所!”

费渡笑了起来。

“我今天是专门给你当消遣来的是吧——费爷,说真的,我现在就是担心我们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听见过风声吗?”

费渡面不改色:“没听说,能有什么事?我看有事的是你吧,你最近是不是又惹什么事了?”

“没有啊!”

费渡:“就你那尿性,惹完自己也不知道。”

“这倒是。”“哲学家”居然自己还承认了,随后他哀叫一声,“可是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啊――就算让我卷铺盖滚蛋,也总得给我留点时间和兄弟们告个别吧?还有你也是,大半年也不知道上哪个妖精的盘丝洞里乐不思蜀了,人影都捞不着!”

费渡听了“盘丝洞”这个形容,不知想起什么,忍俊不禁地笑了一会,随后他说:“对了,你现在在哪?”

“哲学家”报了个国家和地名。

“这么巧?”费渡的“惊讶”十分逼真,“我手下一帮人正好在那边休年假,应该是跟你前后脚到的,你要是实在闷得慌,就找他们玩几天去,权当我亲自送你了。”

“哲学家”听完,顿时骂了一句:“不早说,快给我个联系方式,苗苗也来了吗――你丫招个助理都是大美女,天天环肥燕瘦围着你一个人,太他妈混账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异国他乡的张东来捏着鼻子,在厕所等了片刻,费渡很快传给他一张微信名片,只说这是领队,张东来兴冲冲地去加,对方很快通过了验证,并且十分客气地给他发了个打招呼的笑脸:“张总您好,费总说让我照顾好您,有什么事您吩咐。”

对方的头像是个头戴蝴蝶结的小兔子,虽然没有发语音,但说话的语气一看就是活泼可爱的年轻女孩,张东来一边流着哈喇子猜这是费渡公司里的哪个美女,一边兴致勃勃地跟人聊起骚来,连费渡也不愿意搭理了。

正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一个跟着张东来的人可能是觉得他在里面待的时间太长了,特意过来敲门:“张经理,您好了吗?”

“干什么!”张东来不胜其烦地冲他嚷,“拉屎也催,让不让人好好拉了?”

这时,他手机震了一下,张东来低头一看,对方发来了一张合影,几个颇为眼熟的漂亮女孩嘻嘻哈哈地搂成一团,冲着镜头笑靥如花,简直好像一道光,照亮了张东来苦闷的心。

蝴蝶结兔子说:“我们把酒店的游泳池包下来了,打算开个泳衣趴,你来吗?”

张东来脑子一热:“砸锅卖铁也去!”

费渡的朋友圈里提示信息更新,他翻开看了一眼,一个蝴蝶结兔头像的好友发了一条状态:“美人们好好打扮,晚上有神秘嘉宾哟!”

费渡低头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就好像潮水似的退去,他关上页面,看见手机上的日历,腊月二十八。

他轻轻地闭了一下眼,无声叹了口气。

市局审讯室里,杨欣已经一言不发地枯坐了一整天,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任凭别人劝她、骂她,甚至有情绪失控的刑警红着眼跳起来想揍她。

忽然,审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杨欣神色阴郁地抬起眼,跟进来的郎乔对视了一眼——郎乔就是差点动手打她的那位,中途被同事拉住了。郎乔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却没进来,她先是回手别住门,对身后的人说:“慢点,这门有点窄,你当心别碰了。”

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杨欣看清了她身后的人,僵硬的脸上终于露出掩不住的错愕——轮椅在郎乔的帮助下吃力地把自己塞进门里,居然是本该在医院躺着的陶然带伤回来了!

住院的滋味显然不怎么好受,陶然瘦了不少,两颊凹陷下去,这让他柔和的面部线条多了几分凌厉。

“欣欣,”陶然看了她一会,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打死我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这跟你说话。”

杨欣本以为自己是铁石心肠,然而看见陶然的一瞬间,她的人心就不合时宜地露了面,顷刻间叫人溃不成军。

这么多年,不管她妈怎么冷面以对,陶然永远不计较什么,他像个脾气好过了头的大哥哥,温暖细心到有些琐碎,有时候她在学校里,随手在网上发几句牢骚,往往隔天就会有包裹寄来——抢不到的门票、遍寻不着的绝版书、想吃又没地方买的小零食……陶然被借调,到她学校所在的城市出差,办完公事以后第一时间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学校看她。

甚至有同学开玩笑说她有个异地恋的模范男朋友,她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并没有反驳。

陶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吊着石膏的手臂:“那天如果是我,你也会开枪打我吗?”

杨欣的眼圈倏地红了,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摇头。

“我宁可你打的是我,”陶然轻轻地说,“师父走的这些年,我本来应该照顾好你们,可是我居然一直不知道你心里有多少委屈,我做得不到位,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师父,活该吃颗枪子。”

杨欣的眼泪决堤似的滚下来:“陶然哥……”

陶然抿了一下嘴唇:“可是小武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他妈和他姐姐都来了,现在就在楼下,我老远看见,赶紧让小乔推着我走侧门,躲开她们……”

杨欣颤抖地吸了口气,双手抱住头,手铐“哗啦”作响。

陶然喉咙微动:“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们说。”

“我不是故意的。”杨欣崩溃似的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是故意的……”

骆闻舟把车停在路边,等着费渡出来,同时听见电话里郎乔跟他汇报:“杨欣说那个仓库是他们一处据点,他们本打算在那逗留一天,去见‘老师’的。那天他们反应那么激烈,是因为之前接到了一个自己人的电话,说仓库地点已经被叛徒出卖。”

骆闻舟余光瞥见费渡走了出来,一边推开车门下了车,一边对郎乔说:“她说没说为什么要激烈拒捕?”

“说了,她说张局……张春久,就是害死老杨和顾钊的人,警察队伍里都是他的人,一定会利用警察替他灭口,往‘老师’身上泼脏水。她还说不是想伤害小武,当时只是想吓唬他,让他放开朱凤……她没碰过枪,没想到后坐力那么大,子弹跑了……”

这时,几个调查员护送费渡出来,费渡一拢大衣,突然叫住他们:“唔……其实我还想问一下,潘老师到底怎么样了?”

调查员脚步一顿。

费渡说:“不好意思,有点多嘴了——虽然我就上了一个学期的课,他也毕竟是我老师,潘老师的夫人对我也一直很好,您要是不方便说就算了,因为您问过我七月三十一号那天发生过什么,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我车祸之前本来是打算去见他夫人的……”

调查员神色一闪,若有所思片刻,盯着费渡说:“你没去成的那次,有一个至今没找到的重大嫌疑人上门见过他。”

费渡先是一愣,随后,调查员发现,这个颇为宠辱不惊的年轻人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了。

分享到:
赞(91)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莫名喜欢“家里人”三个字,wahahahaha

    匿名2018/11/29 10:02:50回复
  2. 骆驼家是猫窝,不是盘丝洞,哈哈

    匿名2018/11/29 10:53:18回复
  3. 私人摄影作品2333

    匿名2019/01/03 17:55:19回复
  4. 难怪陶副队一直是穷光蛋

    匿名2019/01/03 21:53:09回复
  5. 陶然几句话让我眼泪决堤,太虐了

    匿名2019/01/17 17:43:39回复
  6. 突然明白白小姐是潘老师他妻子也是陆有良他妹,所有嘟嘟车祸(就是他生日那天)其实和骆队目的地一样吗

    匿名2019/01/22 09:27:32回复
    • 我也才想明白,那天骆队給陆局带了箱梨送过去,陆局说送到亲戚家,后来中途被杨欣妈妈叫走了。嘟嘟是去找潘老师爱人。开始一直以为他俩在路上碰到是巧合,现在明白了根本就是去一个地址。P大太有才了,这都埋着伏笔呢!

      匿名2019/02/22 08:19:23回复
  7. 原谅我反应有点迟钝

    匿名2019/01/22 09:28:01回复
  8. 调查员你居然那么不注意某人的语音?!
    他忽然语音还外放不是很诡异喵
    外放啊外放
    人家接个电话都挂耳机。。。

    匿名2019/01/27 21:52:12回复
  9. 私人摄影作品就是骆队吧⊙﹏⊙这糖我吃了

    匿名2019/02/08 02:48:50回复
  10. 陶陶和杨欣说话的时候,我哭了,太虐了吧!我哭得特狠。

    2019/02/19 16:21:27回复
  11. 7.31车祸是张那一派安排的?如果没有车祸嘟嘟那天是要去潘家,范和傅原本计划是去潘家见嘟嘟的?

    匿名2019/03/18 13:34:57回复
  12. 心疼陶然心疼小武

    。。。2019/03/25 13:56:00回复
  13. 啊!再次飙泪

    匿名2019/04/30 23:55:07回复
  14. 车祸就是故意的 不让嘟嘟去潘家 因为范和傅要去

    居居的♥️头肉2019/05/11 19:28:17回复
  15. 伏笔好深…

    陈栎媱2019/05/17 20:09:58回复
  16. 一直都在想,陆局的妹妹为什么会姓白?

    青灯夜游2019/06/15 22:22:15回复
  17. 小武的一条命就是你“不是故意的”5个字抵消的了的么?!臭女人,愚蠢,让人骗了都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

    费撩撩的薄荷糖2019/06/18 23:50: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