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埃德蒙·唐泰斯(十二)

那是一家颇为讲究的日系餐厅,进门要脱鞋,没有大堂,里面是一个一个的微型小雅间,费渡应邀独自走进去,一推门,几乎没能认出周怀瑾来。

这位周氏的正牌继承人穿着一件堪称朴素的石色大衣,头发上没有打他往日里用过的发蜡,硕大的行李箱靠墙立在一边,显得风尘仆仆。他脸色还算好看,可是整个人瘦了一圈,多少有些脱相,理得十分整齐的短发两鬓苍白,看上去多了几分老相。

如果说周怀瑾之前像个豪门公子,此时,他头发一白、打扮一换,就几乎成了个沧桑落魄的中年男人,可见一张青春靓丽的富贵皮,着实是薄如蝉翼。

“我是少白头,二十来岁就一头花白了,之前都是焗染,最近没什么心情折腾,让费总见笑了。”周怀瑾冲费渡一笑,“请坐,这家餐厅是很多年前我和一个朋友私下里一起开的,连家里人都不知道,说话很安全。”

费渡的目光扫过墙上的一幅油画上,画的是晚霞余晖,题材有些司空见惯,画作也是中规中矩,未见得有什么出彩之处,但是用色饱满而温暖,虽然谈不上什么艺术价值,倒是十分符合大众审美。

费渡礼貌性地随口赞扬了一句:“很有品位。”

“那是怀信画的,我当时说让他给我画几张能挂在客厅和卧室里的风景画,他说他不是装修队的……不过最后还是捏着鼻子给我画了几幅画……可惜他都没来过这。”周怀瑾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眼神一黯,“喝茶?还是来一点清酒?”

“茶就好,家里人不让我喝酒。”

周怀瑾擦干净手,给费渡倒了杯茶:“请——那时候我只想有一天离开周家,要给自己留条退路,打算得是很好,想在一处深巷里开一家每天只接待几桌客人的小馆子,客人在精不在多,店里要清清静静的。可是啊,想得太美了,生计哪有那么容易?这家店打从开店到现在,一分钱也没盈利过,每年还得让我贴上大几十万才能勉强支撑。”

费渡笑了笑,没搭腔,周怀瑾就算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可怜”,也是穿金戴银的“小可怜”,周家别墅墙角的蘑菇都比别人家的伞大。

“这么多年,我痛恨周家,又舍不下名利,首鼠两端,不是东西——费总,偌大的家业,如果是你,你舍得吗?”

“周兄,”费渡看了一眼表,“你有话还是直说吧,要是没做好准备,你也不会来找我。”

周怀瑾碰到他的目光,无声地与费渡对视片刻,他一点头,有些落寞地说:“视富贵如浮云,如果我像你一样放得下,怀信也不至于早早就没了。冒昧约你过来,是因为我回去以后查到了一些事。周家虽然在国内声名扫地,在海外还是能勉力支撑的,但是我今天把这些话说出来,恐怕以后就得白手起家了。”

费渡:“我洗耳恭听。”

“我妈去世的时候,保险柜里留下了一盒过期的药,你记得吧?是你让我注意它的。”

费渡一点头——周怀瑾的母亲,也就是那位谋杀亲夫的周夫人,换了个丈夫仍是人渣,听周怀瑾的描述,她第二段婚姻的保质期还没有开盖即饮的豆浆长。

只是夫妻关系可以随便散,谋财害命的同盟却不敢这么任性,因此除了共同的股权外,周夫人手上一定有什么东西能威慑到周峻茂。可是等她去世,周怀瑾打开她锁了一辈子的保险箱,却发现里面只有一盒过期的心脏病药。

“我回去以后把那盒药翻来覆去地研究了许久,实在想不通这东西能做什么,一度异想天开地觉得,这可能是周峻茂谋杀周雅厚的证据,甚至请人鉴定上面是否有血迹和DNA残留什么的,但是上面什么都没有。”

“即便是有,那也不能作为证据,粘在纸盒上的血迹可能是任何人在任何场合抹上去的,如果是案发当时,警方在现场取的证还有些研究价值,但等周雅厚尸骨已寒,再拿着这玩意作为物证,那就未免太不严谨了。”

“对,我甚至怀疑我妈留下这么个东西,纯粹是为了吓唬周峻茂的——直到我无意中看见了药盒上的条形码。”周怀瑾拿出手机,打开图片,把那神秘的药盒打开给费渡看,“就是这个。”

“我不知道你小时候有没有做过那种训练,就是背诵唐诗宋词、圆周率之类小孩不理解的东西,用以锻炼机械记忆能力。我小时候,我妈让我背的就是条形码数字。你知道商品的条形码一般都是ENA码制,其中前三位数指的是所属国家。费总,你看,这盒药的产地在美国,但对应条形码的前三位是‘480’。”

“480不是美国的代码?”

“是菲律宾。”

费渡放大了照片,仔细观察片刻:“但是这串条形码并不是13位,印刷时中间还有细小的空格,所以我猜它应该不是从某个菲律宾产的商品上撕下来的。”

“不是,”周怀瑾说,“‘480’后面跟着四位数,然后是小空格——四位数,你想到什么?”

费渡一皱眉:“任何能编码的东西……他们国内的邮编是几位数?”

“你猜对了,菲律宾国内的邮政编码正好是四位。”周怀瑾不由自主压低了声音,“再往后,这几个数字不符合菲律宾国内对应的经纬度,所以我猜很可能指的是邮区内的街道和门派,也就是说,这不是商品条形码,而是一个地址。”

“我循着这个地址找了过去——并不容易,毕竟几十年了,街道拆得拆,改得改,换了三个向导,着实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打听出之前住在这个地址的人搬到了哪。我母亲的设想,大概是她一过世,周峻茂很可能会对我不利,我应该能拿到她留给我的东西,但她没想到,周峻茂居然没有对我下手,而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周氏里混日子,混得建树全无,满肚子邪魔外道,居然都没有仔细看过她的遗物。”周怀瑾叹了口气,“但这回我运气还算好,老人家已经八十多岁了,还活着,而且不糊涂,记得当年的事。”

费渡立刻追问:“你顺着这个地址找到的人是谁?”

“她,”周怀瑾翻过手机相册,把一张他和一个老太太的合影给费渡看,“就是这位老太太,我对她依稀有些印象,很小的时候,她在我家帮工做家政,后来突然有一天就不知所踪了。找到她我才知道,是我妈妈把她送走了。”

“她那里有什么?”

“周雅厚心脏病发的时候,家里的录音机里正放着音乐,他在挣扎中错按了录音键,录下了随后赶来的周峻茂和郑凯风的对话。我妈妈偷偷收起了那盒磁带,托人保存,原件在包里,音频你可以先听。”

他说着,从手机里调出录下来的音频。

录音里面先是一阵乱响,听这声音都能感觉到里面的人挣扎得有多剧烈,模糊、惊心动魄,良久才平息——应该是周雅厚已经死了,过了一会,脚步声传来,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死透了,放心吧。”

周怀瑾:“这是郑凯风。”

录音里,三十八年前的郑凯风嗤笑一声:“周总,一到关键时候你就往后缩,周雅厚这小子死了,往后家业、美人,那不都是你的吗?表情那么凝重干什么?”

另一个男声有些犹豫地开口说:“再想想有什么遗漏,万一惹上嫌疑,招警察调查就不好了。”

“有什么遗漏?嫂子去看电影了,家里保姆们放假,至于我们俩——今天下午结伴去钓鱼了,忘了吗?收拾干净,我们走!”郑凯风丧心病狂地笑了一声,“一想到这些以后都是我的,我就……哈!这是我的命……哎,周哥,别的都无所谓,他那小别墅你要给我。”

录音里的脚步声走远。

费渡一侧头:“小别墅?有什么暗指么?”

“周雅厚有一个秘密的私人小别墅,”周怀瑾放下手机,“我花了一个多礼拜,同她软磨硬泡,总算让她开口,说出了我妈不堪忍受周雅厚出轨的真相。”

费渡轻轻一挑眉:“我觉得这真相听起来不会让人愉快。”

“周雅厚喜欢未成年少女。”周怀瑾艰难地压低声音说,“尤其是……尤其是十三四岁的东方女孩。周雅厚有一个别墅,专门养着这些……这些……”

费渡追问:“哪来的女孩?”

周怀瑾沉默了一会:“福利院的,周雅厚生前也十分‘热心慈善’,在东亚一代,定点资助了几家福利院,国内也有,借此来挑他喜欢的女孩。”

“有证据吗?”

“有。”周怀瑾打开旁边的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一个牛皮纸袋,纸袋里有一打旧照片。

旧照片平摊在古朴洁净的桌面上,别致的插花从花瓶里低下头,婆娑的花影和费渡的目光一起,落在那些失真的旧照片上——那是四五张少女的半身照,长得都很漂亮,多少都带着点营养不良的稚弱,穿着以当今的审美眼光看起来有些媚俗的旧式性感时装,化了妆,说不出的怪异。

“想给警察可以,反正当事人都死了——照片背面是女孩的资料,这几个是中国人,也有韩国人和日本人,都在箱子里。那个老婆婆当年的工作,就是帮周雅厚照顾别墅里的女孩子,女孩养到十六岁左右,身量长到和大人差不多了,他就会失去兴趣,抛弃她们,把人送到那些地下人口市场,通常、通常很快就死了……”

周怀瑾有点说不下去,别开视线,一只手盖住嘴,好一会才说:“不好意思……我曾经一度以为周雅厚是我的亲生父亲,在周家最艰难的时候,我曾经把他当成过精神的偶像……咳,有点恶心。”

“四十来年国内没有网络,人口档案和资料现在肯定无法追溯,而且这些女孩本来就是孤儿,很难……”费渡一边翻着照片一边随口说,突然,他不知看见了什么,倏地坐直了,从中间捡出一张照片。

那照片背面写着“苏慧,恒安福利院,十五岁”。

日期是三十八年前。

费渡连忙把照片翻过来,仔细看了看那女孩的脸,从五官轮廓上依稀看出了一点熟悉的影子,他立刻拿出手机把照片拍了下来。

骆闻舟在距离他们见面的小餐厅不远处,车停在路边,刚点着一根烟,就收到了费渡发过来的照片,他看到内容后一愣,立刻转给同事,刑侦队的同事效率也奇高,十分钟之后,就给了他回复。

“骆队,你从哪找到的这张照片啊?对,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苏慧——拐卖女童案的嫌疑人苏落盏的外祖母,苏家三代人做这个营生,就是从她开始的。苏慧的档案里显示她确实是孤儿,不过她小时候那家福利院早就散摊子了,这么多年,人也都差不多死没了,具体是哪个福利院,恐怕不太好查,确实有出国经历,不过一年后又回来了。面部特征对得上,就是年岁上有一点误差,她身份证上登记的年龄,比照片上标注的要大两岁,不排除谎报年龄的可能性。”

餐厅里,费渡按住苏慧的照片问周怀瑾:“能跟我说说这个女孩吗?”

“对,这个女孩很关键,”周怀瑾点了点照片背后的日期,“这是最后一个女孩,你看,标注日期是四月,那年六月周雅厚就死了。老婆婆回忆说,这个女孩后来又在别墅里住了一阵子,跟着郑凯风。”

费渡眉心一拢:“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周怀瑾沉声说,“后来被我妈发现了,她觉得非常恶心,强行命令郑凯风把这个女孩送回国,在别墅工作的老婆婆也回了主宅。”

费渡莫名想叹气――后来这孤苦伶仃的受害者长大成人,终于如愿以偿地游到了这条罪恶的“产业链”上游,成了加害者。

她就像西方传说里被吸血鬼初拥的人类少女,忘了凶手,成了凶手。

“上次我们俩告别的时候,你对我说,我们一家子的悲剧就在于我的父亲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那位老婆婆说,我可能是周雅厚遗孤的谣言,就是苏慧被强行送走后在帮佣中传开的。这听起来可能有点阴谋论,但根据我对郑凯风的了解,这个人阴损、贪婪、小肚鸡肠,什么都干得出来。”

“你的意思是,因为周夫人送走了苏慧,郑凯风心怀记恨,所以恶意中伤,说你不是周峻茂的亲生的。”费渡问,“这一点有什么依据吗?”

“有,你知道国外相关领域起步比较早,如果周峻茂对我的血统存疑,他后来为什么不去做亲子鉴定?光靠猜测就深信不疑,未免太儿戏。”

费渡缓缓地说:“确实不合常理。”

周怀瑾低声说:“周峻茂生前在国外立过一份遗嘱,关于其名下资产归属问题的附录里,有一份亲子鉴定书,解释了为什么我不是他的遗产继承人,那份二十多年前的鉴定书和你们警方的结论正好相反。”

费渡:“你的意思是,二十多年前,你青少年时代,周峻茂托人做过亲子鉴定,但是结果被人做了手脚?”

“听着耳熟吧?和我整杨波的手段一模一样,”周怀瑾苦笑,“真是讽刺,我费了好多周折找到了当年那个鉴定公司的人,这个鉴定是周峻茂托郑凯风做的。”

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小报们整天都想报点豪门丑闻,周峻茂当然不会大张旗鼓地去验,他如果要做这个鉴定,一定是找亲信私下里办。

这个亲信就是跟他一起杀过人的郑凯风。不过显然,他和郑凯风亲得有点一厢情愿。

“我上次告诉过你,有一段时间我很害怕,我觉得周峻茂要我的命,每天必须要把怀信接到我屋里才敢合眼睡,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妈快不行了,周峻茂忍够了——直到我看见那份鉴定书的日期,就是那时候。”

那应该是二十一年前,周怀信还小,周怀瑾惶惶不可终日,同时,也正好是周氏高调回国时间。

郑凯风为了给自己铺路,人为制造了一场车祸,撞死了竞争对手……

费渡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茶杯沿。

周峻茂很少回国,国内的事务主要都是郑凯风在管,郑凯风一回国就搭上了“那些人”……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郑凯风这条假装温驯的中山狼就已经开始计划着要在将来把周氏纳入囊中呢?

费渡其实想过,像周氏这样根基都在国外的金主,到底是怎么搭上那些人的船?

这样看来,原来中间还有苏慧这层联系。

苏慧利用女儿苏筱岚拐骗女童,买卖后谋杀弃尸,是谁帮她们孤儿寡母处理尸体的?

她是在滨海那块抛尸地建成之前,就已经和那些人有合作了吗?

多年后郑凯风回国,找到了已经人老珠黄的苏慧,是不是转而成了她的“客户”,从而认识了处理尸体的人?

隐秘的线透过漫长的时间,把零碎的事件串联在一起,隐约有了脉络。

可是这中间还缺一环,费渡隐约感觉到,那会是非常关键的一环。

“杨波呢?”他忽然问,“你查到郑凯风和杨波的关系了吗?”

“查了,杨波的父亲死于十三年前,是一场车祸的肇事人……”

周怀瑾还没说完,费渡的手机突然不安地抖动起来。

费渡立刻接起来:“喂?”

“医院,”骆闻舟飞快地说,“尹平那边出事了!”

分享到:
赞(61)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家里人不让我喝酒 …..:)))))) 骆驼是家里人。看着好开心!

    匿名2018/11/25 06:59:41回复
  2. P大细节写得好啊 家里人不让我喝酒 呵呵

    匿名2018/11/25 07:00:41回复
    • 真的是糖渣啊……

      匿名2019/01/01 19:29:23回复
  3. 家里人 好评 哈哈哈哈 就这么点糖渣我也开心

    匿名2018/11/28 15:26:55回复
  4. 看见如此强大逻辑下面评论全是说糖……虽然我也乐见其成但怎么说还是有点失望吧..

    匿名2019/01/25 01:28:41回复
    • 她们很少把关注点放在案件上。但也不怪任何人毕竟出发点不同。

      匿名2019/02/10 23:25:29回复
      • 你们说的别人很难受诶

        匿名2019/02/19 20:03:32回复
  5. 突然想到“北京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被洗脑了

    匿名2019/02/16 00:20:41回复
  6. 楼上厉害了

    巍巍2019/02/24 00:54: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