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埃德蒙·唐泰斯(十一)

骆闻舟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他弯着腰,手肘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费渡的手——他眼下没地方汇报,没人可以请示,市局里一片人心惶惶、往来者都目不斜视。下一步该怎么做,没人给他一个准主意。

他也没地方诉苦,陶然躺下了,郎乔他们没经过事,不是慌就是乱,还都等着看他的脸色。

骆闻舟沉默的时间太长,费渡捏起他的下巴端详片刻:“怎么?”

骆闻舟抬起眼看着他,略微有些出神,想费渡和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那些年轻而胸无城府的人像透明的塑料瓶,里面是果汁还是可乐,一目了然;年长而心机深沉的,则像磨砂的玻璃瓶,里面大多装着深色的液体,不打开闻闻,很难分清是酱油还是醋。

费渡却二者皆非,他更像个万花筒瓶,瓶身上有一千面彼此相连的小玻璃片,粘连的角度各有不同,穿过的光会被折射无数次,进出都无从追溯。

即使此时他捏着这个人的手,可以肆无忌惮地触碰他的每一寸皮肤,仍然会经常不知道费渡在想什么。

骆闻舟这辈子,碰到过的最让人头疼的人物,费某人绝对名列前茅——无论是他们俩互相看不顺眼、见面就吵时,还是恨不能把他含在嘴里顶在头上的现在。

如果一年前有人对他说,这一年的年关,他会在一片冰天雪地里如此孤立无援,只能攥着费渡的手腕聊做安慰,他一定得觉得对方是脑子里的保险丝烧断了。

“没有,”骆闻舟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我就是提前感觉到了中年危机的严峻。”

费渡眨眨眼,忽然带着点坏笑凑到他耳边:“怎么,师兄,感觉自己力不从心了?不早说,我疼你啊。”

骆闻舟:“……”

随后他回过神来,在费渡腰上重重地捏了一把:“你也找事是吧?刚才擅自动手动脚摸人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费渡的眼睛不肯完全睁开,目光懒洋洋地从睫毛间隙里露出来,舔了一下嘴角:“哦,你想怎么算这笔账?”

骆闻舟哭笑不得:“宝贝儿,爸爸已经很心塞了,你就别在我心梗的道路上添砖加瓦了。”

听他能贫嘴了,费渡才慢吞吞地坐直了,回归正题:“你在担心什么?”

骆闻舟吐出一口气,脸上的笑意渐黯:“你知道这事让我有种什么感觉吗?”

“知道,孔维晨和张局的联系、他事前给张局打的电话,这些都太容易查也太显而易见了,好像是有人安排好的证据,”费渡眼皮也不抬地回答,“自己人互相猜疑,关键证人死无对证,证据们一个接一个、按照排好的次序出场——你在想,这和十四年前的冤案太像了,简直好像旧事重演。”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说:“我随口一问,你说那么全干什么——你这样会让人缺少安全感的,知道吗?”

费渡有意哄他,故作诧异地说:“你和我在一起居然还会有安全感?骆队,这到底是你太有自信了,还是我魅力下降了?”

骆闻舟在他手背上掴了一巴掌:“说人话。”

“好吧,话说回来,”费渡说,“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五月份何忠义那个案子,我到你办公室接受审讯——”

骆闻舟干咳一声:“那是配合调查,审什么讯,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呢?”

“好吧,配合调查,”费渡从善如流地改了口,“那时候我就警告过你,这案子的热度来得诡异,有人在整你们。”

“陶然从何忠义的案子开始,就听见那个电台里一个叫‘朗诵者’的人密集投稿,循着这条线,”费渡把手伸进骆闻舟的外衣里,从他大衣内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笔记本,“有什么蛛丝马迹,你可以从头说,我帮你回忆。”

骆闻舟沉默了一会,缓缓把费渡搭在脖子上纯装饰的围巾拽过来,绕了几圈,几乎缠住了他的下巴:“你有没有觉得非常恐惧的时候?”

费渡一顿,顺着他的话音想了想,心里浮光似的闪了一些十分碎片化的记忆,地下室模糊的门和缓缓逼近的脚步声飞掠过他的脑海,轻轻一点,旋即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一耸肩,用最熨帖的情人语气说:“有啊,怕你离开我的时候。”

骆闻舟被他一段接一段的套路搅合得实在没什么想法,感觉自己这辈子能摆平一个费渡,大约也是有些本领和狗屎运的,这么一想,他居然不由自主地心宽了不少。

“何忠义被杀一案,市局之所以第一时间介入,是因为我们同时还收到了一份举报材料,是被害女孩陈媛的弟弟陈振递上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是递到市局,而是捅到了上面,上面责令市局彻查,我们不得不查。”

“陈振没有正当职业,是个黑车司机,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他对我充满了不信任,我一开始觉得奇怪,他自己举报王洪亮,别人来查,为什么他反而不配合?现在想起来,陈振一开始激愤之下,应该不止一次试图举报过王洪亮,但恐怕都石沉大海,久而久之,他根本不相信会有人来查。”

费渡点点头:“举报区分局参与贩毒这么耸人听闻的事,又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证据,一看就是个疯子的胡言乱语,每天各种各样的举报信雪片似的,陈振又不是什么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没人会搭理这种无理取闹。”

“对,张局派我去查这件事,当时他的原话是,这份举报里说的事肯定不实,但是平白无故,也不会空穴来风,王洪亮这个人尸位素餐惯了,很可能是作风、工作上有别的问题,也不怪别人整他。调查分局干部是得罪人的事,调查完怎么处分、怎么给举报人一个交代,这又是十分微妙,所以要我亲自走一趟。只是……”

“只是没想到举报的内容居然属实。”费渡接话说,“但是按理说,王洪亮认识你,如果他够聪明,看见你和陶然去了,多少应该明白你们为什么来的,花市区这么多年一直是铁桶一个,为什么他会这么容易露出破绽?”

“不是我特别厉害,是有人刻意把这件事往外捅,”骆闻舟说,“凶手赵浩昌抛尸后引起了莫名其妙的关注,抛尸点正好在他们的死穴上,这是第一。”

“赵浩昌那变态的脑回路不是一般犯罪分子猜得到的,这个时候,如果王洪亮的逻辑正常,他应该配合市局积极调查何忠义被杀一案,不动声色地去找何忠义死亡第一现场不在‘金三角空地’的证据,尽快把你们的视线从他们的毒品交易点转移开——这个证据其实也不难找,死者当天晚上去了承光公馆,我和陶然后来都找到了佐证,”费渡在骆闻舟的笔记本上画了一条线,写下“马小伟”三个字,“但在还没来得及,就出了意外。”

“马小伟的证词颠三倒四,像个智障,成功地当上了谋杀何忠义的嫌疑人。同时,他也像一块双面胶,牢牢地把我们的焦点黏在当晚有过毒品交易的地方。”骆闻舟有些吃力地回忆片刻,“对了,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时这个事的导火索是马小伟和原住民起冲突,点燃了双方的积怨,这才打起来一起被带走的。”

“你是说,那场引起警方注意的群架未必是偶然。”费渡一顿,略微一偏头,“这时王洪亮已经相当被动,但是他仍然有机会,因为马小伟尿检结果显示他确实吸毒,吸毒的人神智错乱胡说八道也很正常,或者他可以干脆抓一群替罪羊,说马小伟当天晚上和他们在那进行毒品交易,既立了功,又给你们交代,把他们自己摘出去也并不费事,多灭几张口而已。”

然而就在这时候,不信任警察的陈振擅自行动,被扣在鸿福大观,骆闻舟闻讯赶去的时候,正撞上了黄敬廉等人谋杀陈振。之后黄敬廉狗急跳墙,要连骆闻舟一起杀,丧心病狂……但是证据确凿,把整个花市区分局拖下了水。

这里头唯一的问题就是,黄敬廉根本没打算、也没必要那么着急杀陈振。

“其实当时还有个疑点,”骆闻舟想了想,说,“我闯进鸿福大观之后,登记的前台女孩塞给我一张提醒的纸条,还故意把我安排在了一个有暗窗的房间,这样万一有点什么事,我可以立刻跳窗户跑——萍水相逢,素不相识,那女孩冒着危险帮我……虽然说对于帅哥来讲,人间自有真情在吧,但她就好像提前知道黄敬廉他们会对我下手一样。我后来去查过,那个前台女孩已经不知所踪。”

“如果陈振不死,黄敬廉不一定有这个胆子,而如果陈振不是黄敬廉杀的,那他是谁杀的?”骆闻舟看着费渡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陈振”两个字后,又接着说,“第三个关键人物是个神秘人,也就是往死者何忠义手机上发短信的那个人,当时我们认为是赵浩昌自导自演的。但如果真的不是赵浩昌呢?如果赵浩昌抛尸花市西区,就是因为看见那条神秘人物给出的指引呢——这是三个破案的关键点,也是对于王洪亮而言致命的巧合。”

巧合太多,听起来就不像真的了。

而因为张东来猝不及防被卷进本案里,张局做为近亲属避嫌,全程都来不及反应。

“第一步,让关键人物从关键领域下台,从头到尾思路都很清晰。”费渡在方才的笔记外面加了个圈,“再一次听到‘朗诵者’投稿,是随后的拐卖女童案,这案子除了骇人听闻外,并不太复杂,关键是苏落盏模仿了苏筱岚的作案签名,暴露了他们所有人以及抛尸地点。苏落盏是天生的虐待狂,如果她知道苏筱岚当年对受害人家属做过什么,那毫无疑问,她一定会模仿,而且会升级,问题是,把旧案的细节泄露给她的人到底是谁。”

“之后是周氏,郑凯风谋杀周峻茂,用了董乾,奇怪的是那个以董乾的名义寄给董晓晴的包裹,董晓晴因为这个神秘包裹,下手捅了周怀信,他们被迫杀人灭口,同时暴露了有人专门策划假车祸制造谋杀案的事实。那天有人劫持了董晓晴的号码,发信息给肖海洋,诱使警方上门,又一把火烧了董晓晴家。”骆闻舟叹了口气,“最后是魏文川买凶杀人。根据魏文川的口供,他从几年前就开始接触那个神秘网友了,对方用了漫长的策划和铺垫,从滨海抛尸地点,到若隐若现的通缉犯窝点,一步一步引导我们,抓住活的卢国盛和他藏身之处——”

吹去扑朔迷离的尘土,最开始让人云里雾里的脉络开始暴露出来,陈列在旧笔记本上,显得分外触目惊心。

“有几种可能,第一,像一只眼所说的,犯罪集团内讧,其中某一重势力做了当年费承宇想过但是没能完成的事——排挤掉其他的出资人,自己控制整个团伙。或者他们是针对市局中的某个人,这一切都是为了把顾钊的案子翻出来。”费渡弯了弯冻僵的手指,拿出手机,“像是这个朗诵者这一期的投稿——复仇,你倾向于相信哪个?”

这时,一个陌生的号码突然打了进来,跳到了读书软件上,费渡看了骆闻舟一眼,接起来:“喂?”

“是我,周怀瑾,”电话那一头的男人压低了声音,“我现在在国内,你方便见我一面吗?”

费渡放下电话,转头问骆闻舟:“师兄,有个陌生男子约我见面,你批准吗?回家不会让我跪主板吧?”

分享到:
赞(130)

评论38

  • 您的称呼
  1. 我觉得我看P大的文的时候,自己自己就像是一个智障儿童,想个人名都好长时间

    千玺老婆2018/11/10 17:49:29回复
    • 同感。尤其是这一章,看到何忠义赵昌浩我都一脸懵逼了……

      匿名2018/11/10 20:51:19回复
    • 千玺老婆的那个别走

      妈妈咪呀2019/06/02 16:38:59回复
  2. 认真想一会,还是想起来那些人是谁了,看p大的文不能不带脑子啊

    沈韵2018/11/16 19:42:35回复
  3. 之前的案子都不记得怎么办?从头再看?我就是来看发糖的,结果死了这么多脑细胞

    匿名2018/11/28 15:14:26回复
  4. 看到这些说什么不记得之前案件,或者想不起人名的评论,心里有些替PP叹息:你们辜负了PP写的这么好的一部书了,唉!那些只想看“糖”而不看文章的人,还有说什么必须带脑的人,只要真的看了这部书,而不是只为看“糖”而挑着看,根本不难理解好吧?白瞎了PP这么好的文笔以及情怀

    匿名2018/12/04 03:16:13回复
    • 真的真的,单纯想看糖看肉的,可以选择其他不错的文啊,p大就是这种文风啊……

      匿名2019/01/01 16:11:05回复
    • 同感

      匿名2019/02/10 22:34:52回复
  5. 不会吧,旧案我还都记得鸭,挺好记的鸭

    花城家的娃2018/12/04 19:17:57回复
    • 看得我觉得社会真复杂,自己就像一只蝼蚁一样

      土豆片土豆泥2019/07/06 22:18:44回复
  6. 可我怎么都记得。。。我在拉仇恨嘛?

    匿名2018/12/12 23:48:08回复
    • 她们不用脑子记呗!只关注在糖Meat这一个点上。Meat

      匿名2019/02/10 22:51:39回复
  7. 脑子不够使了,烧脑!都快忘了前面的人发生什么事了

    匿名2018/12/16 22:16:19回复
  8. 我在猜大boss是不是潘老师

    匿名2018/12/27 15:30:22回复
  9. 对啊,我也都理得清啊,前面的咋子回事嘛

    匿名2019/01/15 15:58:10回复
  10. 唉,邪恶的我哟,又想剧透了,大boss不是潘老师,我也忘记潘老师最后是不是个正面人物,反正最后的大boss是个姓范的龟孙,嘟嘟的童年那么阴暗除了费承宇这个变态老爸外,还有这个姓范的在旁边煽风点火,这个玩意闷坏闷坏了

    匿名2019/01/17 02:15:05回复
  11. 没有看侦探小说经验的人,确实脑细胞不够杀的,这前呼后应的,环环相扣的,确实是看懂不容易啊

    匿名2019/01/22 09:47:39回复
  12. 伏笔好深

    匿名2019/01/25 01:17:42回复
  13. 唔,我看的挺认真的但是脑子不太好用,看什么都记不住人名和逻辑关系

    阿兰2019/02/26 00:01:13回复
  14. 给p大跪了

    深海.2019/02/28 00:31:31回复
  15. 姓范的,这之前有吗?还是剧透的

    范冰冰2019/03/16 21:36:36回复
  16. 范思远吗

    舟渡.2019/04/14 00:11:39回复
  17. 回忆一下何忠义是第一起案件死者,赵浩昌是张媛的男友律师 嫌疑犯

    匿名2019/05/04 15:26:29回复
  18. 喜欢p大文风,幽默风趣又不失紧凑烧脑的案情,糖什么的也是水到渠成非常自然~喜欢
    顺便炫耀一下嘿嘿嘿我看懂了嘿嘿嘿虽然是n刷了……

    陈栎媱2019/05/17 10:39:42回复
  19. 我觉得人各有志吧,有人确实对案件不感兴趣想找糖吃,也有人的确是记不住这些人名(真的有这样的人,比如说我同桌,他真的很想记住一些东西,但是记忆力是真的差,我用五分钟能背下来的东西他得记一节课而且还没我记得牢,他连自己女朋友的生日都得靠日历)即然p大写了这篇文,就有不同的人会用不同的角度来看这本书,相同的是我们都喜欢这本书,没有必要要求每个人都跟看犯罪嫌疑那样去看,指责的人口气也别那么重,这样反而会让别人心情不好,人家也不会打算改。

    白银十卫2019/05/18 09:59:48回复
  20. 各位大佬能不能推荐一些好看的耽美小说,跪舔

    人与人2019/05/20 12:11:05回复
    • 强推不死者 全球高考 还有巫哲写的文都不错 P大的文也有很多啊

      某狐2019/06/12 22:50:05回复
      • 全球高考真的超棒,最喜欢的

        沈漫2019/07/14 12:22:12回复
  21. 只有我一个人想起来名侦探柯南吗~

    白银六卫2019/05/24 00:31:39回复
  22. 要找小本本做笔记啊…人名太多完全记不住啊

    匿名2019/05/25 23:56:44回复
  23. 爸爸什么的,太羞耻了

    巍澜2019/05/31 11:42:43回复
  24. 想起来我看柯南看了九百多集,看起来也是一知半解的,万年三选一,还有小黑。哎~ 我觉得还是p大的文看起来有意思些,一个故事连着一个故事,都埋下伏笔。虽然看起来很烧脑,但是还是很喜欢ta的写作风格

    皮皮虾2019/06/11 18:48:41回复
  25. 天啊…思维导图我画了整整五张A4纸 感情线就有两张 现在还不懂 我感觉我可能不适合看P大的文

    某狐2019/06/12 22:48:55回复
  26. 虽然很喜欢主角们互动的糖,但是皮皮的文内容呢我都有很仔细的看,而且p大文笔很好,她的文确实要看个两三遍以上才能完全看懂和理清这些人物关系吧,我每看一个案件的时候都很努力看懂记清了,只不过越往后就可能会忘掉前面的一些或者捋不清了呀…这并不能说是没认真看吧

    赵某人2019/06/14 23:59:10回复
  27. 可能记性好?我全记得啊。

    溪辞2019/06/15 13:36:31回复
  28. 看评论似乎已经知道了谁是终极boss,但还是想看最后的破案过程,毕竟每个案子似乎都有解释不了的地方,要是不能知道很难受的

    匿名2019/06/18 13:21:02回复
  29. 我第一次看,慢慢看在加上剧透的大概看懂了哈哈

    湛羡迷2019/06/24 00:51:07回复
  30. 我是剧情党,表示这种剧情并不特别难懂,而且很引人入胜啊,稍微难一点会让我更认真的思考和理解啊,相关不懂的知识我也会提前了解的

    川下穷河2019/07/14 21:24: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