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韦尔霍文斯基(二十八)

肖海洋一激灵:“你说什么?”

费渡一伸手按住他:“你‘听说过’?听谁说的?我记得我们好像没有公布过凶手的身份。”

“是……在公安局的时候,有一个姐姐问我,在外面见没见过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说他长得很奇怪,下巴特别长,长得像垫过,眼睛有点歪,看起来很凶恶。”

这是例行问话,要确定这些离家出走的孩子们是不是见过卢国盛,会在不告诉他们此人身份的情况下,给他们描述相貌特征,如果有点印象,还会给他们看照片和画像。

显然,这小姑娘有她自己的猜测。

“我在外面没有离开过宾馆,也没见过这个人,”王潇有些犹豫,“但是……我不确定。”

“没关系,”费渡放轻了声音,“你尽管说,是误会也不要紧。”

“我们每周日有一天假,可以回家,我爸妈周末不休息,又怕浪费我时间,不让我回去。那天,其他同学要么回家了,要么结伴出去玩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教室自习,中途去了一趟卫生间,正想出来,听见外面有人进来,是梁右京她们。”王潇顿了顿,“我……我怕撞上她们有麻烦,所以躲在隔间里没出来,想等她们先走。”

“她们以为厕所没人,聊了几句,我听梁右京说‘魏文川那个朋友是干什么的,拽成那样,进来坐了五分钟,水都不喝,手套也不愿意摘’。”

肖海洋眼皮一跳——公共场合不喝水、不摘手套,这很可能是怕留下指纹和DNA。

王潇继续说:“当时另一个女生说‘我觉得他不像什么大人物,长得有点凶,还斜着眼,怪吓人的。’”

费渡沉声问:“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吗?”

“记得,十一月初,”王潇说,“应该是十一月的第一个周末,魏文川过生日请客,他们那些一起玩的人很多都去了。”

费渡:“冯斌也在其中吗?”

“在,他们以前关系还挺好的。”

失踪十五年的卢国盛在一群中学生的生日会里出现,怎么听怎么不可思议。327案中,另外两个嫌疑人都是为了钱,只有卢国盛是为了满足嗜杀与玩尸体的乐趣,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就算是魏文川是他生的,他也绝不会多看对方一眼。

王潇说他当时戴着手套,连水都不喝,那他是去干什么的?怎么听怎么像是来认谋杀目标的!

那个时候,神秘人物“向沙托夫问好”已经开始接触冯斌,勇敢的少年开始计划着一场轰动的反叛和曝光,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费渡:“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不知道,她们没说。”

肖海洋皱起眉。

然而就在这时,王潇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就听有个女生说什么‘那家餐厅的佛跳墙不正宗,里面居然有一片小白菜,笑死了,’梁右京一直很喜欢魏文川,听完这话就火了,让她不懂别瞎说,还说人家做的是改良菜,为了健康才做的调整什么的……”

“知道了,北苑龙韵城,”费渡只听了 “小白菜”仨字就有数了,“谢谢,你帮大忙了。”

这时,204的窗帘拉开了,一只手擦去窗户上的白雾,少女露出了憔悴发白的脸,透过铁笼一样的防盗网望着他们,她长得还算清秀,可是眼神阴郁,神色也有些畏缩,常年压抑与痛苦的生活在女孩身上蒙了一层灰,并不赏心悦目。

电话里寂静一片,女孩沉默了好一会,没有结束通话的意思,好像仍然有话要说。

肖海洋本来心急如焚,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市局,把那什么“北苑龙韵城”查个底朝天,然而不知是被费渡的耐心影响还是怎样,他抬头看了看王潇,沸腾的心绪竟然缓缓平息了下来,走神地想起很多事。

他想起十四年前,邻居们指着顾钊那空无一人的房间的种种流言蜚语,想起那个为此抄起半块砖头和人动手的、年幼的自己……尽管他不是当英雄的料子,每次奋起反击,必会被人掀翻在地,再被生活踩着脊背践踏而过。

两个男人在能把人冻挺的寒风中,一人扣着一只耳机,等着身陷囹圄的“莴苣姑娘”垂下长发。

“我……我长得不好,学习不好,人缘也不好,”王潇忽然开了口,“每天把父母拖累得团团转,他们说我们家还住在这种地方,都是为了我,天天要我争气,可我就是争不来,我花了家里那么多钱,现在连能不能继续上学也不知道……我这样的人,是不是死了比较好?”

费渡:“你……”

他刚说出一个字,就被旁边的肖海洋打断。

“我小时候性格很古怪,”肖海洋忽然硬邦邦地说,发现费渡看了他一眼,他就颇为自嘲地咧了咧嘴,“现在性格也很古怪,可能是天生的,别人都不爱跟我玩,和同事关系也不怎么样。我父母离婚的时候,我爸指着我对我妈说‘这个累赘你带走,我多给你点钱’……我也一直都没什么用,你看,我是个警察,有一次下班回家碰见个扒手,想上去抓,结果被扒手推了个跟头,眼看着他逃之夭夭。可我还想继续干下去试试,以后日子那么长,也许有一天会好起来……万一呢?”

王潇趴在窗户上大哭起来。

“如果哪天你决定让一些人付出代价,不用打110,打这个电话,我直接带你去市局。”费渡嘱咐了一句,伸手一推肖海洋,“走了。”

肖海洋默默地跟着他,直到车里的暖风吹热了手脚,他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我……我这种情况,现在应该怎么办才能重新归队?”

费渡好像正在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前面的路况。

肖海洋连忙又紧张地补充了一句:“你刚才说骆队没把我停职的事说出去,是……是……你那么会说话,能不能……帮我看看那份检查哪里写得不对吗?”

费渡笑了:“你们老大没事的时候,喜欢看别人的检查解闷?”

肖海洋一脸茫然。

车行过路口,费渡摇摇头,从兜里摸出一张工作证,扔在呆若木鸡的肖海洋怀里。

此时,骆闻舟正在监控前观察着魏文川。

不知是天生就长成这样还是什么,魏文川脸上好像总挂着一丝难以描述的微笑,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对两个警察的轮番追问,他那好似画上去的笑容能纹丝不动。

“魏文川,有人指证你是学校小团体的领头人,经常指使别人换着花样欺负同学,对人家造成人格侮辱和人身伤害,你承认吗?”

魏文川耸了耸肩,扬起齐整的眉,一摊手:“小团体是指什么?姐姐,你没几个玩得好的同事吗,如果经常和同学一起玩就叫‘小团体’,那你们关系好的同事是不是可以叫‘结党’了?”

郎乔脸一黑:“这审你呢,哪那么多废话?再扯淡拘留你。”

她这几句吓唬小孩的话根本触动不了魏文川,那少年居然还笑了起来:“警察姐姐,拘留我也不能无缘无故吧?至于‘人格侮辱’和‘人身伤害’——我侮辱谁了?伤害谁了?有没有视频和录音证明我侮辱过别人?人身伤害也总该有份验伤报告吧?”

陶然皱眉看了一眼油盐不进的魏文川:“魏文川,我希望你态度端正一点,我们现在有确切证据证明,你和一起集体性侵案有关,你家境优良,成绩也不错,将来前程大好,不想添个犯罪记录去监狱里住几年吧?”

“性侵谁?王潇?”魏文川抬手捂住一只眼睛,沉默了一会,嗤笑起来,“别逗了,警官,麻烦你看看我,再看看王潇——就她那德行,一根头发碰到我,都是我吃亏吧?请问你们所谓‘确切证据’指的是什么?王潇自己说的吗?我天,真是丑人多作怪。”

“少在这装模作样!你往女同学手机装追踪器的事怎么解释!”

这一次,魏文川终于短暂地愣了一下,脸上一瞬间浮起难以置信的愤怒,好像不敢相信夏晓楠居然有胆子出卖自己似的,随后很快又平静下来。

他往后一靠,眼皮一垂:“夏晓楠吧?对,我装了,夏晓楠长得还不错,我觉得还行,逗她玩玩——再说我又没侵犯她隐私,我又不是偷窥她,追踪器是当着她面装上的,她不高兴可以自己弄下来,就算她是个智障,也可以不用那台手机对吧?你情我愿的事也犯法吗?”

“你在夏晓楠手机上装了追踪器,为什么老师警方都在找他们的时候不提供线索?”

“没人问我啊,”魏文川理直气壮地说,“再说关我什么事?”

“可是冯斌被杀的时候,凶手就是通过她手机上的追踪器追上他们的。”陶然沉声说,“你有什么想说的?”

魏文川的眼神没有丝毫躲闪,直白地回视着陶然,他嘴角浮起一个虚假的微笑:“第一,你们抓到杀人犯了吗?是杀人犯自己承认,他是通过那个追踪器找到冯斌的吗?第二,就算是,那个追踪器简陋得很,任何人都能通过软件搜到她,凭什么说跟我有关系?第三——这么说冯斌死的时候,夏晓楠是跟他在一起的了?那为什么凶手杀了冯斌没杀她,这难道不是说明她有问题吗?还是那句话,关我什么事?”

骆闻舟忍无可忍,正想亲自上阵收拾这小王八蛋,电话响了。

“……北苑龙韵城,”他的脚步倏地顿住,声音几乎是压在喉咙里的,“你确定吗?不……这件事保密,你先别过来,把肖海洋那个二百五也看好了,等我回家说。”

骆闻舟挂断电话,站在原地都能感觉到狂跳的心,他独自在监控室里原地转了两圈,抬手把旁边半杯茶水一饮而尽,再拿起对讲机的时候,他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不承认就关他一天,什么玩意家教,”骆闻舟用带着点薄怒的声音说,“找几个兄弟轮番审,一个小兔崽子,我还就不信了。”

半个小时后,骆闻舟给刑侦队的几位直属上司挨个打了个电话汇报工作,溜达到楼道里,似有意似无意地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监控,他挑衅似的冲着监控点了根烟,缓缓地往外走去。

“有些人已经变了”——这是老杨遗书里最触目惊心的一句话。

上一次抓捕郑凯风,因为泄密,导致郑凯风事先收到消息后逃走,之后又给了幕后人杀人灭口的机会,这一次绝不能打草惊蛇。

骆闻舟下了楼,面无表情地在垃圾桶上弹了弹烟灰,回头看了一眼带着国徽的办公楼。

他忽然有种预感,他们距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肖海洋拘谨地坐在骆闻舟家客厅,和骆一锅大眼瞪小眼。

醒了酒的骆一锅炸着毛,一脸不满意地围着他打转,蓬松的大尾巴碰到了肖海洋的裤腿,猫爷威风凛凛地露出尖牙,冲着肖海洋“哈”了一声。

肖海洋默默缩了缩腿,坐相更拘谨了。骆一锅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认定了这是一只好欺负的人类,遂趾高气扬的端起一脸睥睨,蹿上茶几,挺胸叠肚地端坐成一坨,对肖海洋展开了密不透风的监视。

费渡给肖海洋倒了杯茶,趁骆闻舟不在家,他又偷偷摸到昨天打探清楚的酒柜,在一堆平价红酒里挑挑拣拣,矬子里拔了一瓶“将军”,给自己倒了一杯。

骆一锅闻到酒味,立刻变了脸,颠着小碎步蹭到他脚下,“叽里咕噜”地撒娇蹭他的裤腿,见费渡没有要理它的意思,骆一锅忍不住伸出了爪子,企图像平时对付骆闻舟一样抓着他的裤腿爬到他身上。

费渡抿了一口红酒,低头看了它一眼。

骆一锅伸到半空中的爪子僵了片刻,又缩了回去,乖巧地把自己缩成一只毛球,不敢造次了。

肖海洋注视着他:“你这猫挺听话的。”

“骆闻舟养的,”费渡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不过这一阵都是我在喂。”

一般人听了这话,总该奇怪一下骆闻舟的猫为什么是他在喂,进而震惊地问一句“你住在骆队家”。

然而肖海洋同志并不是一般人,他心里装的都是卢国盛,只为通缉犯辗转反侧、无暇他顾,一路被费渡拐回来,压根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屁股坐在骆闻舟家的沙发上。他“哦”了一声,无视了费渡隐晦的炫耀,一本正经地说:“我刚才就在想,如果王潇听说的那个人就是卢国盛,为什么他平时都会注意不留下自己的痕迹,偏偏在杀冯斌的那天留下了指纹?”

费渡:“……”

市局招的刑警都这么迟钝吗?

分享到:
赞(53)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吸居2018/10/20 12:41:51回复
  2. 嘟嘟啊,对着电线杆儿你不能炫耀的太隐晦啊

    居老师的娃2018/11/09 08:43:58回复
  3. 那是正宗的漂洋过海傻木头

    匿名2018/11/15 03:22:29回复
  4. 为什么……突然……联想到郭靖了……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6 11:52:00回复
    • 你就直接炫耀嘛隐晦什么……

      匿名2019/01/01 00:21:37回复
  5. 啊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16 15:09:56回复
  6. 嘟嘟再次嘚瑟未遂哈哈哈哈哈哈

    闻舟渡我2019/01/18 13:24:38回复
  7. 卢国盛的描述让我想起了【齐木楠雄的灾难】里面的燃堂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兴趣的小伙伴自行百度图片

    阿鲤2019/02/06 02:09:54回复
    • 我去看了一眼……下巴什么鬼

      匿名2019/02/08 12:09:22回复
  8. 它随闻舟姓,叫一锅,今年七岁了,是我们共同孕育的第一个生命。

    匿名2019/02/10 01:21:25回复
    • 在下佩服。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22 13:50:47回复
  9. 燃堂力长得一言难尽……

    如月隱2019/02/15 10:16: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