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韦尔霍文斯基(二十二)

费渡的表情似乎被此时零下五度的室外温度冻住了,凝固许久,骆一锅却已经舔完了小碟子上的一点牛奶,竖个大尾巴过来蹭他的裤腿,他这才如梦方醒,轻轻一动,骆闻舟如铁箍似的手上仿佛有个什么机关,即刻松开,任他抽回了自己的手腕。

费渡低头和膀大腰圆的骆一锅对视了一眼,然后笑了:“真的假的,吓死我了。”

骆闻舟心头岩浆似的血略微凉了下来,停止了无法控制的左突右撞,渐渐落地成了一堆厚重的火山灰。

他意识到自己选的时机不对。

自从他把费渡放在身边,就仿佛总是在急躁,总是在情不自禁。先前想好的、打算要细水长流的进度条成了脱缰的野狗——没忍住碰了他,没忍住心里决堤似的感情,没忍住多嘴说了多余的话……不止一句。

才不过几天,他就屡次“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的设想漏洞百出,已经成了块缝不起来的破抹布。

他那专坑儿子的倒霉爹妈还又来跟着裹了回乱。

大概所谓年龄与阅历赋予“游刃有余”都只是个假象,很多时候,游刃有余只是阅尽千帆后,冷了、腻了、不动心了而已。

可惜走到这一步,再要回头是不可能了。

骆闻舟觉得自己是真把费渡吓着了,于是略微放轻了声音:“你就想跟我说这个?”

费渡想了想,后退几步,从餐厅里拖过一把椅子坐下,他的胳膊肘撑在餐桌上,手指抵住额头,在太阳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眼睛半睁半闭地说:“我以为你比较了解我。”

骆闻舟:“我比较了解你哪方面?”

“当然不是那方面,”费渡随口开了个玩笑,见骆闻舟并没有捧场的意思,他就收了调笑,倦色却缓缓地浮了上来,费渡沉默了一会,“我记得你以前不止一次警告过我,让我规矩点,不要有朝一日去体验你们的囚车。”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追捕赵浩昌那天,在天幕下面,我已经道过谦了。”骆闻舟把热好的牛奶拿出来,从餐桌的一头推上去,杯子准确地停在了费渡面前,一滴没洒,“你还能倒点别的小茬吗?”

费渡短暂地闭了嘴,因为他心头一时间有千头万绪,晃得人眼花缭乱,任他巧舌如簧,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好一会,他才抬起头。

“不,你其实没必要道歉,你也没错,我当年没有动手弑父,是因为能力所限,我做不到。你们调查费承宇的时候,发现另一拨人在跟踪他,那确实是我的人,是我通过一些不太合法的渠道雇的,后来你们撤了,这些人就在一夜之间全部离奇失踪,本身做的就是灰色的营生,也没人报警,落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是费承宇给我的警告,我的翅膀还不够硬,撼动不了他,我是因为这个才消停的,不是什么道德和法律的约束。”

骆闻舟的心开始不断地往下沉:“所以呢?”

“骆队,你在一线刑警干了这么多年,见过的变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应该相信自己最开始的直觉,我确实就是‘那种人’——天生大脑有缺陷,道德感与责任感低于正常水平,多巴胺和复合胺分泌异常,无法感知正常的喜怒哀乐,也没法和人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说不定连别惹所谓的‘爱情’是什么也感知不到。”

骆闻舟靠着餐厅旁边的墙,挂钟在他头顶一刻不停地走——这玩意坏了好久,总是走不准,还是费渡拆开以后重新修好的。

他听到这里,冷冷地说:“对我没那个意思,不喜欢我,你可以明说。”

费渡有一瞬间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很快又强忍住了。

骆闻舟那沉甸甸的“共度一生”压得他几乎喘不上气来,他最本能的反应就是惊慌失措地逃避,用尽了全力才维持住了彬彬风度。

他像个在未央长夜里跋涉于薄冰上的流浪者,并不知道所谓“一生”指向哪条看不见的深渊寒潭。

费渡沉默了一会,终于只是干巴巴地说:“抱歉。”

“那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我?”骆闻舟的声音压得极低,好像胸口堵满了石头,那声音得从石头缝里挤出来,每个字都咬得“咯吱”作响,“我警告过你、拒绝过你很多次,为什么你还要——”

费渡神色漠然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骆闻舟住了嘴,他突然觉得十分没意思,原地静默片刻,重重地吐出口气,大步走向书房,摔上了门。

骆一锅被这惊天动地的摔门声吓了一跳,“嗷”一嗓子炸了毛,直起脖子张望,不知铲屎工有什么毛病。它警惕地炸了一会毛,见没人搭理它,就一头雾水地冲费渡小跑过来,纵身一跃跳上了餐桌,和费渡大眼瞪小眼。

费渡整个人好像静止了,无声地和它对视片刻,心里沸反盈天的千头万绪重新沉寂下去,他胸口是空荡荡、白茫茫的一片,万念无声。

好一会,他无来由地想起白天在市局审讯室里忽悠夏晓楠的一句话——“你有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一个这么喜欢你的男生了。”

冯斌之于夏晓楠,就像是骆闻舟之于他,都是意外事故一样的运气,一个人的一生,大概只能奢求一次。

而往后看不到头的一生中,能有一点回忆已经弥足珍贵。虽然回忆有点短。

但也没关系,世上所有“回忆”都是短的。

费渡缓缓地冲骆一锅伸出了手,骆一锅先是本能地往后一仰头躲开,随即,它又犹犹豫豫地凑过来,试探着闻了闻费渡垂在半空中的手,里里外外地闻了一圈,它终于放下了戒心,低头在他手心蹭了蹭。

费渡终于小心翼翼地落下,贴在了骆一锅油光水滑的后背上,从它头顶顺着毛轻轻地抚摸了几下。

原来猫是这样的,毛发细腻,十分柔软,又和毛绒制品不同——细毛的根部是暖烘烘的,手放在上面,能感觉到悠长的呼吸和轻轻挣动的心跳。

是一条无忧无虑的小生命。

骆一锅眯着眼睛,喉咙里“咕嘟”片刻,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蓬松的大尾巴,发出十分娘炮的哼唧。

费渡近乎心平气和地与它和平共处片刻,猫爷被伺候舒服了,遂把自己团成一团,眯起的眼睛缓缓合上,就地睡了。

费渡悄无声息地收回手,揣起自己的手机,走到书房门口,不轻不重地敲了三下:“这几天多谢你照顾了。”

骆闻舟没搭理他。

费渡也没多做逗留,转身从玄关的衣架上摘下自己的大衣围巾,准备出去找个附近的酒店先凑合一宿,明天再想办法叫人打扫一下自己空置许久的小公寓,搬回家住。

深更半夜,从暖气袭人的家走进凛冽的冬夜里,着实需要一点勇气,费渡叹了口气,觉得光是想一想,手脚就已经条件反射似的发冷了。

然而就在他刚刚披上大衣,还没来得及把胳膊套进袖子时,紧闭的书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重重地掀开了。

倒霉的骆一锅刚合上眼,又被身边掠过的一阵厉风惊醒,也不知招谁惹谁了。它愤怒地叫唤了一声,一溜烟地钻进了骆闻舟空置数天的次卧里,不肯出来了。

费渡还没来得及回头,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扯住,他猝不及防地踉跄半步,虚虚披在身上的大衣一下落了地。

骆闻舟一把揪住他的围巾,费渡为了不变成平安夜里的吊死鬼,只好顺着他的力道后退,被骆闻舟抬手抵在玄关处狭窄的墙上。

“我问你两件事,”骆闻舟面沉似水地说,“第一,不喜欢我,为什么郑凯风的车爆炸时,你非要多此一举地挡在我面前。”

费渡:“我……”

骆闻舟根本不听他说:“第二,既然你是个不痛不痒、不知道爱恨的变态,为什么你家地下室里有电击和催吐的设备?我当了这么多年一线刑警,见识过的变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没听说过他们中的谁是因为热衷于折腾自己进来的!”

费渡的瞳孔急剧收缩,而后他下意识地挣动起来。

镇压他并不比镇压肖海洋难度高到哪去,骆闻舟一把将他的双臂折在身后,拽下他脖子上松动的围巾,三下五除二地在他手上裹了三圈,牢牢地系了个扣,冷冷地嗤笑一声:“费总,你缺乏锻炼啊。”

费渡被骆闻舟拖进客厅,就近扔在了沙发上,长腿撞到茶几,方才为了招待骆诚和穆小青而准备的一盘橘子纷纷滚落在地,也没人去管。

骆闻舟一把扯开了费渡那件须由干洗店精心伺候的衬衣,崩开的扣子擦着他的下巴仓皇逃窜,骆闻舟抬手按住了费渡的胸口——这身体毕竟是年轻,恢复能力和新陈代谢一样强,很多陈年的旧伤疤只剩下浅浅的痕迹,非得在大灯下才能看见些许浅浅的影子。

“你用纹身贴盖电击伤,就不怕灼伤内脏?你就不怕一步小心无声无息地死在你家那个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骆闻舟居高临下看着他,“那天从恒爱医院回去,如果不是我强行把你拖出来,你打算做什么?”

费渡从小和一帮纨绔子弟混在一起,羞耻心有限,兴之所至,裸奔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此时,骆闻舟动手撕开的,却仿佛并不只是一件衬衫,而是他裹在骨肉上的皮囊。费渡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无法言喻的恐慌,慌不择路地屈膝撞他:“放开——”

骆闻舟不躲不闪,生受了这一下,坚硬的膝盖撞出一声听着就疼的闷响,费渡一僵,错失了反击的时机,叫骆闻舟压住他的膝盖,强行分开,关节“嘎嘣”一声轻响,费渡下意识地闭上眼。

可是两人就着这仿佛预示着一场暴力对待的姿势僵持许久,骆闻舟却没碰他一根头发。

“我真恨不得……”好一会,骆闻舟叹了口气,低头在他干燥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低声说,“挖出你的贼心烂肺看看。”

他说着,松开了钳制,从沙发旁边的摇椅上掀下一块薄毯,丢在费渡身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太晚了,你去洗洗睡吧。我回……回我自房间里……”

“那间地下室以前是费承宇的,”费渡一动没动,忽然低低地开了口,“费承宇是个虐待狂,如果我妈犯了他的‘规矩’,就会被他拖进地下室里惩罚。”

骆闻舟倏地一怔,心狂跳起来,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他暗暗深吸了两口气,才算把自己的声音稳住,轻轻地问:“什么规矩?”

“很多,我也说不清,诸如不准对外人说话——包括保姆和清洁工,禁止她和别人有眼神接触,禁止她碰他允许范围外的书和电视节目……她日常作息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七点半起床,八点上餐桌,八点半开始清理家里的花瓶,换上新的插花,误差时间超过一分钟,就会被他拖进地下室——电击不算什么,是很轻的手段了。”费渡低声说,“费承宇认为,这是他表达喜爱的方式,你不单要得到一个人的肉体,还要得到她的精神,把她整个人装进一个玻璃瓶里,让她每一个枝杈都随着自己的心意长,这个人才算属于自己。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并不避开我,他的地下室里甚至有一张儿童书桌。”

骆闻舟的呼吸忽然有点困难:“他有没有……有没有……”

“虐待过我?”费渡微微一顿,随后神色不变地说,“没有,我是继承人,费承宇甚至认为我代表他的一部分,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骆闻舟揪紧的心略微放下来,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坐在费渡旁边。

“我从懂事之后,就一直很想摆脱他,但也只是想,没做过什么——直到她自杀。”费渡低声说,“她被困在恶魔的牢笼里,身边只有一个无动于衷的我,长期的畸形和虐待,她的精神是不正常的,抑郁之外,还有很深的被迫害妄想症状,认为空气中布满了监视她的探头,即使单独和我相处的时候,也绝不敢说一句‘规定范围’以外的话。费承宇要求她每天晚上睡前给我念一个小时的书,于是她花了两年的时间,小心地把她想说的话混进那些阅读科目里,试图反复向我灌输‘自由’的概念……可能是我的反应太冷漠了吧?她念完最后一本书,终于亲自向我展示了什么叫做‘不自由,毋宁死’。”

“对不起,”费渡呓语似的轻轻地说,“我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自杀的,当时之所以坚持不认同自杀结论,不依不饶地纠缠你们,逼迫你们反复调查,其实是想利用你们给费承宇和他们找麻烦。”

骆闻舟:“……他们?”

“你知道寄生关系吗?”费渡说,“我给你提供养分、碳水化合物,你来给我提供保护和微量元素……费承宇身后就有这么一只寄生兽。”

分享到:
赞(176)

评论27

  • 您的称呼
  1. 所以上一章就是个糖渣吗……

    长庚小甜心2018/11/17 13:00:51回复
  2. 心脏吃不消

    匿名2018/11/26 19:22:58回复
  3. 想骂人了

    花城家的娃2018/12/03 20:32:00回复
  4. 玻璃渣子

    2018/12/04 14:05:25回复
  5. 果然心疼对了

    匿名2018/12/11 00:34:49回复
    • 嘟嘟啊~不要错过骆队啊

      匿名2018/12/31 23:18:09回复
  6. 成熟的人谈恋爱,是清醒和坚定的

    匿名2018/12/30 23:59:23回复
  7. 出走未遂的嘟嘟其实不想走。骆骆追出来,当然是舍不得,但是也怕嘟嘟一个人又去凶宅毁自己。骆骆被嘟嘟逼得没有退路,爱他就要被他虐,嘟嘟每次都能把骆骆逼得变形。心疼嘟嘟,附带心疼骆骆。

    匿名2019/01/10 22:19:05回复
  8. 729工场的同名广播剧真的好听,边听广播剧边看原文,好圆满。小阿琮的骆队好带感,天大的嘟嘟让我觉得他自己都会被自己的声音掰弯了吧!墙裂推荐

    匿名2019/01/10 22:28:11回复
  9. 妈的想众筹打死费承宇

    闻舟渡我2019/01/18 20:28:17回复
  10. 共生,不是寄生

    匿名2019/01/24 01:14:45回复
  11. 心好疼,舟舟真的太让人心疼了…还有嘟嘟

    匿名2019/01/27 22:37:04回复
  12. 浪费我感情 ,白高兴了。

    姜姜2019/02/03 20:59:41回复
  13. 玻璃渣啊,我一口老血

    如月隱2019/02/15 00:39:46回复
  14. 嘟嘟妈妈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尽全力给嘟嘟灌输 “自由” 也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了

    奚和2019/03/13 17:10:10回复
  15. 啊,心疼到没法呼吸。

    唐槐久2019/03/17 13:21:21回复
  16. 感觉看完一口气压在心里,上不去下不来

    。。。2019/03/19 19:50:16回复
  17. 呃。。。。
    只有我覺得駱隊一副不要招惹我(⊙o⊙)哦我會認真(⊙o⊙)哦 很萌嘛!

    小十六2019/03/27 14:03:54回复
  18. 窝擦,看的我这个心疼。。。/

    南水2019/04/07 15:47:30回复
  19. 费渡
    你不是费承宇
    从来都不是
    将来也不会是

    花楹2019/04/24 16:51:34回复
  20. 上一章就是个糖纸………

    匿名2019/05/24 15:14:42回复
  21. 上一章给我画了个糖

    巍澜入坑2019/05/25 23:13:44回复
  22. 啊啊啊啊

    湛羡迷2019/06/22 10:12:20回复
  23.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可以被打败。

    匿名2019/06/22 21:15:08回复
  24. 推荐广播剧,729的大大们太棒了,小阿天的嘟嘟,琮爷的粥粥,fcy是杰大,杰大的变态音带感啊

    就是喜欢嘟嘟咬我啊2019/06/30 15:16:46回复
  25. “一步小心”应该是“一不小心”;
    “别惹所谓的‘爱情’”应该是“别人所谓的‘爱情’”;
    “回我自房间里……”应该是“回我自己房间里……”。
    费渡的妈妈真的不容易,很坚强……
    还好费渡遇上了骆闻舟。
    最后费承宇出来挨打。

    哈哈哈2019/07/08 09:31:10回复
  26.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气啊

    你猜2019/07/20 17:24:3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