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韦尔霍文斯基(十六)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再也看不到在笑声掩盖下为世人看不到的任何眼泪了。”——《群魔》。

女老师姓葛,名叫“葛霓”。

她约莫四十出头,戴眼镜,化淡妆,说话斯文有礼,穿大衣搭配半裙,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无处不体面。

体面得几乎不像个中学老师。

在普通中学里当主科老师,尤其是班主任,头顶都悬着升学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每天一睁眼,就觉得自己是一条心力交瘁的牧羊犬,得赶着一帮瞎眼的迷途羔羊过独木桥,身影往往淹没在雪片一样的试卷里,很少会有人把自己打扮得能到高街上当街拍模特。

没时间,没精力,没氛围,没人看……而且没钱——这才是中学女老师辛酸的生活常态。

骆闻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作为冯斌的班主任,葛霓已经是第二次被单独请到市局配合调查了。

这次,接待她的人换成了刑侦队长。

骆闻舟先是态度温和地开口问:“葛老师带这个班多久了?”

葛霓轻声细语地回答:“接手不到半年。”

“哦,”骆闻舟一点头,“那王潇这个女生,你熟悉吗?”

葛老师不露齿地微微一笑:“我们班一共三十六个学生,每个孩子的情况都在我心里存着——王潇是个很老实也很文静的女生,目前成绩确实有些不太理想,但是一直很用功,英语尤其突出。”

“我听说这孩子是初三才转到你们学校的,学习不太好,家里花了大价钱,冲着你们学校的国际通道来的。”

育奋中学的“留学直通车”是其招生噱头之一。从初中开始,学校就配一定比例的外教课,跟很多国外学校都有协议,每年寒暑假组织出国游学的冬令营和夏令营,甚至在高二后,会开设专门的留学辅道班,除了夏晓楠那种“门面学生”,大部分花钱来读育奋的都有高中毕业后直接留学的打算。

“家长都是望子成龙,”葛老师推了推下滑的眼镜,十分得体地说,“为了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大人省吃俭用一点没什么。”

“不止是‘省吃俭用’吧?据我了解,她应该是倾全家之力,”骆闻舟微微眯起眼,“你们学校的开销对于我们普通工薪阶层来说,负担过重了,像王潇这种情况,父母恐怕九成的收入都得进贡给学校,还得动用家里的积蓄,以她的成绩,恐怕考个普通本科都困难,如果将来不能顺利出国,那不等于是倾家荡产的积蓄都白扔了?”

葛老师听了这番穷酸的论调,附和说:“风险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但……”

骆闻舟不等她说完:“所以这孩子等于是背负着全家的期望,她无论如何也不能退学,无论如何也得把这几年顺利念下来、顺利出国——哪怕她在学校里受尽欺凌,生不如死,也不能跟家里提一句,多大的委屈也得自己咽,老师,您说是这么个道理吗?”

葛霓脸色微变,嘴唇颤动了一下,这时才反应过来今天这场问询恐怕不是例行公事。

“受尽欺凌?”她顿了顿,然后把一对柳叶眉高高挑起,挑出了一副过分的无辜与茫然,“这……骆队,您这说得哪里话?我们班……”

“都很团结,像一家人一样。”骆闻舟面无表情地接上她的话音,他略微往前一倾,压迫感十足地说,“葛老师,每年圣诞节晚会后,你知道学生们会自发组织活动吗?”

葛霓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再次伸手去推眼镜:“是,我知道——我们学校主推留学项目,为了帮助学生将来适应文化差异,像万圣节、圣诞节这种洋节,都是很鼓励学生搞活动的,可以通宵不落锁是传统,他们能自由安排时间,也可以和同学交流感情……”

骆闻舟再一次直接打断她:“用‘打猎游戏’的方式交流感情?”

“打猎游戏?”葛霓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笑了起来,“这是谁告诉您的?我都不知道他们玩的叫什么。唉,现在这些孩子,老是喜欢玩一些听起来让人害怕的游戏,什么‘杀人’啦,‘杀狼人’还是‘狼人杀’的,其实就是玩牌而已。”

骆闻舟的目光略微透露出一点寒意:“您班上的学生玩的恐怕不止是纸牌,有人告诉我,他们在玩一种一个人躲,所有人‘搜捕追杀’他的游戏,他们闹这么大动静,学校一点也不知道吗?”

葛霓“啊”了一声,笑容纹丝不动。

她轻描淡写地说:“可那不就是捉迷藏吗?”

捉迷藏。

大孩子玩的游戏往往与小孩子们的游戏有异曲同工之处——只不过更复杂、更有噱头。

头天傍晚,骆闻舟跟费渡一唱一和,撬开了小胖子张逸凡的嘴。

张逸凡说,去年圣诞节的“鹿”,就是刚刚转学到育奋的王潇,当时她完全不明所以,躲进了寝室楼的公共卫生间里,躲进去之前,她还毫无戒心地和同寝室的另一个女生打了招呼。

结果不到十分钟,她就被一个参加游戏的女孩闯进来,硬扯着头发拖了出去。

那时王潇还并不知道,她的噩梦已经开始了。

被指定当“鹿”的人,不止是打猎游戏的时候负责躲起来让人抓,还意味着这个人被学校里的“主流”排斥讨厌了,他会成为未来一段时间里所有人都能欺负的对象。

和别的同学产生矛盾,总有顾虑重重——能彻底“得罪”这个人吗?对方的性格会像平时看起来一样好欺负吗?他家里是什么背景,老师和其他人会站在谁那边?他是不是属于某个小团体,有没有自己惹不起的朋友?因此撕将起来也总不能痛痛快快地翻脸,即使心里恨不能把对方千刀万剐,表面上也总得把握一个度。

可是“鹿”就不一样了,是“官方认可”的废物,肯定既没用、又有讨人嫌之处,对付这样的人,是顺应“民意”和“正义”,所有人都会站在自己这边,惊叹于自己尖酸刻薄的“才华”,闲来无事找他来发泄一下,既能解压,又有助于促进和其他人的阶级友谊,一举多得。

“捉迷藏,谁小时候都玩过,”骆闻舟双臂抱在胸前,往椅子背上一靠,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精致漂亮的女老师,“不过一般游戏规则是谁先被抓住,下一轮就轮到谁来抓,可能是我见识少,我没听说过谁家的游戏规则是被抓住了就要去喝马桶水的。”

葛霓:“什么?”

“去年圣诞节,王潇在您所谓的……‘捉迷藏’游戏里,被几个同班的女孩拉着头发从厕所里拽出来,她们强迫她去喝公厕里马桶的水,王潇拒绝后,被您‘团结友爱像一家人一样的’学生们在女生寝室楼的大堂里扒光了衣服,供人围观。”

骆闻舟把一个文件袋扔在葛霓面前,几张照片的一角露了出来。葛霓猛地抓住自己膝盖上的手包。

“这是当时学生们中间流传的照片,葛老师想看看吗?”

葛霓掀开文件夹,只看了一眼,就猛地伸手盖住了,脸上的从容镇定终于荡然无存:“这……这也太……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件事,那时我还不是他们班主任……我回去一定要……”

“高一上半学年,王潇因为熄灯落锁后仍在寝室楼外游荡,被巡查老师抓住了十多次,学校因为屡教不改,直接给她记了处分,”骆闻舟盯着女老师的眼睛,“作为班主任,别的您不知道,这事您总该清楚吧?”

葛霓:“是……这件事我……”

“那我就奇怪了,葛老师,一个整天夜不归宿被处分的女生,为什么你方才告诉我,她‘老实文静’?”

葛霓勉强一笑,苍白无力地辩解:“我、我是怕在警察面前说三道四,会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

“那您可真是认真负责,感动中国——那您知道王潇为什么专门在熄灯以后出去散步吗?因为经常有人在快要落锁的时候,把她的床褥和换洗衣服从窗户外扔出去,如果她出去捡,拿着钥匙的女孩就会把寝室门和楼门上锁。”

“为什么这孩子宁可挨处分,也不肯告诉老师和家长?因为她知道学校是谁的地盘,也知道老师的态度,她被人拳打脚踢的时候,有个老师就从旁边过去,却对她视而不见!”骆闻舟完全不给葛霓说话的机会,目光森然射向她妆容整洁的脸,“葛老师,您说您这种败类同行应该怎么处置?”

葛霓:“我……我……”

监控外的陶然震惊地看向费渡:“什么玩意,这是真的还是老骆诳她的?”

费渡翻着育奋中学整个高一年级的人名单,头也不抬地说:“真的——要想不被所有人欺负,就得依附于某个有‘权力’的同学,成为‘奴隶’,否则下一年还得当‘鹿’,被选中的孩子大部分都是性格软弱,家庭条件也很一般的学生,你知道,这样的孩子在普通的环境里也会被或多或少地孤立——牺牲这些不会反抗的人,剩下大多数人会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心理满足……”

陶然的声音变了调子:“心理满足?”

费渡抬头看了他一眼,见纯洁善良的陶副队五官都快从脸上飞出去了,忍不住笑了,随即笑容一放即收,他说:“心理满足——有些孩子是跟风者,觉得‘我合群,我和大家同仇敌忾,人人都讨厌她,肯定是她的问题,她活该’,还有些孩子更聪明、更清醒,他们会觉得‘我有掌控力,我不是这个学校里的底层,欺负她、孤立她,我的人缘会更好’——有王潇这样的靶子,学校里的秩序会非常稳固,确实也会更团结,最开始建立这个秩序的孩子真是个天才。”

陶然一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的震惊。

费渡自知失言,不动声色地往回找补了一句:“讽刺意义上的——昨天和我们透露这些事的孩子说,今年他们选中的‘靶子’是夏晓楠,夏晓楠比王潇幸运,因为她不是普通小姑娘,她比较漂亮。”

陶然被他糊弄过去了,皱着眉思量片刻,他说:“也就是说,冯斌因为暗恋夏晓楠,背叛了他所属的小团体。”

“王潇和其他两个男孩是忍无可忍的‘奴隶’,张逸凡也喜欢那个漂亮小姑娘,刚刚花钱买到了加入小团体的资格就得知了这么个消息,很受打击,干脆在圣诞前夕一起出走了。”

陶然:“他们要干什么?”

“冯斌临走时不是还留下了一封信吗?我猜他们是想曝光这件事,”费渡说,“先用出走引起社会关注,然后在合适的时机,通过媒体把育奋中学里的事曝光出来,没想到冯斌这时候被杀了。”

“不……等等,”陶然冲他做了个略显慌乱的暂停手势,“你等等,你的意思是,他们本想曝光这件事,结果冯斌一死,就谁也不敢多嘴了——也就是说,冯斌的死跟他学校的同学脱不开关系?他的同学,一个上中学的熊孩子,已经会杀人灭口了?”

费渡把目光投向监控。

葛霓被骆闻舟逼问得崩溃了,这会涕泪齐下,固若金汤的体面也一溃千里去也:“我只是个领工资的小老百姓,学校里的很多学生非富即贵,有时候我们真的没法管,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骆队……您可怜可怜我们吧……我真的不知道……”

骆闻舟:“你放屁。”

葛霓是个文明人,被大流氓骆闻舟突然发作吓得噤若寒蝉,

“现在我们怀疑你的人渣学生里有人涉嫌买凶杀人,”骆闻舟说,“这他妈是什么程度的刑事犯罪,熊孩子不懂你也不懂?葛霓,你最好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们有理由怀疑这里面也有你的事!”

葛霓一脸惊惶,拼命摇着头:“我不知道,我是冤枉的,求求你,不要问我,我真的……”

费渡凑近了监控,仔细打量着女老师的表情:“她心里明显有数……唔,让班主任这么护着,这个人家里可能位高权重,也可能是和学校关系匪浅,校董或者捐过大笔的钱……”

陶然转头朝同事们交代调查方向,又问费渡:“还有吗?”

“有……陶然哥,我在想,为什么选中夏晓楠?”费渡的食指轻轻地敲着桌子。

陶然想了想:“因为她也是高中才转来的,家里穷,没人管,也没人给撑腰?”

“不,成绩优秀的漂亮女孩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想想你上高中的时候暗恋过的女孩吧。夏晓楠这样的不知道会有多少男孩喜欢,轻易动她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为什么?”

陶然无端被他戳中了,一时思路中断,讷讷无语。

费渡却没注意到他的异状:“成绩优秀的……成绩优秀?”

他突然一顿,伸手去翻学生档案,夏晓楠转到育奋高中后,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成绩是年级第一。

费渡蓦地抬头:“第二名是谁?”

分享到:
赞(54)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我想杀了这老师怎么办

    匿名2018/11/08 22:51:20回复
    • p大给真正中学老师的描述真的扎心了

      匿名2018/12/31 18:20:12回复
  2. 真好,我一直万年第三

    沈韵2018/11/15 02:07:03回复
    • 真好,我一直倒数第一。

      金珉锡老婆2018/11/25 13:18:07回复
      • 你们……我刚刚酝酿起来的情绪

        匿名2018/12/31 18:19:06回复
  3. 操蛋的气氛,,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8/12/31 22:03:53回复
  4. 一般这种全校型的肯定会惊动老师的,可怕

    匿名2019/01/02 20:12:16回复
  5. 我的初中语文老师除了冬天天天换衣服,都不重样

    匿名2019/01/21 09:29:59回复
  6. 正在上初中的我该说什么,

    匿名2019/02/10 21:13:26回复
  7. 真好…全校七百人…我正好三百五…ಠ‿ಠ

    匿名2019/02/11 15:43:43回复
  8. 年级第二……我发四夏晓楠跟我没有半毛关系

    顾长卿2019/02/15 01:47:28回复
  9. 我有一次期中得过单科年级第一……
    怎么办,妈妈我好方!不过我们这种普通中学……除了我下面那个年级一群事儿精,我下下面那个年级一溜本校教师子女,别的……应该……都还好……吧?

    匿名2019/02/15 13:26:14回复
  10. 我有一次语文单科第三,英语数学第一,(年级)。总分第1。我方了。。。。

    2019/02/16 22:55:05回复
  11. 还正好是期中啊!

    2019/02/16 22:56: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