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韦尔霍文斯基(十)

费渡把车停在路边,两个人顺着冯斌和夏晓楠走过的路,一路走向钟鼓楼东侧的小门。

冬至前后,最是昼短夜长,这会俨然已经有入了夜的意思,介于月牙和半月之间的广寒玉蝉高挂在远处钟鼓楼的一角,沾染了一点昭昭的雾气,与瓦片上细细的雪光遥遥相对。

“所以出走的理由是学习压力太大,跑出来过圣诞?”费渡紧了紧围巾,若有所思地说,“这理由你们也信?”

“说得过去,谁还没年轻过?小崽子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有时候不一定非得要符合大人的逻辑。”骆闻舟不经意地挡在他上风处,同时仔细地端详起周遭。

白天来时还没有这种感觉,这会天一黑下来,整个钟鼓楼景区就成了一片硕大的迷宫,所有的路灯都长得一模一样,长长地列队成排,好似武侠小说里某种诡秘的迷魂阵法。

附近除了地标性的钟鼓楼本身,所有小巷仿佛都是如出一辙,连仿古的老店铺挂门脸的位置都差不多,到处都是三岔路,偶尔能碰上一两个撞大运似的路标,还标得不明不白,人在其中,走着走着就不知串到了哪里。

他们俩都不是找不着北的路盲,尤其骆闻舟,做了好多年的一线刑警,对地理环境与人的面部特征有特殊的敏感性,可饶是这样,夜间穿梭在侧门的羊肠小路里,也觉得有点晕头转向。

“不对,回来,不是那边。”骆闻舟打开手电筒,对着稀有的路标研究了好一会,把转错方向的费渡叫了回来,“这俩崽子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到底是怎么半夜摸过来的?”

费渡突然冒出一句:“半夜去钟鼓楼,他们俩是为了看情人镜吧?”

骆闻舟原本站在路标旁边的小台阶上,猝不及防地一脚踩空掉了下来,嘴里结巴了一句:“什、什么?”

“‘情人镜’是本市十大约会胜地之一,就在钟鼓楼景区,”费渡奇怪地说,“你没听说过吗?”

骆闻舟以己度人,以为自己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还想暗搓搓地以“实地考察案情”为幌子,把费渡拐来,在玉皇大帝他老人家面前领张证,然而他千算万算没想到——费渡竟然不务正业到这种地步,没事整天研究约会胜地。

“我为什么要听这种破事?”骆闻舟没好气地说,“我看你的专业就是泡妞泡傻小子吧,一天到晚净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们家到现在没倒闭,真是家底丰厚。”

费渡非常冤,因为这恰恰属于他为数不多的“正事”范畴——钟鼓楼这个主打情侣主题的旅游项目做得非常简单粗暴,效果却异乎寻常地好,一直是所有打算涉足相关领域的老板们百思不得其解的课题之一,费渡不单知道钟鼓楼有个情人镜,连情人镜旁边照相小店的年营业额都耳熟能详。

他茫然了一瞬过后,很快敏锐地注意到骆闻舟话音里的气急败坏,费渡心里忽然轻轻一动,意识到了什么。

费渡使出了十分的功力才憋住了没笑,假装自己不知道“调查”是个幌子。

骆闻舟则感觉自己办了一件再蠢也没有的事,打定了绝不能让费渡知道的主意,假装自己是个正经民警,“调查”并不是一条幌子。

两人各自扯住“幌子”的两边,分别用“无辜”和“正直”的眼神对视了一眼,又各怀鬼胎地移开视线。

费渡有理有据地说:“钟鼓楼景区的全价票也就是二三十块,既然这个冯斌家境不错,他应该不会在乎这点钱,会选泽晚上来,很可能只是不想让人发现他和那女孩的关系。”

骆闻舟煞有介事地一点头:“有道理,还有吗?”

费渡:“……”

游刃有余的费总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假装没在约会”的约会,一时英俊潇洒地忘词了。

骆闻舟:“再往前走走看。你猜隐瞒的动机是什么?早恋一般也是瞒着老师家长,很少连一起出走的死党也瞒吧?”

费渡顺着他的话音说:“两种情况,要么是自己觉得跌份儿,要么是为了保护对方——冯斌花这么多心思带女孩去看情人镜,推测应该是后者。”

“嗯,那——”骆闻舟好似不经意地点头之后,突然话音一转,“你以前也不在乎违章停车那点罚款,整天在市局门口招摇过市,怎么最近开我的车到市局来,反而知道规矩,去找停车场了?你算前者还是后者?”

费渡一顿。

骆闻舟撩起眼皮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不趁机表个白吗?我还等着听呢。”

“都不是,”费渡回过神来,暧昧地笑了,在骆闻舟腰上摸了一把,压低声音,“那不是公安局吗,我怕我‘无证驾驶’,被抓起来——警察叔叔,什么时候跟我去情人镜前领个证?”

骆闻舟:“……”

这王八蛋果然早发现了,在这装蒜呢!

费渡这棵洋葱大瓣蒜真是要多烦有多烦,一点也不招人疼,骆闻舟此时觉得他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没有一个细胞的可爱之处,什么花前月下都多余想着他,这种货色只配给拖回家扒光了扔床上。

掉光了叶子的古树枝杈间,能看见钟鼓楼上古朴的大钟,夜色澄澈。

两个假正经终于撕开了那张千疮百孔的“幌子”,把那桩凶手是谁一目了然的凶杀案丢到了一边。

“我十五六岁的时候,也策划过集体出走,不过理由比‘过洋节’像样一点——当时是肯德基还是个什么组织,办了一场中学生篮球赛,奖品是一批NBA明星的签名篮球,正好有我喜欢的球星,我就纠集了一帮人,从一个同学当护士的表姐那骗来一打病假条,跟家里说是学校组织竞赛夏令营,跑到外地打了半个月的比赛。”

费渡:“……”

这熊得让人叹服的峥嵘岁月。

“果然拿到了奖,还糊弄我妈说是同学出国玩带回来的,”骆闻舟和他并肩走在幽静的小巷里,拉过他的手,觉得凉,就把尚带余温的栗子给他捂手,并且用余光时刻提防着他偷吃,“后来开家长会,老师跟我妈一通气,这事就穿帮了,我爸回家听说以后,把我臭揍了一顿。”

费渡总觉得像这种晚期问题儿童,不是简单的暴力能镇压得了的。

“我爸这人,看起来挺严肃,其实也很通情达理,”骆闻舟说,“等他从气头上过去,回过味来,于是跟我说,‘强扭的瓜不甜,不爱上学就拉倒吧,爱去不去’。”

骆闻舟那堪称鸡飞狗跳的家长里短故事,对费渡来说有着不可思议的吸引力,每次听他偶然间提起只言片语,都觉得像邂逅了一颗幕后彩蛋,见骆闻舟说到这突然停下,费渡忍不住追问:“然后呢?”

骆闻舟:“刚开始我还挺高兴,以为他老人家从此‘回头是岸’改吃素了,没想到然后他就很‘通情达理’地把我高二的学费和生活费一起扣下了。”

“我虽然偶尔逃学,也没做好真当失学儿童的准备,只好趁放假出门打工赚学费,那老东西说到做到,真一分钱都没给我。我给人家送了俩月的桶装水,就为了一个球……不许笑。”

这个故事要是也能存起来当标本,费渡感觉他能拿着把玩半辈子。

“每次说起这些丢人现眼的事都让我主讲,”骆闻舟抬起胳膊肘戳了他一下,“该你了。”

费渡:“……”

他漫长的成长经历中着实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可是实在舍不得此时破坏气氛,只好搜肠刮肚地想了好一会,还真就从乏善可陈的记忆里扒拉出一件事。

“好吧,”费渡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骆闻舟做出洗耳恭听的姿势。

“有一年春节前后,我去一个朋友家拜年,”费渡顿了一下,接着说,“在他家楼下看见一辆自行车,是一辆带变速的赛车,刷着特别骚气的漆,像毒蛇的花纹,看起来非常合我的眼缘。”

骆闻舟觉得他描述的这辆车莫名耳熟。

费渡舔了一下嘴唇,十分谨慎地修饰着自己的措辞:“我就给它留下了一点新年礼物,嗯……用口香糖黏在了后轮上。”

骆闻舟倏地停住脚步——他想起来了,有一年春节,陶然因为值班排得满,不能回老家,他就骑着车、拎了年货,代表燕城人民去给警察同志送温暖。

去之前想起了某个没人管的小崽子,还带上了限量版的游戏机,打算托陶然带给他。

结果他才在陶然家坐了二十分钟,放在楼下的车就被人做了手脚——不知道哪来的倒霉孩子,用口香糖在他后轮上黏了几个一压就炸的小摔炮,骆闻舟走的时候没注意,一步跨上车,落座车座的同时伸脚一踩脚蹬——

差点被炸上近地轨道!

费渡保持着微笑,心虚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费、渡!”

费总“色字头上一把刀”,为博美人一笑,鬼迷心窍地主动投案自首,再后悔是来不及了。

他并未因为坦白而得以“从宽”,被骆闻舟捉住了好一顿收拾,从背后被推到了墙上。

费渡:“等……等、等一下。”

“等什么?”骆闻舟捏着他的下巴狞笑,“强奸不用等红绿灯。”

费渡:“这墙上有血……”

骆闻舟一愣,立刻松了手,费渡脚步有些凌乱地退开,脸色有些发白地转开视线——幸亏那墙上的血已经干涸,他倒不至于当场吐出来。

墙上有一溜血点子,在暗红色的墙壁上极容易被忽略,如果不是费渡对血腥气非常敏感,恐怕就要被忽略过去了。

“监控只拍到了冯斌和夏晓楠被凶手追着,从一条小巷中跑出来的一幕,”骆闻舟伸手抹了一下墙上的血迹,随即在周围转了转,在隐蔽的墙角处找到了一个玻璃饮料瓶的碎片,“冯斌应该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骤然遭到袭击,曾经试图反抗,把买的零食和饮料砸了过去——清洁工大概是没注意,都给收走了。”

费渡轻轻地揉了揉眉心:“冯斌跑出去的时候已经被砍伤了?”

“嗯,”骆闻舟一点头,“伤在后背。”

后背受伤,冯斌当时很有可能正亲昵地和夏晓楠腻在一起……甚至正在亲吻她,也许他偷偷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到了这里才敢大着胆子碰一碰他心爱的女孩。

这是一段每个角落都适合接吻的路,月光盘旋,新雪清澈,路灯时常把两个人的影子搭在一起,缠绵得难舍难分。

这迷梦似的情境却突然被一把砍刀打碎。

“凶手从十字路口开始,跟了他们一路,”费渡缓缓地说,“方才我们经过的路段中,至少有三四处,比在这里动手更理想。可凶手却偏偏要选择了这,为什么?”

冯斌和夏晓楠第一次遭遇卢国盛的时候,冯斌虽然被砍了一刀,两个人也确实非常狼狈,但他们当时跑出去了——因为正如费渡说的,这里的地理环境对于凶手来说“不理想”。小巷另一头是明的,四通八达,分叉口很多,如果那两个孩子跑得够快,他们很有可能会成功地甩开卢国盛!

对了,如果不是他们俩自己迷迷糊糊地又转回原地,也许当时就顺利脱逃了。

如果不是他们俩自己转回来……

骆闻舟和费渡同时沉默下来,这条甜得通往“天人同心”的情人镜的路,突然让人毛骨悚然起来。

每个刚吻过心上人的男孩,都能在那一瞬间获得他这一生最大的勇气,冯斌当时来不及多想,一定是拼尽全力想护着夏晓楠逃走。

可被他紧紧握着手的女孩当时在想什么呢?

她在用什么样的目光注视着两个人交握的手呢?

就在这时,小巷另一头突然传来极轻的脚步声,软胶皮鞋底,踩在地上几乎悄无声息,只有在这令人窒息的安静中才微微露出行迹,夜色中立刻泛起不详的涟漪,骆闻舟悚然一惊,一把将费渡拦在身后:“谁?出来!”

一个人应声战战兢兢地走出来,是个景区的夜间巡逻员。

巡逻员可能也有点紧张,拿起手电上下乱晃:“干、干什么的?这已经关门了。”

虚惊一场,骆闻舟面无表情地从兜里摸出工作证一亮:“警察,来看看。”

巡逻员长吁了一口气,用力拍拍胸口,挤出个客客气气的笑容:“哦哦,好,您忙。”

说着,他一边点头哈腰,一边就要离开。

“等等,”骆闻舟叫住他,“能问一下你的工号吗?”

巡逻员一愣,随即顺从地把自己的工作卡摘下来,双手递到骆闻舟手上:“警官您随便看。”

骆闻舟不动声色地扫过证件号码和上面的照片,把工作卡还回去:“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发生凶案的地方巡逻,你不害怕吗?”

巡逻员的态度无懈可击,大喇喇地冲他笑了一下:“凶案不是这条街,那条街都封住了,想去也不让去呢。”

骆闻舟刀锋似的目光从这个巡逻员身上扫过,盯得那巡逻员已经有些不自在了,才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等这段小插曲过去,费渡才接上了方才的话音:“也不排除是巧合。毕竟我刚才也差点走错路。”

骆闻舟却没吭声,他脑子里在清晰地回放着这一段监控视频――冯斌和夏晓楠第一次从卢国盛眼皮底下逃走的时候,卢国盛并没有奋力追。他走出路口的姿态几乎是闲适的,好像笃定了他的目标跑不了。

“冯斌那封信,我觉得很不对劲,”骆闻舟说,“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所以才发给你看,你现在有结论了吗?”

“有一点可供参考的——虽然那封信的开头是‘亲爱的爸爸妈妈’,但整体不是写给父母的语气,”费渡说,“‘我们都很焦虑,身边没有真正悠闲宁静的人’,‘以前想要的,现在全都不想要了’,还有开头那一句‘痛苦地思索自己为了什么而诞生’――大量句子化用自一本书,叫《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日文译本,是个关于校园暴力的凶杀故事。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骆闻舟沉吟片刻:“走,跟我去趟医院,我要去见夏晓楠。”

与此同时,他飞快地把方才看来的工作证工号给当晚值班的陶然发了过去:“联系钟鼓楼负责人,查查这个工号的巡逻员。”

分享到:
赞(156)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啊我也想让骆骆卡着脖子摁在墙上强吻嘤嘤嘤

    什么鬼2018/10/21 18:08:00回复
    • 我也想

      2018/12/03 12:56:15回复
  2. 齁甜……虽然约会的地方有点重口咔咔咔

    居老师的娃2018/11/08 20:42:44回复
    • 可不咋滴凶案现场啊那可是……

      匿名2018/12/31 17:21:02回复
  3. 在路上边走边看,笑的像个傻子…

    匿名2018/12/16 09:47:50回复
  4. 骆驼也是艺高人胆大在凶案现场学会……

    匿名2018/12/26 08:10:57回复
  5. 血中找糖……感觉自己很不容易

    2019/01/04 23:52:31回复
  6. 我们都不容易

    匿名2019/01/20 17:54:13回复
  7. 真香

    匿名2019/01/24 21:39:32回复
  8. 真甜

    笑红尘2019/02/03 16:42:11回复
  9. 细砂糖大小也是糖,都知足吧就

    阿鲤2019/02/05 04:58:10回复
  10. 那个小姑娘???妈哎,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匿名2019/02/09 01:15:17回复
  11. 这王八蛋果然早发现了,在这装蒜呢!

    费渡这棵洋葱大瓣蒜真是要多烦有多烦,一点也不招人疼,骆闻舟此时觉得他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没有一个细胞的可爱之处,什么花前月下都多余想着他,这种货色只配给拖回家扒光了扔床上。

    咳咳咳。扒光了扔床……这是一个好主意。。。笑容逐渐变态。
    ^ω^

    2019/02/15 13:17:59回复
  12. 肯德基蓝篮球赛,想起了拢龙,第一届呢

    拢龙的小可爱2019/03/04 11:37:56回复
  13. 不知道我妈要是看见我的被子上下起伏会不会以为我在干什么。我要被费嘟嘟笑死了。太缺德了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槐久2019/03/16 23:50:08回复
  14. 同感,在公车上傻笑(ಡωಡ)hiahiahia

    刨。。。2019/03/19 07:30:41回复
  15. 骆驼和沈巍都是替人档风的好老公!

    匿名2019/04/08 09:24:02回复
  16. 果然武力值高的都是攻吗?

    (「・ω・)「嘿2019/04/14 13:27:23回复
    • 我jio得大多数是

      花楹2019/04/24 12:01:22回复
  17. “不经意地挡在他上风处”!哈哈,巍巍也是如此!爱,真的只有一种!

    入戏的过客2019/04/28 16:21:45回复
  18. 一把将费渡揽在身后

    匿名2019/06/17 15:42:47回复
  19. 所以玉皇大帝的证到底没领上

    xue2019/07/09 01:57:17回复
  20. 嗯嗯 强奸不用等红绿灯

    匿名2019/07/13 23:08:56回复
  21. 为了看嘟嘟和骆驼的亲密戏,手机摔了一条缝,才换的屏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觉又高兴又悲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费渡2019/07/19 21:40:14回复
  22. 天那,熬夜刷小说

    是范小宇啊2019/07/22 03:47: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