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韦尔霍文斯基(七)

“目击者叫夏晓楠,是个女孩,跟冯斌他们一个班的,前几天,几个学生一道出走,不知道为什么就他们俩在一起,有可能是跟其他人走散了。”肖海洋跟在骆闻舟身后,像个嘚啵嘚啵的点读机,哪里不知道点他就够了,“昨天晚上冯斌被杀的时候,女孩就躲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那男孩可能是想保护她。”

骆闻舟一边大步走向救护车的方向,一边问:“这几个学生既然还在市里,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找着人?”

“他们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堆不记名的手机卡,不好定位,”肖海洋顿了顿,又说,“再者都是这么大的人,离家出走还自己拿了钱、留了信,谁也没想到他们真能出事。基层警力向来紧张,有时候会优先处理比较紧急的……”

骆闻舟也不是没在基层干过,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摆手打断肖海洋:“你的意思是,俩学生身上都有手机?案发时间是什么时候?”

肖海洋一愣:“法医刚才看了一下,初步推断是前半夜。”

“前半夜,”骆闻舟脚步一顿,“那女孩既然没事,为什么她事后没报警?”

这起可怕的分尸案唯一的目击证人夏晓楠,她不单没报警,还在垃圾箱里自己待了半宿,把发现尸体的清洁工吓得嗑了一把速效救心丸。

十五岁的少女十分纤细,瓜子小脸,眉清目秀,是个美人胚子。只是这会的形象不大体面——她浑身又馊又臭,木然地坐在一个小角落里,怀里紧紧地抱着个书包,脸色白得瘆人,眼珠又乌黑,像个缺魂短魄的等身娃娃。

骆闻舟过去的时候,发现郎乔她们几个女警和一水的医护人员都在,围着夏晓楠站了一圈,谁也不敢靠近。

骆闻舟扫了一眼这诡异的氛围:“怎么回事,你们在这围观什么呢?”

“老大你别过去,这孩子可能受了点刺激,”郎乔小声说,“跟她说话没反应,一有人靠近就尖叫,连那边长得最慈祥的那个大夫都不行,我们现在等家长呢,看看是不是强行给她打一针镇定。”

骆闻舟远远地弯下腰,试着和女孩视线齐平。夏晓楠的目光堪堪与他对上,又好似没对准焦,散乱地与他擦肩而过。

“好几个派出所,协助学校跟家长找了他们三四天,好,警察都没找着人,先让坏人找着了。”郎乔嘀咕了一句,“你说这叫什么事?”

“调附近的监控,这边是旅游区,没那么多安全死角,凶手也不可能隐形——另外让兄弟们别闲着,便利店、超市、餐厅……都走一圈问问,几个熊孩子出门在外,不可能不吃不喝,肯定有人见过他们。”骆闻舟说到这,忽然微微皱起眉,伸手一指夏晓楠怀里的包,“二郎,你看,她那书包上蹭了一块什么?是脏东西还是血迹?”

郎乔还没来得及定睛仔细看,身后突然一声急刹车,轮胎蹭出尖锐的摩擦声,活像把地皮揭开了三寸。

在场的警察医生集体哆嗦了一下。

郎乔回头一看,喃喃地说:“不好,我就怕这个。”

只见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女人捅开车门,脚都没沾地,人已经冲了出来。她像个被大风刮得东倒西歪的芦苇,摇晃了几步,毫无章法地摔在地上,摔得她半身血迹、一脸惊恐,一把抓住赶上去扶她的警察,险些将人家的裤子也一并扒下来:“我……我儿子呢?我斌斌呢?”

“好像是死者冯斌他妈。”郎乔小声说。

“让法医们麻利点,赶紧把尸体挪到袋里,”骆闻舟轻轻推了她一把,催促道,“别给家人看见,认个脸赶紧抬走,将来验完尸缝好了再说。”

可是已经晚了。

冯斌的母亲本来是一个细脚伶仃的中年妇女,浑身分明没有二两肉,却在看清了法医们进出的小巷后,猛地蹿了起来,力大无穷地撞开了试图拉她的丈夫和警察,非要上前看个究竟不可。

只看了一眼,她的后半生就被生生撕裂了。

女人一声不吭地坐在了地上,原本守在夏晓楠身边的医护人员只好一拥而上,先抢救她。她在神志不清中被众人拖到一边,一抬眼看见蜷缩在角落里的夏晓楠,冯斌他妈狠狠地哆嗦了一下,当即苏醒,手脚并用地拉住她:“同学,你知道什么对不对?你知道是谁害死我们斌斌的吗?”

夏晓楠被她扯住外套,浑身抽搐起来,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

一时间,哭嚎声、劝慰声、质问声,还有那少女高分贝的、经久不衰的惨叫在人耳边狂轰滥炸似的响,现场一片混乱不堪。

骆闻舟被吵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抬手按住耳朵,回头看了一眼那古意森森的小巷——凶手真的会是十五年前的卢国盛吗?如果真是他,到时候该怎么和受害人家属交代,告诉他们是一个游荡了十五年之久、让警方至今头绪全无的幽灵害了你儿子吗?

卢国盛为什么会突然露面?他没钱了吗?又为什么会盯上中学生?是因为十五年过去,他力有不逮,身边又没有帮手,所以再也没有冲大人下手的自信了吗?

还有,死者冯斌的尸体上,盖了他自己的校服,凶手好像生怕他着凉似的,这说明什么?那个人行凶后还在愧疚后悔?可如果他真的还有那一点残存的人性,能对着一个尚未长成的少年干出分尸和捣毁眼球的事吗?

到底为什么?

冯斌的父亲摇摇晃晃地倒退到路边,突然无力再去照顾妻子的情绪,他勉强维持着冷静的、容易沟通的商人气质,甚至在骆闻舟看过来的时候冲他点了点头,好似想要挤出一个微笑,然而失败了。

“我工作太忙,十天半月见不到他一次,还把他送进寄宿学校,好像他是个没处打发的累赘,”那位父亲说,“我是不是错了?”

骆闻舟没应声。

冯斌的父亲说着说着,后脊梁骨就消弭在了空气里,接着他蹲了下去,蜷成一团,缓缓捂住了脸。

“夏晓楠的家长通知了吗?”骆闻舟用力捏了一下鼻梁,转头问手下人,“人呢?怎么还没来?什么时候能让那女孩说句话?”

人气渐旺的路上,车水马龙初露端倪,忽然,一辆电动轮椅突兀地逆流而上,朝这边行驶过来,轮椅上的老人大概是嫌这代步工具跑得太慢,用力地伸着脖子,往前探着头,就像一只年迈的老龟,轮椅经过一道坎,他重心前倾太过,从电动轮椅上翻了下来。

陶然正好在附近,目睹了这起小型交通事故,忙跑过去扶起那老人:“我天,您老怎么开着这玩意就出来了?没事吧,啊?前面封路了,这不能走……”

老人挣扎着,一把攥住陶然的手腕,含糊不清地说:“吼兰……”

陶然一愣:“什么?”

老人哀哀地看着他,嘴唇神经质地哆嗦着。

“西、西凹……楠!”

“夏晓楠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个爷爷,前两年因为突发脑溢血,留下了不少后遗症,脑子清楚,可是行走困难,说话也没人听得懂。”从现场回到市局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陶然用上了汉语听力十六级的水平,才艰难地和夏晓楠的爷爷沟通完,他叹了口气,“太可怜了,我看还不如干脆傻了呢。”

骆闻舟问:“她家这样,怎么还上寄宿学校?”

“家里太困难,她爷爷的医药费又不是都能走医保的,育奋当时想招一些好学生来当门面,奖学金给得很大方,再说那老头有点倔脾气,不愿意让人拿他当废人看,平时家务都是自己干,也不让别人照顾他。”

“别人就算了,”旁边一个刑警说,“但是我实在想不通,夏晓楠这样的女孩怎么会出走——我刚查了一下,这个女孩中考成绩进了全市前五十,只要保住这个成绩,育奋每年给她两万块钱的奖学金,她成绩一直很拔尖,应该没问题,学校老师也说她性格内向,但特别懂事,学习上从不让人操心,她会因为空虚无聊从学校里出走?她家里是这么个情况,她就忍心把她爷爷扔了?那这女孩未免也太没有心肝了。”

骆闻舟没吭声,用手机翻看着冯斌出走前留下的信,这玩意在网上颇有热度,此时冯斌被杀的消息还没传开,人们还在就此抨击教育体制和中国式亲子关系。

骆闻舟想了想,随手把那封信的链接转给了费渡,刚发送完,门口就有人探头进来:“骆队,冯斌和夏晓楠的班主任来了!”

费渡的手机“嗡”一声轻响,提示有新信息,他的手机压在一堆东西下面,一时没听见。

苗助理递过签字的钢笔,低头看了看趾高气扬在她身边巡视的骆一锅,趁着费渡看文件,很想和猫玩一会,就问:“费总,这猫猫挠人吗?”

费渡说:“挠。”

苗助理:“……”

她默默地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四下打量着这走简洁现代风的屋子:“您……现在就住这?”

费渡轻轻一推眼镜,抬头看了看她。

“嗯……”苗助理犹犹豫豫的,十分委婉地说,“和您办公室的感觉差太多,好像不是一个风格。”

费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和他办公室相比,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家都简陋穷酸得像公厕一样,然而那并不是他的风格。这时,一份框架协议露了出来,费渡一目十行地扫过,内容倒是没有问题,但纸页间却有股特殊的气味。他顿了顿,捏起来闻了一下――薄荷,罗勒叶……还略微有一点混合的浆果香。

费渡掀起眼皮看了苗助理一眼,苗助理对他苦笑。费总出了名的荤素不急,而且审美向来不是什么秘密,连张东来都知道,他偏爱外表秀气内敛、内里却有点刺激性的人和事物。时常有人利用这个动一些歪心思。

费渡把协议放下,抽出一张湿纸巾擦了擦手:“什么时候我司讲究到连打印纸都特制了?我们和沙特皇氏有什么裙带关系吗?”

苗助理低声解释:“是苏总新招的助理。”

“苏总是不是还约了我出去吃饭?”费渡无声地笑了起来,眼神却有点冷淡,“老苏这个人啊,在我爸手下干了十多年,就自以为是两朝元老,能当摄政王了。”

苗助理没敢接话——老费总曾经的心腹们,在费渡掌权后,基本已经散了个七七八八,好一点的外调养老,狠一点的被抓住个什么把柄,直接吃了牢饭,还有出了种种意外自行请辞的,到如今,只剩下苏程这么一个硕果仅存的元老,偏偏还是最资质平平的一个。

“可是我就喜欢他这种会自我膨胀的蠢货——回去告诉他,我没空,他一把年纪了,先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再说,老耍这些低级的手段多掉价。如果有人想见我,就自己来找我,我不太喜欢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费渡说到这,话音一转,又冲苗助理眨眨眼,语气缓和下来,“你们怎么也不帮我挡一挡,我不是你们大家的吗?是不是我老不回去,你们现在都不爱我了?”

苗助理早习惯了他这种一边翻脸、一边又好像闹着玩的反复无常,她面不改色,只是奇怪地问:“是谁要苏总引荐您,还让他兜这么大个圈子?”

“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费渡迅速签完剩下的文件,把苗助理送出门,临走又想起什么,说,“对了,最近食品价格是不是又涨了?告诉人事,给大家把午餐补助标准提高百分之三十,吃好一点才有精力做事。”

老板说要发钱!苗助理这回一点意见也没有,清脆地应下来,连脚步都活泼了:“费总,您怎么知道食品价格涨了?”

因为洗菜的时候看见了标签,多嘴问了一句,还被某人念叨了一顿“不知人间疾苦”。

费渡没说话,用脚尖把跟出来的骆一锅拨回屋里,笑眯眯地和苗助理挥手告别。

有人在试探他对公司的控制力。

费渡推开窗户,让方才那股缭绕不去的香水味散去。

“那些人”太谨慎了,这么多年,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一点形迹,可是周氏一案里,他们被迫断臂求存,失去了郑凯风和周峻茂这个大金主,现在日子一定很不好过,所以急需挖掘新的资金来源。

看来他这些年来颠倒的名声,外松内紧的手段,滨海疗养院中想要拔掉费承宇呼吸机的动作,以及扔下偌大的公司,费尽心机地加入新一轮“画册”计划的行为……诸多种种,终于完成了漫长的铺垫,逼着“那些人”开始试图接触他。

不过……

费渡从餐桌下抽出自己的手机,打算去翻那个读书节目的手机应用——还有一股力量若有若无地搅合在其中,甚至算是无意中帮了他一把,他几次三番试着追查过,都没有结果,会是谁?

这时,他看见骆闻舟转给他的链接和留言。

骆闻舟说:“这封信不对劲,你帮我看一下。”

市局接待室里,一个四十来岁的女老师带着个男学生,正跟负责接待的警察聊着,正是冯斌的班主任和班长。

骆闻舟在门口旁听了一会,瞥见那男生的衣着,男生把校服外套搭在臂弯里,站在一边,完全不像同龄那些发育得乱七八糟的毛头小子,看见门口的骆闻舟,冲他彬彬有礼地一笑,骆闻舟不知怎么想起了少年版的费渡,再仔细一看,他发现男生身上的衬衫牌子特别眼熟——给费渡整理衣橱的时候见过不止一件,品牌名称长得不知道该怎么念。

一个小崽子穿这么贵的衣服?

骆闻舟皱皱眉,这个育奋中学果然是富二代们的俱乐部。

“老大,”郎乔快步走过来,小声附在他耳边说,“路口监控里拍到了凶手。”

骆闻舟倏地回头。

“我不知道,请前辈们看了,好像……就是那个卢国盛。”

分享到:
赞(49)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我是168章忘了这回事跑来回忆的失忆君

    失忆君这次真失忆了2018/11/17 18:07:54回复
  2. 之前看到上面这条评论我就在想一定要把这章记下来……
    然后……
    我就失忆了……
    真香

    匿名2018/11/22 00:31:49回复
  3. 你们够了

    金珉锡老婆2018/11/25 12:24:00回复
    • 现在……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也是来回忆的了……【emmmmm】

      匿名2018/11/27 18:38:58回复
  4. 你们真是够了
    我也是来回忆的

    2018/12/03 10:51:57回复
  5. 我。。加一 不得不服啊p大 我我我

    匿名2018/12/14 01:41:22回复
  6. ???你们的评论使我这还没看到168章的小渣渣好方。。。要不这章我再看一遍吧。。是有啥梗还是有什么重要的话吗

    夜北子2018/12/30 18:35:57回复
    • 从168章回来的我表示还是没有找到暗通款曲在哪里……是我太笨了呜呜呜

      匿名2018/12/31 16:03:01回复
      • 暗通款曲大概是嘟嘟在苗助理还没来的时候就知道那个苏总要干哈了,卫卫姑娘说的吧,无刷的我根本没在意这些细节,p大的脑回路啊

        匿名2019/01/15 00:55:31回复
  7. 这章很重要吗?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8/12/31 16:42:26回复
  8. N刷的我笑而不语

    66ccff2019/01/03 16:45:56回复
  9. 回忆+10086

    真香2019/01/09 11:51:41回复
  10. 回来的我…..忘记从哪章回来的了…..马达…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18:31:00回复
  11. 我刚从168回来,但我觉得好像刚刚回来过一回啊,我确定这是我第二次回来回忆这章的!刚才150多章我一定回来了一次!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19:19:30回复
  12. 因为你们,我决定认真看第三遍这章,虽然我以前看过一遍。

    匿名2019/01/24 18:53:28回复
  13. 官二代集中营? 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24 20:54:44回复
  14. 168章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笑红尘2019/02/03 14:43:17回复
  15. 大爱

    姜姜2019/02/03 19:54:11回复
  16. 还没看到168章的我特意去看了一下……

    匿名2019/02/07 17:25:37回复
  17. 从168章跑回来的。。。

    镇魂女鬼Lily2019/02/08 14:48:20回复
  18. 应该是从158章跑回来的。。。

    镇魂女鬼Lily2019/02/08 14:51:42回复
  19. 苏总新招的助理。。。

    匿名2019/02/08 22:23:05回复
  20. 又是一个从168回来找记忆的人

    以沫2019/02/12 23:55:38回复
  21. 还没到168的表示好奇……让我再细看几遍……

    如月隱2019/02/14 18:33:48回复
  22. 我也是从168回来看的…不过我没失忆…

    今天也是西北一枝花鸭2019/02/16 02:03:19回复
  23. 一直不懂你们为什么过来,现在我看到了168,我仿佛进错了片场,苏总很难记吗?

    没失忆真开心2019/02/16 14:32:37回复
  24. 啊,不是,我是才看到158的小可爱,说错了……

    没失忆但不开心了2019/02/16 14:36:59回复
  25. 在我看这章的时候,我记住了评论里的话,老老实实的看了三遍。并对自己说:“97章很重要。”
    ……
    直到我看到了158章,成功失忆,默默地滚回来复习了。

    给才看到这章的小可爱一个忠告:“记住这个苏总”!

    2019/02/19 15:41: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