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麦克白(二十三)

郎乔看了一眼窗外黯淡低沉的天色,感觉越发的暗无天日:“大哥,不是吧,怎么跑的?什么时候发现跑的?你们好几个人,连个老头也看不住吗,还行不行了?”

骆闻舟一伸手从她手里接过电话。

电话那头的刑警十分委屈,因为在此之前,除了周氏的经济问题需要限制几个关键人物出境外,针对周怀瑾的绑架案调查,目标主要集中在杨波、胡震宇和周怀信等人身上,郑凯风身边当然也留了人,但他们没把郑凯风列为监视重点,盯得不严——毕竟争遗产也好,私生子婚生子大战也好,都跟他老人家没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董晓晴刺杀周氏兄弟节外生枝,周末一到,盯梢的可能就从他身边撤了。

“今天早晨,郑凯风照常去市中心的周氏大楼,我们跟了一天,刚从公司出来,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停车场上车的,一路跟到郑凯风在本市的别墅,就听见老大你说要找他问话,当时车还没进他家院门,我们就给拦下来了,结果发现车上那老头根本不是他!”

“被人调包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那眼睛长在脸上是喘气还是吃饭用。”骆闻舟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随即,他话音微微一顿,又说,“把那几个引开你们的同党都带回来,陶然,带人去周氏大楼里,调监控,申请搜查证,郑凯风的办公地点、境内银行账户、住所……全部查一遍,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不然他跑什么?”

“郎二,你们几个联系交通部门,在所有进出城的高速、国道上设卡,给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的安检发通知,注意这个郑凯风的体貌特征,都动起来,现在还来得及,不能让他离开燕城!”

郎乔本来期待着审完周怀瑾就下班,她打个车,还能赶上夜场的电影,这样看来算是彻底泡汤了,忍不住哀嚎了一句:“最近咱们怎么那么多事啊,都怪水逆!”

陶然还以为她说的话和案子有关,忙问:“什么逆?”

郎乔有气无力:“水逆,水星逆行。”

山顶洞里长大的陶副队一脸莫名其妙,没听懂这是哪个山寨的黑话:“啊?往哪逆?不都是自西向东吗?”

“……”郎乔运了一口气,同情地拍拍陶然的肩膀,“好的,陶副,我们都知道你没有女朋友了——我是说今年实在太不正常了,从上半年到现在,咱们加了多少次班了?一个月的工作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一个案子接着一个案子的,还都是大案——不是分局出事,就是持续二十多年的连环绑架杀人案浮出水面,最次也是个豪门恩怨,闹得满城风雨的——我说领导们、同事们,咱们这里还是和平宁静的国际化大都市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在叙利亚前线?”

她说者无心,陶然听了,心里却“咯噔”一声——

对,这种频率根本不正常。

确实,这城市太大、人太多,总会有一些藏污纳垢的地方,是生活在朗朗乾坤下的人们注意不到的,但痼疾之所以能成为痼疾、能长期存在,它一定已经进化出了某种生存和隐蔽的方式,或许会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而逐个被抖落出来……可总不会这么巧、这么集中吧?

这大半年来,所有的事都好像是一条被引线拴在一起的大地红,一个火星下去,争先恐后地全给炸了出来。

陶然无来由地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的“零度阅读”,忍不住在骆闻舟已经走到门口的时候开口叫住了他:“等等,老骆!”

骆闻舟脚步一顿。

陶然说:“你还记得师父当年……”

骆闻舟“啊”了一声,不等他说完,就连忙接话说:“对对对,我知道,老杨的忌日快到了,要不是你提醒我这差点忘了,所以这案子一定得尽快告一段落,过几天还得买花去看师娘呢!”

陶然倏地愣住。

骆闻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手一推费渡的肩膀:“公车不够调配就开自己车,回来给你们报销油钱,不想周末加班就动作快点!”

他飞快地说完,催着费渡快步走了。

“陶副队,我们现在就去周氏大楼吗?”

直到身后肖海洋突然出声,陶然才回过神:“嗯?嗯……对,走——经侦科的同事应该还有人没走,我开车,你先给他们负责人打个电话……”

骆闻舟方才不但打断了他,还说了句错话——只有熟人能听明白的错话。

他们师娘,也就是老杨的夫人,是个工作繁忙的事业型女性,老杨还在的时候,他们跟这个师娘就没见过几面,后来老杨殉职,她受的打击很大,总觉得是警察这份工作夺走了她的亲人,那之后就格外不愿意看见老杨生前的同事,所以骆闻舟他们也都尽可能地不去打扰她,每年都是悄悄地提前一天去扫墓,年节时趁老杨的女儿杨欣放寒假,偷偷把孩子叫出来给她塞点年货和压岁钱。

他们更不会“买花去看师娘”——师娘花粉过敏,这还是去年春节,骆闻舟偶然心血来潮多买了束花,杨欣告诉他们的,就他俩知道。

陶然皱起眉,骆闻舟拿这么一句不着四六的话打断他,在暗示他什么?

“你这车太招摇,”骆闻舟回手合上费渡那辆巨型SUV的车门,“停车场稍微挤一点就不好往里塞,还费油——哎,看着点门。”

费渡稳稳当当地把车开出了大门口,拐上路口,随手打开车载广播,信号清晰流畅,丝毫没有异常。

“看来我这里没有窃听设备。”费渡把广播调小了声音,又伸手摸到驾驶台下面一个不显眼的小设备,扫描了一圈,见车里没有异状,他才笑了一下,“毕竟我天天换车开,自己都弄不清有多少辆。”

骆闻舟有点心累地一点头,伸了个懒腰——

寄到董家的神秘邮件正好和调查董家的警察擦肩而过,肖海洋因此暗示,寄邮件的人熟悉市局的办事风格,很可能是内部人员,骆闻舟当时把他撅回去,其实是否决了这个猜测的。

因为警方对董家的调查是明摆着的,他们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撤,连住在同一个小区的邻居都知道,避不开有心人的眼睛,如果送这份快递的快递员就是嫌疑人,避开警察非常容易,根本不用内鬼。

肖海洋的猜测不能作为依据。

都是朝夕相处的同事,骆闻舟是万万不肯平白无故怀疑谁的。

可是郑凯风逃走的时机就太微妙了。

董晓晴刺杀周怀瑾是正午前后,当时情况太混乱,骆闻舟光顾着追凶,费渡在周怀信那边,各自分身乏术,谁都没能控制住场面,在场记者又多,第一波警察还没赶到,报道已经见诸各路媒体了。

如果郑凯风是在那时看完新闻后立刻逃走,那还比较正常——不过要真是那样,他现在早就出城不知道跑哪去了。

但是很明显,刚传出董晓晴刺杀周怀瑾的消息时,郑凯风老神在在,根本不认为这能牵连到他什么——因为二十一年前,他和周峻茂都不知道书房门外有个心惊胆战的少年。

那么,为什么偏偏是在周怀瑾说出了二十一年前的秘辛之后,他立刻仓皇出逃?

整个刑侦队……或者市局,到底谁是他那只偷听的耳朵?

“按照常理,”费渡突然出声,“你现在实在不应该坐我的车,毕竟,从各种角度来说,我都比较像你们当中的‘内鬼’。”

骆闻舟看了他一眼。

“首先,我认识郑凯风,对周氏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熟悉。”费渡的手放松地搭在方向盘上,“第二,整个事件都是在我来之后发生的,按照正常的逻辑,基于对历史信用记录的分析,新来的总是最可疑。”

骆闻舟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师兄在你眼里,难道就是个刚跟人表完白、转头就怀疑对方的人渣?”

费渡一愣。

骆闻舟不等他开口,又说:“我知道不是你,因为你这个人啊,实在是相当的独,和别人的关系仅止步于利益交换,我实在想不出来,郑凯风那里有什么东西能比你哥我的美色更吸引你。”

费渡:“……”

他哄人的时候,甜言蜜语从来都是脱口而出,自觉水平已经很高,然而领教了骆神这位没事拿甜言蜜语自己哄自己的人物,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远远不及,应该谦虚点。

“说得对,”费渡别无选择,只好干巴巴地复议了他这句自夸,“意思是我现在可以开小差,把车停在路边亲你吗?”

“不行,办正事呢。”正直的骆队公私分明地说,“另外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你师兄可能是个智障,只是刚才看在我帅的份上没直说而已。”

费渡看在傍晚那碗面条的份上,实在不想挖苦他,然而除此以外没别的话好说,只能闭嘴。

“其实是因为在审讯室里听你问周怀瑾话,”骆闻舟说,“他弟弟出事以后,周怀瑾没有质问董晓晴为什么这么做,你当时就推断出,周怀瑾可能隐约知道董晓晴什么事,但这件事一定是他受了刺激以后才想起来的,否则一开始就不会冒险容她靠近——胡震宇是周怀瑾的人,周怀信是他的宝贝弟弟,杨波是他最近密切关注算计的对象,如果事情和这三个人有关,那他的反应不应该这么迟钝。”

费渡点点头:“确实,我下午在医院的时候就在想,这个董晓晴会不会和郑凯风有关系。”

骆闻舟公事公办地说:“如果你和郑凯风是一伙的,你不可能对他一无所知,以你的聪明,肯定能在周怀瑾开口之前就能大概推断出他要说什么,那郑凯风不可能这时候才接到通知。”

这理由听起来有理有据多了,费渡毫无异议地接受:“他这时候才跑,确实是有点晚了。”

骆闻舟却叹了口气:“费渡,如果我没有理由、没有逻辑,就只有一句‘我相信你’,你会怎么样?”

费渡一愣,随即他的眼角狡猾地一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我会非常感动,恨不能单膝跪在你脚下。”

“别他妈扯淡了,”骆闻舟往后一靠,“你只会觉得我要么是缺心眼,要么是在睁眼说瞎话。”

费渡笑了笑,却没反驳。

“你还记得王秀娟吗?就是何忠义他妈。如果是她坐在这里,就算你把刀子举到她胸口,她也不会觉得你要杀她,你觉得她对你的信任也是缺心眼吗?”

费渡避重就轻地说:“背后议论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的智力,这很不礼貌——再说萍水相逢,她又不了解我。”

“我认识你七年多,我应该算了解你,”骆闻舟说,“我也选择信任你,当然,你要是有一天辜负我,我会很伤心的,伤了心可能就不爱你了。”

费渡本应顺杆爬地调笑回去,可是莫名觉得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从旁边蔓延过来,压住了他的胸口,让他一时词穷。

好在骆闻舟马上话音一转:“对了,我刚才给大家都分派了任务,唯独没说咱俩要去干什么,你怎么好像很明白的样子?”

“你让他们抓人、搜捕、查监控、查证据,把每个人都支使得团团转,唯独没提到杨波这个郑凯风的弟子,好像把他遗忘了,其实是不想打草惊蛇吧?”费渡说,“离杨波下榻的酒店还有三公里,这就到——”

骆闻舟感觉和费渡这种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己都要变懒了,不知道有多少话可以省略不说,他顿了顿,又说:“其实董晓晴临死前,还跟我说过一句话。”

巨大的豪华SUV像一只黑色的怪物,在夜色中穿梭,费渡牵着这只巨兽的缰绳,眼珠向骆闻舟身边转了一点。

“她说董乾不是无辜的,‘是那些人里的一员’。”骆闻舟刚说到这,费渡原本半睁不睁的眼睛倏地睁大了几分。

“你也听出不对了吧?我一直在想这个‘那些人’指的是谁,”骆闻舟轻轻地说,“肯定不会是周怀瑾他们——如果就像周怀瑾说的,董晓晴认为他们中的某个人利用董乾的仇恨,诱使他以命换命地制造周峻茂的车祸,在她眼里,绝不会认为董乾属于这些人。”

“你是说,有一个专门伪装成事故杀人的杀手车队。”费渡轻轻地说,“必要的时候甚至会像自杀式袭击者一样牺牲自己?”

“有点匪夷所思,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一些事——这件事我之前没说,因为当时没明白董晓晴是什么意思,怕打扰你们的判断……你笑什么?”

费渡一脚把油门踩了下去,饶是他这辆车十分稳重,整个车身也“咯噔”一下:“确实,这就说得通了。”

“小心点,”骆闻舟一把抓住旁边的扶手,“这位青年朋友,车震不是这么震的――什么说得通了?”

“我托了几个朋友私下里调查了一下杨波,他父亲十几年前死了,酒驾撞上了别人的车,双方正好都是当场身亡。”

骆闻舟倏地坐正了。

分享到:
赞(75)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杨波……我叔叔他父亲还没死

    匿名2018/11/14 21:18:57回复
  2. 我看见你我就出戏了

    2018/12/02 16:56:28回复
  3. 这一章好多调戏呦

    匿名2018/12/08 21:29:55回复
  4. 骆队那你告诉我车震是怎么震的_(°ω°」∠)_

    夜北子2018/12/29 20:30:54回复
  5. 楼上,,我和你想的一样(笑容渐渐猥琐)

    匿名2018/12/31 13:17:59回复
    • 嘟嘟动心却不自知啊

      匿名2018/12/31 14:06:21回复
  6. 请骆队现场展示,车震是怎么震的……骆闻舟:现在我要抓一只小朋友,陪我演示车震是怎么震的!谁那么幸运呢?
    费渡:………

    匿名2019/02/09 10:24:49回复
  7. 楼上是魔鬼没错了…(骆驼:别以为你匿名我就逮不住你)

    今天也是西北一枝花鸭2019/02/09 18:13:49回复
  8. 永远感觉评论比正文好玩

    匿名2019/02/12 12:47:41回复
  9. 是小剧场~

    小花2019/02/15 13:57:49回复
  10. 评论是大家展开想象力的地方

    奚和2019/03/12 10:09:11回复
  11. 爱情:这回像我了

    镇魂2019/03/14 23:11:57回复
  12. 我也选择信任你,当然,你要是有一天辜负我,我会很伤心的,伤了心可能就不爱你了(ಥ_ಥ)如果有一天哪怕你厌了倦了,我也不会放手,就算勒我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完了出不去了

    今天的坑好大进展,有点喘不上气。。。2019/03/17 21:20: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