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亨伯特·亨伯特 十八

助理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费渡只扫了她一眼,就看出了她想说什么,十分善解人意地说:“有需要我签字的文件放在我桌子上,着急的我晚上回公司签。”

“还有几封合作方的邮件,可能需要您亲自回一下,”助理飞快地补充,“那我晚上几点过来接您合适?”

“几点都不合适,”费渡一手推开车门,听了这话笑了起来,“我自己叫车回去,万一耽误你下班和男朋友约会,你以后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助理十分大方地说:“我那男朋友,要钱没钱,要颜没颜,我自己都不知道留着他干什么使的,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立刻就把他踹了!”

“可怜可怜跪在你脚下的男人吧,再说你今天的妆这么美,怎么能只给我和电脑看?太暴殄天物了。”费渡径自下了车,临走还扶着车门弯下腰来嘱咐她,“这车有点‘贼’,回去开慢点,到公司给我发条信息。”

助理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话音在后视镜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妆,发现唇色已经有点褪了,忙在费渡走后又拿出唇膏补了几下,接着,她忍不住抬头看了费渡一眼。

费渡的背影时常有种独特的逍遥,从后面看,他那因为打了石膏而被迫吊起来的胳膊,似乎和平时端香槟的姿势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就这么用参加晚宴的姿态,优哉游哉地走向市局。

助理姓苗,和专职琐事的“大内总管”秘书不同,她是正经八百的名校出身,工作能力很强,曾经因为得罪了小人,职场上一直郁郁不得志,是费渡一手提上来的。

小费总是个著名的“妇女之友”,随便碰上个姑娘都能逗几句,好像跟谁都熟,但其实只有他真正的嫡系,才知道他每天都在做什么。

费渡做事一直很中规中矩,鲜少驳回高管团队的意见,很明白专业的事交给专业人员处理的道理,而在另一些事上,他那种富家公子的气质格外凸显,可能是从小锦衣玉食惯了,骨子里就贪婪不起来,一些无关紧要的利益能让就让,因此和小股东们关系也非常融洽,为人处世游刃有余,是个很让人“省心”的继任者……如果不是苗助理亲眼见过他当年是怎么把整个集团的权力抓在手里的。

可是说来很奇怪,就苗助理看来,他们这位“少东家”并不是那种开拓进取型的领导人性格,他从来没有脚踩亚太、称霸全球的野心,只要想花钱的时候有的花,他好像也就没别的想法了。

继任伊始时的强势,似乎只是为了彰显一下存在感,叫人不要糊弄他,在他把整个集团的运营情况摸透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多指手画脚过,这大半年里更是离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时间越来越多,大有要当甩手掌柜的意思。

听起来,这似乎是年轻人没有定性,还没想好自己要追求什么。

可苗助理总觉得费渡这个人心思很深,不该是这种“朝三暮四”、“虎头蛇尾”的画风,她百思不得其解地往市局方向张望了一眼,感慨公安局门口真热闹,随即心事重重地把车开走了。

燕城市局门口确实是热闹过了头,不管合法还是非法的地方都停满了车,一个小交警举着罚单,也不知道该当贴还是不当贴,正茫然地四下张望。

传达室门口专门派了几个值班员负责登记,访客多得快要赶上鸡飞狗跳的基层派出所了。

费渡跟着一群正在往里走的人,连招呼都没打,就莫名其妙就混了进去。

他冷眼旁观,发现来的人年龄与身份跨度很大,三教九流,什么样的装束都有,有神色凝重的中年人,也有满脸风霜的老人。

有些人随身带着照片,有些则看起来是夫妻——他们看起来比寻常夫妻要黏一些,往往是挽着手,或是紧跟在对方身边,好似一个人已经难以直立而行,非得互相支撑着,才能磕磕绊绊地继续往前走。

人群中时不常会突然爆出一声压抑不住的抽泣,这时,周遭的人们那倦怠的神色就会随之一变。不过变归变,除了费渡这个好奇的局外人,别人大多不会回头去寻找哭声来源,好似彼此都心照不宣似的。

费渡皱了皱眉,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他屡次来市局报道,已经十分轻车熟路,趁着没人注意,干脆自己溜进了楼里,正考虑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就在一处拐角的卫生间门口正撞上了骆闻舟。

骆闻舟本来就挺明显的双眼皮因为熬夜又多出了一道褶,一身呛人的烟味,他刚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满头满脸的水珠正顺着脖颈往下流,T恤的胸口湿了一片,内里一览无余,费渡的目光不着痕迹地顺着他的胸膛直至腰线处逡巡而过,如果他的肉眼也能充当相机,想必一瞬间抓拍了十多张特写。

等看够了,费渡才把墨镜往上一推,正人君子似的发出了开场白:“怎么,昨天挖出了西岭那起案子之前还有前科?”

杀人放火的事,姓费的比谁反应都快,骆闻舟已经没什么力气惊诧了,十分疲惫地一点头。

“大手笔啊,”费渡背着手,隔着窗户往外看了一眼,又说,“这种场合一般来的都是父母,我看这些父母们年龄跨度有点大,你们这是往前挖了多少年?”

“二十二年。”骆闻舟一出声,就觉得声音有些沙哑,他用力清了清嗓子,“莲花山郭菲案发生在二十年前,但类似的受害人和类似的案情在那之前两年就发生过了,吴广川死后至今,从来没有停止过。”

费渡从兜里摸出一盒薄荷糖递给他。

“初步推断是个团伙,”骆闻舟叹了口气,“每年儿童走失案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大部分都是找不回来的,只能靠采集血样和DNA,等以后有人举报可疑的乞讨儿童或是抓住贩卖人口团伙的时候拿着这些记录去碰碰运气。这些走失的孩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很难界定情况,通常是一线警力负责立案调查,一般到我们这里,只有一个下面报上来的年终记录,只要数据看起来不离谱,谁也不会注意太多。”

“但经办过莲花山旧案的老刑警们前些年还在任吧?其中万一有一两个像你师父一样,对那起案子念念不忘,恐怕早就发现问题了——除非那之后的案子都缺少了关键的环节。”费渡的反应快得让人有些害怕,“是后续折磨受害人父母的部分,对吧?”

骆闻舟没吭声,把薄荷糖嚼碎了。

“假设有这么一个团伙,利用无害的小女孩去接近目标,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了那些女孩,我想他们应该是不愿意引人注目的,”费渡说,“给受害人家里打骚扰电话的行为太‘个人’了,不符合‘团体’的利益,‘团体’要的是十岁出头的小女孩,打骚扰电话的人要的却是折磨女孩的父母。这听起来像‘诱饵’失控了。”

二十年前的苏筱岚,二十年后的苏落盏。

凭什么人人都有的东西,只有我没有?父母、家庭、所有我没有的东西,我都要毁掉它们。

郭恒接到的电话是从荒郊野外的垃圾站打来的,通往那里唯一一条路上有收费站,经过反复排查,打电话的人显然并没有从收费站经过,而是绕道国道后,突然把车停在路边,带着被绑架的郭菲爬了一个大斜坡,打了那通电话。

这件事乍一听有诸多的不合逻辑,只是郭恒派出了不可能后牵强附会的猜测,所以当时调查莲花山一案的警察并没有采纳。

电话里的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在惨叫,铅笔盒里的铃铛声让郭菲的家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尖叫声就是郭菲发出的,但……如果电话里的女孩根本不是郭菲呢?

如果当时郭菲已经遇害,凶手开车载着他的小小帮凶,开车行走在荒郊野外,寻找一个可以处理尸体的好地方,期间女孩突然承受不住心理压力而爆发,跑下了凶手的车。

骆闻舟轻轻地闭了一下眼,想象当时那扭曲的小帮凶心里是怎么想的……恐惧?恶心?难以置信?是否还充满了扭曲的嫉妒与憎恨?

他发现自己全然无从想象。

就像很多从小生活在和平年代里的人,叫他们去凭空臆测如果战火突然烧到自己家门口怎么办,浮现在大多数人脑子里的,总是“我应该收拾什么细软”“怎样和亲朋好友在一起”“怎么保证自己逃难途中的基本生活所需”等等类似“野外生存大挑战”的计划。

骆闻舟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即使无数次的归纳总结各种离奇的犯罪动机,也只能用一些漂浮在纸面上的词语去臆测当年那女孩的心境。

为什么二十年来,再没有出现过相似的事?

当年的苏筱岚与现如今的苏落盏,这对畸形的母女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

费渡问:“你可以偷偷放我进去和苏落盏聊几句吗?”

骆闻舟回过神来,心说,那不是扯淡么?

他刚打算一口回绝,一抬头,正好看见费渡靠在楼道对面的墙上,目光静静地落在自己身上,他很少注意到费渡的目光,因为成年人之间,除非是打算干架或者打算谈恋爱,否则一般不会没完没了地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看,而印象里,费渡给他的眼神大多是揶揄的、冰凉的、冷嘲热讽的……每一根翘起的睫毛都在齐声呐喊“我看你不顺眼”。

从未像此时一样安静无害,甚至配上费渡方才那句“偷偷”,骆闻舟要自作多情地从中咂摸出了一点柔软的味道,他整个人一滞,打算脱口而出的一句“放屁,开什么玩笑”登时说不出口了。

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啊!

骆闻舟心里哀叹一声,语气却依然不由自主地柔和了很多:“那恐怕不行,不合规。”

“上次不就让我旁听了一回审讯……”

“那是领导特批的。”

“再让他批一次,毕竟我跟苏落盏直接对过话,”费渡露出他那种惯常的、带着点玩世不恭的似笑非笑,“而且我之前写过一篇关于‘受害人’研究的小文章,前不久还有幸被一位老师看中,收入了相关学科第三版教材的参考资料里。对了,今年四月份我还拿到了燕公大应用心理下的一个研究生名额,过了九月,说不定也能算半个内部人员了——骆队,要不你打电话问问上回那位处事很灵活的领导?”

骆闻舟:“……”

这他妈都是什么时候的事!

分享到:
赞(113)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匿名2018/12/14 22:12:16回复
  2. 人好少啊,都没人看的吗?

    匿名2019/01/13 18:14:20回复
    • 因为看的时候没注意到有评论区这玩意@( ̄- ̄)@

      沈葭白2019/02/16 18:26:26回复
  3. 好看到忘记评论,啧啧,有进展的苗头了

    匿名2019/01/13 22:55:27回复
  4. 对呀对呀 真的是好看的忘了评论了

    匿名2019/01/18 00:35:56回复
  5. 啦啦啦

    2019/01/18 21:07:04回复
  6.   ヘ^ヽ、  /⌒、  _,_
      |   ̄7  (⌒r⌒7/
      レ   \_/ ̄\_」
    _/         {
    _フ ●       ゝ
    _人   ο  ●  ナ
      `ト、_     メ
        /   ̄ ーィ゙
       〈゚・。。。・゚  丶

    匿名2019/01/24 17:36:50回复
  7. 赶快发展 恋爱搞起来

    平平2019/01/27 13:19:16回复
  8. 搞!搞起来!

    阿鲤2019/02/03 16:03:14回复
  9. ………….

    阿锦2019/02/08 18:51:05回复
  10. 想象一下,居老师来演费,只是睫毛就胜利了。

    爱居居2019/02/28 09:01:50回复
  11. 近水楼台先得月(๑>؂<๑)

    放学继续刨2019/03/14 12:31:16回复
  12. 骆闻舟:这他妈都是什么时候的事!

    北辰2019/03/22 17:30:09回复
  13. 感情线终于开始了!!

    匿名2019/04/10 09:04:06回复